醉拥天下

第一百一七章 气化真龙

此二人一杀死察罕帖木儿,自以为立下大功的南投刘福通,刘福通却因此大怒,然而二人这也算立下大功一件,刘福通也只好面对元廷将来的压力。

王保保也果然接替了察罕帖木儿的位置,然而他并没有立刻进军死守安丰的刘福通,反而是联合东边的张士诚,准备合力攻下在山东和安丰遥相呼应的益都,于是益都告急!

同时察罕帖木儿的死也在元廷引起了震撼,正如柳行香所想,孛罗帖木儿也开始蠢蠢欲动,在大同准备起兵从后方逐渐吞并王保保的军队。

据杜遵道所言,守卫益都的陈糅也是当年起义的元老之一,和自己有深厚的交情,此人忠肝义胆,应是被刘福通所蒙蔽,自己若是前去说明实情,估计还能搏得支持,再加上若是益都一破,安丰便被三面包围,临破之日不久,故而——必救益都!

同时探知,刘福通也知道益都对自己的重要性,正在筹备兵马,准备北上支援益都,一场大战即将爆发!

不过在去益都之前,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需要去办……

金陵&m;#183;尊孔府刘基乃浙西四贤之首,当世人称当代之孔儒,能预知五百年之前后,其卦术之强自然可想而知,刘基坐在院中一卦,便站起身来,前去大门,将门打开,朱元璋正站在门口,笑道:“我便知道先生会前来开门。”

朱元璋长得面相奇伟,威武非凡,于万万人中便能一眼看中。

刘基则是三缕长须,面相清秀斯文,二人走在一起,便是明显的两种人,然而二人走在一起,又是让人感觉到如此的互补。

刘基说道:“吴国公深夜到访,不知所谓何事?”

朱元璋说道:“先生一向明知故问。”

刘基笑了笑,说道:“我已夜观天相,并无异星出现,吴国公天命所归,无需担忧。”

朱元璋说道:“这么说来,那柄紫龙真剑也会到我的手中?”

刘基笑道:“莫浮云虽改了天命,却无法改变原本的灾难,这三劫一难不过才过了一劫而已,第二劫一至,紫龙真剑自然会落入吴国公的手中。”

朱元璋大喜道:“有了先生这一番话,我算是心里安心了。”

刘基笑了笑,说道:“听说常保森此次回来,还给吴国公带了一位香艳女子?”

朱元璋面色微微变了变,如果常人这样对他说话,他早就怒了,然而在刘基面前,他永远不会发怒,这个人,关系着他的一生命运。朱元璋尴尬的笑道:“我只有这么一点小小的嗜好,先生若是认为不妥,这女子我不要也罢。”

刘基说道:“女色者,人皆爱之,只要不过度就好了。吴国公将来乃是一代帝王,岂能没有女色,不过现在吴国公你尚在建业阶段……”

朱元璋有点不耐烦说道:“先生一说起来就没完,你所说的这些我都背得下来了。”

刘基笑道:“这样最好不过,待到天下太平,我想说的事情也许更多。”

朱元璋无奈的摇头道:“到时候再说吧,我便先告辞了。”

刘基将朱元璋送到门口,心里稍有些感慨,朱元獐虽然开明,却又将许多事情记牢在心里;虽然他喜欢纳谏,却又偏偏不喜人多言,刘基知道,他是一个非常聪明的人,他已经理清了所有的事情,也计划好了所有的安排,他所说出来的话,便是让人揣摩他的意思,而找到顺从他的人。这样的人,让深刻的体会到伴君如伴虎的感觉。

王道者,便是异常聪明的伪装,残忍着的善良,这样一个能用武力统一全国的男人,是否能够让国家安定而繁荣呢?广积粮、高筑墙、缓称王,刘基只能相信自己的选择。

朱元璋离开刘基府后,笑吟吟的来到城内北侧的一所别院中,两个守卫见到连忙行礼,让朱元璋进了去。

朱元璋进了门,远远的便看见香菱在两个奴婢的服侍下吃着饭。

朱元璋轻手轻脚的进去,轻声喝退了两个奴婢,来到香菱的身后,突然说道:“怎么样,东西还可口吗?”

香菱吓了一跳,连忙转身,看见朱元璋后,瞥了他一眼道:“保森呢,怎么他没有来。”

朱元璋色眯眯的笑道:“他今日比较忙,所以叫我来看看你。”

香菱幸福的笑道:“没关系,我可以等他。”

朱元璋嫉妒的哼了哼,又笑道:“我给你送来的这些衣服满意吗?”

香菱连正眼都没有瞧这个相貌丑陋的中年男子,瞥瞥嘴道:“原来是你送的,你和保森究竟是什么关系啊?”

朱元璋笑道:“朋友,很好的朋友。”

香菱喜道:“那你跟我讲讲保森好不好?”

朱元璋尴尬的笑了笑道:“改天吧,今天很晚了。”

香菱失望的点了点头,朱元璋走出门去,眉头一皱道:“常保森,这女子真的是送给我的吗?送给我之前,你便先夺了她心,留下肉体给我吗?哼。”

常保森未曾料到自己献媚不成,反种下了杀机。

这一片高山连绵不绝,似群龙卧守于此,杜遵道带着众人策马而来,沿山而上,一边掐指卜算,一边不时抬首远望,终于在一座高山之顶停了下来,这高山之上却是一个大大的平台,虽无人来此,却未生杂草,反而是绿油油的一片草地。

杜遵道站在中间默默念道:“玄武垂头,朱雀翔舞,青龙蜿蜒,白虎驯俯,终于找到明王祖脉所在了。”

按照杜遵道所想,明王的祖坟埋于龙脉之中,虽然龙脉枯竭,然而山山相连,只要找到山之祖山,便能找到龙脉之祖。

杜遵道在山顶探测了半天,终于测到真正的龙穴所在,于是让小明王韩林儿站在龙穴之上。

韩林儿按照杜遵道的吩咐站在龙穴之上,遂感觉到一股亲切无比的气息环绕在自己周围,然而并无异象。

杜遵道思来想去,说道:“小明王,若是再聚龙气,恐怕得行一险招。”

韩林儿说道:“谨听杜叔叔吩咐。”

杜遵道深吸一口气道:“人之有祖,群山亦有祖,所谓龙脉其实是群山汇合而成如同龙的身体一般的山脉,因为聚合龙气而成,祖坟如果埋于这龙体之上,便具备了能够成为龙穴的基础,然而又并非处处可成龙穴,明王之祖有幸埋于龙脉之上,这龙气却能延伸到祖山之上,构成‘真龙之穴’,也唯有这一个地方,才能够让你吸收最后的龙气,成为‘真龙天子’。要想龙穴释放龙气,必须要让龙穴知道你是他最正宗的子孙。”

韩林儿突然说道:“杜叔叔所言,我已知道了。”

杜遵道说道:“此事可大可小,你可要想清楚。”

韩林儿笑道:“若我真是真龙天子,又岂会有此危险?若我不是,杜叔叔又何来辅佐?”说完,从怀中摸出一把护身的匕首来,伸出左腕,朝着上面一划。

韩林儿也是文弱书生,把心一横,血溅于地上,但是他并没有停止下行动,手腕就这样停着,让血液一滴一滴的朝着地上滴去。

莫浮云和柳行香看在眼里,不由有些赞赏之意,杜遵道自然亦是如此,只是,似乎让龙穴开启并未有如此容易。

就在韩林儿手中的血滴了许久,面色都有些苍白。

杜遵道没有说话,众人也都面面相觑,不敢说什么,却见又一滴血液滴落在地的时候,突然韩林儿所在的草地猛然飓风四起,一个旋涡形的风旋出现,韩林儿身体似被吸引般的朝半空中浮去,同时群山震动,一头巨大的白色神龙从刚才韩林儿滴血所在之地飞出,瞬间穿透韩林儿的身体,化成一头红色的巨龙朝天上飞去,天空中一颗微小的星辰猛然发出璀璨的亮光。

韩林儿的身形也飘飘的落在地上,众人看去,只见此时的韩林儿儒雅中自然多了一股威风之气,那自然而然的龙气终于完全的释放了出来。

众人忍不住同时拜了下去,杜遵道更是欢喜得浑身抖动,真龙天子,终于降临了!

同时数十万里之外的尊孔府,刘基的手不自觉的一抖,连忙掐指一算,朝天上一望,暗道不好:有一颗龙气满身的新龙诞生了!此子究竟是谁?

只见在以朱元璋那颗内敛的龙星北边,果是出现一颗微小却闪闪发亮的龙星,而龙星之旁尚有一颗蛇星发着光,龙蛇相辅,刘基忍不住心一惊:大灾之相!若不早日铲除二者之一,朱元璋必有大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