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拥天下

第一百二四章 初入剑门

自从莫浮云成为月眉门少门主之后,便特地打制了一根腰带,内空恰好可将定光剑置于其中,外露的剑柄又外扣有扣带,一眼看去,只不过一根普通的腰带而已。

莫浮云虽觉得二人有叛门之嫌,然而又觉得如果门中叛乱,门人起了异心,是否也应该给他们一个回过自心的机会?于是便将腰间的定光剑露了出来。

定光如竹,其色青青,日光之下,又闪现出微微的毫光来,童子脸和中年人见到定光出鞘,面色大变,忍不住同时惊道:“定光剑!”

中年人猛咽了一口,朝着童子脸低声说道:“师哥,宗主之剑。”

童子脸也皱着眉头,这定光剑举世无双,绝非假冒,历年来清川门规:手握定光剑者,是为宗主!

莫浮云手持定光剑,白衣衫衫,大日之下,凝眉竖目,气势非凡,中年人心里不由生了些忌惮,然而童子脸的脸上却充满了贪婪的目光,盯着定光剑哈哈笑道:“师弟,真是天应我们,先是得了这手卷,现在这定光剑又乖乖送上门了。”

中年人一惊道:“师哥,门规……”

童子脸瞪了中年人一眼道:“谁知道他这把剑是从哪里来的?若是用花言巧语从掌门手中骗得此剑呢?我们身为清川弟子,自然有权利将剑收回。”

莫浮云嘲笑道:“阁下下一步应该是持剑为掌门,然后去称霸武林吧。”

童子脸得意的笑道:“你的脑子倒还灵光,我看你一脸正气,应该知道物归原主的道理吧?”

莫浮云淡淡的说道:“即使是物归原主,也不是归给你。虽然我并无持剑为主之意,却也有暂时的择人之能。”

童子脸抱着双臂哼道:“敬酒不吃吃罚酒。”说完,朝前大踏了一步,右手朝着莫浮云手中之剑抓来。

莫浮云自从遭遇情劫之后,心性变得冷酷,就连表情上也少了以前的和蔼,所以剑法也开始朝着另一个方向走去。

童子脸满心欢喜的就要夺到定光剑,却只觉眼前一花,莫浮云身形突然消失在视线中,随即脖子上一凉,定光剑从另一个方向横在了脖子上,而莫浮云正冷冷的站在自己身后。

这一变故,让童子脸和中年人惊得出了一身冷汗,自然,童子脸是大意了,但是好歹也是二三十年的功夫,在一瞬间就被人致住,便知道此人的身法是有多么的厉害,而出手又是如何的迅速。

尤其是那定光剑横在脖子上,一股冰冷到极点的感觉透来,童子脸不由得打了个寒战。

莫浮云横起左手几指,随手点在童子脸的几处穴道上,左臂特有的劲力带着强有力的劲道点在上面,童子脸的穴道立刻被封死。要知道莫浮云自从知道自己不受穴道控制后,便对穴位之术和点穴之法多有研究,使用的手法自然也是特异的,这几点下来,童子脸已感觉全身酥麻,站立不稳了。

莫浮云将剑微微一收,置于肘后,对着中年人说道:“你叫什么名字?”

童子脸在莫浮云手里,中年人不敢乱动,没主意的答道:“再下叫秦朝阳。”

莫浮云说道:“那么,秦朝阳,你将门中内乱之事仔细的告诉我,我便放你们二人下山去。”

中年人大喜道:“当真么?”

莫浮云点点头,平静的说道:“当真,不过,你们既然深得清川之学,又有叛门之嫌,在放你们下山之前,我会请下一任的清川门主废掉你们的武功,到时再让你们下山。”

童子脸面色一变,中年人顶着猪肝色的脸,咬牙道:“废了我们的武功,这不比要了我们的命还难受,你想得也太天真了。”

莫浮云冷冷的说道:“如果你的生死都操纵在对方的手上,我劝你还是老实一点为好。”说完,一把将童子脸手中的羊皮卷拨到手中,说道:“这羊皮卷,我也代为收回。说与不说,结果,其实都一样。”

接过羊皮卷,莫浮云细瞄了一眼,多年来对剑法招式的融会贯通,以使得莫浮云对招数有了过目不忘之能。

童子脸吼道:“你别太猖狂,若非我一时大意,岂会栽在你手里?”

莫浮云头微微一昂,满不在乎的说道:“这样说来,若是你再输给我呢?”

童子脸哼道:“若真是如此,我便将你想知道的告诉你。”

莫浮云回头直视着童子脸瞪大的双眼,看了看,左手疾点,松开了童子脸的穴道。

穴道刚解,童子脸早已预谋多时,左手一把撤出腰间长剑,一剑当胸朝着莫浮云刺来,莫浮云脚下轻轻一弹,身形若涟漪一般散开,恍然间四五个身影朝着四五个方向射去,童子脸哪曾见过如此绝学,忙收剑在手,一脸警惕的护好身体四周。

莫浮云暗自点头,此人虽然生性不佳,然而能遇事不乱,却也证明有几分实力,脚步刚落地,却听童子脸大喝道:“师弟,还愣着干嘛,速战速决!”说话间,身形急掠而上,手中长剑宛若银电,快速绞向莫浮云。

同时中年人的剑芒若云,洒洒点点的朝着莫浮云罩去。

莫浮云并不惊奇童子脸的群殴之术,身形不退反进,长剑花做星雨之点,同时身形诡异般的避过中年人的剑,朝着童子脸迎了上去。

童子脸自然知道莫浮云手中之剑是宝物,不敢与之硬碰,剑到中挺,硬是将身体一侧,剑势突变,朝着莫浮云的腰刺去。

此时中年人的剑锋也已锁定了莫浮云的后背,却见莫浮云不慌不忙,脚下一弹,在二人目瞪口呆之间脱离了危险,同时手中长剑似幻成千白条吐信白蛇一般朝着二人同时卷来,二人同时一惊,连忙侧身躲过,却见幻影过后,莫浮云的剑却又如灵蛇窜舞般的朝着童子脸卷来。

童子脸面色又变,连忙抽身闪过,二人一是还没有琢磨透莫浮云的奇怪身法,二则是忌惮于莫浮云手中之宝剑,不敢与之硬碰,所以功力也只发挥出来十之三四。

十几个回合下去,童子脸二人逐渐的稳定下来,剑术也开始正常的发挥,莫浮云凭着一柄上古神剑,六式剑法和自创的涟漪决面对着两个一流高手,这一战,在莫浮云眼里却比起和玉音真人之战要弱许多。

心无惧意,出手无情,何况莫浮云刚才已将羊皮卷上的剑招铭记脑海中,十几个回合中便将二人的剑法套路一一握于掌中,于是处处站了先机,常常是对方肩一耸动,莫浮云已一剑将对方出招之步封死,而莫浮云身形若电,出招的速度快速迅猛,让二人应变不急,自从吸食蟒珠后,莫浮云的体质一日千里的变化,不过纵然如此,若非先懂了二人套路,要想轻松的对付两个一流高手也是不易的。

童子脸二人可是心里叫苦不已,二人的武功虽然在门人中不算上等,却也勉强能挤上中等的位置,最开始是想起下山之后怎么说也能弄个天下第几的高手来当当,没想到还未下山就碰上一个外面来的小子,二人联手竟然都对付他不得。

二人的心情颇有点心灰意冷,也就在此时,突然山路上一声高喝:“什么人在此动武?”

人未至,音已到,声音带着浑厚的内力,震得三人脑袋一阵嗡鸣,童子脸却听得清晰,连忙大叫道:“周师哥,是我,秦朝阳!”

山路上渐渐行来一行人,十数个身着青衣,挂着配剑的男子,领头的一个是四十来岁的中年汉子,神态里透着十分的沉练与粗悍,纵然如此,当眼神落在了定光剑之上后,忍不住脱口而出道:“定光剑!”

童子脸连忙高声叫道:“正是啊,周师哥,我们傍晚的时候发现此人潜入门中,盗取弟子剑谱,只因此人手持定光剑,未和他动手,哪知道他却恶人先下手,我们一路追到此,才将他拦下。”

莫浮云神情冷漠的持剑而动,若是以前,他可能会出口辩驳,而今却不想解释什么,只因心里有一种想要杀人的冲动!

被称为周师哥的男子眼神转了几转,突然把脸一横,说道:“把秦朝阳和钱三路给我拿下。”

秦朝阳面色抽搐了一下道:“周师哥,你可别抓错人了啊?”

周姓男子冷笑道:“此少年正气凌然,岂是你所说的鸡犬狗盗之辈,再说手持定光剑,便是宗主之选,岂会窃取本门剑谱?定是你二人窃物欲逃,见到少年携宝进山,又起了歹心。”

话一落完,秦朝阳和钱三路面如死灰,面对围过来的十数个同门,自知无路,只得束手就擒。

周姓男子连忙走过来,拱手道:“在下周俞,敢问公子高姓,手中之剑从何而来?”

莫浮云见对方彬彬有礼,倒也将怒气一收,回道:“在下姓莫,此剑乃再下从一山洞中无意得来,知是清川门之物,便前来奉还。”话是这样说,但是并没有将剑交给周俞的意思。

周俞见到莫浮云的表情便揣摩一二,忙说道:“此剑本门已失多时,今日得公子送还,乃是本门之福。”

说完,连忙朝着身边一名弟子说道:“快去通知师傅,记得,列队欢迎。”

待到弟子匆匆离去,周俞才说道:“公子请。”

这一路山弯上来,周俞的心里却是转过了数个念头,等会必起纠纷,秦朝阳和钱三路的功底自己是知道的,勉强能上中等,但是纵然如此,竟然对付不了这个文弱书生,可见他的武功定然有些怪异,这等人定然是吃软不吃硬,若是硬抢,在这山道之间,说不定来个鱼丝网破,干脆以礼相待,占尽先机,再者,若真以武相逼,若是传到门中弟子的耳里,亦是不好。

转过最后一个弯口,便看见一座巨大的青石牌坊,上面的巨匾上刻着三个欲飞而起的大字“清川门”。

莫浮云心情不由得激动一下,此字宛如天成,欲飞天而上,真乃神笔。

牌坊之前便是鳞次栉比的宫殿群,入眼处十数间高底参差的层叠着,有些薄雾隐藏其间,显得神韵天成。

入门处是一个大殿,大殿两边两个小偏院,中间夹着两个通道,一个朝左侧,一个朝右侧,似乎暗示着这里的内乱之景。

在入门的大殿内的广场前,已有一名三十来岁的男子,身着身穿青衣儒服,含笑而立,一眼看去,倒不似武林中人,却似一个饱读诗书的儒生,而纵然若此,莫浮云却知道,此人的武功恐怕不比玉音真人低,一想到玉音真人,莫浮云不由得又牵挂起楚方玉来,不知她现在可安好?想到这里又痛骂了自己一声,却又觉得有些揪心的疼。牵挂到此,又为哪般?

男子一见莫浮云走了上来,虽然没有看到定光剑,不过他自然清楚周俞是不会骗自己的,连忙说道:“莫公子,在下乃是清川门代理门主方康。公子里面请。”

莫浮云正待往里面走,却见广场左侧突然走出来一行人,和这一边不同的是,竟是清一色的女子,一个个白嫩嫩的,俏生生的,纤腰不盈一握的,然而那英姿之气,却又颇让人侧目,领头的竟是一个三十来岁的貌美如花的女子,浓黑的头发若瀑布般的倾洒在肩头,一双水灵灵的眼睛若勾魂般的挑着,如玉般的挺直鼻子,微红若粉的小巧嘴巴,那微翘的唇角显示着傲然的寒骨,那窃宛炯娜的身材,腻若羊脂的皮肤,若是正常男人,恐怕都要起点心眼,然而,莫浮云没有,经历情劫之后,漂亮的女人,他见得太多,虽然这个女人的韵味也耐人寻味。

女子盈盈的走过来,看了看莫浮云说道:“再下乃是清川门代理门主苏琼,这位可是持定光剑而来的莫公子?”

方康的面色变得有些难看,瞪了瞪周俞,周俞却是一肚子苦水没处吐,他哪里会知道方琼竟然这么快就得到消息来了?本是一门,纠于两派,自然有千丝万缕的联系,面对如花似玉的女子们,自然有人愿意卖个人情,秘密泄露自然也是再正常不过的道理了。

面对苏琼的问话,莫浮云微微颔首,现在的情形是他最满意不过的,一来便面对着两派的首脑人物,至于要将定光剑交到谁的手上,却又让莫浮云有点犯难了,自己是否有权利来撮合两帮已经分裂的门人呢?

清川之门的首创者是一名叫做“揽天客”的剑客,此人在山中偶得清川之剑,并悟得一路剑法,靠着这一路剑法在昆仑山上建立起了清川门,终位列于剑九宗之列,然而揽天客仙去之后,设下最后一条门规:持清川剑者,为清川门下任宗主,清川剑由上任宗主交于下任宗主,自清川门建立以来的几十任宗主之中,任何一任的宗主都未能留下任何的剑谱。清川门唯一留下的剑谱乃是由揽天客写下的“弟子剑谱”,此剑法分为七式,比起各门各派的剑法来并不差,然而据说当年清川门宗主使出的那套定光剑法堪称举世无双,据说在数百年前的剑宗九宗比试中,他的剑法列为剑宗第二位,和当年天下第一剑宗天剑门之主相斗三天三夜,终于在第三天败下一招,位列天下第二剑,称为平生最大之遗憾,但是揽天客在遗训中声称自己并未能领悟到定光剑的最绝妙之处,所以才不留下任何的剑谱,便是要后人以自己之法悟出剑道,从而超越自己,然而数百年来,从未有人胜过揽天客的武学,清川门遂而沦落。

但是在清川门之中有一处只有宗主才能够进入的密室,据说乃是揽天客留下的“悟道之地”。

上一代宗主是为第三十二代宗主,一直在悟道之地中呆了三年,武学却未有长进,最终决定带剑游行而去,以期能够得到真悟,重振清川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