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拥天下

第一百二七章 清川之变

莫浮云步入空灵之境,身体也随着水池朝下落去,原来这水池之下并未有底,反而是接到一个暗流,莫浮云一经沉入池底,便被池底的暗流冲走,幸亏莫浮云身具蛇性,竟然在急流之中还能够自由呼吸,莫浮云随着水波逐流着,意识渐渐的模糊,犹如再一次经历着死亡一般,精神从刚才的空灵之境进入到真正的“无”的状态,一切的刀剑之招在脑海里被忘去,被拾起,被分散,被重组,暗流不断的颠簸,一切看似错乱却又巧合,正如某些奇迹一般,超越了正常人的考虑范围。

待到莫浮云醒来之时,发现自己竟躺在一个浅滩之上,身体浸在水中已不知过了多久,环视四野,除了自己所处之地是一片水池,四周都是光滑的四壁,在浅滩的一头还有微微的光亮,似乎是一个出口。

莫浮云顿时想起来自己是掉进水池后,被暗流冲走,那这里定然是暗流的出口,只是看这样子,似乎仍然在石穴之中,而这光滑的四壁和前方出口的梯形台阶,显然是人工雕琢而成的。

莫浮云小心翼翼的朝前走去,待到走进出口时才发现,这所谓的出口竟然是一条弯曲的长廊,长廊的四壁不知是用什么石质建成,显得光滑无比,每隔数米远,在壁上便有一个兽头型的凸起,其头部镂空,上面放着火把,不知过了多少年月,这火把竟然还燃烧着。

纵然是脚轻轻的着落在台阶上,亦发出微微却清晰的响声来,莫浮云仔细的聆听着这空荡荡的回音,敏感的注意到台阶之上和火把上已经有了少许的灰尘,证明这里已经多年来没有人来过。

好奇心随着步伐的前进和情景的转换而慢慢的增强,在走廊的尽头处出现一个石室,石室之中竟然有着一个莫浮云熟悉的东西——那晶莹无比的水池,在这里又出现同样的水池,似乎在暗示着什么?莫浮云不自觉的朝着水池上方对应的屋顶看去,屋顶的上方没有剑痕造成的洞口,但是却有一面宽大的镜子,不,不止是屋顶除有镜子,整个石屋的各处竟然都镶嵌着相同样式的镜子,让莫浮云觉得奇怪的并非是镜子,而是镜子的作用自然是用来反射光线的,整个石屋却没有任何的光线透入。

莫浮云仔细的朝着镜子望去,良久之后,凭着惊人的眼力和耐性,镜子里散射出淡淡的光芒,猛然间,莫浮云惊被这种光芒所吸引住了,原来,光芒的源头乃是来自晶莹的墙壁壁面,而每张镜子里散射出来的光芒经过不同程度的折射从各个不同的方向射进了屋顶的那面镜子,再直射入水池之中。

莫浮云脑海里灵光闪现,心里砰然一动,突然大笑一声,竟跃进水池里去。

太清山&m;#183;清川门&m;#183;长老堂&m;#183;后堂清川门之地占据此山山顶的大部分,建筑依照天然的山势而成,共分为七大主建筑,分为前院、三经堂、中枢院、半经阁、孕水居、长老堂、剑痕禁地和密室之地。

前院位于清川门的入口,主要建筑便是前院广场,乃是门下弟子们的练武之地,前院朝里走,左边是三经堂,正前方是中枢院,右边是半经阁,这三个地方都是藏书之地,也是门下弟子学习之所,自从第二代弟子分裂后,左边便由苏琼带领的女弟子所属,右边则由着方康所带领的男弟子所属,这三座建筑之后便是孕水居和长老堂,孕水居乃是掌门人所居住之地,已经常年无人进入,长老堂则是由着秦天川所带领的长老们的所在,众人的居住之地则是围绕着所分割的地段而建起的。

秦天川坐在长老堂的后堂,正在闭目凝思剑痕之地的剑招,那些毫无规律的剑招竟然能够起到牵制自己的绝妙剑招,从而让剑气刺伤自己的地步,莫非这无规律之中竟是有所规律吗?十年未进此地,依然无法步入核心,秦天川不得不承认祖师爷的剑的确厉害非凡,不过从这一次的过招也让自己获益菲浅,假以时日,自己定能破解最后的剑痕之式。

堂外突然一阵衣炔之声,秦天川眼猛然睁开,脚下一弹,从盘膝之势到射出厅内,其势惊人,秦天川落在院内,便发现那衣炔之声的来源,冷哼一声,秦天川施展轻功跟了上去,这前方之人的轻功似也不弱,然而秦天川内力深厚,轻功施展出来更是如鱼得水,便在孕水居的前方将来人截了下来。

月光之下,前方之人的面貌显得十分的清楚,正是方康。

秦天川冷哼说道:“方师侄深夜到访,如此鬼祟,莫非有不轨之心?”

方康负手笑道:“秦师叔艺高胆大,师侄纵然有天大手段,又岂能落入你的法眼。”

秦天川颇为受用的说道:“你倒是个明白人,有什么事情就打开天窗说亮话吧。”

方康说道:“自从掌门人失踪之后,师叔虽然未理我们年轻一代之事,不但暗中进入到孕水居中,而且还潜入到宗门秘室之中,不知所谓何事。”

秦天川面色微微一变,冷笑道:“我倒是小看你了。”

方康继续说道:“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师叔是找——九宵环佩的碎片吧。”

秦天川的面色剧变,眼神中释放出杀气一般的盯着方康道:“你知道得还真不少,我看你也象个聪明人,既然知道了,为什么还要说出来?”

方康笑道:“这自然是因为有所持。”

秦天川眼一瞪道:“莫非……”

方康接口道:“莫非碎片竟在我的手?师叔你不小心泄露了这个重要的秘密。”

秦天川自知失言,又无法弥补,面色更加阴冷道:“你究竟想说什么?”在未曾知道九宵环佩的碎片是否就在方康手里,秦天川也只得按捺住火气。

方康笑道:“九宵环佩、藏龙经、玄秘鼎和大圣遗音乃是传说中的渡龙四宝,每一件据说更是记载着上古以来的绝顶武学的宝物,据说本门的祖师爷便是得到了九宵环佩的一片碎片而悟出了惊世之学。”

秦天川突然冷笑道:“这件事情只记载在祖师爷放在孕水居内室的《手记》之中,你竟然知晓,看来进入孕水居的不止我一人了。”

方康说道:“为了能重挣本门声威,我方康又岂会拘此小节,我只是想提醒一下师叔,知道此事的并不止我们二人。”

秦天川眉头一皱道:“她也知道。”这个她,自然是指的苏琼。

方康说道:“或许,她比我还早知道一些。”

秦天川说道:“你最好不要骗我,老夫此生最恨的便是奸诈小人,你若是想利用我的铲除对手,便是选错了对象。”

方康颇有点推心置腹的说道:“师侄岂有此心,只要是能够让本门光大,师侄并不在意谁能做宗主,往日之前,师侄和苏师妹争强夺胜,乃是自认为剑术非凡,哪知前几日看过师叔的剑法之后,才知道自己再拼命练上十年也无法追上师叔,师叔可知在前日施展剑术之后,成为宗主已是众望所归了。”

秦天川不由得有些得意的说道:“你若是真这样想便最好了。”

方康说道:“自然是真心的……”话音的收尾,带着的却是一抹流星般的光亮射入了秦天川的腹部。

秦天川的所有语言都只能归纳为眼里的愤怒,千想万想,他没有想到方康竟然会对自己下手,而且刚才自己虽然戒心已失,方康的出手不仅迅猛而且致命——功力远远超过自己对他的估计,唯一的可能便是他一直在隐藏自己的真实武功!

秦天川中剑在腹,鲜血大量流失,同时一种不祥的预感在脑海里闪过——秦天川脱口而出道:“毒!”

方康冷笑道:“不错,水若宫的至上神毒——九孔穿心。”

秦天川顾不得那么多,连忙封住几处大穴,阻止毒气入心,并且施展轻功,朝后山飞奔而去,山顶之上,后山还有一条可以通往其他山的索桥。

方康连追都没有追,中了自己一剑,再加上致命之毒,秦天川活不过一个时辰。

解决了秦天川,那些长老们便不足为惧,剩下的便只有苏琼了。

三经阁&m;#183;赏花院赏花院是自从苏琼掌管三经阁之后才修建起来的院落,在周围则都是追随苏琼的女弟子们,身为前任宗门所收的最小的女弟子,苏琼天资聪颖,剑术之上更是自创一套适合女子的“流水之剑”,剑若流水,势若惊涛,其势一出,后招无穷。尤其是苏琼自己以内力催动,剑招生生不息,让人难以逃脱。

如果不是内力的限制,未能释放剑气,苏琼应该已经可以达到中层剑术的修为,也正因为如此,苏琼觉得自己理应是宗门中剑术最强之人,然而,前几日秦天川再现,明显在剑术上已经超过了自己,这让苏琼不得不考虑以后的事情,莫非辛苦建立起来的势力就此归于秦天川的旗下不成?最关键的是,她并不赞同秦天川当宗主,秦天川生性小气,容不下别人,而方康则更为阴险狡诈,做事处心积虑。若真算起来,这两个人还不如前两天倒来的那个年轻人好,想起那个手持定光剑竟能在剑痕之地引动剑气的英俊少年,苏琼亦会觉得心砰然间的那种跃动,少年英雄,便是女子最向往的如意郎君。

只可惜,却被秦天川打下了山,想到这里,苏琼对秦天川默然间多了一股恨意。

窗外的衣炔之声逃不过苏琼的耳朵,苏琼冷声道:“什么人?”

来人却是不惊不慌,反而不请自来的将门推开,笑道:“师妹,是我。”进来的人,是方康,看着他脸上的这股笑意,任谁也不会想到他刚才才杀了秦天川。

苏琼对方康并没有什么好感,他的笑只能让自己心生厌恶之情,苏琼见到方康大刺刺的走进来,择了个地方就坐下,蹙眉说道:“这么晚了,你来做什么?”

方康面色变得有些肃然道:“我来是告诉你一件关系到本门生死存亡的大事。”

苏琼嘲笑道:“这大事的结尾应该会牵涉到宗主之位究竟归谁所属的问题吧。”

方康说道:“若是苏师妹愿意当宗主,师哥绝不反对。”

苏琼倒是一愣,突而冷笑道:“你我争了也有些年生了,突然让位,究竟又是为了什么?最好别说是你雄心不在的话。”

方康说道:“宗主之争,确实是我一心争雄,想在门人弟子面前证明我的实力,不过现在大难当头,谁当宗主已经不是重要,关键是如何应对眼前的问题。”

苏琼看着方康说得一板一眼,不由得有些疑惑道:“你究竟想说什么?”

方康低声说道:“秦师叔死了。”

苏琼心头一惊,说道:“什么?”

方康说道:“你可以不信我的话,不过你自然知道如何来证实这件事情,我也是刚才才得知,此事尚在隐瞒之中。”

苏琼心知此事不是开玩笑的,方康说的这话应该不是空穴来风,不由眉头锁起道:“秦师叔怎么死的?”

方康说道:“毒——九孔穿心。”

苏琼惊道:“水若宫的至圣神毒?”

方康说道:“不错。”

苏琼奇道:“我们清川门和水若宫不仅未曾交恶,而且宗主在位之时关系也颇好,为什么水若宫会对付我们,而且能让秦师叔中毒,莫非门中竟有内奸不成?”

方康说道:“水若宫这样做的理由,你应该很清楚,水若宫的宫主铁壁锋也是个野心不小的人。”

苏琼看着方康,疑云四起的皱眉道:“理由——究竟是什么?”

方康冷笑道:“苏师妹便不要装傻了,这个理由,不仅我知,你知,秦师叔也知道。我担心的是,对方既然敢杀秦师叔,必定是知道东西在哪里了。”

苏琼眼一亮道:“你是说——碎片……”

方康沉声道:“不错,九宵环佩的碎片。”

苏琼忍不住的道:“铁壁锋竟然也知道本宗之秘?”

方康说道:“或许,他知道的比我们还多,既然他已经对秦师叔下手了,相信已经有了十全的把握,我们现在必须找到碎片,将它送到安全的地方去,不然若是落在他的手上,后果不堪设想。”

苏琼蹙眉道:“我若是真有碎片再手,岂会在前几日输给秦师叔?”

方康说道:“碎片之上,据说记载着上古的绝顶武学,自然非一时能够参透的。”

苏琼听出弦外之音的怒道:“你我都知道,孕水居、密室这两处根本没有碎片所在,我去过,你自然也去过。”

方康冷哼道:“问题是,你比我更早进去。”

苏琼冷笑道:“最早进去的恐怕是秦师叔吧。”

方康说道:“以秦师叔的为人,若是得了碎片,早就闹得个沸沸扬扬了。”

苏琼哼道:“是谁说大敌当前的,现在你倒来针对我来了。”苏琼正说着,突觉体内的真气朝着四肢散去,猛然一惊道:“你下毒?”

方康得意的笑道:“你现在才发觉,是否太晚了。”

苏琼突然悟道什么,怒道:“方康,你,你竟然投靠水若宫!”

方康哼声道:“什么叫投靠,水若宫的祖师爷和我们清川门的祖师爷本来就是同门师兄弟,二人共同参悟了九宵环佩的两片碎片,从而悟出了绝世剑招。百年前,各方剑宗刀宗同去‘天隙峡谷’,从此天下刀剑之道变成了一盘散沙,为了重振本宗,方某自然要找出这块碎片,重悟绝世武学。”

苏琼一边暗自调息运起,试探破解酥软自己身体的毒素,一边说道:“纵然是寻找碎片,也是本宗宗内之事,为什么要扯上水若宫呢?”

方康神秘的笑道:“因为——我本来就是水若宫的人。”

苏琼听得全身一震,刚聚集起来的功力又重新散去,不由怒道:“铁壁锋这只老狐狸,竟然想吞并清川门不成?”

方康笑着道:“你别白费力气了,你中的乃是水若宫的‘桃花软酥散’,三个时辰之内,你功力全失。”

苏琼咬牙切齿的道:“秦师叔是你杀的?”

方康笑了笑,正欲回答,突然听见外面的脚步声,立刻站起来,微微打开门缝,朝外望去,然后马上将门打开来。

从外面走进来一个三十来岁的男子,粗粗的眉毛,厚实的身体,背上斜背着一柄长剑。此人正是水若宫的“地行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