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拥天下

第一百三四章 清川之主

这一日,莫浮云依然在洞口用手刻划着记载日子的痕迹,随后照例走到浅滩,然后跳进深潭里去捉鱼,和往日不同的是,眼前这条游鱼似乎速度极快,莫浮云也童心大发的跟着鱼游走,不知不觉的越游越远,竟然在沉静的深潭潭底感应到了一丝暗流。

莫浮云脑海里猛然轰鸣一下,内劲猛然一发,猛然间从潭底射出水面,飞也似的几个跳跃跃过翠林,进到洞内。

寒筝此时刚起来,见到莫浮云急匆匆的跑进来,握紧自己的手,一副激动不已的表情,不由温柔的笑道:“莫郎,怎么了?”二人在崖底的生活似乎已让莫浮云完全的进入到寒筝的心里,莫浮云也渐渐的成长,不再是那个幼稚般的孩童,开始成为一个无论何时何地看到都会让自己感觉到安全感的男人。只是二人醉心练剑,每日悟招,感情虽然日宜的融洽,身体却依然保持着纯洁。

寒筝见到莫浮云如此激动,心弦却微微的一动,忍不住的脸红起来,却听到莫浮云大喜道:“我发现潭底有暗流。”

寒筝立刻收住心思,惊道:“那岂不是说……”

莫浮云喜道:“可能——是出口。”

一想到出口,寒筝大喜之余却又突然间的沉默了起来,轻轻的抚着莫浮云的脸庞道:“终究还是要出去,终究还是回到那个尘世间。”

莫浮云温柔的说道:“筝儿,你若不想回去,我们便一直留在这里便是。”

寒筝轻轻的将头靠在莫浮云的肩上,说道:“我从未怕过什么,而今却最怕失去你,若是出去了之后,你便不再爱我,那我又该怎么办?”

莫浮云笑道:“你说什么傻话,你忘记了么,我在尘世间许下的承诺,自然也会在尘世间履行。况且,天下的女子再多,我决然不会动心。”

寒筝心安的点点头,看着莫浮云道:“我是否太过霸道了?”

莫浮云摇摇头道:“此生此爱,唯一而已。莫浮云今生今世,非你不娶!”

寒筝不知为何,心头一酸,流下两行清泪来,不知是因为即将回到尘世间而高兴,还是因为听了莫浮云的话而感动,只是,她觉得自己真的离不开身边的这个男子了,永远,永远的。

莫浮云轻轻的将唇印在寒筝的唇角上,轻吻了一口,然后用手轻拭着她的眼泪道:“虽然你哭着的时候依然很美丽,但是我更喜欢你笑起来的样子。”

寒筝听完,便擦干眼泪,说道:“莫郎既然不喜欢我哭,那我不哭便是,但是,从今以后,你要去哪里,筝儿就要跟在身边。”

莫浮云点头说道:“天渊海角,誓死不离。”

寒筝便纯真的大喜道:“那我们便走吧,去寻找——出口。”

寒筝摆脱纠缠了自己十六年的感情,全心的投入到和莫浮云的爱恋中去,这违背世俗的爱情究竟能不能被上天所祝福还是个未知数,但是二人都如此的全心全意,抛弃以前的一切,携手共进,已是不易,尤其是寒筝,恍然忘记了一切的隔膜,唯有记得,世上只有莫浮云而已。

在崖底生活了两年的时间,此时已是至正二十五年(公元1365年),莫浮云十九岁,寒筝三十五岁,莫浮云年少方刚,因为在崖底的生活和之前的情劫,似乎对尘世间的一切都变得很是冷漠,想出去不过是有几个未完成的事情,最重要的莫过于向天下人宣布,自己要娶寒筝为妻。

寒筝一心系在莫浮云身上,虽然年已三十五,然而其天生丽质,加上吸收地灵之气,使得全身充满一种生命的气息,四季循环,容颜永不衰老,这十几年前的天下第一美女,如今,依然是天下第一美女!

二人携手跳入潭中,压至潭底,顺着那股暗流逐渐前行,几乎是经过一个时辰的时间,暗流时大时小,逐渐形成一个地下的通道,竟将二人引至一股激流之中,流水之中二人隐觉光线透入,遂游出来,果然见到一片春花之色,暖春的太阳懒懒的照着大地,正在发芽的新枝新奇的望着大地。

莫浮云和寒筝同时大喜的叫出声来,二人脚下一弹,携手飞出,落在树尖之上,宛若神仙美眷一般。

莫浮云深深的呼吸着空气,朝周围望了望说道:“我们朝南游出了百里的距离,这里定然还在昆仑南脉的附近。”

寒筝点点头,依偎着莫浮云道:“我突然之间,不知道去哪里好了,就连家也不想回了。”寒筝所说的家,既然就是月眉门了。

莫浮云笑道:“你若不想回家,我们便不回去,天下之大,只要你想去的地方,我们便去。”

寒筝扭头道:“不,莫郎,只要你想去的地方,筝儿便跟着去。”

莫浮云笑道:“好,我们便回清川门!”铁壁锋啊铁壁锋,若是再遇到你,便是你付出代价的时候到了!碎片之学,天地之学,同是唐朝最鼎盛时期的武学,究竟谁更厉害呢?

昆仑南脉&m;#183;太清山&m;#183;清川门弟子们照往常一样练着剑,秦天川也照往常一样的在前院的广场里指点弟子,天际之处突然传来龙吟般的啸声,群山随之激荡,天地为之共鸣,弟子们纷纷瞪眼瞧着周围,秦天川则是眉头一皱,高手,绝对的高手,百里之外便能传出如此强烈的声音,可见内力非凡,远在自己之上。

苏琼和众长老也纷纷的集合到了前院,苏琼忍不住的道:“莫非是水若宫的人不成?”

秦天川沉声道:“无论是谁,静观其变。”

龙吟之声互近,凤鸣之声又起,龙凤合鸣,穿云夺日,天地变色,秦天川忍不住说道:“这二人好强的内力,竟然能让天地都起得变化,究竟是何方神圣?”

众人亦朝着啸声之处看去,不久之后便见到远方山头之上有二人如神仙般携手而来,一跃数十丈,已达绝顶轻功之境,待到近了,秦天川突然狠狠的擦擦眼睛道:“天啊,是……”

苏琼急问道:“是谁?”

秦天川忍不住震惊的道:“是莫公子……”

莫公子三个字一出,场内中人纷纷惊叫出声,果然人影越来越近,众人只觉得眼前一花,在前院已多了两个神仙般的人物,男的一袭白衣,英俊非凡,眉宇之中带着傲视天下的气势,眼眸之中又有着沉稳若定的神韵,女子国色天香,超凡脱俗,那等气质,纵然是皇族之人或也比之不及。

这男的,不消说,正是莫浮云,莫浮云看着众人呆滞的表情,从腰间弹出定光剑,说道:“幸无辱命,只是晚了两年才送来。”

秦天川突然深吸一口气,猛然间拜了下去道:“秦天川见过宗主。”

其他人在一愣之下,也猛然醒悟过来,纷纷拜倒,大喊宗主,一时间,群情沸腾,大家都以为死了两年的莫浮云,不但带着定光剑活着回来,而且还练就了一身超凡的武功,清川门绝对有望再次兴起!

再随后的交谈中,莫浮云才知道,原来两年前水若宫放出消息,说莫浮云已经离开了水若宫,清川门的人自然不信,觉得莫浮云定然被囚禁起来了,在几经商议之后,众人决定宁为玉碎,不为瓦全,一定要救出莫浮云。结果,当众人前去水若宫的时候,竟然发现水若宫已经空无一人,众人只得重新返回清川门,为了打探水若宫的消息,秦天川和苏琼开始整顿清川门,除了每日指点门下弟子练剑之外,开始朝外界派遣出弟子,打探江湖之上的消息,没想到在两年之后,莫浮云竟又奇迹般的回来了,而且在他的身边还多了一位天仙般的女子。

傍晚时分&m;#183;孕水居&m;#183;前厅莫浮云坐在前厅的首座之上,如今的他已是当之无愧的清川门门主,九大剑宗之一清川宗宗主。

在座位的左下方,是清川门目前辈分最高的长老秦天川,在座位的右下方则是清川门第二代弟子中最杰出的苏琼,也是上代清川门主的最后一位弟子。

秦天川感慨的说道:“宗主此次平安归来,真是我清川之福,日后在宗主领导之下,我清川门必定能够大放异彩。”

莫浮云说道:“这两年有劳二位,我今日看见门中弟子,无论资质还是剑法均是大有前途,若非二位苦心教导,又岂会有今日之果。”

苏琼笑道:“这都是我们份内之事。”转念想想,忍不住的问道:“宗主夫人真是惊若天人,不知道是何方神圣。”

一提起寒筝,莫浮云不由得笑道:“她就是寒筝。”

秦天川和苏琼同时一震,惊道:“月眉门掌门,当年的天下第一美女寒筝!”二人不由得对望了这一眼,这两年江湖的信息使得二人对这个名字自然也清楚,而这个名字所透露出来的信息却让二人心头猛然一震,寒筝当年可是收了莫浮云做义子,怎么二人又——这样岂不是**?

秦天川突然慨然道:“宗主执爱,又岂是世俗之人能够念及的,只要宗主愿娶寒掌门为妻,寒掌门便是我清川门的宗主夫人!”

苏琼也点点头道:“宗门上下唯宗主马首是瞻。”

莫浮云笑道:“好,有你们这句话就够了,现在该谈一谈正事了。既然门中已有弟子下山,当今的天下局势应该很是明了吧。”

秦天川连忙说道:“是的,如今天下的形势甚是明了,江湖之上,这一两年间九大禁地除了我们清川门,都相继出现在江湖之中,并且势力颇大,天下刀剑之学开始再度盛行。同时以前并不齐心的枪、棍、斧、弓和暗器五榜协商成立‘五器同盟’,择日将在黄山举行比武大会,以武功最高者当选为五器同盟的盟主。同时在以前西夏之地,以前的西夏五大门派也突然出现,成立了五派联盟,在贺兰山一带颇有势力。”

“天下各方势力更加明显,两年前,察罕帖木儿遇刺后,王保保代领其军,破益都城,杀田丰、王士诚,复与元将孛罗帖木儿争夺晋冀。今年初,拥皇太子讨伐孛罗帖木儿,入京为左丞相,封河南王,总统天下兵马。如今元朝势力开始朝北方收缩,虽然依然扼守着大都,但是实力大减,其中势力扩张最快的是朱元璋,自从上年小明王去世后,朱元璋便自封吴王,接管了龙凤政权的所有地盘。同时开始了北伐,目前其大将徐达率领的大军正在和北面的张士诚交战。处于朱元璋西部势力的陈友谅已和南部的方国珍结盟,二人同时形成半圆的包围圈,遏止住了朱元璋的南部势力,占据湖广一带的陈友定和处于四川的大夏国相当显得比较安定。”

莫浮云听完颔首说道:“既然八大禁地都重出江湖,我清川门出山亦是指日可待。”莫浮云说完,从怀里摸出两本薄薄的装订好的本子递给秦天川和苏琼道:“这两年来,偶有时间我便深思什么样的剑决和心法更适合于我清川门,更符合祖师手中这柄定光之剑,后来我终于想明白,以水之心,写下了这两本秘籍,内功心法名为‘清川心决’,剑决分为十招,名为‘清川剑决’。”

秦天川接过来《清川心决》,苏琼接过《清川剑决》,二人翻开一看,然后激动的连翻数页,秦天川压抑住震惊道:“这心决奥妙至深,正是符合水流之意,比起弟子剑谱上的心法而言,不知进步了多少倍,若是给门下弟子修炼,更是能一日千里的进步。”

苏琼看完剑决亦是说道:“剑决博大精深,实为弟子平生未见,依属下看来,纵然是比起祖师之剑法来,亦毫不逊色。”

莫浮云说道:“要想重振清川门,便要用最强的心决和剑决塑造出最强的弟子,余下的事情你们该知道怎么办了吧。”

秦天川和苏琼同时振奋道:“弟子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