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拥天下

第一百三七章 月眉有难

狐纹尊者节节逼进,天邪派的弟子连声叫好,楚大步步后退,局势欲见紧张,而就在狐纹尊者猛喝一声,烙火长棍再次朝着楚大挥去之时,楚大大吼一声,清川剑决第五式“淡水沉舟”,扁平的长剑随着招式的起伏似乎变成如水波起浪一般,本来厚重十足的劲气突然间如千尺瀑布落地为溪一般,化成急速而流动的波流,楚大竟然一步踏进狐纹尊者棍招的空隙中,不退反进,朝着其右臂荡去。

楚大一进,狐纹尊者的长棍便无法威胁到楚大,狐纹尊者反而被楚大的剑招所控,狐纹尊者连忙朝后一退,然而楚大又快步跟上,这一退一进的局面,使得狐纹尊者的处境变得有些尴尬。

清川心决的一大要点就是将求水之循环而生生不息,而其剑决中则又有种以快致敌之意,以弥补内力不足的缺点。若是一般的剑决,光讲求以快制敌,会大量的消耗内力,相比之下,这种剑决配合着循环不息的清川心决,便使得内力能够及时的补充。

楚大这种快速的进攻方式立刻使得狐纹尊者的优势顿失,楚大剑招飞快,掣掠飞速宛若冷芒飞射,长剑亦发出尖啸之声,似撕破空气般的炸碎成无数的剑影。狐纹尊者本意是想自己朝后退下,趁着楚大内力消耗到剑决停滞之时再做反攻,哪知道楚大的剑决使来竟有如神来之笔,剑剑逼进,步步为险,而且来意不绝,丝毫没有想象中的那种呆滞之意。

局势的反制,使得右边的民众们纷纷叫好,天邪派的气势一下被压了下去,狐纹尊者面上无光,奈何丝毫没有反击的机会,狐纹尊者终于一声大吼,将手中的棍子收回背上的棍套中,头突然朝前微微一伸,锐气陡然提升,大口一张,猛然间一团火焰从口中射出,直朝着楚大射去。

楚大临危不变,上半身朝后一仰,剑势一变,一溜溜冷森的剑影朝着其右肩荡去,狐纹尊者冷笑一声,欺身而上,邪火功化成滚烫的气焰顺着双手朝着楚大背部轰去,周遭的空气,全透着泛红的烈炽。楚大自然不会冒着背部被轰中的危险而直取狐纹尊者的右臂,只得换招。

铁头早已看得目惊口呆,一边观战一边说道:“楚兄还这样下去,恐怕会落败。这狐纹尊者的功力可比他高多了,一旦楚大内力连接不上,就麻烦了。”

易灵点头笑道:“虽是初次应战,但是狐纹尊者先要胜过楚大,恐怕还不够分量,他还没有使出杀招呢。”

铁头听得心头震眩,面对狐纹尊者这样的高手,这竟然是楚大的第一次对敌做战?

楚大从战斗的雀跃心情慢慢的开始变得平静,沸腾的血液开始变成了无尽的溪流,千流万汇成大湖,千湖万泊成大海,此正乃是清川之灵魂所在,越来越平静的楚大似乎变成了一汪深潭,剑法之中逐渐透露出灵气,出剑之间已使得狐纹尊者有制肘之感,狐纹尊者亦觉得打斗时间越久,面前的对手的剑招怎会越来越纯熟,狐纹尊者突然怒气冲天的对着楚大吼道:“你小子,竟然敢拿本尊者——试招!”

那对手试招,便如同将对手当小白鼠一样,狐纹尊者怎能不怒,大吼一声,众人只觉得地面猛然间一震,狐纹尊者引动邪火之力,全身力劲爆增,狐纹尊者体型更是突然间缩水一般的缩小体型,猛然间幻成一团火焰朝着楚大冲去。

楚大目光一凝,朗声吟道:“狂剑无踪!”剑之狂,蕴于心,剑之利,言于表,暗藏杀机的剑决,锋利无比的剑锋,迎上了狐纹尊者凝聚数十年真力的一击,但见红光和水色之光相撞而过,在炫闪灿亮的光华穿舞之中,一条带血的手臂带着惨叫之声飞出,一蓬蓬的血点随空洒抛,楚大持剑在手,身体上**的肌体上有不少被火焰灼伤的痕迹,嘴角上更是流着鲜红的血液,而在另一头落下的狐纹尊者,面色苍白的抱着失去的右臂,用那种扭曲得几乎变形的眼睛狠瞪着咬牙对楚大吼道:“小子……”说完,沉喝一声,象是在发泄愤怒和惨败之概一样:“走!”说完,身形化成一团火焰飞离而去,狐纹尊者一走,天邪派的弟子哪敢再逗留,纷纷逃走。

在场中众人吩咐大呼起来,心里直道痛快,铁头瞪大眼,至今不敢置信的道:“天啊,这一剑,竟然击破了狐纹尊者向以杀人无形的——邪火化狐决,当年狐纹尊者就靠着这一招成名天下,有多少高手死在此招之下,没想到,今天竟然栽在这招之下?”

楚大擦干嘴角的血迹,大步走过来,身体内虽受到火气侵入,却兴奋不已。易灵笑道:“你小子若还不使出杀招,我看刚才躺下的便是你了。”

楚大傲然笑道:“狐纹尊者,的确是一大劲敌,不过,若是我剑术再纯熟一些,定然不会如此费力。”

莫浮云点点头,说道:“此剑决,威力不止于此,你们要好好记住:剑之于心,正如清川入水,越是在最紧张的关头,越是保持心头那一片如水般的平静,才能够发挥出剑决的真正威力!”

楚大和易灵受教般的躬身道:“弟子谨记教诲。”

铁头突然扑通一下朝着莫浮云跪下道:“莫公子,请指点在下棍法吧!”

莫浮云将铁头轻轻扶起道:“铁兄太过言重了,切磋指点亦是二人为之,无分主仆,无分轻重,我刚才看铁兄之棍法,确有需要斟酌之处。”

铁头见到莫浮云如此说来,正欲答话,却见远处几个身穿青衣的铁骑盟弟子跑过来,恭敬的拱手道:“几位,本盟凌舵主有请舵内一行。”

楚大和易灵忙朝着莫浮云望去,莫浮云对着易灵道:“你去问问夫人,看她要不要一同前去。”

易灵点点头,微微躬身一射,虽然抱着满怀的衣物,却丝毫不影响施展绝妙的身法,易灵若游鱼般落入场中,穿入人群中竟然丝毫不费劲。

这直把铁头和几名铁骑盟弟子看得目瞪口呆,不一会,易灵又如游鱼般的穿回,轻巧的落入场中,朝着莫浮云微躬身说道:“夫人说你如果想去就去吧。”

莫浮云心知这话便是寒筝不想去见这些人,心里也作罢,便朝铁骑盟的弟子说道:“请带路。”

铁骑盟既号称这扼守关内外要道的门派,其声势自然也不小,尤其是这种两帮交界之地的地盘更是声势宏大,在分舵的舵口内外都站着精神抖擞的弟子,就在内堂中,莫浮云见到了久未见到的‘素手无情’凌风翔。

虽然三年未见,莫浮云的样子也长大了不少,然而容貌却未有多大的改变,只是变得更加的有棱有角,多了些男子的气概和一身超凡的气质,当年,初见莫浮云时,凌风翔和陆鸿渐便对其十分喜爱,如今再次见到,凌风翔一眼就认出莫浮云来,惊喜的从座位上站起来,大步走到莫浮云面前,喜出望外的拍着莫浮云的肩膀道:“天啊,这是谁来了。”

同在内堂的几个中年汉子本都是陪着凌风翔坐着,等着据说今晚一举将天邪派的狐纹尊者打败的青年男子,看眼前的情况,似是凌风翔的旧识,众人都齐身站了起来。

莫浮云浅笑一下,拱手道:“晚辈见过凌前辈,当年救命之恩,莫齿难忘。”

凌风翔一脸笑意,拉着莫浮云走上去,说道:“当年那等小事,何必放在心上,只是没想到三年过去,就连月眉门那边都未传来你的半分消息,今日竟在这里见上了。”微一顿,说道:“莫非打败那狐纹尊者的便是莫少兄不成?”说完,连忙朝着堂内众人说道:“这位便是我以前给大家说起的,当年名震天下的的莫天命大侠之子,如今月眉门的莫少门主。”

几个中年汉子一听莫天命之命,连忙拱手道:“见过莫少门主。”

莫浮云笑了笑,颔首做应,自有一番气度,说道:“打败那狐纹尊者的,却非是我。”说完指着铁头道:“就是这位铁头兄勇救妇人才和天邪派的起了冲突,以一抵十,实在勇气可当。”

凌风翔众人都朝着铁头望去,看此人正气凌然,颇有可敬之处,铁头更是觉得心气昂然,似乎身价突然高了百倍般,对莫浮云更是有着由衷的感激,若非是他,自己岂能在鼎鼎大名的凌风翔面前如此扬眉吐气呢?

莫浮云又朝着楚大指了指,凌风翔这时才注意到楚大身上被火焰烧伤的痕迹和衣服上的洞痕,不由惊道:“便是这位小兄弟将狐纹尊者打败的?”

以凌风翔的眼光,自然看出楚大的实力和年龄的不相称,但是以二十岁的年龄便能够将狐纹尊者打败,并且断其一臂,可见此人的功力非同小可,更重要的是——此人是使剑的好手,究竟又出自哪个门派呢?

凌风翔既是莫浮云的救命恩人,楚大自然恭敬万分的躬身道:“弟子楚大见过凌舵主。”

凌风翔乃是老江湖,隐约中看出楚大和莫浮云的关系,虽然现在看起来莫浮云依然是那种丝毫没有武功的少年,然而凭着武者的敏感,此时的莫浮云和三年前的莫浮云绝不一样!

凌风翔对莫浮云道:“莫贤侄手下果然是能人辈出,本舵是好生佩服。”

莫浮云笑了笑,问道:“怎么不见陆前辈?”

凌风翔轻叹了口气,说道:“莫贤侄,你有所不知,老陆如今并不在舵内,而是在总舵养伤。”

莫浮云眼关一凝道:“陆前辈被人所伤?莫非是天邪派干的?”

凌风翔被莫浮云眼中的神光一惊,撇下心头的疑虑说道:“一年前,本盟和天邪派在此有一场恶斗,双方俱是伤亡惨重,老陆便是在那场战斗中被二邪之一的‘邪龙手’打成了重伤,后来一直便在总舵休养,幸好性命无忧。后来,两派便以此为界,互不干涉。”

莫浮云微微皱眉道:“我看舵内已是人强马壮,以铁骑盟今日的威势竟不能灭掉天邪派,看来这天邪派却有过人之处。若是岂真于赤嵌相连,必成大患。铁骑月眉皆属正道武林,理应互助,如果铁骑盟捎信前去月眉,我娘应该不会对此事置之不理才是。”

凌风翔连忙说道:“我正是要告知莫贤侄,一年前盟主便已派遣弟子前去月眉,准备联合将天邪派灭掉,谁知道一去之后竟然毫无踪影,一连派遣四队人马,均没有一人回来,所以盟主推测——月眉门恐怕有变!”

莫浮云面色一变,以他这样的修养,一想起月眉有变,亦忍不住站起身来,目光微微一凝,说道:“前辈,我恐怕得告辞了。”

凌风翔也不阻拦,说道:“我心知贤侄如今的修为恐怕已到了一个我无法探知的境界,不过一切也要小心,如今强敌四处,尤其是你们今天打退狐纹尊者,对方恐怕不会善罢干休。”

莫浮云冷哼一声,杀气隐现的道:“那也正好为陆前辈讨回血债。”说完,一拱手,带领众人而去。

月眉有难!这四个字使得寒筝亦面色大变,寒筝身为月眉之主,对于门中实力自然知之甚确,而秦可云执掌月眉门,自然也能独挡一面,如果月眉真出了问题,那么这个敌人必定是异常的强大!

是对九如意窥视着的赤嵌?是新崛起的天邪派?还是——对藏龙经窥视的天山派?任何一个皆有可能,无论是哪一个可能,而无论是哪一个,莫浮云和寒筝都誓必要——夺回月眉!

从小就生长着的土地,记载着童年的一丝一毫,回味有天真的乐趣,荡漾着年月的笑靥,怎能容人玷污?莫浮云和寒筝等人连夜起程,快马加鞭朝着北方的月眉门赶去,铁头则带着莫浮云写给自己的几页招式毅然的朝中原返回,此次,他信心十足,取经于剑客,必败剑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