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拥天下

第一百五七章 绝症与绝药

这后山的小径通往一处幽深之所,宋无闲带着李沉夕一路行来,直到眼前出现那一座淡绿色的和森林融为一体的绿色小庭院,飞檐微起,藤蔓绕行,耳闻鸟语,鼻嗅花香,小溪川川,绿木成林,任谁也会想到,八绝山的后山竟有如此一处美丽之景。

宋无闲停下步子,指着庭院的大门道:“容姑娘就住那里,只是被封了穴位,无法运功罢了。”说完,便朝原路走去。

在李沉夕身边错身而过,李沉夕突然冷冷的说道:“你真的忘了吗?忘记你也是天山派的弟子,忘记你的师傅也是容藏风?忘记碧然也是你的师妹?”

宋无闲停下步子,朝着天望了望,是浓得化不开的绿色,已经无法再看见阳光了,轻吸了口气说道:“我记得,但是,在这之前,我已经有了自己的使命,天无二日,人无二主,我已无法改变自己所要做的事情,因为早在很久以前就决定了。”

李沉夕咬着牙道:“纵然是带着报复而来,莫非这些年的感情就变得一文不值了吗?”

宋无闲转过头朝着李沉夕望去,说道:“若真是一文不值,你早就死了。”说完,头也不回的大步而去,留下虚空的风声,似诉说说着心中的苍凉。

李沉夕深吸了几口气,冷笑了几声,终于收回心绪的朝着走到门口,推开大门朝着庭院内走去。

青青碧草若然生,丝丝香韵扣人心,孤独总是会让女子变得更加的悠然可怜,容颜之上多了一份憔悴,更惹人生怜,再见容碧然时,独处幽居的她失去了以前骄横之色,天山大变,从天山的大小姐沦为了阶下之囚,也让容碧然成熟了许多。

远远的看着容碧然,李沉夕突然有些心酸,这一年来,自己苦苦的练功,没想到今日却堪堪胜过宋无闲,而离林野风却还有很长的差距,当然,这并不是自己今日退步的原因,只是,想起这一年来,容碧然必定尝过许多的苦,心里的滋味着实的难受,师傅只有这样一个女儿,而李沉夕也知道她对自己的感情,一时间想起许多以前的事情来,然而,正因为自己对她只是师兄妹之情,这更让自己心酸,只是,这心酸之中,却又隐约中有了些别样的感受。

李沉夕慨叹一声,这一声叹息终于传到了功力被封的容碧然的耳中,容碧然缓缓的抬起头,当看到李沉夕的那一瞬间,眼泪止不住的夺眶而出,已有许久许久没有哭过了,也发誓自己不要再哭泣,也已经觉得自己不会再哭泣了,但是此时此刻,眼泪却已经不听使唤的倾泄了出来,甚至自己的身体都不听使唤的扑进了李沉夕的怀里,自己的声音都不听使唤在哭声中喊着李沉夕的名字。

此情此景,纵然是钢铁般的人也心软,李沉夕又岂是钢铁心的人?自然不是,泪水也不自觉的从眼角流落,李沉夕没有用手去擦拭着,似乎,感觉到眼泪在面容上自动干去是一种难得的体会。

一曲终了,哭声渐歇,容碧然擦干眼泪问道:“师哥,你怎么来了?没有人发现么?”容碧然仔细的看着李沉夕,自从当日自己被擒后,李沉夕就一直没有了消息,容碧然还以为他也死在了那场战斗之中,而今再见,伤心的哭过之后,心里突然有了一份支柱的感觉。

李沉夕娓娓将刚才发生的事情说了出来,而容碧然则从李沉夕的话中听到了一个振奋的消息,忍不住惊声道:“你是说……”

李沉夕连忙朝周围望了望,容碧然顿时低声喜道:“你是说,爹还没死?”

李沉夕点头道:“不错,在当时我和宋无闲战斗之后,林野风要收我入门的时候,我耳里便听到师傅的声音,让我答应,那声音千真万确是师傅的,谁也装不了,而且,虽然他用的是传音入密的功夫,但是我感觉他肯定在这附近。”

原来李沉夕突然间答应下来,竟是因为得到容藏风的授意?

容碧然微微蹙眉道:“爹既然在附近,为什么不来救我出去呢?”

李沉夕说道:“师傅想得会更深远一些,此时天山派已壮大,我们纵然逃出去,也只能窝囊的躲一辈子,师傅又岂是如此之人,他定然是要寻找证据,再起我们天山派。”

容碧然颔首道:“师哥说得对,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李沉夕说道:“留在这里,伺机而动。”

容碧然点点头,二人在危机之中,也终于达成了一致。二人的感情,也起了些微妙的变化,容碧然不再是以前那个骄横的容碧然,李沉夕也不再是以前那个狂放的李沉夕。

月眉门&m;#183;议事大厅在大厅之内,除了莫浮云外,明宗总管萧燕和北辰砂、暗宗总管聂纪雨和秦天川都在。

似乎是由于李沉夕的事情,莫浮云略有些忧郁,看着众人说道:“此次召集大家来,是为了宣布一件事情。”

秦天川喜道:“莫非是消灭天邪派和赤嵌么?”

莫浮云摇摇头道:“自筝儿离开后,我已立誓不再杀人。”

北辰砂和萧燕对望一眼,心里突然有些不安,本来傲气横天的莫浮云因为寒筝的出走和李沉夕的事情而变得忧郁起来,这对于一个门派的发展并非是好事。

然而莫浮云接下来的话却又让二人发现自己弄错了,莫浮云接着说道:“我准备前往中原,寻找筝儿,至于这里的事情,就交由你们四人全权负责!”

莫浮云在“全权负责”四个字上加重的语气,不由让人感觉他是因为自己无法动手,所以要借助其他人的手而消灭天邪派和赤嵌!

北辰砂不由凝神一下,莫浮云并非是表面上所见的那样简单,这几年的磨练已经使得他能够经受得起打击了!

其他人自然也听懂了“全权负责”这几个字,莫浮云说道:“此次我会和亲巡队的十六名弟子离开,希望在我回来之后,能够见到崭新的月眉!”

北辰砂四人都站起来,沉稳的说道:“门主请放心!”

月眉门&m;#183;寻香径再朝前面走些,便是丁香的住所了,这是在月眉门唯一一条没有种竹的路,周围的香花迎风而起,微微香气熏人欲醉,莫浮云微微扬起头,看着半空弦月,寒筝的出走本来对自己已是打击了,而好友李沉夕进入到新天山派更是让自己感觉到人生的多变,使得本来想一举拿下天邪派和赤嵌的莫浮云感觉有些无力,如今只有将月眉交予北辰砂他们管理,相信他们会明白自己的意图,而自己便要前往寻找寒筝,也唯有寻找到寒筝后才能够解除心里的症结。但是在走之前,莫浮云想见丁香一面,或许,对她,应该有一些话要说,人最勇气的时候,或许并非是开朗的时候,反而是在最为失落,最没有支柱的时候。

轻轻的敲敲门,却无人应答,但是莫浮云的感知到屋内有人,推开门进去,门一开,一股浓重的药味扑鼻而入,莫浮云连忙快步走进去,掀开卷帘,只见丁香卧在绣**,床边正烧着药罐子。

莫浮云心头微沉,走到床边,轻声唤了声,却见丁香不应,连忙手搭在丁香的右腕之上,只觉她脉像迟弱,又无散缓迹象,虚实相交,手足微热,而额头发冷,气息散乱,莫浮云心头一惊,这乃是中毒之象!

莫浮云连忙叫来了神医所的王石,王石细心的诊断之后面色颇为沉重的说道:“丁师姐并非是中毒了,而是得了一种名叫‘坤殃’的绝症。”

莫浮云惊道:“什么,坤殃,绝症?”眼见王石竟然判断出是绝症,这不由得让莫浮云大吃一惊,平日里最为活泼可爱,温柔可亲,讨人喜欢的丁香,谁会料到竟有绝症在身?

王石说道:“这种病是先天性的,但是要到人成年之后才能会发作,由骨髓内开始发病,引发骨变,从而导致血液、经脉相继坏死,这种病症可以在体内造毒,使得病者成为毒源,所以粗略一查,只能判断是中毒。”

莫浮云沉重的呼吸一下,皱眉问道:“绝症,真的没有治疗的方法吗?”

王石说道:“有是有,不过却比没有更好。”

莫浮云忙问道:“无论是什么,说来听听。”

王石说道:“这病症我是在一本古书上看到的,而上述的解方有三味药,因为此病为毒,故而第一味药便是需要一个万毒不侵的高手。”

莫浮云问道:“然后呢?”

王石苦笑道:“万毒不侵的人本来就是万中无一,更何况,药方是要在此人的心脏上取一滴血,以心血为源护住病者心脉,以心血的再生功能制造出可以抗衡此人的毒血而保住其性命。你想,莫说万毒不侵之人,纵然是普通的人,又岂会让你在他的心脏取血,那无疑于找死。”

莫浮云深吸一口气,正经的望着王石道:“若是你有把握,可否保住该人不死?”

王石沉吟一下道:“我可以以家传的‘风针’刺心,引导出血液,然而却无法保证在心脏上不留下痕迹,一旦取血之后,此人将会每日受到心血血滴之痛,而且时常发生心悸之症,寿命不超过一年。”

莫浮云一愣,暗自咬了咬牙,迈步朝外走了出去,王石并没有多想的转过头,继续为丁香诊断。

王石自然不知道莫浮云心头的沉重,因为莫浮云便是万毒不侵之人!

推开门,微风拂来,却未有清爽之感,得知丁香得病后,莫浮云的心里颇为沉重,而得知自己就可以作第一味药的时候,心头更增加几分忧愁,要想找另一个万毒不侵的人,谈何容易?所以也只有自己了,若自己只是自己,那哪有如此烦恼,因为现在的自己心里还爱着一个女人。

王石身为半醉神医的传人,既然他都说活不过一年,事实大致也如此,而自己若是在一年的时间内没有找到寒筝,那……

莫浮云的脑海里被这些事情所困扰着,然而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丁香死去不成?突如其来的事件,竟突然要莫浮云面临救人和自救的问题,轻易的抛弃生命来救人,是对寒筝的无情,狠心的不去救人,是对丁香的无情,情义二字,究竟谁堪负重?

莫浮云漫无目的的走着,恍然间抬头一看,却来到了母亲居住的粉黛居前,乍站在门前,莫浮云有些踌躇不前,好不容易因为自己的回来,让母亲的脸上多了几分笑意,若是再提起这感情之事,又恐怕让她想起父亲的事情来,或许,她时刻都想着,只是又何必让母亲的脆弱显示在自己的面前呢?莫浮云正欲移步,却听到粉黛居里传来脚步声,不知道为何,莫浮云连忙闪身隐到一侧,然后看到一个人影从里面走出来,待到此人逐渐在眼前消失时,莫浮云才走出来,眼中有一丝黯然,他看见的人是北辰砂。

转头朝着母亲的住处再次望了望,莫浮云终于掉头朝另一条路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