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拥天下

第一百七七章

刘儒似乎从才发现方至刚这个人一般,带着惊讶的口吻道:“哟,这不是乾坤门的方大爷吗?竟然在这里碰上了,真是巧,巧啊。”

方至刚冷笑道:“刘儒,从来只看到黑松林吃人家的东西,可没见过吐出半分来,哼,两大坛主,铁卫队,看来你们护送的东西价值不菲啊,还是,怕仇家找上门来啊。”

刘儒嘿笑道:“方大爷,我们黑松林虽然吃尽黑白两道的货,但是和乾坤门可是河水不犯井水啊,你可不要趁火打劫哦。”刘儒说是如此说,其实那说话的口气哪有一点怕意,按照力量对比,黑松林的人要比起乾坤门这一行人实力要强得多了。而黑松林也的确没有直接抢过乾坤门的物品,但是,也只是没有抢这个门派的而已,这似乎丝毫不象黑松林的作风,感觉上就象黑松林暗中和乾坤门有勾结一样。

方至刚再如何的火暴,也要将实力比横清楚,而且,陈强三令五申一定要将贺礼押送过到,如果实力相等或者大于黑松林,方至刚绝对会毫不留情的下令攻击,然而,实力如此悬殊,方至刚也只好忍住脾气。

莫浮云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铁卫队的人比起乾坤门门下的弟子要强许多,而且一个个是身经百战,经验丰富。方至刚的武功虽然不错,但是未见得是刘儒的对手,其他如葛西虎等人就更不用提了,三个人加起来不知道恐怕还不是其中一个坛主的对手,没动手,是明智之举动。

刘儒带着嘿笑声带着一大队人马朝前走了,队伍中马车上那黑黑的大皮箱子在阳光下显得特别的明亮,而那里面装的是什么,就和黑松林这一次出现一样的神秘。

待到黑松林人马走得没影了,刘儒才大声叫道:“起程。”

众人振作起精神,沿着山路朝前走去,走了大约半柱香的路程,空气中突然传来一股浓烈的血腥味,方至刚大手一挥,全体停下来,进入警戒状态,葛西虎带了两个师弟上前去打探,才一拐弯,众人便听到三人发出的惊叫之声,然后便是葛西虎喘着粗气,面色大变的跑回来,朝着方至刚说道:“师叔,前面……”

方至刚目光一凝,话也不说,策马踏前,众人一起跟了上去,转弯见到眼前场景,无人不惊叫出声,莫浮云亦是瞳孔猛然放大,原来,在众人眼前的这个山弯上,布满了刚才路过的黑松林门人的尸体,而这其中,刘儒、太叔方和钱峰亦不例外,门下三十六人全部死亡,唯有那黑色的箱子不易而飞。

空气中弥漫的刺鼻血腥味变成了浓烈的诡异气氛,莫浮云带着楚大和易灵走上前去检查着尸身,楚大连翻几个尸身道:“全是一剑致命,快而狠。这些门人连出招的机会都没有。”

莫浮云微微皱眉,眼神划过脚下尸体的伤口,果真都是一剑封喉,微微沉吟一下,便朝刘儒三人的尸体走了过去,方至刚此时正在细细的检查刘儒等人的尸体,见到莫浮云走过来,用别样的眼神望着他,重重叹口气道:“一剑致命,别无其他伤口。”

这话的口气带着震惊和诧异,能够一剑杀死刘儒这等高手的人,绝对不简单。

葛西虎也检查完周围人的尸体,过来禀告道:“师叔,全是这样,一剑致命,但是不知道是杀人者的人数。”

楚大检查完后也过来说道:“门主,刚检查完,他们没有中毒的迹象。”

葛西虎松了口气的说道:“师叔,黑松林的人死了是件大快人心的事情,看来对方只是为了劫镖罢了。”

方至刚摇头道:“有如此绝世的高手,绝对不可能简单是为了劫镖,除非,他们押送的东西极其重要!”

莫浮云一直没有说话,此时转望四周后才说道:“暗杀者至少有五人,从四个不同的方向突然间发起袭击,动作迅猛而凌快,一瞬间解决掉了三十六个门下弟子。刘儒三人,是被另一个暗杀者正面击杀的。”

方至刚微惊于莫浮云的眼力,也只有莫浮云这等高手才能够在短短时间内通过分析死者所中剑伤的轨迹来判断出杀手的人数和暗杀方式。

葛西虎大惊道:“天啊,暗杀,那岂不是杀手干的事情?但是,江湖中再厉害的杀手也不可能一下子就将刘儒这样的高手给杀死了吧?”

莫浮云没有说话,虽然自己对其他三大杀手集团并不了解,但是以赤嵌的实力,要想找到这种杀手,也并非不可能,就拿自己手下的阴月堂堂主,四十年前江湖上的一代成名杀手“九死一生”仇徒来说,以他现在的实力,便足已一招杀死三人。

方至刚说道:“无论如何,还是小心为上,命令弟子,加强戒备,这是非之地,还是早点离开为妙。”

方至刚不欲在此多加停留,带领众人匆匆离开此地,虽然这一路上有莫浮云这样声望颇高的人守卫着,但是却难以抹去黑松林一行人之死给众人带来的那份恐惧,这两天多的路程,乾坤门的人几乎是在昼夜难安的情况下度过的,待到越过最后一个山头,远远的能望见一水连天的时候,众人才大吐了一口气,心中阴霾顿时消去。

唯有莫浮云觉得此事大有蹊跷,暗记在心头上。

在山下早就有一水连天的弟子守侯着,彪悍的身躯,勇猛的神情,显出一水连天的大派风范来,表明身份之后,领头的队长带着笑意放行。

再朝前走半个时辰就是一水连天的总舵了,这一路上已有些许的村庄围集着,蔚蓝的天空,奔流的汉水,让莫浮云不由想起三年前和寒筝一起到来的情况,只是,事过景迁,一切都已变化了,莫浮云心头不由来的一震,不知道寒筝若是知道殷晴雷的寿日,会否前来道贺呢?想到这里,莫浮云倒不由得高兴起来。

临近入口的时候,陈可莹见到一水连天建在岛上总舵,湖光山色,楼宇鳞次栉比,墨廊小筑,不由欢喜道:“这里真漂亮。”

楚大笑应道:“陈小姐,远望漂亮,近看了更漂亮呢。”

陈可莹喜道:“那我们还不快进去?”

在这临近一水连天所在的岛外,整齐的排列着数十艘大船,不停的来往于岛和岸边,接送来自各方的贺礼者,有大小门派的掌门和弟子,有地方势力的达官贵人,有正气凌然的侠客,也有介于正邪之间的高人,当然,也有黑道上的门派,这些人多是只派人送来礼物,而其门人却不能出现在此地,其中原因自然可想而知。

方至刚不时给葛西虎等人介绍不远处的侠客们,显出其江湖经验丰富。

待到众人乘着大船来到岛上,在岛口之上,一水连天的弟子们一边迎接各方贵客,一边帮助运送贺礼,一片繁忙的光景,方至刚等人一上岸,便立刻有弟子迎了上来,询问清楚后,便带众人前去。

莫浮云才和方至刚告别,便立刻有人迎了上来,惊喜道:“莫门主,您来了。”

莫浮云仔细一看,原来是一水连天帮中师爷长孙诸义,莫浮云笑着抱拳道:“原来是长孙师爷,许久未见了。”

长孙诸义连忙笑道:“托莫门主的福,帮主这几天还老挂念着,因为收到五派同盟元盟主的书信,说他无法赶来,帮主便生怕五派同盟事务太多,门主敢不及过来。”

楚大抓抓头奇道:“原来贵帮主发了请柬给门主的啊。”

长孙诸义笑道:“这是当然,寒掌门和我家帮主乃是姨侄之辈,帮主和莫门主便是平辈论交,如此关系,岂有不发请柬之理?莫非莫门主竟没收到?”

莫浮云笑道:“想是赋风看请柬的时候太过匆忙,未曾留意我那份吧,幸好这次我到乾坤门有事,经由马总管说起才知道殷世兄生日,这次匆匆赶来。”

长孙诸义回道:“原来如此,帮主此时正在会客厅见客呢,明日便是大宴之日,今天来到的客人甚多。”

莫浮云说道:“既是如此,晚些时候我再去拜访殷世兄。”

长孙诸义说道:“也好,水竹阁的房间早就打扫好了,我这就领莫门主过去。”

莫浮云笑着摆手道:“不必了,我自己去就好了。”

长孙诸义忙躬身迎送莫浮云离去,然后则派身边一个弟子去告诉殷晴雷关于莫浮云来到的消息,长孙诸义自然清楚的知道莫浮云的分量,在此次前来的众人中,绝对是数一数二的。

无论是周围的弟子还是过往的客人们,则多在纷纷揣测着莫浮云的身份,能够受到长孙诸义如此恭敬的接待,其身份绝对不简单,而若是亲眼看见莫浮云走进水竹阁里,便会立刻明白过来莫浮云的身份——月眉门掌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