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拥天下

第一百九二章 相逢之时

五派同盟·京兆总舵·小别院

这一天,是莫浮云要离开五派同盟前往黄山参加五器同盟的日子,元赋风亦赶来为之送行,在小别院里,二人畅谈天下,元赋风野心十足,想要争霸天下,莫浮云却为情所困,只想一心找到寒筝和渡龙四宝。

前几日,一水连天派人送来消息,在汉水一带发现了一个青衣女子的下落,穿得端庄美丽,带着白纱,疑是寒筝,然而追查下去,却带来几个震惊的消息,原来这个青衣女子带着一柄短刀,应该是莫浮云所说的吟竹,此女一路朝汉水下游而去,似乎是在追赶什么人一样。后来,吟竹偶遇到月眉十六使之一,便捎信过来说,她发现了寒筝的下落,但是言辞之间似乎有所不明之处,这让莫浮云感觉到寒筝是否有所危险,便更欲赶去。

同时月眉门在天山也传来两个消息,一好一坏,坏消息是,天山派继上次丑闻之后再次出现更荒唐的事情,而这一切都要追溯到容藏风的师傅“黄成昆”说起,黄成昆自从继任天山派掌门之后便雄心勃勃,为了重震天山之威,不惜以借助黑道之手,然而他的弟子容藏风竟比他还要有野心,为了得到掌门之位,不惜要毒杀掉师傅黄成昆,而黄成昆则借以假死,建立赤嵌组织,拉拢黑道魔头,欲操纵整个北疆,其后为了更加深入的掌握北疆,更是潜入天山派,将赤嵌让给自己的儿子赤血魂君掌管。

容藏风为夺得掌门之位,故而容藏风在林野风潜入冰潭中寻找七剑剑谱的时候停止念动咒文,使得林野风被困其中,而黄成昆则以蒙面人的身份救起林野风,并且帮其找到了七个天资卓越的弟子,成为后来的天山七剑。

容藏风掌管天山派多年,后来却依然抵挡不住赤嵌的渗透和黄成昆在背后支持的林野风,为了不功亏一篑,不惜牺牲女儿被囚,以假死遁之。

李沉夕则在苦练之后,杀上天山派,却被林野风看中其资质,容藏风便借机让李沉夕进入新天山派,好为其盗取剑谱。而林野风由于当年被害,心境也变得十分的偏激,黄成昆对其也很难把握,最后决定废掉其武功,好加以控制,而这却被林野风发现了,林野风和黄成昆大战一场,黄成昆终于以老成的功力胜出,却也付出了一臂的代价,容藏风则成了渔翁得利之人,正在要杀死黄成昆的时候,天山六子赶到,以为是容藏风杀了林野风,于是打斗起来,一切都变得十分的混乱,而这发生的一切,却都被准备行刺林野风的李沉夕和容碧然看在眼中,在容藏风和天山六子激战,两败俱伤,而容藏风最后则被黄成昆一剑击中,后被李沉夕救出,这一场剧变后来被门下的弟子传出,天山六子不知所踪,天山派三代掌门之斗终于耗尽了天山派所有的声望,天山派之名化成尘埃。

好消息是,没有人管束的赤嵌在赤血魂君的安排下联合天邪派大举进攻月眉门,想要一举灭掉月眉门,而月眉门在明宗总管萧燕和北辰砂、暗宗总管聂纪雨和秦天川的指挥下,集合全门精英,采取引敌入围,包围分割,集中袭杀的方式,将赤嵌和天邪派近五百人截杀掉,除少数魔头最终突围外,包括赤血魂君在内的人都被杀死,秦天川更是意外发现了赤血魂君身上的九霄环佩碎片,其他的弟子死的死,伤的伤,两派已无力再成气候,月眉门经过此一战,不仅在北疆大振其威,更是很快波及到中原地区。

五天之后·江西行省·彭泽

莫浮云在彭泽的客栈见到了吟竹,吟竹头带英雄巾,上身穿翠玉长袖,下身穿青淡色灯笼裤,看起来英威非凡,这淡色的衣装将血红色的刀突兀出来,显得更加的红艳,这把“血”成就了吟竹的威名,此时的吟竹在江湖上已经有了个让黑道闻风丧胆的外号:血凤。

吟竹从北疆出来后,一路斩杀恶匪,路见不平,仗义相助,绝高的刀法加上那绝色的姿容,更使得其声名更胜。

据吟竹所说,她曾经在汉水附近见到过寒筝。说到这里的时候,她声音微微放低的告诉莫浮云:这个女子似乎肚子有些大了。说这句话的时候,吟竹紧盯着莫浮云。

莫浮云忍不住身形微微一震,却又被吟竹所说的下一句话再次震住,因为寒筝的身边还有个大约三十来岁的英俊男子。

莫浮云久久沉默不语,以吟竹的眼力和与寒筝多年相处,对其一言一行都了解,自然不会认错,想起那一夜春风暗渡,没想到竟然让寒筝受孕在身,她出走已有数月,辛苦之意自然不言而喻,只是她身边的男人又是谁?莫浮云突然有些无奈,既然有孕在身,又何必执拗着外闯荡呢,何况身边有个男人,万一被其他人认出来,岂不谣言满天飞。

吟竹望着莫浮云久久不语的样子,心里亦有不少感慨,她很在意寒筝怀着的孩子究竟是不是莫浮云的,然而,无论是不是他的,他听到这个消息都会激动,所以吟竹也无法判断,只是,如果寒筝真的怀上了别人的孩子……吟竹想到这里,心里突然有种动情的感觉,情之一字,吟竹以为自己已经在出走之时抛弃了,没想到,它竟然埋得比自己想象中的更深呢,吟竹心里微叹一声,一时间心乱如麻,竟不知如何做是好。

此时门外响起了有节奏的敲门声,吟竹说道:“冷峰他们。”说完,便走过去开门,三男一女立刻走进屋来,齐齐的行礼道:“属下冷峰、皮影、董晴和毛奇见过门主、龙堂主。”

此四人乃是吟竹在汉水碰上的,于是四人便留了下来,听从其吩咐,帮助寻找寒筝,身为月眉十六使的冷峰四人亦挑战过刀宗剑宗和各路高手,月眉十六使已成为江湖上年轻一辈习武者所崇拜的对象。

纵然四人威名盛盛,但是见到莫浮云,依然是毕恭毕敬,不敢有任何放肆的地方。

莫浮云回过神来,望着经历了江湖而略有些风尘的四人,说道:“辛苦了,事情查得怎样了?”

冷峰拱手道:“禀告门主,我们打听到了寒门主住在一所名叫月香居的大宅内,她的确是和一个男子在一起,那名男子经我们查探,名叫‘沈熙’,人称‘碧山萧客’,这月香居乃是他的产业。”

莫浮云眉宇微微一松道:“是他……”在三年前和寒筝南下大夏国,经过肃州路的时候曾经碰见过此人,此人乃是陕西黑白两道之上有头有脸的人物,其人一支洞萧,不仅擅长曲调,‘同心决’更是世间武林一绝,为人广交好友,乐善好施,为武林同道所敬重。在一边的吟竹也想起见过此人。

冷峰继续说道:“寒门主和沈熙是三天前住进去的,并非住在一屋之中,根据吟竹师姐所提供的情况看来,寒门主恐怕是想去黄山。”

莫浮云微微颔首,皮影突然说道:“门主,我们还发现,水若宫在附近有所异动,似乎是朝着寒门主而去的。”

莫浮云冷哼一下道:“我和筝儿跟水若宫也早有旧仇,此次定要将他们一网打尽。”

龙西山说道:“门主,根据门下弟子的回报看来,水若宫的大部队已经前往了黄山,留在这里的只是由水神方康带领的小部队,如今五器同盟在即,想来他也不敢耍什么花招。”

莫浮云眼中露出一丝杀机道:“水神方康——你们一定要密切监视,不能有任何疏忽。”

龙西山恭敬的应了身,和四个月眉使者出门而去,待到门关上后,莫浮云站起身,一声不响的朝门外走去。

吟竹刚刚恢复的情愫又冷却了下去,莫浮云自然是去见寒筝了,而自己呢?始终比不上寒筝么,吟竹不由苦笑一声,暗骂自己自作多情,心里那份凄苦又能象谁诉呢?

月香居·东厢

明月高照,透过微微开启的图纹窗,莫浮云安静的坐在寒筝的床前,那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脸庞让莫浮云心情复杂不已,那腹部果似吟竹所讲,以有些明显的凸起了,怜爱、苦恼、无奈,一切的情绪最后化成最后的轻轻一叹,而这一声叹息已足让平卧着的寒筝惊醒过来。

睁开玉目,右手已微抬放在床边右上角的月眉囊上,然而,当看清楚坐在前面的是莫浮云时,寒筝的眼中顿时热泪盈眶,掀开轻丝鹅裘被,就欲站起来。

莫浮云连忙从椅子上站起来,大跨了一步,制止住要起身的寒筝,微微摇头,示意她躺下,寒筝却泪水越流越多,终于滴答的洒落在被子上,莫浮云心疼的一叹气,身体伏下,抱住寒筝道:“筝儿,你受委屈了。”

寒筝抽泣着摇摇头,支语道:“不,是筝儿太不听话了。”说话间,双手早已经紧紧的围在莫浮云的腰上,生生世世也不想离开了。

莫浮云强忍住泪水,说道:“都过去了,以后无论遇到事情,我们都要在一起。”只是,说这句话的时候,心里不由又有些迟疑,若是无法找到弥补心脏洞口的方法……莫浮云几乎不敢想下去了,而此时,寒筝将脸紧贴在他的胸前,低低的点点头,又突然脸一红,低语道:“云儿,我有了你的孩子了……”

莫浮云不由笑了出来,微微撑起身,轻轻将手放到寒筝凸起的腹部,忍不住心头喜悦起来,在寒筝的肚子里,是象征着二人爱情结晶的小生命呢,而寒筝看到莫浮云欢喜的样子,亦不由得松了一口气下来,她自然是知道江湖上关于月眉门声名鹊起的事情,莫浮云有能力找到自己,自然是查清楚了自己的情况。

望着莫浮云,寒筝这才将出来之后的事情讲了个始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