宅男之游戏人生

第二十章 传说中的卫生巾

第二十章 传说中的卫生巾还差1415点,而且必须尽快弄到这么多点数,否则就算是强化了也没时间学习。

D组任务是不用考虑了,要200多个任务,根本没有时间。

C级任务,自己完成还有一点难度,但只需要完成5到15个,看来,只能全力突击C级任务了。

接下了第一个C级自选任务,一看内容,宅男差点没晕到在地。

“向陈悦表达爱慕之情,完成时限,无时限。”

果然是C级任务,宅国不由想起曾让自己痛不欲生的那个D级任务,也是向女孩表达爱慕之情,而这次,系统居然直接指明了对象就是陈悦,看来系统也学精了,再不可能让自己随便找个小女孩就糊弄过去。

宅男苦着脸发了一会儿呆,突然脑中灵光一现,这个任务也并不是无懈可击,大有文章可做。

“向陈悦表达爱慕之情”,这对象是陈悦,而且肯定是要自己去表达,但表达的形式没有明确规定,可以当面表达,也可以打电话、写信,甚至让别人转达,更重要的是,只要自己把意思表达到就行了,至于陈悦知不知道是谁表达的,系统又没规定。

嘿嘿,一封匿名的情书……想到这里,宅男突然仰天发出一阵狂笑,天才,自己绝对是个天才!系统再精,也架不住我这个天生的金手指,作你的弊没商量!说干就干,马上就开始泡制匿名信,手写当然不行,自己这猫抓狗刨的超现代派狂草在全班是出了名的,用语文老师的话来讲,那就是颇得上古甲骨文字真髓,活脱脱一中国驰名商标,根本就起不到匿名效果。

最好的办法就是用电脑打印,家里没有打印机,但钟晓冬家的黑网吧里有,这就难不到宅男了,他轻车熟路地溜到钟家网吧,趁钟晓冬不注意时打印了一张纸,只有简单的两句话“我爱你!这十几年来,我一直爱你!”太精彩了!宅男一路自夸自赞着,真是字字珠矶。

陈悦收到情书,特别是匿名情书简直是家常便饭,她早就习以为常,这么短短几个字也根本不可能推敲出是那个大头鬼干的好事。

而对宅男来讲,只要这情书让她看到,任务就算完成,至于最后谁来顶缸,那就不是宅男关心的事了,反正凭自己长期以来的一贯优秀的宅男表现,是不会有人怀疑到自己头上。

又看了一遍,宅男小心翼翼地把信叠好,心里突然感到一阵黯然,其实,这不正是自己一直想对陈悦说的话吗?等了好几天,宅男却一直没找到合适的机会把这封信塞到陈悦课桌里,这孩子也太爱学习了吧,没事就坐着看书,连上个厕所都是一路急冲冲的,偶尔离开一会儿,旁边又总是有人在晃来晃去,让笨手笨脚的宅男难有下手机会。

那情书在裤兜里揣了几天,被汗水浸得微微发湿,这让宅男焦急万分,时间不多啊,可经不起折腾了!这天下午,机会终于来了。

学校组织继续放飞思想专题报告会,要求全体师生都到大礼堂集中听报告,这是一项上升到政治高度的任务,任何妄图逃避的想法都遭到最严厉的警告,连分秒必争的高三生也不能例外。

礼堂里,数千名师生聚在一起,空气中弥漫着各种体味混杂交流而形成的特殊气息,产生出一种让人晕晕欲睡的催眠效果。

音箱里传出校长那空洞单调而永不疲倦的声音,在礼堂四周回荡,更坚定了无数学子朝拜周公的决心。

“继续放飞思想是发展有华夏国特色的一大法宝,回顾我国的奋斗历程,我们在理论上的每一次重大突破,工作上的每一个重大进步,都离不开放飞思想,只有放飞思想,才能针对现实的矛盾和问题,形成新思路,拿出新办法,最终予以解决。”

坐在前排的高一新生们在老师严厉目光的监视下,都无奈地做坐直了身体,摆出认真听讲的架势,特别是正中间的学生会积极分子们,手里还拿着本子飞快的记录着,不时抬起镶着闪闪镜片的眼睛,微微点头,做恍然大悟状。

这情竟令校长万分满意,口中的唾沫更是如黄河决口,滔滔不绝。

冯宇衡所在的高三生们的后排则是另一番景象,疲倦的学生们都抓紧这难道的机会靠在椅背上打盹,微微的鼾声四下起伏,详和的睡姿千奇百怪,间或有一两个勤奋的才子还拿着课本苦读,宛如一片低垂的绿叶中冒出几杂娇嫩的鲜花。

宅男东张西望一阵子,见没人留意自己,终于下定决心,悄悄地站起来,猫着腰顺着墙角就想溜出去。

“干嘛!”班主任张敏刚打了个盹,猛地觉得空气中有一丝异样,立刻警觉地从后排探出身子,正好伸手按住了宅田的脑袋。

“肚子疼,好象有点要打滑的感觉!”宅男早有准备,手捂着肚子,一脸痛苦的表情。

“低下身子从侧门走,别让校长看见!”张敏没好气地说道。

心里暗暗嘀咕,真是懒人懒马屎尿多!冯宇衡出了礼堂,一溜烟跑回教室,打开陈悦的课桌,心里突然紧张得直打鼓。

妈的,真是没出息,又没有人,紧张个球啊!他暗骂自己。

将叠好的情书塞进陈悦的书包里,宅男松了口气,突然,他看见书包里似乎鼓鼓的塞着个东西,一时好奇心起,顺手就掏了出来,居然是一包厚厚的包装精美的卫生纸。

“这些女孩子就是爱干净,书包里还放这么大包卫生纸。”

宅男摇头叹息道:“至于吗?流个鼻涕打个喷嚏啥的用手一擦再往墙上一抹不就结了吗!咦,不对啊。”

宅男又转念道,“自己家用的卫生纸都是母亲到农贸市场去称的大卷麻纸,拿回家来用刀裁成一块块的,这是最省钱的方式。

陈悦家里的经济状况比自己家还要差一些,居然也舍得用这么高档的卫生纸?看来女人都有几分虚荣心,什么东西要拿出手时都会用高档的,啧啧,这纸巾包装这么精美,价格一定不菲!”突然,教室门“吱”的一声被人推开,陈悦和两个女生说笑着走了进来。

冯宇衡大惊,手里的卫生纸来不及放回去,赶紧顺手塞进自己的戒指里。

见宅男站在自己课桌旁边,陈悦奇怪地问道:“冯宇衡,你在这里干什么,怎么没去听报告?”“嗯,那个,我……”宅男三魂六魄已经吓跑了二魂五魄半,还剩下一个半魂魄苦苦支撑着。

陈悦早见惯了他面红耳赤的样子,笑笑就没再追问,打开自己的书包翻来翻去,似乎想找什么。

宅男的心已经提到嗓子眼了,眼看那情书就要被翻出来,自己正在犯罪现场,叫撞天屈也没人信,立刻会被坐实罪状。

为转移陈悦的注意力,他赶紧拿出那包厚厚的卫生纸道:“陈悦,你是不是在找这个,刚才掉到地上,我帮你捡起来了。”

陈悦一看那东东居然在宅男手里,脸一下红得发烫,忙劈手抢了过来,嘴里嗔道:“你怎么乱翻人家的东西?讨厌!”两个女生在一边捂着嘴偷笑。

宅男大惊,忙道:“我没有翻你的东西,真的是掉在地上的!我家都是用麻纸的,从不用这种卫生纸,拿来干嘛?你是不是急着用,快拿去用吧!”陈悦这下更是满脸赤红,跺着脚道:“冯宇衡!你太讨厌了!”她把卫生纸塞回书包里,心慌意乱地乱翻,突然那封匿名情书飘了出来。

陈悦“咦”了一下,捡起来打开一看,略一思索就明白了,立刻转过头看着冯宇衡,漂亮的脸蛋上满是诧异和询问的神情。

那两个女生见状,连忙也三八劲十足地湊过来想看看信的内容,陈悦连忙手一合,把信揉成一团捏在手中。

宅男全身如被雷击,张大了嘴喃喃道:“不是我放的,不关我事!”陈悦笑道:“我又没说什么,你这么紧张干嘛?”说完,拿着那包卫生纸径直走了出去。

宅男软到在座位上,耸拉着脑袋,直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

那两个女生看着宅男笑道:“冯宇衡,你是真不明白还是装不明白,陈悦的好朋友来了,你居然把人家的卫生巾藏起来!”“啥?陈悦的好朋友来了,谁啊?”两个女生笑得直跌,“每个月都来的好朋友,还能有谁?”“天哪!我怎么这么笨啊!”宅男突然反应过来,刚才那包东东,原来就传说中女孩专用的——卫生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