宅男之游戏人生

第四十五章 寄人篱下

第四十五章 寄人篱下“你,没发烧吧?”宅男乐了,笑道:“虽然你这身工装十分整治而大气,头上顶的安全帽也非常另类和个性,但仅凭这些还不能证明你就是大名鼎鼎的华夏鼎天的老大。”

“华夏鼎天又不是啥了不起的玩意儿,我干嘛要冒充?好吧,就算是大名鼎鼎的华夏鼎天,那也需要几个看门的、打开水酱油的,我守着大门,那里面的人可不都归我管。”

“原来你是大名鼎鼎的华夏鼎天的门头儿啊?”宅男满脸堆笑道:“那可失敬了,咱们再会吧!”说着,宅男往地上的砖堆上一扑,变成一只老鼠直接钻进了废墟中。

“嘿,你这小子,居然使出这种龌龊招数,可真有你的!”张笑乐了,叹道:“逃就逃吧,还无耻到去钻老鼠洞!还有,这小子居然会变身,真是少见。

成川市啥时候出了这么个人物?”隔了一会儿,他又自言自语道:“华夏鼎天,这四个字居然就把你吓跑了?”宅男在废墟里一阵乱钻,顺着阴沟又钻进了路边的林子里,心里直暗叫倒霉,怎么又遇上华夏鼎天的人,而且这那小子明显不是普通人,幸亏自己跑得快,不然又不知会被扣掉多少点。

进了林子,宅男不敢再钻了,这要是遇上只野猫、黄鼠狼啥的,自己可就出师未捷身先死,空将此身填猫腹,想到这里,他赶紧又变回人形,缩在树丛中听了半响,似乎没有人追过来,这才偷偷地溜了出去。

500点进帐,还差500点,外面已是华灯初放,肚子也早已饿得咕咕直叫,宅男辩明了方面,往医院的方向走去,无家可归,只能到那里去,那里有他伤重的父亲和伤心的母亲。

回到医院里,郑秀梅已急得直跳脚,看见他忍不住骂道:“你跑哪去了,也不打个招呼,想把我急死啊!”看着母亲红红的双眼,冯宇衡心里也是一阵难过,忙道:“妈,你别担心,我只是到咱家去看了一下。”

郑秀梅立刻黯然了,隔了半响才道:“好了,没事就好。

小衡,医生说,你的伤都好了,你爸也只要静养就行,要不咱们出院吧,住在这里一天花这么多钱,我心里慌得很。

你那个朋友,到底跟你是啥关系?为什么要帮咱们出这钱?想着这些,我心里总是不踏实!”“妈,你别操心了!花了多少钱,都算是我借他的,等我以后工作了会还给他的!”冯宇衡只能这样安慰道。

“小衡,你长大了!”郑秀梅欣慰地说道,这才稍展愁眉。

母子两人办好了出院手续,冯宇衡帮着母亲收拾好了东西,到外面叫了一辆野的,扶着父亲艰难地挪出病房,刚走到住院部大楼外,就看见萧林峰急冲冲地赶过来,还没走到身边,他就高声问道:“怎么了,小衡,你们为什么要出院?”郑秀梅忙道:“大兄弟,真是不好意思,麻烦你这么久了。

现在他爷俩都好得差不多了,医生说回家静养就行了,住在这里也是浪费钱。”

“见外,见外,见外!”萧林峰一叠声叫道:“花这么点钱算什么,大叔还没康复呢,小衡也需要再观察一下,怎么能出院呢?快回去!”冯宇衡道:“萧哥,不用再麻烦你了。

我已经彻底好了,今天下午还出去跟人打了一架,没事!”萧林峰若有所思地看了他一眼道:“既然这样,那我就不勉强了。

我现在马上要去见一个很重要的人,没时间送你们,就让司机送你们回去。

以后有什么事,记得直接给我电话。”

说着,他掏出几张百元的钞票扔给那野的司机道:“帮着搬一下行李,让病人坐我那车上。”

母子俩连忙一叠声的道谢,萧林峰没再说什么,摆摆手急冲冲地走了。

见萧林峰走远,郑秀梅一把抓住冯宇衡道:“你下午跟谁打架了!”冯宇衡忙道:“没有的事,我说着玩的!”冯宇衡的姨丈是个的士司机,姨妈则在一家幼儿园后勤食堂打杂,家里的经济状况要比冯宇衡家好得多,但在这城市里也只能算是中下阶层,家里的房子也不是很宽敞,冯宇衡一家三口搬进来就更拥挤了。

不管怎样,姨妈的态度还是很热情的,她拉住郑秀梅的手道:“小妹,别难过了,人没事就好,慢慢再想办法,没有迈不过的坎!”姨丈刚在一边闷着头抽烟,神色明显有些不悦。

姨妈看了冯宇衡一眼道:“小衡,听说这次期未考试你考得不错,要继续努力,争取考上个好点的大学,你们家现在可要指着你了。

来,把行李搬进去,就跟你哥住一个屋。”

一边的姨丈突然道:“儿子平时在大学里住校,食宿条件本来就不好,这难得回来一次,这么多人搬进去他怎么休息得好?再说,过几天就要过春节了,我家里还有些亲戚要来,到时住哪儿?”姨妈立刻火了,大声说道:“怎么办!让你那些亲戚别来了!我妹一家都已这样了,不住咱们这,让他们睡大街去啊!”冯宇衡一家三人立刻尴尬万分,郑秀梅忙道:“姐,你也别为难姐夫了,我们就住几天,春节前我们一定找好房子搬出去。”

“你别理他!”姨妈恨恨地说道:“整天唧唧歪歪的,就不象个爷们儿!我自己的亲妹妹遇上这难事了,我不帮谁帮!你们就踏踏实实地住在这儿,谁要看不顺眼,自己给我搬出去!”终于,一家三口还是在客厅里打了个大大的地铺,勉强住了下来。

当天晚上,冯宇衡躺在地铺的一角辗转反侧,听着母亲在身后无声地抽泣着,老冯压低了声音道:“小衡,明天你妈要去上班,我现在根本动不了,你就去街上看看,找个便宜的房子先租下来,咱们还是早点搬走的好。”

冯宇衡更睡不着了,一会儿想着父亲这几个月肯定是上不了班,就凭母亲一个人的工资,还要负担房租,这钱如何够用?一会儿又想着还差500点才能凑齐被扣的点数,否则那任务一旦失败,自己就是死路一条,必须还要抓紧时间挣点数。

一会儿又想着陈悦如果真的让自己亲一下该多好,可现在已经有个有钱的小白脸在狠追她,自己那里还有希望!一夜胡思乱想着,少年的心里愁肠百结,到了天快亮时才迷迷糊糊地打了个盹。

第二天,冯宇衡在街上一阵乱转,想找个房子租下来当作安身之所。

可已经临近春节,房子很不好租,价格也是贵得吓人,转了一天,他也没找到合适的地方。

看看天色将晚,想着姨丈的冷屁股和白眼球,冯宇衡实在不想回到姨妈家去,就给父亲打了个电话,说晚上到同学家住不回去了,父亲也没在意,随口就答应了。

今天晚上就不回去了,随便在街上流浪一阵,或者找个公园的椅子将就一晚吧,也好过去看姨丈的脸色。

冯宇衡想着,顺着城市***通明的大道漫无目的地胡乱逛着。

没走出多远,前面就是成川市最豪华的五星级大酒店——金龙玉凤大酒店。

此刻,酒店主楼上的彩灯已经全部点亮,在黄昏的夜空中映照出一片金碧辉煌,各式高档小车在酒店前穿梭往来,身着金光闪闪礼服的门童连连点头哈腰,殷勤地迎候着衣冠楚楚的客人,一阵阵甜腻腻的歌舞声不时地从酒店里传出来。

看着那些衣着鲜艳的红男绿女位,冯宇衡心里一股无名怒火升起,同样是人,自己的父母辛苦半生,最后连个栖身之处都没有,而这些富人却挥金如土,极尽骄奢**逸之能事,上天为何如此不公,这人也要分个三六九等,这命也要分个高低贵贱,还有陈悦,就因为自己穷,连追她的信心都没有,而那些富家公子哥儿却信心十足,看上一个是一个,自己居然被弄得一不小心就是变成植物人的下场,这狗老天如此不仁,现在自己已经拥有接受妖怪的能力,凭什么还要忍受这些不公平!冯宇衡站在酒店门外,在那里咬牙瞪眼,全身呼呼地冒着火气,那苍白而少血色的小脸,乱篷篷的长发,沾满灰尘的旧校服,再加上一副恶狠狠的表情,让他看起来同这个富贵华丽的场所极不协调,立刻就引起了别人的注意。

“喂,你站在这儿干什么!说你呢,小子!”随着一声断喝,两个身着灰色制服的人突然出现在他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