宅男之游戏人生

第八十四章 变态的任务

第八十四章 变态的任务:.,奖励点数:限:明天上午八时至中午十二时之间。

丧尽天良啊,这个死卡通,居然用这种无耻的手段来报复自己!冯宇衡忍不住嚎出了声。

正在客厅里被肥皂泡感动得热泪盈眶的老两口吃惊地转过身来,盯着冯宇衡道:“小衡,你怎么了?”“没,没什么!”冯宇衡勉强说道,看着父母,忍不住悲从心来,叫道:“爸,妈,我可想死你们了!”冯卫东一愣,骂道:“老子还没死,你嚎什么呢!这么大个人,连话都不会说。”

郑秀梅忙放下手中的毛线针,走过去摸着冯宇衡的头道:“你怎么了,哪儿不舒服吗?”冯宇衡无奈地拦开母亲的手,摇了摇头道:“我没事,就是想跟你们说一声,以后我一定听你们的话,再不让你们操心了!”老两口对望一眼,心里都暗道:“这孩子今天怎么了?怪怪的,难道是快高考了心里太紧张?”郑秀梅忙道:“小衡,你也不用太紧张了,这大学,能考上当然好,考不上也没关系,咱们用心再复读一年,就算不想再复读,你现在不是已经在华夏鼎天任职了吗?只要好好干,我看那萧总这么器重你,一定会有一个好前途的。”

冯宇衡哭笑不得,只得诺诺连声,胡乱吱唔了一阵。

第二天一大早,冯宇衡起来收拾好东西,准备到学校去。

今天是开学典礼,自己还得去参加。

真是可笑,昨天还在未来系统里同强大的超英者拼命。

今天居然就背着书包去上学,这种落差也太大了吧!这段时间,天天都在玩命,甚至已经杀了一个人,虽然那家伙不肯承认自己是人。

十天以后,还要进入未来去玩命,现在的自己,真的还能装成一个学生吗?还有那个裸奔的强制任务,这变态系统,这个变态的月经!虽然自己有一万二千多点。

但这些点数可是自己拿命换来地啊,可不想这样糟蹋。

再说了,除去死生无大事,生存边缘混过的人,还在乎什么面子!裸奔而已,怕个球!十天后,还要进入未来玩命,自已也不知还能活多久。

现在当然是能快活一天就抓紧快活一天,什么面子里子的,根本不用考虑!想到这里,他索性连内裤都没穿,挂着空档。

这样好。

凉快又透风。

裸奔更方便!再三考虑之后,他强压下开着宝马去学校的念头。

以前穷得掉渣的小子。

突然开着宝马上学,自然会引来无比的哄动。

但冯宇衡可是一直很低调的人,造成这样哄动,会影响交通秩序,破坏社会公德,他是很不习惯的。

骑着自行车,穿着破旧的校服,冯宇衡仿佛又变回了以前的那个宅男。

他摇摇晃晃地拐进了学校,熟悉的校园还是那个老样子,同假期前没啥变化,值周的老师笔挺地站在校门边,一双虎目四处扫射,一排学生会的干部象酒店的迎宾,一见到老师就行礼问好,看到衣衫不整的学生就拦下来喝斥。

这些熟悉的场景,简直让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生活竟发生了那么大地改变,一时之间,他竟有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这时,他一眼看见人群中胖胖的钟晓冬,旁边那个苗条漂亮的女孩,除了钟晓琴还能是谁。

“老钟!”冯宇衡一阵激动,赶紧过去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差点没把钟晓冬放倒在地,他揉着肩膀大声惨叫道:“谁啊谁啊,谋财害命啊!”“拉倒吧,真要谋财害命,谁他妈找你!”冯宇衡简直是发自内心地高兴,历经生死,见到挚友,那种感觉,不是一般人所能体会到地。

“老冯,居然是你!”钟晓冬转过身来,也高兴得叫起来:“妈地,这个假期你死哪儿去了,你家拆了后,我就不知道你们住哪儿?怎么样,找到栖身的狗窝了吗?”“哎,别提了,这个假期真是他妈地太精彩了!拯救人类,拯救地球,可忙死我了!”冯宇衡忍不住一阵眉飞色舞,可惜地是,这些经历不能告诉你,否则,非得把这个死眼镜吓死!“切,死样!红萝卜就是红萝卜,不要以为长出两根须来,自己就成了何首乌!”钟晓冬不屑地说道。

又问道:“现在你家住哪儿啊?”“哎呀!晓琴,几天不见,长这么漂亮了,变成大美女了!”冯宇衡没有理他,盯着钟晓琴道。

钟晓琴立刻一阵脸红心跳,心里暗骂自己太没出息了,现在居然见了冯宇衡会感到心慌害怕。

不过,这冯宇衡,根本就不象以前那个废材了嘛!想到这里,她忍不住偷眼又看了两眼,确实帅多了,好象身体也结实多了,很有男人味呢!哎呀,他笑咪咪的干什么,难道看穿了我地心思,真是羞死人了!钟晓琴一下窘得手足无措得象小学生的红领巾。

冯宇衡心下大乐,让你这小丫头片子以前老欺负我,现在知道厉害了吧,老子虎躯一震,王八之气四射,多少美女要拜倒在我的石榴裙,不,应该是石榴裤下,你这小丫头片子还不手到擒来,不是看在钟晓冬朋友之妹的面子上,立马就把你拿下就地正法!什么,这是学样,我一个要裸奔的人,还怕啥丢脸!“哎,哎,哎!别打我妹的主意!”钟晓冬忙道:“你家现在住哪儿,还没告诉我呢!”“东城小区,你们家呢!”冯宇衡随口答道,眼睛盯着远处一个剽悍强壮的身影——阿玛吉,他以前的克星和死对头。

但现在对冯宇衡来说,不过是蝼蚁一般的存在。

“东城小区,你家真的发了!”钟晓冬惊叹道:“难不成,你终于舍身成鸭,去赚那肮脏的卖身钱了!”“你他妈才成鸭,一只京都眼镜胖烤鸭!”同朋友磨嘴皮子嚼口水。

冯宇衡开心极了。

真不明白那些人,何必要去争什么权势、财富,当什么超英者、最终者,这种平平淡淡的生活,难道不是最美好的吗?不过,以前自己怎么不觉得,唉,看来还是要有了强者地实力才能真正的享受生活。

“小妹妹,你几年级啊,那个班的?”阿玛吉同学和跟班一黑一杂注意到了人群中的钟晓琴。

立刻就流着口水围了上来,在学校调戏漂亮的女同学,本来就是他们上学的正事之一。

“哎,阿玛吉,别乱来啊,这是我妹!”钟晓冬忙挺身而出,把妹妹护在身后。

“钟胖子,看不出来你妹妹还有几分姿色。

有男朋友没有?要是还没嫁人,我就吃点亏,以后就叫你大舅子吧!”阿玛吉满脸**笑道,他看钟晓冬本来就不顺眼,这种出气泄愤的机会。

自然不会放过。

冯宇衡冷笑一声。

上前一步道:“阿玛吉同学。

如果你们现在马上转身夹着尾巴就滚蛋,我保证以前的事一笔钩销。

再也不找你们的麻烦了!”冯宇衡说着。

心里暗暗冷笑,怎么又是这种狗血操蛋情节。

自己明明已下定决心要内敛一些,这家伙怎么就是不知趣,非要来触这个霉头。

果然,阿玛吉顿时大怒,这也是在冯宇衡意料中的事,这些家伙,他现在怎么可能轻易放过!就算是他们真地夹着尾巴滚蛋了,老子也不会就放过你们!“废材,你***真是打不够啊!”阿玛吉叫道,也不顾老师在场,上前一步就想动手,谁知他刚一抬腿,突然觉得全身一麻,软软的极为难受。

冯宇衡现在对异能的控制能力已经上了一个台阶,比如斗气,不仅可以放出体外伤人,也可以揉合在拳脚上,让自己的身体变得比激光剑还锋利。

这定身术,不仅可以将人定住,合理的控制使用的程度,还可以只是让人全身发麻,或者定住他的一只手甚至一根手指。

现在,他就是用定身术让阿玛吉全身发麻,但并未完全失去行动能力。

只听啪地一声,冯宇衡已飞快的打了阿玛吉一记耳光,那动作实在是太快,旁边的人稍不留神,根本就看不见他动手打人了。

阿玛吉一侧的脸立刻高高的肿了起来,象嘴里含着一个鸡蛋,冯宇衡还特意是减轻了力道,如果再稍重点,阿玛吉只怕要当场就晕过去。

一边地黑狗、杂皮大惊,齐齐想冲过去抓住冯宇衡,还未等他们抬脚,也同时身体一麻,全身十分地不得劲。

又是啪啪两声,两人地脸立刻也红肿起来,不过,比起阿玛吉来,还是稍微好上一点,看来冯同学还是有所区别对待,明显又减轻了几分力道。

“阿玛吉同学,我不希望再听到以后有人叫我废材,不管以后是谁叫的,我听到一次,就打你一次!”冯宇衡亲热地拍着他地肩膀,语重心长地说道,在旁边一些不明真相的群众看来,这两人明明是在亲切地谈心。

“废字,啪的一声,另外半边面孔也红肿起来,正值阳春三月,校园里桃李争芳,一时之间,人面桃花,相映成辉,一片浓浓的春意。

可怜阿玛吉那结构无比简单的大脑,怎么能理解这种事情的发生,他头晕脑胀,根本弄不明白这一直欺负得顺风顺水的废材同学,何时变得如此厉害了。

“你的记性真是很不好,我不是刚说过不想听别人这样叫我吗!以后听到一次,就打你一次,千万记住了。”

冯宇衡说蛮横地说着,转身对目瞪口呆的钟晓冬两兄妹道:“走吧,没事了,咱们到教室里去。”

“站住!”背后突然响起一个十分高亢的男中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