宅男之游戏人生

第一百六十九章 杀戮(二)

第一百六十九章 杀戮(二)石的豪宅占地极广,别出心裁的没有围墙,只用一排一起的青松形成了树墙,和其他住宅区别开来。

冯宇衡和蓝玉顺着树墙窄窄的缝隙穿了进去,凭着红花源力,他立刻感应到王石这个大胖子正坐在自己二楼的小客厅里,旁边站着一个身形剽悍的汉子,想来就是那个保镖阿洪了!屋里还有两个女人,一个三十多岁年级,另一个只有十一二岁,穿着一身超短的学生裙,正怯生生地站在那里。

王石把肥大的身体挤在沙发里,嘴里吊着支进口雪茄,手里端着一小杯红酒,直勾勾地看着那个小女孩,突然对那个三十多岁的女人说道:“阿珍,你现在送来的货色是越来越次了!这个女孩儿,明显比上几回的差太远了!”那个叫阿珍的女人浓装艳抹,脸上把画得根本看不出本来面目,不知这算不算也是一种易容术。

她张着大嘴道:“王董!最近风声比较紧,很不好物色货源啊!就这个小丫头,都是我从附近的山区找来的,花了很大一笔钱啊!”王胖子连连摇头,说道:“不行,不行!绝不能要山区的,必须是成川市土生土长的!”阿珍有些为难地裂开嘴道:“这可难办哦,成川市区的人家,谁愿意让这么小的女孩出来做这事。

王薰,你这不是在为难我吗?”王胖子恼怒地将雪茄吐在地毯上,骂道:“珍婆子,别给脸不要脸,老子在你身上花了这么多钱。

不就是图个开心吗?你要是达不到我的要求,咱们一拍两散,有的是皮条客等着侍候老子!”阿珍立刻满脸堆笑道:“瞧您说得!王董。

我阿珍什么时候不都是在为您着想吗?现在是特别时期,我风声搞大了,万一要是漏出去点啥,那不是影响您老人家的名誉吗?”“影响名誉!”王石呸道:“影响名誉地前提,是老子要有个好名声!你四处打听打听去,谁不知道我王石是个王绝户,我有名誉吗!我还怕你影响!你别给我来这套,以为我怕你说什么!珍婆子,实话告诉你,只要老子愿意。

今晚在这弄死你都可以!但我不会这样做,你有本事讲去,给新闻媒体讲去,我还真不怕你讲!”“哎哟哟!”阿珍象牙痛似的叫道:“瞧您说的什么话,我阿珍一直都可跟您是一条心。

怎么会到处乱讲话!”王石厉声对阿珍道:“你们以为我喜欢这十几岁地小姑娘是变态吗?”说着,他依次看了看阿洪和阿珍,又道:“你们心里一定在骂我是变态。

是不是?”阿珍阿洪心里齐声赞道:“那是当然,你不变态谁变态!”两人一起摇头道:“王董,您多心了,我们怎么会这样想!”王石波的一声吐了口气,摇了摇手说道:“算了,我最近也是邪火大,心里堵得慌!说实话,我这几年就好这口,但不是变态,主要是个心结解不开啊!今天左右没事。

就说给你们听听吧!”阿珍阿洪心里极不耐烦,但脸上却立刻摆出洗耳恭听的架势。

“那是二十年前的事了!”王石将头靠在沙发上道:“我那时刚从山里到成川市,乡下孩子。

没见过世面,见了谁都怕!跟着老乡一起拉板车。

有一天。

一个穿得整整齐齐的城里女人,就因为我的板车擦脏了她女儿的衣服,把我臭骂了一顿!”说着,他指着站在屋中间的女孩道:“那女孩的年纪就跟她差不多大!当时,他娘俩骂得那个凶啊,现在我都记得清清楚楚!当时,我就发誓,等以后发迹了一定要找城里女人来玩,还就找这么大的玩,别说弄脏你衣服,我脏了你身体又怎样!”阿珍连连点头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王董可真是君子啊!不过,这个女孩虽说不是成川市地,但也是个处女哦,要不您今晚就将就一下,下次我一定给您找个正宗的成川市小女孩来!”王石低下头慢慢啜了一口红酒,沉重地叹道:“也只有如此了!”冯宇衡在屋外听得连嘴巴都合不拢了,虽说他以前欣赏A片黄书时也有箩莉控的说法,但他一直以为这只是种幻想而已,世间那里真的有人干出这种事来,那还叫人吗!今天真的目睹了这一场景,他一时连愤怒都忘记了。

“阿珍,你先带她洗澡去!等会儿送到我卧室!”王石恬不知耻地说道,继续低下头小口小口地抿着红酒,酒助**兴,最好能喝个半醉,那时状态最为神勇。

今天安排地红宝石火灾没有成功,听说那一家三口居然逃了出来,宾馆外又发生了极为恐怖的爆炸事件,听说连国安局都惊动了。

王石也不是傻子,立刻觉得这事恐怕跟自己有关,本想躲起来,谁知阿珍突然打电话说找到个极品尤物,他不由得**兴大发,立刻跑回来看看。

虽然货色并不十分令他满意,但兴致已经挑起来了,不尽兴是不行的,这么多年来,他什么时候控制过欲望啊。

动作快点,搞完就走人!他这样想着,反正自己快枪手地名声在成川市娱乐界是出了名的,估计时间不会很长,这么短短的一会儿,难道还真会有人找上门来,世间那有这么巧的事。

可惜这次他失算了,世上就真有这么巧的事,当冯宇衡和蓝玉破门而入,出现在他面前时,王石嘴里的一口红酒立刻喷了出来。

“王胖子,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冯宇衡心里早动了杀人的念头,面上却带着微笑。

“是你!”王石的记性好在业界是出了名的,上次冯宇衡留给他的印象又十分强烈,一眼他就认出了自己命中地魔星。

一边地保镖阿洪立刻闪前一步,伸手就从怀里掏了手枪。

还不知道老板的意思,闯进来地一个是学生模样,一个是美女。

看上去都不象厉害地角色,他犹豫着没有开枪。

蓝玉顿时眉开眼笑,赶紧对冯宇衡道:“你要杀地是那上胖子吧?这个壮汉留给我好吗?”冯宇衡瞥了她一眼,看来今晚不让她杀人是不行的,让她憋坏了谁知道能给自己捅出什么屡子来,于是无奈地点了点头。

阿洪一愣,不怒反笑,喝道:“你们是什么人!开什么玩笑!”做为一个职业保镖,他的素质无疑是十分过硬的,练了二十年武。

十年枪法,对手只有两个人,就算是两个特种兵,他也有十足的自信。

蓝玉冲他微微一笑,那完美无缺的面孔。

配上这迷死人的笑容,阿洪差点忍不住也想对她微微一笑了,但这个愿望只能到下辈子才有机会实现了。

他甚至什么都没感觉到,连蓝玉是如何出手的都没看明白,脖子已经被人轻轻地扭断了。

蓝玉托着他的身体,慢慢地平放在客厅地地毯上,微微摇头叹道道:“多好的一堆点数,可惜这世界不能兑换。”

说着,她又从阿洪手里接过那支SIG.||道:“你们这个世界什么都好,有很多好吃好玩的。

可这武器怎么这么原始,居然还用的是机械火药动能武器,简直比小孩子的玩具还差劲!”王石早已被吓得全身发软。

一股恶臭顿时从他裆部传来,蓝玉大怒。

忍不住掩鼻疾走,对冯宇衡叫道:“这个肮脏地人类交给你对付了,我去楼上杀那两个女人!”冯宇衡吓了一跳,忙叫道:“只准杀那个年纪大的女人,小女孩不准杀,也不准吓到她!否则,立刻送你回未来!”远远地从楼上传来蓝玉闷声闷气的回答:“知道了,人类!真是够婆婆妈妈地!”冯宇衡这才放下心来,低头一看,王石已跪倒在地,正一把鼻滞一把泪地哭叫道:“少侠,要多少钱都可以!千万不要杀我啊!我给钱,再多钱我也给!”冯宇衡冷笑道:“现在知道怕了!杀人放火时怎么不怕!拆房扒屋时怎么不怕!”王石哭道:“我没有再干这些事了!自从你上次教训我之后,我一直在悔过,对那些拆迁户赔偿,也是按你的要求执行的最高标准啊!”“是啊!”冯宇衡的声音里充满了杀气:“是准备赔偿啊,把我们一家骗到红宝石,放一把火赔偿啊!”王石已嚎得声嘶力竭,满脸泪水,“冯少侠,冯大爷!那场火不是我安排的,我也是听命于人啊!你想想,凭我这鼠胆,怎么可能敢跟你对着干呢!实在是逼不得已,有人逼着我干的啊!“说吧,是谁逼着你干的!”冯宇衡不紧不慢地追问道。

“孙正雨!就是那老小子看你不顺眼,说你是华夏鼎天萧林峰的人,一心跟他作对,他就决定要除掉你!那个王八蛋,简直是个良心坏透了的老混蛋!自己不敢动手,就硬要我干这种绝户事!可怜我一直吃斋念佛,连蚂蚁都不舍得杀一只!”王石义愤填膺地叫道,突然象想起什么似的又叫道:“还有那个刘绝户,刘老黑,一听他这名字就知道这老乌龟不是个好东西,上次暗算你地事也是他手下干的!冯英雄,冯大叔,我可是什么都说了,你一定要留我条小命,我给你做牛做马,天天烧高香立长生牌!”冯宇衡松了一口气,很好,这王石真够爽快,自己还没问,他就什么都急着交待了,跟自己掌握的情况也基本相符,倒免得自己再去调查了。

他笑道:“不错,你很听话,很懂事!”王石顿时大喜道:“冯英雄,冯大爷,你同意饶我小命了!只要你饶我一条狗命,以后你就是我地再生父母,比亲爹亲妈都亲!”“滚你***老熊猫!”冯宇衡笑骂道:“老子什么时候有你这个不要脸地狗儿子!”他的面色突然一变,满脸全是杀气,冷冷地说道:“还有,我什么时候说过要饶你的狗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