宅男之游戏人生

第一百八十二章 林中木屋

第一百八十二章 林中木屋阳渐渐从海天相间的海平线上升起,金色的霞光映得鲜红,仿佛昨晚恶战中将海水染红的鲜血。

一艘星诺号游艇穿波劈浪,在海面上飞速前进。

游艇上方不远处,一只白色的长嘴海欧突然从云层中掠过,飞一般地落向船头,转眼就化为人形。

冯宇衡变回人形,立刻对掌舵的张笑大叫道:“八哥,看见了,前面有一个小岛,不知是不是金焰岛?”蓝玉不知从那儿搬来一张长椅放在甲板上,正舒服地躺着,迎接着清晨的日光,她摘下墨镜眯着眼睛说道:“这还用问吗?肯定是了!你看这景色,到处都是一片金灿灿的!不正是金焰岛的感觉吗?”冯宇衡也往躺椅上一挤,屁股一撅,顺势就将蓝玉挤下地去,叹道:“你不是我的贴身女仆吗?真是没规距,我一晚上都在天上飞着为你们探路,你在这儿睡得倒踏实!”张笑从驾驶室中伸出头来叫道:“耗子,你在上面看得怎样?我们的航线需要调整吗?”“不用,不用!一直向前,很快就能看到了!”这话说了没多久,太阳已艰难地摆脱大海的束缚,终于升到了半空中,晴空如洗,果然可以看到远处那黑黑的一线,那就是金焰岛了!一个多小时后,游艇才在岛边靠了岸。

小岛只有一个简易码头,看来也是出海的渔民偶尔会到这里休息或是躲避风浪,长年没有人光临,码头已经显得十分破败了。

跳上岸后。

冯宇衡没有麻烦着去停船,直接手一挥,就将游艇收回了戒指。

放在这里是最保险的。

张笑上岸后,立刻四处打量着,前方是一片树林,远处隐隐可以看见高高的山坡,海风呜呜地掠过,这个小岛给人一种十分荒凉地感觉,就象鲁宾逊的那个小岛,一看就没有人烟。

张笑不由得皱紧了眉头,说道:“师父就在这岛上吗?还有,这里显然不是什么风景名胜。

为什么“千锋集”号要往这里来呢?难道,是那些吞噬者的目地,他们是冲着师父来的!”说着,他更加焦虑,猛地跳上一颗高大的椰子树四下眺望。

冯宇衡早就施展出了红花源力到处侦察着。

这岛很小,他的力量很快就密布了全岛,让他十分欣喜的是。

他立刻就发现了一个奇怪的地方。

那就是在岛的正中间,这里似乎是一片蕉林,红花源力伸展到这里后,立刻就被一股柔和而强大的力量所阻止,再不能前进一分。

“八哥!”冯宇衡高声叫道:“果然这岛有古怪!你师父,只怕就在岛的中间!”张笑象猴子似的从树上跳了下来,全没有身为几百年老前辈地矜持,一把抓住冯宇衡的衣服道:“是吗?你怎么知道的?他在哪里!”“走吧!”冯宇衡无可奈何地做了个手势,向岛深处走去。

张笑半步也不落后,紧紧地跟上他。

蓝玉则悠闲地走在最后。

岛看来虽小,却到处都长着密密的说不出名的植被,找不到一条可供通行地道路。

好在这三个家伙都不是一般的人。

虽然没有施展异能,也轻易地穿过了这些难以通行的地段。

一直走了大半个钟头后,才慢慢地接近了岛中心。

冯宇衡凭着自己地红花源力,准确地向着那个蕉林密布的地方走去。

这时,一阵狂风刮过,天空顿时乌云密布,瓢泼大雨立刻当头淋下,果然是接近热带,这天气变化之快令人吃惊。

大雨拼命地从天上倒下,一道道闪电不断地在头顶划过,恐怖的雷声震得四处的树林都瑟瑟发抖!饶是三个家伙艺高人胆大,也不禁被这自然天威所震慑,都不敢大声说话,只管闷头向前。

又走了几分钟,前方突然一亮,蕉林中出现一片空地,大约有半个足球场那么大,一座孤零零的小木屋凄凄惶惶地立在空地中间。

冯宇衡等人大喜,看来出尘一定就在这木屋里面,他们连忙飞步跑了过去。

跑到木门前,冯宇衡、张笑和蓝玉都忍不住大眼瞪小眼,脸上全部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情。

原来这木屋还不到一米高,看起来也比一个卫生间大不了多少,仿佛一个壮汉就可以将他抱起来似的。

这么小的一个木屋,出尘怎么可能住在里面,传说中的矮人住在里面都会嫌气闷。

冯宇衡看了看那象玩具似的木门,转头对张笑道:“八哥,怎么也得进去看看啊!”这时,雨越下越大,闪电惊雷仿佛就在他们头顶呼啸着,蓝玉全身都湿透了,凹凸有致地身材全部走光,她早就不耐烦了,叫道:“当然要进去看看了,不行咱们进去也好啊!”冯宇衡没心没肺的笑道:“咱们三个都挤进去的话,估计你要吃很多暗亏地!我和八哥都是正人君子,可没兴趣吃你的豆腐,你干脆就在外面等着吧!”“找削是不!”蓝玉作势要打,现在她对这个世界地流行语已经学了个八九不离十,连口音也变得十分纯正地道,不得不承认超英们果然是聪明,远比一般人要强得多。

“张笑,你来了!”突然,一个苍老声音从木屋中传来,声音似乎不高,但却压住了震耳欲聋的惊雷,让二人一超听得清清楚楚。

张笑喜极而泣,泪水和雨水一起从脸上滚落,扑到木屋前跪下道:“师父,弟子来晚了!”“唉!”木屋中传来沉重的叹息声,那苍老的声音又道:“三百年了,你还是这么看不开,真是痴儿啊!”“师父,你老人家可好!”张笑根本无心理会老者的指责,大声叫道。

“冯小友,你也来了!很好,很好!你请进来吧!”那声音没有回答张笑,却突然对冯宇衡说道。

冯宇衡一愣,虽然他一直等着见这个神话中成功脱身的传奇人物,但事到临头却有几分忐忑,嘴里啰里啰嗦的说道:“原来是出尘前辈啊!哈哈,我早就想来给您老人家请安了,一直忙着,也腾不出空来,这可真是对不住了!对了,外面现在又是雨又是雷的,要不就请你出来一见了,里面估计很气闷,老前辈在里面住的还习惯吗……”一边的张笑已经快要被气熟了,他站起来盯着冯宇衡,嘴里直喷粗气,他神情,就象要立刻给他一脚似的。

冯宇衡立刻住嘴了,自觉地推开木门就钻了进去。

木屋里一片光影晃动,冯宇衡忍不住紧紧用手挡住眼睛,心里十分紧张,红花源力四下延伸,想一探屋中虚实,却发觉自己的力量在这里大受限制,红花源力竟无法逼出体外。

“冯小友不用惊慌,要避开神话无处不在的监视,我只有设置了这么一个禁咒空间!”那苍老的声音又在耳边响起。

冯宇衡这才突然发现,那些惊雷声都消失得无影无踪,四下一片安静,仿佛那些雷声雨声都是存在于另一个世界,绝不属于这里。

慢慢地适应了四周的光线,冯宇衡这才慢慢地睁开双眼,不由得又是一惊,这那里是那个又窄又矮的木屋,眼前是一大片开阔的空地,一个人影端坐在自己面前。

这真是个奇怪的世界,似乎一切都在微微发出亮光,连自己的身体,也莫名其妙的发着光,弄得整个世界无比耀眼。

冯宇衡慢慢静下心来,他冲那人影弯腰行礼道:“出尘老前辈,弟子冯宇衡拜见!”完全是按照武侠小说中的规距操作,料想不会出错。

果然,那人影慢慢地站了起来,一个须发皆白的老头子已站在他面前,笑道:“不用多礼!你不是我儿子,我也不是你儿子,大家平辈相处就是了!”冯宇衡听得直咋舌,果真是世外高人,说话就是不同凡响,一张嘴就是让老子大出意外的段子。

出尘注意到他的脸色,继续说道:“前两天,无名老和尚千里传讯,我已经知道你们的来意了!本该亲自去接小友才对,但算来你们在海上还有一劫,就没有动身,失礼了,失礼了!”冯宇衡暗暗点头,赞叹道:“出尘前辈,果真是世外高人,我们的行迹无不了如指掌!那无名和尚,也是高人哪,居然懂得千里传讯这样高级的法术!”“倒也不是啥高级法术!”出尘地笑道,从身后摸出一个诺基亚手机,对冯宇衡道:“他给我打了个电话……你怎么倒了!”“没事,没事!”冯宇衡赶紧爬起来道:“您老人家继续说!继续说!”出尘叹道:“听张笑和萧林峰说起,我才知道神话又在害人,千年不变!千年不变啊!对了,现在你的情况如何?但说无妨,在这里,神话也监视不到你的行迹!”冯宇衡心头大震,忙试着打开神话菜单,果然那些菜单已没有了影踪,冯宇衡想破了头,也没有一点神话的音讯。

“出尘老前辈!你是如何做到的!这法子可不可以教我!我可被被神话那般偷窥狂变态老头骚扰惨了!”冯宇衡几乎是带着哭腔企求着。

“哈哈,今天我就慢慢为你揭开神话的秘密!不过,你先告诉我你的情况吧!”出尘笑咪咪地看着他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