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身体有地府

第八章 筑基期修士

听了张北林的话,刘天英的脸色变了变,显然也是感受了巨大的压力,毕竟金风真人可是结丹期的修士,是能够轻易摧毁一座城镇的修士啊,即便是整个刘家的修士加起来,也是拿他没有办法的。

不过刘天英毕竟也是经历过风雨的人,稍微慌了一下之后就冷静了下来,淡淡看着张北林道:“金风真人乃是得道高人,怎么会跟我们这些不入流的小世家为敌,那岂不是弱了他老人家的名头?”

“哈哈哈,没想到你刘天英也有害怕的时候。”张北林顿时哈哈大笑起来,得意地说道,“放心吧,金风真人不会亲自出手的,对付你们刘家,还用不着劳烦他老人家!”

就在此时,一个洪钟般的声音从李家子弟身后的街上传了过来:“北林说的没错,对付刘家,还犯不着金风上仙动手,有我们就足够了!”

声音掷地有声,紧接着便见一个白须白发,留着尺把长胡子的老者坐在一顶遮阳的轿子里面出现在了众人的视野中,抬着轿子的两个修士,居然踩在两米左右的半空中,径直飞了过来。

“恭迎老太爷!”见到这老者,一众李家子弟纷纷跪了下来,就连看热闹的那些人也纷纷弯腰,不敢直视对方。

“原来是张家的族长亲自驾到啊,这排场可真够大的。”刘天英微微皱了皱眉,看着那落下的轿子道。

“小辈,你还没资格跟老夫说话,让刘世龙那老东西滚出来!”老者将手上的水烟狠狠吸了几口,而后突然喷吐出来,那烟雾居然化作一条好似活着的蛇一般袭向了刘天英。

刘天英仓惶抵挡,双手扣住的烟蛇,却仍旧是被击退了数米之远,沙石铺成的路面上划出了一条深深的沟壑。

“好厉害!”站在前排的刘飞雪惊讶地看着那老者,如果感觉没错的话,这老者应该和自己的爷爷修为不相上下。

“张海罗,没想到你居然也突破到筑基期了,难怪会这么嚣张。”刘天英骇然地看着那老者,胸口仍旧因为用力过猛而起伏不定。

“算你小子有眼光,老夫一年前就已经突破到了筑基期,只不过不愿意与你们刘家计较而已,却未曾想过你们居然主动惹事,看来老夫是错了,不教训教训你们是不行了!”张海罗依旧坐在轿子上,又吸了几口水烟,淡淡说道。

“这老家伙简直就是颠倒黑白!”刘飞雪听着张海罗的话,心中颇为不满,他生活在刘家的这五年,对于刘家人做事的风格非常了解,都是些与世无争,只希望好好修炼的人,反倒是张家,在最近几年里,不断吞并着兴隆城一些世俗的小家族,壮大着自己的实力。

“你这老东西简直放屁!”忽然从外围传来一个少年的骂声,声音洪亮而且坚定。

刘飞雪不禁脸色大变,他听出来这是堂兄刘飞鹏的声音,虽然这骂声很解气,可是面对一个筑基期的强者,刘飞鹏这样做还是太莽撞了,搞不好就要丢掉小命的。

就在他担心不已的时候,那张海罗已经再度出手了,水烟之中划出数道烟气,形成了多达九条烟蛇,同时朝着刘飞鹏的方向飞去。

刘天英见状急忙挥拳去挡,然而以他的修为,也不过才能挡住其中两条烟蛇而已,剩下的七条烟蛇还是毫无阻挡地往刘飞鹏的方向飞去。

“不行,不能再作壁上观,试试看能不能抵挡片刻吧。”刘飞雪眼中露出焦急之色,忽然没入人群之中,手中握着两块低阶灵石,同时将体内灵力尽数用出,一把巨大的鬼钳出现在了那七条烟蛇的前面。

“砰!”巨大的轰鸣声响起,其中一条烟蛇被彻底撞碎,然而那鬼钳也同时消失了,只是稍微延缓了一下时间。

刘飞雪感觉到喉咙处微微有些发咸,一丝血渍已经流出了嘴角。

“可恶,实力相差太远了。”刘飞雪心中生出一阵懊恼。

刘飞鹏此时已经被吓傻了,根本连躲避的想法都没有了,只是眼睁睁地看着那剩下的六条烟蛇飞向自己,却什么也做不了。

在这千钧一发之刻,一阵爽朗的笑声响起,紧接着就听到什么东西撞击地面的声音,紧接着六块石头飞起,与那六条烟蛇相撞,居然轻易就将刘天英和刘飞雪合力都没能挡下的攻击给化解了。

“爷爷!”刘飞雪心中一喜,几乎忘记了自己受了内伤。

“张海罗,你可真是越活越出息了啊,居然跟个孩子较真。”刘世龙缓步走向张海罗,围观的人纷纷让开了路,给这位过去兴隆城唯一的筑基期修士,如今恐怕也是兴隆城最强的筑基期修士的老人躬身致敬。

刘世龙走过刘飞雪身旁的时候,轻轻摸了摸刘飞雪的头道:“小家伙,吓着了吧?”

“爷爷,我一点都不怕。”刘飞雪摇了摇头道。

“好,不愧是咱们刘家的子孙,有胆气,不过这里太危险,还是去你娘身边吧,她都着急了。”刘世龙指了指人群外面刚刚赶到的白冰儿和刘天宇等人说道。

刘飞雪暗暗苦笑,这下子可要糟了,给母亲逮住了,少不了一顿臭骂啊,这么多年,他几乎已经习惯了做一个小孩,原本有些事情还会不好意思,现在也能够很正常的做出来了,比如给母亲撒娇,比如哭鼻子等等。

有时候感觉这些事情还是蛮有趣的。

“飞儿,快过来!”白冰儿脸上裹着一层忧虑,幸亏之前刘飞雪已经将嘴角的血渍擦干净了,不然估计她都快担心死了。

“小雪哥哥,小雪哥哥,这边,这边。”小旖旎被父亲刘天宇抱在怀里,冲着刘飞雪大声喊着。

刘飞雪脸一红,差点就想找个地缝钻进去了,唯独被称作“小雪”,他真是非常不愿意,怎么听都像个女孩。

幸亏此时围观的人都被刘世龙和张海罗两个筑基期的强者给吸引住了,所以也没怎么注意他,他才能悄悄挤出人群,到了父母的身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