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身体有地府

第二十章 月夜杀机

兴隆城张家。

“啪!”一张桌子被拍成了碎片,这已经是第十张桌子了,地上满是碎片。

“爹,我也没想到那个小子会有那种天份。”张北林跪在地上,狠狠抽了自己一个巴掌,“早知道会那样的话,我就不多嘴了。”

“混账,你把张家的脸都丢尽了!”张海罗气得老脸铁青,不过他恨得并不是自己的儿子说出那样的话,换做是他,他也会那么做的,他恨得是刘家居然那么幸运,除了一个刘飞鹏还不够,居然又来一个更优秀的刘飞雪。

“张老太爷,何必那么动气呢,反正刘家左右都会灭门,难道您忘了已经过去五年了吗,那东西也该长大了。”忽然一个女人的声音插了进来,自门外的黑影里走出了一个美艳妇女。

“阴三娘!”张北林眼睛一瞪,警惕地看着那女人,仿佛看到的是蛇蝎一般。

“北林,你先出去吧,为父与三娘有话说。”张海罗果真平静了下来,看了看自己的儿子道。

“可是......”张北林的眼睛死死盯住阴三娘,仿佛生怕被吃了一般。

“出去!”张海罗猛地一拍桌子吼道。

张北林咬了咬牙,无奈叹了口气,转身走出了房门。

“爹也真是的,就算不如刘家,也不能和那种肮脏的女人合作啊,唉——!”长吁短叹了一句,张北林抬脚离开了张海罗的屋子。

听得儿子的脚步声远了,张海罗才看着那阴三娘道:“去查看过吗?是不是真得已经长大了?”

“不会有问题的,那些乖宝宝与我有着念识上的联系,如果它们出事了,我也会感觉到的。”阴三娘答道。

“难怪我儿不愿与你们傀儡门合作,居然称那种东西为乖宝宝,真是恶心。”张海罗撇了撇嘴道,“那么就开始计划吧,先慢慢来,不要让刘世龙那老东西发现了。”

“三娘明白。”阴三娘笑了笑,慢慢隐入了黑暗之中。

“哼,刘世龙你压了老夫一辈子,如今你的孙儿又想来压我的孙儿,老夫绝对不允许这种事情出现,哪怕是跟它们合作也在所不惜!”油灯的火光闪耀之中,张海罗的脸色非常难看。

......

刘宅,大院之中。

上百桌酒席已经摆好,不管是家中子弟还是家丁、奴婢,纷纷被赐给酒菜,众人一起庆祝家族出了两个天才,其一就是刘飞鹏,其二则是一鸣惊人,更为出色的刘飞雪。

“哈哈哈,我的乖孙子,当真是好样的,没给咱们刘家丢脸。”刘世龙将刘飞雪揽在怀里,花白的胡子不断摩擦着刘飞雪的脸蛋,兴奋得像个大孩子似得。

“是啊,是啊,飞雪真给咱们刘家长脸!”周围喝酒吃菜的家中子弟都纷纷附和道。

“老夫有这么一个孙儿,此生也算是无憾了,纵然今夜就死了,也是心满意足。”刘世龙又道。

听着父亲的话,刘天宇也是满脸的自豪和兴奋,想想前几年,虽然家中子弟因为关系都比较好的缘故,并没有说什么,但是很明显看着他和儿子刘飞雪的眼神中都透出怜悯和同情,那种感觉让他很是难受,如今总算是扬眉吐气了。

对于父母和爷爷,以及家人的激动,刘飞雪心中十分舒坦,这恐怕就是所谓的幸福吧,仅仅展示了一部分的实力,就能带给家人如此的幸福感,何乐而不为呢?

“老爷子,二爷,趁着这个机会,不如把飞雪的亲事也给定了吧,据说赤阳门中有很多修士都是双修,若能娶了他们的女儿,对飞雪以后可是很有益的。”有人提议道。

刘飞雪还待反对,却见一个小小的身影突然跳上了酒桌,大声喊道:“不准给小雪哥哥娶新娘,我才是小雪哥哥的新娘,小雪哥哥都答应了呢。”

“旖旎......”刘飞雪挠了挠头,尴尬地苦笑起来。

“哈哈哈,放心吧旖旎,你家小雪哥哥是不会被人抢走的,像他那么优秀的孩子,还是要以修炼为主的,儿女私情得暂且放到一边去,双修也得十五岁之后才能决定,现在保持童子之身对修炼才最有益。”老爷子刘世龙哈哈笑道。

“爹,你给她讲那么多她又听不懂,旖旎,总之你放心,你小雪哥哥十五岁之前是不会娶妻的,所以在这几年里,你一定要长成漂亮的大姑娘哦。”白冰儿笑道。

“嗯!”小旖旎很认真地点了点头。

“哈哈哈哈。”众人不禁开怀的大笑起来。

“飞雪,虽然这次你赢了,不过以后可不能懈怠哦,不然的话我可是会超过你的,咱们兄弟两个也干一杯。”坐在刘飞雪身旁的刘飞鹏一脸真挚地看着自个儿的堂弟说道。

“嗯。”刘飞雪点了点头,碰杯之后一饮而尽,这个世界的酒,度数实在太小,喝着就跟饮料差不多,倒也没什么。

在酒宴的一角,几个家丁正在高兴地喝酒聊天,主人家高兴,他们也高兴,光是今天从主人家那里得到的红包,就超过了他们两个月的收入,不高兴那才怪呢。

“哥几个先喝着,我去个茅房。”其中一人站了起来,晃晃悠悠往厕所的方向而去。

黑暗中,这人总算摸到了茅房,打开门走了进去,一边哼着银词艳曲,一边解开裤子。

然而就在此时,他忽然感觉头顶一阵阴冷,抬头茫然看去,脸色却忽然大变,一双眼睛瞪得滚圆,恰似要眼珠子要滚落出来一般。

他想张口大喊,然而已经发不出任何声音了。

漆黑的茅房里,隐隐发出隐晦的红光,一闪而没,自此便没有了任何的动静。

宴席中的人们没有注意到这边发生的事情,依旧兴高采烈地喝酒划拳,一直庆祝到了深夜才算结束。

扶着烂醉的父亲,刘飞雪和母亲以及熟睡的妹妹刘旖旎返回了屋子。

“真是的,明明不让他喝那么多,还喝的烂醉如泥。”白冰儿一边埋怨,一边脸上却在微笑,很显然她也能理解自己丈夫的心情,出了这么个有出息的儿子,不管是换做谁都会高兴的,更何况是只有一个儿子的刘天宇。

打开房门,白冰儿点燃了蜡烛,刘飞雪忽然惊愕地看着茶厅的一角,嘴巴长得老大,半晌没有说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