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身体有地府

第四十一章 筑基期的少女

刘飞雪成为驱鬼队领队的消息公布之后,不仅刘家内部的人在议论,甚至就连整个兴隆城街头巷尾都能听到议论之声此起彼伏。

年仅十三岁,只参加过一次驱鬼的工作,这么浅地资历,却被任命为驱鬼队的领队,而且据说还是刘家三老和刘家的大爷刘天英一致同意的。

刘家内部的议论还好,只是在揣测刘飞雪究竟强到了什么样的地步,刚刚从悲痛中恢复过来的族人,对这个少年都充满了期望。

不过外面的人就没那么客气了,纷纷嗤之以鼻,说什么刘家也算是混到头了,居然让一个孩子出来撑门面,要知道驱鬼队可是这些小的修真世家最重要的组成部分,马虎不得的。

当然,对于这些流言蜚语,族内是采取了不理会的态度,甚至还在心中暗笑,一群无知的蠢货,你们不知道我们刘家飞雪的厉害,才会那么胡乱嚼舌头。

按常理的话,驱鬼队只要接到任务,就会出去,所以时间上都无法固定,因此刘飞雪在老爷子的帮助下,从家族的子弟中挑选出了精锐的修士补充到队伍里面,然后就是训练和修炼。

知道刘飞雪一心修炼,所以一直埋头在仙术屋内搞研究的大老爷刘世强就出面了,平曰里驱鬼队的训练和仙技教授都是由他来的,反正他跟刘飞雪切磋了许多次,也学到了一些窍门,再加上这数十年的潜心研究,教这帮兔崽子完全不成问题。

刘飞雪对此自然喜不自胜,一个人依旧按照以前的习惯潜心修炼,只有碰到有任务的时候才会率队出去。

......

转眼间,正月已经过去了,刘家也彻底恢复了正常。

尚未立春,天气依然十分寒冷,窗外飘着纸片大的雪花,寒风也是一股接着一股吹来。

就在这冰天雪地之中,刘宅后面的空地上,数百名修士正在那里苦练仙技,或许是受了刘飞雪的影响,他们一改在仙技殿修炼的习惯,改到了户外,天气越是糟糕,他们越是乐此不疲。

“呼!哈!”响亮的呐喊声在空地上响起,那一个个修士居然是赤膊上阵,身上竟然还冒着热气,雪片落下,几乎沾不到身体就化掉了。

“叮!当!”兵器的碰撞声也是此起彼伏,有修炼刀剑的,也有修炼长枪弓箭的,热火朝天,一点也不似在严寒的冬季里。

“喂,听说了吗?飞雪那小子上次回来又捉了一个完全体的恶灵,而且这一次竟然是活捉,那恶灵有四米多高,巨大的身体恐怖之极,而且听老爷子说,相当于炼气期十一层修为的修士呢。”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一边和对手练拳,一边笑着说道,“真羡慕啊,飞雪到底是怎么练的,才十三岁就这么厉害了,我们什么时候才能追上啊。”

“臭小子,修炼的时候不要说话,像你这般耍歼溜滑,一辈子也别想追上飞雪。”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人一巴掌拍在那少年的头上,神色严厉地吼道,继而却又笑了起来,“说起飞雪,那可是咱们刘家的骄傲,以前城里那些人还瞧不起他,说他根本带不好驱鬼队,可这一个月下来,连张家都解决不了的闹鬼事件,飞雪却轻松就解决了,真不愧是我的侄子啊,哈哈哈。”

“爹,虽然说飞雪不介意您叫他侄子,不过人家现在已经是驱鬼队领队了,您就不能尊重一点嘛。”

“飞雪可没你那么小肚鸡肠,快修炼!”中年人骂了一声,眼睛却看向了不远处的天边。

“那是什么?”众修士也纷纷抬头朝着远处看去,皑皑的白雪之中,竟然有一团红光飞了过来。

天空中隆隆作响,居然好似打雷一般,然而这白雪纷飞的曰子,怎么可能会有雷声阵阵呢?

“是赤阳门的修士!”中年人瞳孔猛地收紧,盯着那一团越来越近的红云说道。

“过来了!”有人喊道。

“靠,真不愧是大门大派的人,居然这么嚣张,连正门都不肯走,直接就往院子里飞啊。”中年人恨恨地骂道,眼看着那团红云已经到了头顶。

“尔等速去禀报刘世龙,就说赤阳门来人了。”红云之上传来一个清脆的女声,听着倒是相当悦耳。

“仙子不如下来说话吧,我等也好备些酒菜招待。”中年人勉强地笑道。

“哼,世俗的酒菜岂能入我等之口,还不速去通报,耽搁了事情,你担当的起码?”那女人很轻蔑地看了地上的众人一眼,只是一声冷哼,就将其中大部分修为在五层以下的修士给震晕了过去。

“可恶。”中年人虽然很不情愿,但好汉不吃眼前亏,无奈中也只好往中庭走去。

然而刚走了没两步,就见刘世龙已经走了过来,眉宇间不怒自威。

“仙子还是下来说话吧,老夫年老了,这脖子不太好,只怕很难抬头说话。”刘世龙看了那红云上的数十个修士一眼,淡淡说道。

那女子这次却没再说什么,因为她也发现了刘世龙的修为在筑基期,和她不相上下,即便是出于尊重,也最好是下来。

红云散去,地面上出现了数十个唇红齿白的年轻修士,其中最小的只有七八岁的样子,最大的也不过二十五六,个个都是俊男美女。

“你便是刘世龙?”那当前一个女子看着刘世龙问道,毫无恭敬之意,看的出来,她的修为绝对不会比刘世龙低,而她的年龄却不过二十岁左右,却是比刘世龙年轻了很多。

“老夫正是刘世龙,不知仙子贵姓?所来何为?”刘世龙淡淡问道。

“本小姐阳飞雪,今次来到你们刘家,是来订制符器的。”女子仿佛一只骄傲的攻击,高高地昂起头,冷冷地看着刘世龙道。

飞雪?她怎么也叫飞雪,这下子只怕是糟了,幸好我家的好孙儿出去驱鬼降魔了,并未在家,不然今天只怕是要闹出事情来的。

刘世龙听到那女孩的名字,心中就不禁苦笑起来,感情这名字和谁重了不好,偏偏要跟赤阳门的弟子重复,这真是无妄之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