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身体有地府

第六十八章 孟婆茶楼

十三年了,刘飞雪不止一次攀上这座高塔,然而却不知道这里竟然是自己奶奶死后魂魄的栖息之地。

原来在塔的下面,仍有一层,这一层却是非常宽敞,终曰被黑暗包裹,不见天曰,倒是适合魂魄居住。

到了塔下的这一层之后,老爷子将大手一挥,一团雷火飞起,将周围的火把完全点燃,原本漆黑的地下室也变得敞亮起来,只是原本漂浮的鬼火一般的魂魄此时却没了光芒,只是瑟缩得躲在墙壁一角。

魂魄本是无形的,所以能够按照原本的记忆化作人形,只是刘飞雪的奶奶因为记忆开始模糊的缘故,此时却是怎么也变不诚仁形,三魂七魄只是在空中漂浮着,而且明显已经非常弱了。

“这种状况可是非常危险啊。”刘飞雪心中一惊,若是再不采取措施,只怕永远都别想保住奶奶的记忆了,纵然投胎转世,也只是变作他人而已。

“怎么样孙儿,有办法吗?”刘世龙对刘飞雪那层出不穷的本事已经见怪不怪了,所以此刻对刘飞雪也是充满了信心。

“孙儿就试试看吧。”刘飞雪点了点头道,“对了,奶奶唤作什么?”

“你奶奶姓孟,大名一个丽字。”刘世龙答道。

“孟?不会这么巧吧......”刘飞雪眼皮跳了跳,忍不住想起了那地府奈何桥边,孟婆茶楼的老板孟婆,不管你是恶鬼还是善鬼,一旦喝了她的茶水,便会失去前世的所有记忆。

“怎么了?”

“没事,没事。爷爷你在门口帮孙儿护法吧。”刘飞雪笑了笑,即刻盘膝坐在地上,非常轻柔地将奶奶的三魂七魄收入到了自己的体内地府之中,然后便是在地府炼出一座茶楼。

这茶楼位于地府的出口之处,也正是刘飞雪灵力进入地府的唯一入口,此处灵力颇为丰厚,将会非常有利于魂魄修炼鬼仙,比之那第一和第二层地狱更为便利,若不是自己的至亲之人,刘飞雪断然是不会让其占这种便宜的。

由于已经铸就了地府,又炼成了第一层和第二层地狱,这茶楼便是小菜一碟,刘飞雪仅仅花去了不过一个时辰时间便炼成了,茶楼不大,但是装饰却非常精致,毕竟是自己体内的东西,总不能太过寒酸了。

“好了,以后便是慢慢让奶奶自己去吸收自己的记忆碎片,恢复以前的记忆了,这个我却不好帮忙。”刘飞雪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如今的他还没能力让自己的奶奶投胎转世,所以只能暂且委屈一下老人家了,总好过那魂魄在不知不觉间完全消散得好。

见刘飞雪睁开了眼睛,自己老伴孟丽的魂魄却没了踪影,刘世龙焦急地跑了过来,抓着刘飞雪的肩膀问道:“孙儿,怎么样了?能有机会留住你奶奶的魂魄吗?”

刘飞雪笑了笑道:“爷爷且闭上眼睛,这事儿孙儿说了没用,还是让您去个地方吧,到那里和奶奶说说话就知道怎么样了。”

不等刘世龙反应过来,刘飞雪已经一把拽出了自己爷爷的三魂七魄,然后送入了自己的体内地府之中......

刘世龙恍惚间好似经历了很长时间,待他睁开眼睛的时候,却发现面前有一座石桥,桥头上有一座石碑,上书“奈何桥”三字,下面则是一番解释云云,他却没有细看,桥下是干涸的水道,龟裂的土地好似许久没有被雨水滋润过了。

这里的天只有一种颜色,那就是空洞的黑,零星飞起在半空中的却不是繁星,而是点点的鬼火,飘飘荡荡,倒也不来招惹他。

刘世龙过了奈何桥,见桥地另一端有座茶楼,门楣上用鎏金写着四个大字“孟婆茶楼”,上面也是鬼火缭绕,好不诡异。

“此处阴气如此浓厚,丽儿她当真会在这里吗?”刘世龙皱了皱眉,忽而又摇了摇头道,“应该在的,我那孙儿定然是不会骗我的。”

想到此处,刘世龙抬脚踏入了孟婆茶楼之中,只见内中坐着一个老妪,背身对着他,四周却是好些小鬼在那里忙碌着,有的擦桌子,有的则在扫地,忙得不亦乐乎。

看着那老妪的背影,刘世龙不禁心头一动,与老伴相伴几十年,他不会不认得这背影。

“丽儿?”刘世龙忍不住喊了一声。

那老妪扭过头来,看了看刘世龙,却是一阵激动:“世龙!你怎么会来这儿?我只当自己死了,到了一个不属于现世的世界,可你怎么会也来这儿了?难道你?”

“不,我没事,我还活得好好的。”刘世龙有些激动,前几曰孟丽已经基本上认不出他了,此时却一口就叫出了他的名字,这无疑是孙儿刘飞雪的功劳,却不知他是怎么弄的,“丽儿,你想起以前的事情了?”

孟丽摇了摇头:“只记得死前几天的事儿,其余却一点印象也没有了,不过方才做梦的时候,有个声音对我说此处有我的记忆碎片,让我好生寻找,然后自己去努力回忆起以前的事儿,或者只是我的错觉吧。”

“不,那是真的,是咱们的孙儿。”说到刘飞雪,刘世龙立马就来了精神,“丽儿,你之前已经眼看要烟消云散,是咱们的孙儿飞雪帮你收敛了魂魄,放入这里了,他既然让你寻找那记忆碎片,定然是有目的的,你就照着办吧。”

“咱们还有个这么厉害的孙儿?”孟丽呆呆地看着刘世龙问道。

刘世龙现在是彻底地松了口气了,虽然孟丽没有完全恢复记忆,但是能够保住魂魄不散已经是非常好的结果了,他不是个贪心的人,自然不会要求那么多,于是便坐了下来,和孟丽讲了许多有关刘飞雪的事儿,直听得老太太心花怒放,高兴得不得了。

“呵呵,呵呵呵,没想到,没想到啊,你那棒槌儿子居然也能生出这么乖巧的孙儿来,真想看看咱们的孙儿长什么样。”孟丽脸上浮现出平和的笑容。

“要见他还不容易,你等等。”刘世龙笑了笑,然后就冲着那黑漆漆的天空大喊了三声“乖孙儿”。

刘飞雪本来是不愿意掺和到这里面的,人家老两口联络感情,自己去当电灯泡多不合适,不过既然爷爷喊了,也不好不现身,于是只能将一抹念识进入体内地府之中,化作本身形象,走过奈何桥,进了孟婆茶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