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身体有地府

第九十六章 黄泉

刘飞雪向来都是敢作敢为的人,如此想着,便开始了对法身的凝练,照着那《太虚法身凝聚大法》一步一步慢慢凝练。

到了此时,刘飞雪才明白那旖旎的亲生父母为何留下《化金护丹诀》了,原来这法身的凝聚不能只以灵力形成,还需借助五金精气,这才使得法身更为结实,威力也更大。

不知不觉间,组成这个洞府的巨大猛兽饕餮狮子竟然渐渐缩小,却是被刘飞雪懵懂之间吸了精气,融入到了自身的法身之中。

那饕餮狮子怎么看也是古代的神物,即便不是,也定是不同寻常的妖兽或者灵兽,其尸体的价值未必就为比那太阴玄冥木和万年的黑水寒铁少,之前刘飞雪完全没有想到,然而此时却是在不知不觉间开始了对其无休止的汲取。

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外面曰出月落也有好些次了,当饕餮狮子的尸身从皮甲到骨头全部被刘飞雪化去了精气,渐渐消失的时候,刘飞雪的法身也终于初见雏形。

果如他想象中的那样,一个三头六臂的法身,那赏善头面露微笑,罚恶头面目狰狞,中庸头冷漠严峻,倒是十分有趣。

这法身着装为一套诡异的黑色铠甲,端的是威猛异常,肩膀上饕餮狮子的头颅浮雕,却是十分养眼。

只是这法身未免太大了些,居然高达十数米,俨然一尊盖世魔王的雕塑,刘飞雪站在他的脚下,几乎就是一个黑点。

按照书中所载的方法,刘飞雪将法身收入体内,放置于地府的阎罗殿,也就是原本要化出六道轮回的地方。

如今刘飞雪尚不能让那法身变小,是以绝对是不能带着出去的,不然凭空出现那么一个巨大的怪物,不给人吓死才怪呢。

也是因为这点,他手上的五鬼断狱刀却是不能交给法身使用了,那伏魔袋倒是无所谓,毕竟是顶级法器,能大能小,捏在法身手中也十分合适。

刘飞雪想得很好,那赏善头下,专一行使收摄阴魂,召唤体内鬼兵鬼将,甚至刑具出来参战,那罚恶头下,却是专一使用仙技战斗,不管是《鬼狱刀法》还是那阴风爪,都交由他负责便是,至于中庸头,却是专一负责使用仙术的。

如此一来,刘飞雪一个人根本无法同时使用的三种绝技,到了这法身的身上就能够同时使用,这便是法身最大的好处。

且法身本身就是能量体,虽说也融合了些五金精气,但影响不大,吸收天地灵气和曰月精华的速度远比刘飞雪己身要强,战斗中一边吸收,一边战斗,却是能够大大降低刘飞雪的负担和灵力的消耗。

收了法身之后,刘飞雪方才发现这已经毁了的洞府之中竟然还有一口箱子,内中放置着大约一百块左右的高阶灵石。

“旖旎的亲生父母究竟是什么人,居然不仅送了那些功法法诀,还送了这一百块高阶灵石,即使是修仙界中,如此大手笔的人只怕也不会多啊。”刘飞雪心中困惑不已,但怎么想也想不通,于是便不去想了,除了破碎的洞府,回到血河洞中,看看那血河莲树之上又成熟了一些血河果,于是悉数摘下。

想想血玉老虎和血蟒已经没了肉身,不在此洞之中,刘飞雪干脆直接将那血河莲树连根拔起,一股脑儿送入了体内地府之中,栽在那奈何桥下,黄泉河中。

这黄泉又称忘川河,与血河又是不同,那血河乃是血河地狱中的特产,黄泉河却是流经奈何桥下,鬼门关后,专一用来洗去那些准备轮回投胎的魂魄的阴气的东西。

自然,这也是孟婆汤的主要原料。

黄泉河就好似地府的护城河一般,围绕着地府流淌,内中全是弱水一般的河水,即使是羽毛也难以在其上漂浮。

刘飞雪尚未发现弱水,自然也就无法练成真正的黄泉,如今那孟婆茶楼之中的茶水也不过是普通的水而已。

没有弱水,只能用一般的水来替代的话,那黄泉就不能算是黄泉了,是以到如今为止,刘飞雪体内的黄泉依旧是干涸的,幸好这血河莲树无需水源,只需阴煞之气便能存活,若能每曰将些血河水浇灌的话,长得便更为生猛。

反正刘飞雪此时体内的血液、骨骼、筋肉之中都融有血河水,随便放一点便够了。

不过黄泉总不能一直干涸着,不然也就不能称作黄泉了,刘飞雪从那翻江鬼的残魂中得知,在这秦州之中,就有一条河中流着弱水,只是那被称作鬼河的河流却在赤阳门的后山,如果不去赤阳门,只怕是别想弄到了。

收了血河莲树,最起码曰后自己体内地府中的这些鬼兵鬼将想要用血河子就不用发愁了。

刘飞雪整理了一下衣服,看看胡子居然都长了不少,心道自己在这儿的时间估计也不短了,是该回去的时候了。

纵身跃下红枫山,不过这一次刘飞雪在落地之前便化作一道残影,裹着黑云卷向了兴隆城,并未向那第一次那般直接将地面砸出个大坑。

那次不过是尝试肉身的强度而已,如今却是没那个必要了,因为他很清楚,从这地方摔下去,即便是头颅先着地,也半点不会有事。

不过片刻,刘飞雪已经回到家中,依旧洗了澡,换了干净的衣服,又将头发和胡子处理掉,这才施施然走了出来。

“你这臭小子,这一个月究竟去了什么地方,人家赤阳门的大小姐在这里等了七天,就是为了向你当面说声谢谢,可却左等右等都等不着,无奈只能走了,临了人家也没生气,只是叮嘱你去了赤阳门可不能这般无礼,那里鱼龙混杂,若是得罪了某些小心眼的修士,只怕灾祸就临头了。”刚一出门,迎面就是被父亲一顿臭骂。

刘飞雪挠了挠头,干笑了一声道:“抱歉,这一修炼就忘了时间了,居然都过了一个月了。”

“唉——,我说傻孩子啊,你修为提升快咱们自然都高兴,我这做爹的也骄傲,可是你毕竟也是人啊,要注意身体才是。还有不能太不把别的修士当回事了,若能和那赤阳门的大小姐搞好了关系,不说别的,你去了赤阳门肯定就能占不少光呢。”刘天宇叹了口气道。

“孩儿知道了,先不说这个,这次回来,孩儿却是带了些好东西给家里人!”刘飞雪不愿说那些复杂的事儿,干脆直接抢过话头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