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身体有地府

第一百五十一章 山雨欲来风满楼

刀动时,如阎王发怒,这一式便称作“阎王之怒”吧。

刘飞雪满意地点了点头,如此强悍的威力绝对能够使他的实力更进一层,便是修为没有提升,战斗力却得到了极大的提高。

“阎王之怒”最恐怖的地方还不仅仅如此,因为它是唯一可以将前面四式融合起来使用的绝强刀技。

方才那一劈,不过是普通的一劈而已,意境到了就是。

然而若是将血河鬼斩混入其中,让阎王法身发出,只怕攻击会强得离谱,只是刘飞雪此时却不敢再去尝试了,方才毁了自己的住处,今晚还担心住什么地方呢,若是再来一刀,只怕连整个北边哨卡都要毁掉了。

唯一比较无奈的是这一式刀技所需的灵力实在太过恐怖,方才简单一劈,他本身灵力就有三成没了,如此攻击,只怕坚持不了多久。

不过即便如此,能够创出这一式刀技,刘飞雪还是非常满意的。

因为心情大好,刘飞雪倒了第二曰便领了几个兄弟去黑风关吃酒,反正距离很近,白天又基本不会发生什么大事,所以这样的事情在这里也是稀松平常的。

随他去的除了胖头和几个兄弟之外,还有梅兰,这丫头一直闷着修炼,如今好不容易出来透透气,也是高兴得不得了。

“梅兰妹子,你可是很刻苦啊,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就已经筑基成功了,令咱们这些人都眼红的很呢。”路上,胖头忍不住说道。

“还是小雪哥哥教得好,不然我何以取得如今这种成就。”梅兰谦逊道。

“是啊是啊,没想到咱们的头儿不仅自己修为强悍,而且还是个好师父呢。”众人齐声笑道。

一路上有说有笑,倒也迅速,很快就已经到了黑风关外,却见门首的几个修士正在排查路过的人。

刘飞雪偶然注意到,有人往那守门官怀中塞了什么东西,然后就扬长而去了,虽说这种现实他不太愿意管,可问上一两句倒也无事。

正要上前,却听里面传来一声怒吼:“混账,都是做什么吃的,此人明显不是关内人士,居然不排查就放进来,难道吃了雄心豹子胆了。”

刘飞雪抬眼看去,却是黑风关的副将蔡东成,据说一直都是黄成的老部下,向来尽心尽力,不敢有违。

“蔡将军果然坚守门户啊,今曰可算是让我等大开眼界了。”刘飞雪上前稽首笑道。

“既然身为赤阳门弟子,吃着俸禄,就要负责。虽说已经没了成仙得道的希望,可是这人间富贵还是享得,蔡某很明白这点,所以不敢有丝毫疏忽。”蔡东成笑而答道。

“那蔡将军继续忙着吧,刘某人要去关内喝些酒,就不打扰了。”刘飞雪告辞了蔡东成,与众人走入了关内。

此时却见那蔡东成上前狠狠抽了那守门官一巴掌:“你他娘的白痴啊,难道不认识那是刘神使吗?这个时候也敢偷懒,想找死不成?一点眼色都没有。”

“属下知错了,属下知错了。”那守门官急忙回道。

“行了,这几天都给我眼睛放亮点,不过一两天而已,大事就可成了,切勿因为蝇头小利而坏了大事。”蔡东成声音稍微平复了一些,淡淡说道。

“敢不从命。”那守门官俯首道。

蔡东成不再理会他,上前走到那个方才被他拦住的人跟前,拍了拍对方的肩膀道:“没事了,你可以进关去了。”

那人有些莫名其妙,心道:感情你这老小子看到上司来了,所以在此处演戏呢,真是搞得老子吓个半死。

不敢多待,这人急匆匆就跑进了关内。

......

黑风关内唯一的酒肆之内,刘飞雪几人坐在其中。

“神使大人,那蔡东成还真是够负责啊,居然亲自跑到关口照应守门官,这种人现在不好找了啊。忠心耿耿,却一点都不叫屈。”

“是吗?”刘飞雪喝了一杯酒,似笑非笑地反问道。

“难道不是吗?”几个来自北边哨卡的修士纷纷皱眉问道。

就在这时,胖头忽然从外面跑了进来,抹了一把汗水道:“神使大人,敢情你能掐会算啊,还真让您给说中了,那蔡东成真不是个好东西,阳奉阴违,简直坏透顶了,他见您来了,才故意去训斥那守门官,等您走了之后,却又将那扣住的人放了,根本就没有去搜查。”

“果然如此,这种人我倒是见多了,所以一眼便看出来了,也不算什么能掐会算。”刘飞雪毕竟是前世的人,在那种世界中打拼,没一点看人的本事可不行,毕竟骗子太多,搞不好就要上当受骗。

“对了神使大人,那蔡东成还说什么不愿得罪了您,生怕坏了什么大事,却是不知道什么意思。”胖头又道。

“大事?”刘飞雪捏着酒杯,陷入了沉思之中。

......

在刘飞雪返回北边哨卡的第二天,忽然寒山派毫无征兆地发动了进攻,然而到了哨卡不远处却只是安营扎寨,并不进攻,却不知想些什么事情。

东边哨卡和西边哨卡的修士都被派到了北边哨卡,连黑风关的大量修士也都一概聚集到了北边哨卡,等待着一风雪中的大战。

“这一个月以来的事情都透着古怪,仿佛有什么人一直在谋划着某些计策。”刘飞雪斜躺在柔软的虎皮椅子上,对一旁的疯牛、黑髯虎等人说道。

“怕什么,如今咱们将几乎所有的修士都集中在此,纵然有什么阴谋,也能及时化解。”黑髯虎笑道。

“正是因为这个我才担心呢。那一个月一来不断搔扰北边哨卡,然后最近两天却突然消失的家伙,还有黑风关的副将蔡东成,总是会放进关内一些不明身份的人,虽说起初我只以为是他贪钱而已,但现在想起来,似乎问题并没有那么简单。”刘飞雪摇了摇头道。

“是啊,咱们将所有的兵力都集中在此,若是敌人突然奇袭黑风关,岂不是一切都完了?”疯牛看着愚钝莽撞,然而实际上在这些人中,他算是唯一一个能够跟得上刘飞雪思维的人了。

“唉——,这事儿昨天我就给黄成老将军说了,可是那位老将军似乎很信任蔡东成,认为其不过是喜欢几个小钱而已,可是不管蔡东成真得与外面勾结,还是被人利用,都将会埋下很大隐患,这是我最不放心的。”刘飞雪叹了口气道。

“既然这样,不如去黑风关看看如何?免得真被敌人钻了空子,咱们就被笑掉大牙了。”黑髯虎建议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