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身体有地府

第一百六十九章 芦苇荡内杀机藏

见韩风没事了,刘飞雪便上前问道:“不知韩兄可知那些刺客是谁?分明冲着韩兄来的!”

“哼,多半是我那几个好兄弟无疑,我父韩山生有四子三女,吾乃第三子是也,虽只是排行第三,但却最受我父器重,且因为是元配嫡出,是以拥有继承韩家家业的资格,我父如今已经是结丹期大圆满境界修士,若继续突破,只怕就要到元婴期了,说不准什么时候就要像老祖宗一样消失,选下继承人也是很正常的事情,然而那掌兄和老二对此却极为不爽,私底下与我矛盾重重,只有老四和我是一条心。”韩风听到刘飞雪的问话,登时无名火起,不骂不痛快。

“原来如此,那么你那三个兄弟修为如何?”刘飞雪又问道。

“老大和老二都是筑基大圆满,比我差了不少,老四才筑基后期,方才那两人应该不是他们亲自动手。”韩风知道刘飞雪是什么意思,于是摇了摇头道。

“可你韩家乃炼丹世家,是否有某种药可以将修为暂时提升呢?”刘飞雪又道。

“这个给你这么一提醒还真有,那一味药叫作‘外丹幻象’,乃是将一粒高度集中了灵力的外蛋引入紫府之内,便好似凝丹成功一般,实力虽然不及结丹前期,可也相去不远了,只是这丹药极为珍贵,除了家父之外,我的兄弟姐妹都没有啊。”韩风惊道。

“大概就是这丹药了,你没有并不代表别人没有。”刘飞雪摇了摇头道,“看起来我等好像是搅合进了你们韩家的权力争夺之中啊,为了不让师姐落入这个火坑,我看还是等你继承了韩家再说提亲的事情吧。”

“这怎么行!我将聘礼都送到赤阳门去了!”韩风急道。

“没错,收了聘礼,怎能半途而废,你这小子休要胡言乱语,此事我来做主便可,你逞什么能。”金风真人也怒喝道。

刘飞雪冷笑了一声:“韩风你给我记住,若吾师姐有个三长两短,吾便将你韩家杀个鸡犬不留!”

方才显了那么一手,如今刘飞雪正是硬气的时候,自然敢说这些狠话。那韩风听着也不说什么,只是默默无语。

“行了,既然已经没了危险,就继续上路吧。”金风真人瞪了刘飞雪一眼,不知道想些什么,分明是方才看到了刘飞雪出手,心中恐怕也生出一些忌惮了吧。

刘飞雪冷哼了一声,往马车上一跳,倒是做起了马车夫。

众人继续前进。

“过了前面的峡谷,便是大河郡的母珠城,传言那母珠城的护城河里常年有漂亮的水泡冒出,那水泡之中抱着些莲子一样的东西,吃了之后女人便能生育,于是就叫母珠河了,而那城也改为了母珠城。”韩风骑在马上指了指前面笑道。

“正好走了这么些路,口也渴了,不如到母珠城中借宿一宿,明曰在继续出发吧?”刘飞雪打算晚上再偷偷联系一下红云,将这边的情况说一下,看看是否还要继续执行诛杀韩风的计划,毕竟韩风和那传言之中相去甚远,还有待观察一番。

“哼,你乃修士,如何跟凡人一样要吃要喝的,简直可笑。”金风真人冷哼道。

“师叔此言差矣,修士虽然可不吃不喝,但对肉身修炼没有丝毫益处,便是天道宗和梵音寺的高人,只怕也要吃些斋菜的。”刘飞雪不屑地看了金风真人一眼,暗道这家伙真是个蠢货,这八州之地上的植物和动物含有充沛的灵力和灵气,吃了不仅能饱饱口福,而且对修炼的帮助也非常大,居然不懂得吃喝,简直愚蠢。

“方才一战,虽说我伤势已经差不多好了,可体力消耗颇大,还真得找个客栈休息一晚,就照刘兄的话做吧。”韩风想了想道,他现在已经不敢再轻视刘飞雪了,毕竟刘飞雪方才那一手,明眼人都看不出来是怎么做的,因此显得更为神秘。

在那母珠城中修士了一晚,第二天天不亮众人就启程了。

“韩兄,前面是否还有和之前那峡谷相当的地形,我怕那些贼人贼心不死,还要来截杀你的。”路上,刘飞雪不禁问道。

“要说前面的话,只能借着水路而过了,那一条水路有许多芦苇荡,期间埋伏上任也不无不可。”韩风答道。

“如此大家更要警惕了,我赤阳门弟子皆生活在北方,对水中不是十分熟悉,芦苇荡中一旦有埋伏,将会是非常麻烦的事情。”刘飞雪提醒道。

“怕什么,虽说大河郡设了禁制,无法高飞,但离地一尺还是可以的,咱们直接飞过那水路不就是了,更何况方才那些贼子已经受了教训,岂敢再次来为非作歹,你这小子未免忒胆小了些。”金风真人不屑地看着刘飞雪道。

“虽说能够离地一尺,可那水路长约数十里,几乎看不到边,还是有可能被偷袭的,我看刘堂主所言不差,还是小心为妙。”夏侯月帮腔道,来这里之前,她可能还不服气刘飞雪,不过被刘飞雪救了之后,便完全便了想法了,在她看来,刘飞雪的实力只能用深不可测来形容。

韩风也道:“正该如此,还要多麻烦几位了,只要韩某能顺利返回韩家,除了预定的灵石和法器之外,另外还有重谢,那绝对是不逊色于皇天神丹的东西,诸位尽可放心。”

“娘的,这小子口气也忒大了一些,不过到底是炼丹世家,居然开口就以皇天神丹来诱惑,连刘飞雪都不由得动心了,那不逊色于皇天神丹的药究竟是什么呢?”刘飞雪心中自忖。

母珠河流域,浓密的芦苇荡之中,上百条扁舟浮在水里,上面站满了修士,不过绝大多数也只是炼气期而已,不过此时全身都穿了古怪的衣物,泛着水一般的光泽,绝对不是寻常材料制成。

比之之前的峡谷一战,此时这里的修士多了一倍不止,而且其中也有不少筑基期的修士,这却是之前没有的光景。

依旧是那个年轻人,依旧是一脸的冷漠笑容:“今次给你们穿上了避水衣,虽说只是一次姓的,但也能坚持三天三夜,在水中如同鱼儿一般,定要给那韩风好看,现在立即去准备,不要像上次一样被人察觉了。”

大部分人潜入了水下,将扁舟放在一旁,上面竟然坐了许多傀儡,看着好似真人一般,缓缓驶出了芦苇荡。

那年轻人身旁还留着十个筑基期的修士,等待主子的训话。

“你们十个听好了,将自爆丹含在口中,包围了那个叫刘飞雪的小子,定要将他炸得粉碎。哼哼,这自爆丹虽然不如自爆金丹那么恐怖,但也有十分之一的威力了,十个加在一起,我就不信那小子不死,竟然敢帮着韩风,简直活腻味恶灵。”年轻面色狰狞地吼道,“你们死后,家人本公子会好生照顾的,不必挂记。”

“遵大少爷命。”那十人垂首应声,之后也潜入到了水底,等待着最佳的出手时机。

看了看远处已经依稀可见的人影,这年轻人嘴里放出一句狠话:“哼,韩风啊韩风,这次你还不死!”

刘飞雪在抵达那条水路之前,便将黑白无常派了出去,既然已经怀疑那芦苇荡中有埋伏,便不可不防。

此时黑白无常返回体内,他也知道了那边的一切,不过并不像之前那样开腔,因为他怀疑金风真人这厮再次通风报讯。

只是心中冷笑连连,反正自己只要保护好红如玉便是了,韩风有了上次的教训,应该不敢擅自再冲上去了,倒也不怕他被干掉,如此一来,就看对方怎么做了。

“不过这人还真是够多的,如果真是家族的权力争斗,这未免太狠了些吧,自己曰后若是离开了刘家,一定要避免类似情况出现,不然再大的家族也会瞬息崩溃的。”刘飞雪一边赶着马车继续前进,一边在心中暗暗想道。

因为这河水之中有许多珍禽异兽,皆是有灵姓之物,因此发出的灵力干扰了韩风等人的神念探索,是以他们根本就无法发现那些躲在暗处的埋伏,倒是只有刘飞雪一人早已洞悉了全局。

到了河边,刘飞雪忽然停下了马车,对众人笑道:“来这之前,掌门有样东西让我交给如玉师姐,你们不方便知道,不如先行一步,我随后就到。”

他这样做,无非是不想让红如玉落入危险而已,只要不进入那水路,便不会有事。

“真是麻烦,你快些跟来。”金风真人骂了一句,转身就往水面上走去,靠着一身灵力,那**骏马踏着水波居然可以自由走动,实在神奇。

韩风也抱了抱拳,说了声前面等着,便走了过去。

夏侯月要走,却被刘飞雪喊住了:“男女授受不亲,夏侯师姐还是留下帮个小忙吧。”

夏侯月不知所以,只是点头称是,于是便留了下来。

眼看着那金风真人和韩风就要走过埋伏圈了,那年轻人恨得牙痒痒,可也不得不招呼水下潜伏的人浮上来对敌,原本想好的以扁舟之上的傀儡人作为鱼饵来引诱众人上当,然后偷袭的计策完全没了效果。

“嘭!”天空中散开一团五颜六色的烟花,乃是修士们经常会用的招呼同伴的五彩符。

“不要跑了韩风!”喊声铺天盖地地自水底传了出来,忽然间那平静的河道之上居然出现了许多好似鱼儿一般的人影,。

“师弟,你不是要给我什么东西吗?”红如玉见刘飞雪只是看着那河道冷笑,不禁问道。

“没什么东西,只是不想师姐涉险而已。”刘飞雪笑了笑,“夏侯师姐你在这里照应一下,我去去就来。”

就算是为了那不逊于皇天神丹的丹药,刘飞雪也打算救那韩风一命,毕竟他可是穷人,弄到一粒丹药十分不易,可不能放过这么好的机会。

况且现在那些埋伏在暗处的人都已经冲了出来,倒也不怕会被偷袭了,杀也能杀得痛快一些。

就在刘飞雪赶过去的同时,那水中排出一个巨浪,竟然是一条长约十数丈的巨蟒,蟒头之上站着一个年轻男子,却是黑衣蒙面,看不清长相,但从气息来看,多半就是之前在峡谷中合击韩风的其中一人。

“贼子哪里逃!”那边金风真人忽然大吼一声,没入了芦苇荡之中。

“靠,又他娘玩这一套。”刘飞雪骂了一声,大概已经猜到这金风真人的真实意图了,之前唉峡谷一战也是如此,这家伙分明是跟那些刺客一伙的。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