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身体有地府

第一百七十章 水中激战

“韩兄小心切莫被围住了,咱们两个一起联手杀敌!”刘飞雪既然已经决定了要保住韩风的姓命,就不会再做他想了,虽说这样有点对不住自己的师父,可是被人利用的感觉很不好,他也不是特别情愿在这里杀了韩风,更何况红如玉并未表达自己不愿意嫁给韩风的想法,自己若一味地自以为是,反倒是不好了。

阴风惨惨,天地变色,似乎整个河道之上都蒙了一层阴影,那些原本已经将韩风围住的刺客此时竟好似双目失明一般,看不清任何东西,只感觉双眼发疼,好似要溃烂一般的难受。

“虽说这采自地狱之内的瘟疫黑风有些残忍,我一般不喜欢用,可此时却不得不用了,若再被两个结丹期的修士偷袭,只怕韩风就真要完蛋了,而且关系到世界的安危,我也必须将这一切控制在手中。”刘飞雪一边自忖,一边却已经踏着那些刺客的头顶到了韩风身旁。

“韩兄啊,你的敌人还真是不少,虽然不想趁火打劫,可是这拼命的事情总不能什么回报都没有吧,你之前说的那丹药是否可以多给几粒?”刘飞雪一边将扑过来的敌人打飞,一边笑道。

“那种丹药太过珍贵,只怕没有多的,不过次一些的却有,倒是可以当做酬劳赠给刘兄,只要帮我解了围就是。”毕竟丹药乃身外之物,若是人死了,便什么都没有了,韩风还是懂这个道理的。

“没问题,你们韩家的丹药再次也是极品,我就接受了。”刘飞雪笑了一声,趁着阴风未散,别人看不清他动作的时候,将阎王法身唤出,以阎王法身祭出鬼胎术,威力和范围都大了不止数倍,只听见阴风之中惨叫声连连,韩风甚至感觉能够到自己身边的饿敌人一个都没了,心下又是一阵惊讶,隐隐只能看到一个庞然大物在刘飞雪身后站着,却不知是什么东西,对于刘飞雪实力的估计,又提升了许多。

“儿郎们,妖道厉害,快布下十方水雷阵!”隐约间,听到那站在大蟒之上的年轻人喊了一句,便有十道比较强的气息自水底窜上,已经布下了一个古怪的阵势,将刘飞雪和韩风困在了其中。

那年轻人又喊道:“道友,烦劳你将那红如玉捉住吧,也好让这妖道投鼠忌器。”

“正该如此!”另一个声音响了起来,分明是借着灵力改变了声音,但刘飞雪还是听得出来,那人绝对是金风真人无疑。

这厮居然想出如此歹毒的计策,实在令人心生愤恨。

刘飞雪看了看韩风的情况,忽然将大手一挥,将韩风暂时收入了伏魔袋之中,继而直接利用阎王法身一脚踹开了那所谓的十方水雷阵。

这阵被踹开,不断发出爆破的声音,然而却不能伤到刘飞雪分毫,那阎王法身更是一点毫毛都未有伤到。

三两步就跨到岸边,正好瞧见金风真人往马车扑了过去,刘飞雪也不答话,直接将阎王法身大手一挥,仿佛苍蝇拍一般拍飞了金风真人。

这阎王法身威力之强悍,实在出乎了刘飞雪自己的预料,向来靠着这东西,即便是和结丹期大圆满的修士战斗,也不会落在下风吧。

金风真人被拍了出去,在空中翻滚了几下,好歹停住脚步,虽说没有受伤,可却是非常惊讶地看着那浓密的阴气之中的巨大影子,也不知是何东西。

“妖道强势,咱们联手吧。”这时那年轻人也站在大蟒之上过来,却不妨刘飞雪将韩风突然放出。

韩风也是结丹期的修士,而且还是入了《地煞图》的,虽说只是最末一个,但若是忽视他,可是要付出惨重代价的。

只见韩风飞出的同时,身子好像游龙一般,周身裹着一层淡蓝色的光芒,直接轰在了那年轻人的身上,将那年轻人打落在巨蟒之下,不过再想进一步杀了那人的时候,却被巨蟒逼了回来。

“果然是你,韩雷!”韩风冷喝一声,“以为只你有异兽相助吗?吾也有!”

自见韩风将手一晃,凭空显出一个巨大的裂缝,那裂缝之中居然咆哮着跑出了一头怪异的巨虎,头上长一只独角,全身金光灿烂,尾巴却是九条,身高三五丈,长七八丈,显得十分威猛。

一声怒吼,好似天地都要崩裂开来一般。

“竟然是九尾独角虎,你果然是去过千岛湖了,还能没死,实在令人赞叹。不过你今曰既然知道了我的身份,便休想再活下去了。”那韩雷落下巨蟒,却及时喂了一颗丹药进嘴,居然一瞬间就恢复了过来。

“居然是九转还魂丹,这韩家人真他娘浪费,把这么好的极品丹药当成豆子来吃吗?”刘飞雪心疼地想到,对于自己这穷人来说,一颗万灵丹都十分珍贵,更何况比万灵丹强了许多的九转还魂丹。

“道友,咱们联手先灭了韩风,那刘飞雪就交给我的儿郎们去处理了。”韩雷见韩风识破了自己的真面目,自然不肯放韩风回去了,若是给韩家家主韩山知道自己兄弟相残,那就彻底失去在韩家立足的机会了。

那金风真人此时还以为自己的身份并未暴露,所以手上总是留手,刘飞雪也不点破他,这样有利于限制金风真人的实力,对他们这边还是很有利的。

只听金风真人应了一声,就和韩雷合兵一处,要来取韩风的命,刘飞雪刚想上去帮忙,却见十道身影扑了过来,分明是想近他的身。

阎王法身眉心的孽镜台放出光芒,将那十人扫了一遍。

“嘿,居然每个人都带了自爆丹,难怪要来近我的身,不过你们修为太差,想要近我的身却是有些难度啊。”

刘飞雪直接收了阎王法身,对付这些家伙,若还用上阎王法身,那就是大炮打蚊子了,十分不划算,虽然阎王法身威力强大,修炼起来速度也比肉身本体快很多,但同样的,攻击起来消耗也是很大,这就是有利必有弊吧。

“翻江倒海,鬼魅逞凶!”只听刘飞雪一声低喝,便有一道人影坠入那河水之中,却是已经被他同化吸收了的翻江鬼的残魂,此时进了水中,便犹如蛟龙入海,顿时滔天骇浪掀起,将那十个修士直接冲入了河底,只听得连续的爆炸声响起,想是身上的自爆丹被翻江鬼残魂给引爆了吧,可怜这些家伙未能伤到刘飞雪分毫,便壮志未酬身先死了,可怜,可怜啊。

那便韩雷哼和金风真人夹击韩风,巨蟒独占九尾独角虎,打得难分难解,韩风仗着一身灵丹妙药和各种法器法宝,居然能够不被击败,而且还越战越勇了。

反观韩雷,到底不是真正的结丹期修士,虽然仗着外丹幻象强行提升了修为,可距离结丹期还差了不少,而那金风真人又不敢用出真实实力,毕竟他还以为自己的身份没有暴露,结果导致他们二打一却还胜不了韩风。

“哼,上次在峡谷被你们偷袭,这一次你们却没那个机会了。”韩风冷哼一声,顿时精神抖擞,愈战愈勇。

韩雷见情况不妙,冲着刘飞雪喊道:“刘兄,你不是不愿意你的师姐嫁给韩风吗?那么咱们联手杀了韩风如何,他能给你的报酬,我同样可以给。”

听到这话,刘飞雪还真稍微动心了,不过他可不是傻子,这个时候临阵倒戈,只怕到最后倒霉的就是他了。

“行啊,你若是肯将韩家的九成家产给我,我便答应你这个要求。”刘飞雪笑道。

“妖道,你欺人太甚!”韩雷吼了一声,忽然冲一旁的金风真人喊道,“金风真人,你也不必装了,咱们联手为的就是灭了韩风,如今正好是个机会,怎的不肯出力。”

这韩雷想得很好,金风真人暴露了身份,必然会全力绞杀韩风,甚至是刘飞雪等人,那时形势就好转了。

可他却不知金风真人心狠手辣,而且做事向来缜密,居然不去攻韩风,反而将手中金乌刺穿了他的身体,顿时火焰冲天燃起,将韩雷化为了灰烬。

“你这蠢货,我早知你设下这阴毒之计来刺杀你的弟兄,便假意与你虚与委蛇,如今正好帮韩风兄弟除了害了。”金风真人扯下脸上的黑巾,嘿嘿一阵冷笑。

他自忖已经无法轻易杀死刘飞雪了,是以才突然间选择了倒戈相向,这个时候说这样的话,纵然刘飞雪等人不信,也没有证据证明他就是韩雷的一伙儿,毕竟韩雷已死,而其他那些人又没见过金风真人,正所谓死无对证。

更何况韩风也是个聪明人,多一个朋友总好过多一个敌人,既然金风真人舍了韩雷来帮他,纵然前面有什么得罪的地方,他也不会去管了,枭雄本色,不过如是。

“倒是便宜你这老小子了。”刘飞雪心下一阵冷笑,反正金风真人这次针对的只是韩风,他也就没必要寻根究底了,惹恼了韩风,之前的努力就化为泡影了。

毒辣的太阳当空照下,河水都好似要冒出蒸汽一般,显得炽热难耐。

被刘飞雪盯着,韩风的额头上渗出豆大的汗珠子,并非因为天气炎热,而是刘飞雪给他的压力太大了。经过了刚才的一系列战斗,他虽然还不清楚刘飞雪的真正实力,但大概却也了解到了刘飞雪的恐怖之处。

“为什么这样的家伙居然连《地煞图》都没有进,就算我和九尾独角虎联手,只怕也不是他的对手啊,多宝阁那些白痴,拿那图册来骗钱!”韩风心中嘀咕着,全身都冒起汗来,紧张的汗水和因为炎热而留下的汗水交织在一起,很快就把他的衣襟给浸透了。

“韩兄,你是不是该向我说明些什么了?”刘飞雪淡淡问道,“这一次突然提出要娶如玉师姐,只怕并非单纯的喜欢吧,看你那兄弟韩雷不惜豁出命来截杀你,向来你家中定然是出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吧。”

“刘飞雪,你不要太过分了,韩风乃是韩家的未来家主,你这样与他说话,就不怕坏了赤阳门和韩家的关系吗?”金风真人杀了韩雷,如今倒是又庇护起韩风来了,真的是墙头草,顺风倒啊。

“金风师叔,有些话我这做师侄的可不想明说,你究竟有没有跟那韩雷勾结,甚至要赔上师姐的姓命,你自己最清楚,若是不想找麻烦,最好不要说话!”此时的刘飞雪,已经捏住了金风真人的把柄,是以也不把他这个师叔放在眼里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