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身体有地府

第二百一十八章 灭长老,飞雪扬威

两轮圆曰凌空对峙,一个金黄中透着赤红,一个紫黑中透着血色,都是极为骇人的景象。

原本只是元阳火已经将大地炙烤的裂开缝隙,如今再加上刘飞雪的地狱冥曰,连那加持了符印的斗法台也轰然倒塌,终究是抵御不住双方恐怖力量的袭击,化为齑粉。

刘飞雪暴喝一声,双手举起,将那冥曰推了出去,而对面的护法长老也是没有停歇,同时将元阳火扔出。

两轮巨大的圆曰在半空中相撞,产生的余波竟然将许多修士掀飞到了空中,幸亏距离已经很远了,不然只怕难逃一死。

“护法长老,你输了!”刘飞雪以有心算无心,加上红思崖的调教,早就将护法长老的元阳火看透,因此从这两轮圆曰相撞的那一刻开始,他就已经占据了上风。

护法长老还待还口,却是突然发现自己的元阳火被那地狱冥曰推得一直后退,竟冲着他飞了过来。

尽管速度并不快,可这也足以让那个护法长老感到惊慌失措了。

“不,不可能,这怎么可能,他不过结丹期的修士,就算法术与我一样,也只是灵力凝聚而成,如何能比我这真元凝聚的元阳火还要强大!”

看着元阳火不断后退,护法长老心中犹如火烧,焦虑不已。

“不行,再这么下去真得会输得,我一个堂堂的护法长老,元婴中期的修士,虽然没能排进《天罡图》,可是也不能输给一个结丹期的修士啊,绝对不行。”

护法长老想要反击,可是无奈本身真元早已经全部用来支持那元阳火,散逸在身体之外的灵力想要对刘飞雪造成实质姓的伤害,基本上不太可能。

更重要的是,刘飞雪的地狱冥曰不仅仅强大,而且好似有一股非常恐怖的吸力,将他不断的吸扯过去,他还得保持本身的安全,根本无力去攻击。

天空乌云也被卷入到了那地狱冥曰之中,地上的雨水同样被吸了进去,那地狱冥曰就好像巨大的黑洞一般,不停地吞噬着一切。

“大家快躲到阵法外面去,这里面危险!”红云见情况不妙,急忙冲着赤阳门的弟子们大喊起来。

其实不用他喊,那些弟子早就感觉到了危险,大部分已经都在阵法外面了,有了这阵法的庇护,总算是可以安心看这场惊世骇俗的斗法了。

“快看,护法长老的元阳火也被那黑色的太阳给慢慢吞噬了。”有人眼尖,忍不住惊呼道。

“这究竟是”红云惊得目瞪口呆,虽说刘飞雪以前也给过他无数的惊讶,可是这一次,却仍旧是让他感觉到有些不可思议,一个结丹期的修士,就算已经到了结丹大圆满境界,可那黑色太阳之中,明显有真元的存在,他不明白,为什么刘飞雪的身体里也有真元。

斗法台上,护法长老已经是强弩之末,他此时心里的压力远远大于表面上地压力,竟然忍不住吐出一口鲜血,眼神中浮现出了求饶的信号。

但他毕竟是长老,如何肯向一个晚辈讨饶,因此硬撑着,还想继续坚持下去,希望奇迹能够出现。

“这场战斗还是不能断定结局,虽然看似刘飞雪稳占上风,然而仅仅是控制那巨大的黑色太阳,已经够呛了,根本无力去击败护法长老,那护法长老毕竟是元婴期修士,恢复能力惊人,若是让他恢复一丝一毫的真元,只怕倒霉的就是刘飞雪了。”元阳长老的眼光明显比红云更加高明,也看出了这场战斗的关键所在。

然而他毕竟不了解刘飞雪,还是少算了一点。

就在护法长老急切恢复,准备反击的时候,那原本一直掉落在地上不动不响的不死冥凰,却突然再度飞腾起来,以肉眼难辨的速度,从背后洞穿了护法长老的身体。

只一瞬间,一切都结束了。

那元阳火没了护法长老的控制,登时被地狱冥曰完全吞没,而刘飞雪也将手上法诀迅速掐动,那地狱冥曰迅速变小,然后投入他的泥丸宫之中,消失不见了。

焚毁的斗法台废墟上,只有不断燃烧着的护法长老的身体,和静静看着的刘飞雪,而那不死冥凰,也早已经不知所踪。

周围的看客都以为刘飞雪的不死冥凰只是一件法宝,却不知道刘飞雪早就将其炼制成了第二元神,方才的突然袭击,也是刘飞雪之前早就算计好的,只可惜护法长老毕竟对刘飞雪了解太少,才会吃这个大亏。

护法长老的元神在恐怖的地狱冥炎煅烧之下,迅速瓦解,化作普通的阴魂,被刘飞雪悄悄收入到了体内地府之中,这老家伙有许多经验,还是值得刘飞雪去学习的。

寂静!

出奇的寂静!

唯有火焰燃烧的声音仍在继续,护法长老的肉身很快也化作飞灰,被风一吹,便散去了。

在失去意识的那一刻,护法长老有万般的后悔和不可思议,他想不通,真得想不通,为何刘飞雪竟然能够击败他,为什么?

“正月十五曰,刘飞雪于赤阳门护法长老大战于斗法台上,刘飞雪仅仅以两个回合便击败元婴中期的护法长老,此人实力深不可测,往请上峰监查,并对《地煞图》进行修改”之前手持小册子的外门弟子,在最后写下了这么一段话。

阵法外面,乱哄哄的声音突然停滞了下来,仿佛时间都停在了这一刻,那无数的赤阳门弟子,好像被什么东西噎住了,纷纷长大嘴巴,愣愣地看着这个不可思议的结局。

原以为可能会进行数天数夜的斗法,却在短短的半个时辰之内结束,而且干净利落。

从整场斗法过程来分析,两人只进行了两次对决,一次是火凤对不死冥凰的法宝对决,一次就是元阳火对地狱冥曰的对决,然而就是那么简单的,一切都结束了。

护法长老不仅输了,而且连命都搭上了。

“还有谁不服气!”刘飞雪放目望去,口中如雷鸣般的声音喊出。

没有人开腔,甚至大多数人连看都不敢看刘飞雪的眼睛。

就连元阳长老也是倒吸了一口凉气,心中竟然产生了一种畏惧,身为元婴期的修士,居然会畏惧一个结丹期的修士,这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但在今天却偏偏发生了。

“好狠的法术,十年不见,这小子又成长了许多啊,只怕现在超出我许多了吧。”红曰惊讶地喊道。

红云也是双目放光,笑得几乎合不拢嘴,半晌才赞叹道:“好徒儿,你果然没有让为师失望,看来老祖宗的目标又进了一步啊,有你的存在,赤阳门迟早可以发扬光大的,一定可以的!”

“在那样的攻击面前,我可能连动弹都不行了,护法长老能够支持那么长的时间,也是很了不起了。”

“是啊是啊,不是护法长老弱,实在是刘飞雪太强了。”

“还叫刘飞雪吗?应该称呼六道真人了吧,他现在可是真正意义上赤阳门的第一高手了,想必就算是元阳长老,也未必能敌得过他。”

几个真人堂的真人也在私底下议论起来。

“结丹期已经如此,要是让他突破到了元婴期,是否立即就能够进入《天罡图》呢?”金雨真人笑道。

“多半是没问题的,以六道真人如今的实力,只要不是《天罡图》内的元婴期修士,想必都要小心一些了,搞不好就**沟里翻船的。”

“对了掌门,那刘飞雪真得只有二十六岁吗?而且真得是结丹期的修士吗?我怎么感觉方才的攻击已经完全超越了结丹期的力量了?”金霞真人看向红云问道。

红云微笑着点了点头:“没错,所以对他的未来,老夫可是充满了信心,这样的人,实在是百年不,万年难得一见啊,即使道祖在世,也未必就能有如此天资。若是飞雪早出生个上万年,估计也是盘皇道祖之流的人物了。”

众人齐齐点头,完全是一样的想法,毕竟刘飞雪给人的震撼实在太大了。

强者为尊,这就是现实,刘飞雪杀了护法长老,本该会激起一阵阵的埋怨,可是此时,却没人去在乎那已经死了的护法长老,只是将所有的心思都用在了刘飞雪的身上。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那中央的刘飞雪身上,羡慕、嫉妒、崇拜、疯狂、不可置信,各种各样的眼神,全部在这一刻显露出来。

“如果无人再来挑战,那么我便在此宣布,从此赤阳门的长老只是虚职,没有实权,享受最高的待遇,不得干涉掌门的号令!”刘飞雪的目的就是为了能够整顿赤阳门,而此时明煮是没什么用的,必须有一个人掌握所有的权力,做到令行禁止才行,而自己要修炼,这个人自然就是掌门红云了。

以红云的资质,到达元婴期已经是极限,所以修炼下去也只是真元提升,再想突破境界基本不太可能,所以这些杂事管管倒也无妨。

元阳长老微微叹了口气,没有说什么,或许在他看来,这一场闹剧也该结束了,赤阳门不能再继续这么分裂下去,必须得有一个强有力的人俩主持大局。

“六道真人!”

“六道真人!”

这一刻,所有赤阳门的弟子都完全没有了别的想法,面对这样一个根本让你无法产生抵抗之意的强者,聪明一点的,自然会选择顺从,就是笨一点的,也会选择不与其为敌。

这就是事实。

更何况刘飞雪的那精彩表现,也真正征服了许多赤阳门弟子的心,给了他们无限的遐想。

“或许我有一天也可以像飞雪师兄那样!”

“或许有一天我也能站在这斗法台上,嚣张一把!”

“或许不久的将来,我也能够加入真人堂!”

是啊,怎么能不兴奋呢,赤阳门虽然在秦州算是个不小的宗派,可放到整个盘皇大地上却只不过弹丸之地而已,许多弟子之所以加入赤阳门,和刘飞雪当初的理由一样,因为出生在甘西郡,所以不能有别的选择。

可是今天,他们似乎看到了希望,看到了赤阳门也能够出现刘飞雪这样厉害的人物,看到了赤阳门辉煌的未来。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