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身体有地府

第二百四十九章 欲望和贪婪——宝藏的蛊惑力

李乘风的飞剑,绝对不是刘天宇能够抵挡的,即使他再勇猛,修为摆在那里,也是无可奈何的。

刘天宇如今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尽量保住自己的魂魄,那样的话,就有可能重铸肉身!

不过这个愿望似乎也无法实现了,因为他根本就不会死!

当李乘风的剑光距离刘天宇还有三丈左右的时候,刘天宇周身居然落下数十根铜柱,牢牢挡在了周围,将那剑光死死扛住,根本无法穿透。

飞剑再好,也是实物,只要是实物,就难以忍受烈火的灼烧,那铜柱突然变得赤红一片,高温之下,李乘风的飞剑居然经受不住,出于自保,居然摆脱了李乘风的控制,自行返回剑鞘了。

法宝在某种程度下已经拥有了某种反应,或者说条件反射,就跟单细胞动物一般,虽然没有意识,但却懂得避开危险。

铜柱之上,站着一个翩翩公子,正是相貌还保持在二十岁左右的刘飞雪。

“李乘风,你是不是活腻了,居然敢伤我爹?”刘飞雪的语气有些地痞流氓的味道,但那分明的恨意却表露得更加彻底。

“刘飞雪,你来的可真够及时的,也该你爹爹命好,躲过了这一劫啊。”李乘风重新放出剑光,不过这一次却不是一道,而是三道,一道悬停在他的头顶,两道在身侧,攻防都非常自由。

刘飞雪只是笑了笑,却没有说什么。

运气?他根本就不相信所谓的运气,之所以能够及时赶到,并且救了自己的父亲,那是因为他始终和藏身于刘天宇手上血河戒指中的灵体有着精神上的联系,一旦他的父亲遇险,他就能第一时间感觉到。

在刘家,只要是拥有血河戒指和灵体的人,刘飞雪都能感应到他危险与否。

只是这件事情他不想去告诉李乘风,一来没有必要,二来这也是他老刘家的秘密,他并不想泄露。

“不说话?”李乘风冷笑了一声,“上次因为红思崖帮你,所以你胜了我,可这一次红思崖还会来帮你吗?”

“废话少说,你已经成功激怒了我,接下来就准备承受我的怒火吧。”刘飞雪语气冷漠,早已经将李乘风看作了死人。

“飞雪,爹爹去赤阳门报信了。”见刘飞雪拦住了李乘风,刘天宇也趁机飞向了甘西郡。

李乘风这次的任务就是击杀刘天宇,怎么会轻易放刘天宇逃走,可是就在他准备以飞剑射杀刘天宇的时候,却忽然发现自己已经被铜柱组成的牢笼死死裹住,根本无法脱逃。

赤红色的铜柱散发出足以将地面烤焦的热量,而与此同时,这铜柱组成的牢笼里,还撒发出了白炽色的蒸汽,那温度同样惊人,简直能将人直接蒸熟了。

虽然并非阵法,只是炮烙铜柱和地狱蒸笼这两套刑具之间的结合,但造成的效果却非常惊人,连李乘风都不得不吃惊了。

刘天宇已经飞得没影了,即使李乘风现在脱困,也无法追上,更何况他现在能否脱困还是个问题,刘飞雪可不会坐看着他将这刑具破坏而不管的。

身处刑具之内,李乘风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惧感,那是一种对死亡的恐惧,从未这么清晰过。

即使他是元婴后期的修士,也无法在这样的情况下保持冷静,更无法做到不受任何伤害。

刘飞雪的地狱刑具如今每一件都是法宝级别的威力,即使李乘风作为元婴期的修士,也免不了受伤。

“可恶,好像没时间收拾你了,今天算你走运。”刘飞雪正要想尽办法灭掉李乘风,可是忽然间脑海中闪过梅兰遇险的预兆,他可不能不管。

要杀死李乘风,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此刻虽然将其困住,可是仍旧无法在短时间内将其杀死。

元婴后期的修士可不是闹着玩的,刘飞雪心中非常明白,这李乘风可不是李天华,没有那么窝囊。

摇头叹了口气,刘飞雪快速飞向了红枫山的方向。

刘天宇成功将信送到了赤阳门掌门红云的手里。

正午的阳光非常灿烂,然而红云却将门窗紧闭,屋内只有他和元阳长老二人,就连送信的刘天宇也被人护送下了山。

“掌门,这事儿正如飞雪的父亲分析的那样,只怕不简单啊,结合最近外界的传闻,只怕真得是妖帝封印之地已经被发现了。”元阳长老沉思道。

红云揉了揉太阳穴,显得有些兴奋,又有些紧张。

“师侄我也有同感,那妖帝封印之地的消息,几乎传遍了整个八州,包括天道宗、梵音寺、黑水龙宫、十方门、盘氏家族、神羿门,以及虽然不在七大宗派之中,但却发展迅速的玄冥教,都接到了同样的消息。现在在听到飞雪他爹说在红枫山上发现了正气宗的弟子,看来应该是不会错了。”红云点了点头道。

“起先还以为是谣传,没想到这事儿居然是真的,只是妖帝被封印了上万年之久,不知道那封印之地中的宝藏还在不在”

“这个不是问题,现在最大的问题是红枫山在我赤阳门境内,一旦有大量其余门派的修士企图染指妖帝宝藏,那么咱们赤阳门该如何办?要选择抵抗吗?”红云叹了口气问道。

“依着老夫的想法,这事儿绝对不能硬来,否则很可能会成为众矢之的,既然大家的目标都是红枫山,那就让他们去吧,红枫山干脆就不要设防了,任凭他们去捣乱,就算荡平了也无所谓。那样的话咱们不会成为众矢之的,而且也能最大限度地保障甘西郡境内所有人的安全。”元阳长老建议道。

“师侄我也正有此意,既然师叔你同意了,那就这么办吧。”红云点了点头,立即将命令下达了下去,让开通往红枫山的路,不要与任何前去夺宝的敌人缠斗,保存实力才是重点。

但若是有人胆敢越雷池半步,出了红枫山后还闹事,就一缕格杀勿论。

虽然赤阳门在盘皇大地上实在不算什么,毕竟最强大的是七大宗派,而赤阳门只是秦州的第二门派而已,而且跟正气宗差距很大。

七大宗派之中,综合实力最强的自然是天道宗无疑,道祖以及道祖三徒带给天道宗的财富,足以让他们成为盘皇大地上最为强大的门派。而唯一能够与天道宗抗衡的,就是目下如曰中天的梵音寺。

因为释罪的存在,梵音寺现在的名望甚至高过了天道宗,人们都认为释罪会成为继道祖之后的第三位“神”。

在天道宗和梵音寺之后,就是黑水龙宫和盘氏家族了,这都是有底蕴的存在。

其余三个中,神羿门乃是盘皇的弟子神羿创建的门派,到如今也是历史悠久了,他们最擅长的就是弓箭类的法宝、法器,昔曰神羿射下九曰,那等威风仍旧被人们所津津乐道,神羿门的位置在羽州,位于黑水龙宫势力范围附近,比十方门更为靠南。

神羿门与盘氏家族的关系密切,因此不管是黑水龙宫,还是梵音寺或者天道宗,都不会轻易去招惹他们,若被他们和盘氏家族联手对付,只怕灭门就不远了。

至于新兴的玄冥教,据说是信奉冥土的修士创建的门派,这几年发展迅速,已经占据了北部的冥州,将散乱的北方修真家族和门派基本统一了起来,俨然要成为第八大派。

玄冥教行事果断狠辣,但凡违背他们的人,都会被极为残忍的杀死,不过顺从他们的人,倒是可以获得许多好处,办事十分极端。

“掌门师侄,你觉得这次咱们赤阳门该不该掺和妖帝宝藏的事情?”元阳长老有些担心地问道,“虽然说妖帝宝藏就在咱们的地界,可是咱们赤阳门真得有实力去得到他吗?”

“很早以前就有传言说开启妖帝封印者,将会获得强大的力量和无穷的财富,这话应该不会是空穴来风。蚂蚁也有信心吃了大象,咱们赤阳门就不能趁此机会博上一把吗?”红云也是有野心的,他可不愿意看着赤阳门一直都是现在这样不死不活的状态,他想完成红思崖的愿望,让赤阳门成为凌驾于七大宗派之上的超级大派,为进军地魂界打好坚实的基础。

修真界,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或许在刘飞雪前世的世界里,蛇吞象会撑死,但在盘皇大地上,蛇吞象只是很普通的事情,只要蛇懂得运用自己的力量就行了。

“不过咱们总不能直接掺和进去吧”

“那是自然,以咱们赤阳门目前的情况,根本都不够看的,所以最好的选择就是先派人到红枫山守着,等待时机。”红云点了点头道。

盘州,盘皇城。

盘皇大地上最大的两座城镇之一,比仙土城更为历史悠久的城镇,仍旧保留了许多盘皇时代才有的建筑风格和习惯。

盘皇城,从严格意义上来讲已经不仅仅是城了,它整个就是一个家族的宅院。

只是这个宅院实在太大,里面的人也变得更多。

不过即使如此,盘氏家族对于盘皇城内民众的控制力实在惊人,几乎可以做到令行禁止的程度。

盘皇城,开天大殿。

在盘皇城中,有开天大殿和劈地大殿两个浩然建筑,其中开天大殿是元婴期以上修士商谈要事的地方,而劈地大殿则是所有家族重要人物参与的时候进行回忆的地点。

不管是开天大殿还是劈地大殿,在盘氏家族之中都是非常神圣的存在,整个盘氏家族都以这个为荣。

此时在开天大殿内,端坐着二十多个修士,全部都是元婴期的修士,明显比正气宗的实力强了许多。

位于开天大殿正中高作上的,正是这一代的盘氏族长。一身土黄色的长袍,看起来十分朴素,上面甚至连任何装饰都没有,然而看着他,却会觉得他非常的高贵和典雅,那种气质明显是从小才能培养出来的。

“族长,不用再等了吧,如今外面的人都行动起来的,而根据最新的消息,赤阳门的人似乎在红枫山发现了正气宗的人,但是却没有发生战斗,反而将红枫山让出了一条道,似乎就是让咱们去那红枫山上的意思。”一名身材高大,留着乱糟糟胡子的大汉说道。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