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身体有地府

第二百五十六章 十方、神羿、玄冥

女孩的额头上渗出豆大的冷汗,显然是承受着巨大的痛苦,每一次的治疗,都让她痛彻骨髓,然而她却甚至连睁开眼睛的力气都没有了。

“不用担心了,她只是消耗太大,以至于伤了金丹,所以才会这么痛苦,过一段时间就好了。”看着刘飞雪心疼地盯着病**的梅兰,甜儿安慰道。

刘飞雪嘴角**了一下,狠狠捏住了拳头:“李天华!正气宗,我刘飞雪绝对不会让你们好过的,等着瞧吧!”

深深吸了口气,刘飞雪转过了身子,实在不忍心再继续看下去了。

“梅兰,你好好休息吧,哥哥去办一些事情,等事成之后就来这里看你。白狐夫人愿意收你为徒,那是你的福气,一定要好好恢复过来啊。”在心中想了半晌,刘飞雪冲着甜儿和蜜儿挥了挥手道,“走吧,是该去完成夫人交待的事情了。”

红枫山顶,落下几道人影,有的骑乘异兽,有的驾驭法宝,都是修为相当深厚的修士,而且很明显不是正气宗的人。

“张兄,我门下弟子已经探查清楚了正气宗修士驻守的位置,不如咱们这就去看看情况吧,反正以李乘风的修为,也肯定挡不住咱们联手的。”一个穿着云彩仙衣,头顶悬浮一件古怪法宝的修士说道。

“可是我听说那百鬼老祖也在红枫山上,他可不是好惹的主儿,咱们务必得小心了才是。”与这人穿戴完全一样,甚至连法宝都一模一样的另外一个女子担忧地说道。

除了这两人之外,还有八个与他们打扮一样的修士,就连头顶的法宝都几乎一模一样,仿佛是开着十瓣的花朵,分明是十方门的人。

而在这些人的另一侧,还有十个身穿兽皮衣服,看起来好像猎人一样的修士,都是身背硬弓,却不知道箭支放在什么地方,这么明显的标志,多半是神羿门的人无疑了。

“怕什么,百鬼老祖一个难道还挡得住咱们联手不成!”其中一个披头散发,扎着火红色头巾的中年男子喝道,“这一次可不仅仅是咱们来了,想必连天道宗和梵音寺都会有所行动的,毕竟妖帝是他们的前辈封印的,不可能对此事不理不顾。”

“问题是这里真得是妖帝的封印之地吗?咱们不会被人耍弄吧?”另一个同样身背硬弓的人担心道。

“肯定不会有假的,那正气宗的人不惜冒险潜入赤阳门的地界,在这红枫山上搜寻了十几天,现在却突然守住了那个洞穴,肯定是有鬼!”最先说话的十方门修士非常肯定地说道。

“既然如此,咱们就去看看吧,反正已经来了,总不能空手而归。”姓张的神羿门修士想了想道。

“正该如此!”

众人商议停当,便往血河洞的方向走去,就在此时,忽然天空中传来一阵怪叫声,刺耳而且令人浑身都不舒服,仿佛被死亡盯上了一般。

“是玄冥兽!玄冥教的人也到了啊!”姓张的男子抬头看了看,正有十头玄冥兽空降了下来。

“这玄冥教虽然只是新兴教派,可是发展极为迅速,而且听说教内还有真我境界的修士坐镇,当真是后生可畏。”十方门的修士叹了口气道,“咱们若不努力,只怕就要被这玄冥教给比下去了。”

“所以说嘛,这一次一定要得到妖帝宝藏,得到十二妖子,甚至有可能的话还要捕捉到妖帝元婴,到了那个时候,咱们十方门和神羿门就可以取代天道宗和梵音寺,成为当世最强的两大门派了。”神羿门的修士叹了口气道。

找了整整一个时辰,李乘风等人也没找到刘飞雪,无奈之下,只能选择放弃,继续守在了血河洞外面,因为他们还有百鬼老祖交待的事情去完成,不能耽搁太长时间了。

“长老,那不是玄冥教的玄冥兽吗?怎么他们也来了?”李天华猛地发现天空中盘旋着十头玄冥兽,惊讶地问道。

李乘风比李天华修为强得多,自然发现玄冥兽也比李天华早得多,不过他沉得住气,并没有说什么,只是冷冷盯着那些玄冥兽,看着一身黑色长袍,长袍之上绣着黑色太阳的玄冥教修士。

“老祖说的没错,这些人真得来凑热闹来了。不过咱们辛苦了那么救才找到的地方,绝对不能轻易就让他们闯进去。”李乘风冷冷一笑,“按照老祖的吩咐,不要跟这些人较劲,放他们进去就是,然后自有老祖来对付他们,如果有人问起老祖的下落,就说有要事返回正气宗了,知道吗?”

“是!”

“这帮狗东西,吃现成的倒是比谁都积极,难怪没人喜欢这新兴的玄冥教,他们实在是有些让人恼火。”李天华恨恨骂道,“咱们牺牲了那么多人,才侥幸发现了通往妖帝宝藏的大门,可他们哼!”

“不要那么生气了,现在可不是玄冥教一派的事情,既然连最北方的玄冥教都来了,想必其余门派也不会迟了,特别是那十方门,当初好说歹说从他们手里骗来了一块封印石,现在肯定对咱们恨之入骨,不可能不来凑热闹的。”李乘风叹了口气,心中忽然又恨起刘家人来,“要不是刘家,要不是赤阳门,也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出现,可恶!”

说话间,那十头玄冥兽没入森林之中,显然是落地了,这些玄冥兽能大能小,骑乘起来十分方便,而且攻击也十分强大,所以玄冥教靠着这些玄冥兽,也是让许多门派都吃尽了苦头。

“天华,你找几个得力的手下去看看玄冥教的人搞些什么鬼,如果可以的话,就将他们引过来吧,反正这里的秘密隐藏是隐藏不住的,倒不如索姓说破了。”李乘风想了想道。

李天华看了李乘风一眼,眼神中有些不满,心道:我可是少宗主,你凭什么来命令我。

不过他也很识时务,知道自己不是李乘风的对手,也不想触那霉头,该隐忍的时候,也只好隐忍了。

然而还不等他出去,却见前面不远处闪出了数道人影,而且越来越多,仔细一看,竟然有二十多人,光凭穿戴,很容易就能辨明对方的身份。

“十方门!神羿门!想不到连你们也来了。”李乘风咬了咬牙,恨恨啐了一口唾沫,“一群趁火打劫的家伙,混账。”

澜州和羽州相连,而十方门和神羿门的关系也一直不错,再加上这两州都地处南方,十分富饶繁荣,尽管比不上秦州,可也差距不大,若是十方门和神羿门联手,对正气宗来说真得是一个很严重的打击。

李乘风站在血河洞前,所有的元婴期修士都站在他的两侧,一股强烈的气息形成了气壁,将血河洞挡在了后面。

在这些元婴期修士的后面,则是结丹期的修士,正气宗这一次来的人可不是一般的多,虽然死了很多,可是主要的战力却没有多大的损失。

那二十个修士说说笑笑地走了过来,举步之间,隐隐有一股股强大的气息席卷而来,好像是狂风一般,逼近了正气宗的修士们。

十方门和神羿门之所以来得这么快,主要还是因为两州与秦州都有交界,基本上可以说是相连的,距离秦州最近。

“李乘风,怎么不见李飞雄那小子?”神羿门姓张地修士看着李乘风等人哈哈笑道,“你小子不行,还不配跟老夫对峙,还是让李飞雄出来吧,或者你们那百鬼老祖也可以。”

“对,让百鬼老祖出来吧,当初是相信你们,所以才将封印石借给你们使用,却不想你们居然自己悄悄来到这里寻宝,却连我们十方门也不通知一声,是不是有些太过分了?”十方门身穿彩云仙衣的修士也怒道。

这两人一唱一和,明显是已经沆瀣一气,李乘风不可能看不出来,生气归生气,可又有什么办法,如果没有李飞雄和百鬼老祖在这里,他一个人还真得无法压制住这两派联合。

仔细看去,十方门和神羿门的修士居然都是元婴期高手,真不愧是七大宗派中的两个,这手笔真得很大。

不比的话还看不出来,比比就知道了。

赤阳门的元婴期修士,算上红云、刘飞雪和元阳长老,也才三个而已,即使再加上连肉身都没有的红思崖,也不过才四个而已,可人家轻易就能拍出十数个,这种差距,就是大宗派与小宗派之间的差距了。

“两位说笑了,我们正气宗怎么会独占宝藏呢,这不是要迎接几位嘛。”李乘风淡淡笑道,“我正气宗始终没有忘记十方门的恩惠,原本打算第一时间就通知你们的,可是此处实在危险,所以就耽搁了些时间,可怜我们死伤了众多弟子,到头来却要受到两位埋怨,实在委屈啊。”

人真得是很善变,李乘风原本是个直来直去的家伙,可此时这一番话,却滑溜得很,不光将自己的责任推了个干净,还顺便做了好人,又完成了百鬼老祖交给他的任务,实在是聪明啊。

“哈哈哈,既然你这么说,那咱们就联手吧,只要夺取了妖帝宝藏,咱们平分就是了,也不用再被那天道宗和梵音寺一直压制。”姓张的神羿门修士虽然根本不信李乘风的话,不过既然对方已经说出来了,他也干脆接了起来。

“没错、没错,既然李兄也有这样的想法,那咱们干脆联手吧,快些让李飞雄或者百鬼老祖出来,咱们也好仔细商讨一下如何才能顺利得到那些宝藏。”十方门的修士也趁机附和道。

“唉——,两位有所不知,我们正气宗已经打算放弃宝藏了,封印石可是需要十块啊,如今我们手里的才只有三块,如果两位有信心找齐剩余的七块封印石,那宝藏就是你们的了,我们不要也无妨,只要不落到赤阳门手里就行。”李乘风叹了口气道。

“哼,休要拿这种话来诓我们,说什么封印石,老夫就不信什么封印不能靠蛮力打破。”姓张的赤阳门修士瞪了李乘风一眼,转头看向十方门的修士道,“咱们进去看看吧,可不能被这小子的话给骗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