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身体有地府

第三百二十一章 死亡吞噬,一招克敌

犹豫中的第一骑士塔克,最后还是下了决定,他不可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同伙就这么死了,只要夺回元婴,耶律默默还是有重新复活的可能的。

但他确实是个很耿直的人,并未直接动手,反而很是正经地冲着刘飞雪抱了抱拳道:“来吧,咱们这一战只怕是不可避免了。”

刘飞雪嘴角扬起一抹微笑,他刚刚领悟到了神奇的死亡境界,比之虚我境界、真我境界都有所不同,是他自己因为体内地府而衍生出来的一种很奇特的境界。

处于死亡境界之中的他,就好像深处地府之中,不仅各方面的能力都会得到大幅度提升,而且最厉害的是,他可以随意控制体内的鬼兵和判官,无需担心真元的消耗,也就是说他即便是将如今七层地狱的六个判官一起召唤出来助阵,也不会因为真元不足而半途而废。

还有一点就是,他可以将周围一丈范围内的环境进行死亡吞噬,在这个范围之内,除了他和他所保护的人之外,其余生灵,根本无法存活,即使是虚我境界的修士也不行,这根本就是个禁地。

目前唯一比较可惜的是死亡境界的维持时间只有短短得片刻,而且一旦使用,就要有很长时间的间隔,具体多长时间刘飞雪还没有真正尝试过,只是在顿悟过程中推断出来的,所以这个死亡境界并非随时都能使用的,只有到了最关键的时候,为了斩杀敌人,或者保住自己的姓命才可以动用。

在刘飞雪看来,死亡境界的进入肯定需要什么条件,只是现在他修为太差,暂时还无法发现罢了,或许以后等到修为提升了,再来研究这个死亡境界的真正秘密也不迟。

今天的话,就先在李多宝身上试试这死亡境界的威力吧。

至于那第一骑士塔克,他根本就没有放在眼里,如今的元婴期大圆满修士,没有能够伤到他的,不被他瞬杀已经是很不错了,包括那个周青也是一样。

只不过这样的事情还被得到证实而已。

刘飞雪今天要做的,就是击败第一骑士塔克,然后再给李多宝点颜色看看,让对方再也不敢轻易来招惹他,那样的话,他就有更充裕的时间去寻找虚空神鸟了。

为了虚空神鸟,他可是制定了一整套的计划,到现在还没有实施而已。

“塔克阁下,这是您要求的决斗,不要怪我手下不留情。”刘飞雪微微笑了笑,将双手微微扬起,身后居然浮现出两排飞刀,都是三寸左右的长短,密密麻麻地并列排在一起,看起来就好像刘飞雪身后的一对金属翅膀。

“先试试我的元阳刃吧。”

言罢,刘飞雪将双手一挥,那将近百把左右的飞刀竟然全部飞出,在半空中居然燃烧起来,那火焰正是元阳火无疑,而飞刀所组成的羽翼依然没有散开,自远处看去,简直就像是一只赤红色的飞鸟撞向了塔克。

塔克根本连阻挡的机会都没有,当他企图以冰龙抵挡那火焰状的飞翼的时候,那飞翼却突然散开,化作了上百把飞刀,纷纷刺向了他。

每一柄飞刀之上,都包裹着非常恐怖的元阳火,这元阳火乃是太阳真火的精华,比太阳真火还要高出一个档次,其威力自然非比寻常。

塔克完全没有想到刘飞雪那看似简单的攻击却发生了如此大的变化,仓皇之间只能选择避开,但还是有两柄元阳刃刺穿了他的双臂,疼得他当场惨呼了一声。

一次攻击便击溃了强大的塔克,这对刘飞雪来说绝对是个天大的好消息,他之所以选择留在这里而不离开,为的还是虚空神鸟。

尽管这次攻击之所以能够伤到塔克,从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塔克的轻视和不注意,不然即使是他,要轻松拿下塔克,也不容易,即使能够取胜,需要的时间和精力都绝对不会少。

但那都不重要了,事实是他当着众胜天盟修士的面一招便击败了他们的第一骑士塔克,尽管赢得不太光彩,可赢了就是赢了,他也没有用什么卑鄙的手段,而是堂堂正正地通过战斗取胜的。

这个事实,不仅让周围那些看热闹的修士感觉到震惊,有一种无法相信的心理,就连正在于旖旎战斗中的李多宝,也是吃了一惊。

塔克有多么强,他心中非常清楚,然而今天这一战,刘飞雪却只用了一招就击败了第一骑士,这又不是做梦,一切都是那么得真实,他也不知道究竟有怎么办了。

慌乱中的多宝道人终于发狠一招击退了围攻他的五个灵兽,并且好似鹰翔一般离开了和旖旎的战斗,转而攻向了刘飞雪。

以多宝道人的修为,如果全力攻击刘飞雪,只怕现在的刘飞雪,就算是再厉害也是在劫难逃了。幸好他之前领悟到了死亡境界,这个能够让他短时间内接受死亡的庇护,成为整整意义上的死亡之主,地府之主的强者。

只见多宝道人将身子一晃,周身飞出无数金光银光,竟然是数十件不同的法宝,这些法宝,别的修士只怕收集其中一件都会非常得兴奋,可多宝道人不愧是多宝道人,竟然将这些法宝当作暗器来使用,果然是厉害。

对于这一击,多宝道人有着绝对的信心,就算是元婴大圆满的修士,甚至就算是虚我境界的修士,在遇到他这样的偷袭的时候,唯一的选择就只能是逃跑,若强撑着,能够抵挡住的人也有,但是对真元的消耗太过巨大了,所以如果可能,这些人都不会去挡住那数十件法宝的,选择只怕是躲在离家很远的地方。

然而他却不知道,刘飞雪早就进入了死亡境界,双眼透着恐怖的血红色,周身看似没什么变化,其实却已经有了很大的不同,特别是一张范围之内,几乎没有任何生灵能够存在。

不仅仅是生灵,法宝也是一样,要想穿透死亡的吞噬,攻击到刘飞雪,那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死亡吞噬!”见那几十件法宝同时飞了过来,刘飞雪催动真元,全力维持死亡吞噬,结果仅仅一瞬之间,不仅是多宝道人的几十件法宝成了碎片,就连刘飞雪脚下一张范围内的建筑,竟然也被吞噬了,留下的,只是好像被强行剥离到异空间的痕迹。

刘飞雪脚下踏着悬浮在半空中的石板,这整整一张范围内,唯一能站着的地方就是这块石板了,其余全部都被吞噬掉了。

吞噬的东西,自然是去了异空间,只不过这个异空间就是刘飞雪的体内地府而已,并且融入到了体内地府的筑就之中。

看到这令人惊叹的场景,多宝道人就好像是被雷击了一般,完全处于呆滞状态了,半晌才呆呆地自言自语道:“这这不可能啊,他应该只有元婴后期的修为才对,他怎么能够那么轻易地毁掉我的法宝呢,那几十件法宝,可是我精心挑选出来的,虽然没怎么淬炼,可不管怎么样也是法宝啊,居然就这么被毁了,这种事情连我都做不到啊,我可是虚我境界的修士啊!虚我境界!”

多宝道人在说这番话的时候,周围那些是隶属于胜天盟的修士们也纷纷议论起来,原本的落井下石和幸灾乐祸,突然变成了畏惧和敬畏:“果然,刘飞雪真得是传说中真正的太阳之神,不然他怎么可能这么厉害,不仅一招击败了第一骑士,就连多宝大人也被他吓得不敢动弹了。”

这些议论自然一字不露地传到了多宝道人的耳朵里,同样也传到了刘飞雪的耳朵里,两人听着这番话,心情却是大为不同,一个憋气,一个却是高兴。

多宝道人意欲复仇,然而一想到方才刘飞雪那诡异的攻击,就让他有些不寒而栗,他也不认为自己的身体比那些法宝更加结实。

在没有搞清楚刘飞雪那攻击的真实情况之前,他是没什么勇气挑战刘飞雪了。

咬了咬牙,多宝道人冲着围观的修士吼了一声:“都看什么热闹,赶紧去做自己的事情!”

那些修士虽然看到多宝道人的法宝被刘飞雪毁了,但却也没有自信敢和多宝道人对着干,于是一个个灰溜溜地离开。

他们当然不会笑话多宝道人,毕竟同属胜天盟,多宝道人遇到的耻辱,就是他们遇到的耻辱,今天这种事情,除了让他们对刘飞雪的恨意更浓之外,就是多了一份对刘飞雪的恐惧感。

说起来,多宝道人毕竟是虚我境界的修士,一时不查吃了暗亏而已,真正斗起来的话,刘飞雪肯定不是他的对手,只可惜多宝道人太过谨慎了,见自己的法宝被刘飞雪毁了数十个,便不敢妄动了,若是他这个时候再和刘飞雪斗上一番,就算不能轻易取胜,刘飞雪也绝对不是他十合之敌,毕竟元婴后期和虚我境界,本来就不属于同一个档次上的修士,完全没有可比姓。

在返回自己住处的路上,多宝道人想了很多,但其中想得最多的,却是对刘飞雪的报复。

只不过为了妥善期间,他还是打算先等玄冥至尊调查回来再说,因为那个时候刘飞雪的底细就清楚了,还有刘飞雪所用的那诡异的攻击方式,也可能将会揭开神秘的面纱,到了那时,再找刘飞雪报复也不迟。

他能够忍耐这一时之气。

“你还是赶紧离开吧,杀了护教骑士,和不同于击杀那些垃圾骑士,等骑士王回来之后,肯定会亲自找你算账了,为了你好,还是赶紧离开吧。”当别人都离开之后,周青却留了下来,看着刘飞雪说道。

“为什么告诉我这些?”

“很简单,因为我不想你被别人杀了,等你变得再强一些,还要成为我周青的对手呢。”周青微微笑了笑,“你好自为之吧,我的话绝对不会错的,骑士王将那些护教骑士看得好像自己的亲兄弟一般,耶律默默之死,绝对可以让他不顾胜天盟主的命令,做出一些超出理智范围之外的事情。”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