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身体有地府

第三百二十九章 寒冰天劫,妖帝传人?

寒气透体而入,完全不是刘飞雪以前感受过的任何寒冷,这种寒冷不仅要将他的身体冻住,甚至就连思维,连体内地府甚至都仿佛要冰封一般。

“寒冰天劫!这可是大哥最强的法术了,甚至曾经还伤过冥鸦大人呢。”第二骑士咽了口唾沫,显得非常激动,即便深处数百丈之外,还是能够感觉到那刺骨的寒意,连说话都有些张不开嘴了,“刘飞雪完了,居然敢站在那里接这一招”

“或许他根本就不在乎呢。”周青不禁冷笑道,“在你们眼里,这寒冰天劫确实厉害,我也没想到塔克居然有这么强的法术,但是咱们都不是刘飞雪,究竟结果如何,还是看看再说吧。”

这一次,骑士们居然都没有反驳,他们或许在心底也同意周青的说法,毕竟刘飞雪之前给他们带来的震撼实在是太大了,以至于他们现在已经无法去预测刘飞雪能够做到些什么事情。

“刘飞雪,你已经败了!”塔克依旧站在原地,面色冷峻,好像非常有自信地看着寒冰天劫里面的刘飞雪,大声说道,“现在认输还来得及,再过一会儿的话,就连我也无法控制这法术了。”

塔克的心是好的,他只是不愿意杀死刘飞雪,但他却不知道,这番话在好胜的刘飞雪听来,却是那么的刺耳。

原本不想动用金鼎真人的元神珠,不过现在看起来必须得用了,虽然以他本身的实力也能够破解眼前这种状况,可是即便破解了也会非常狼狈,毕竟对空间互换的方法还没有完全掌握,只是领悟了一点皮毛而已。

他现在要给整个胜天盟的修士一种震撼,所以元神珠是锦上添花的最好选择。

“未必!”

刘飞雪的声音仿佛从遥远的地方传来,冰冷而且充满了自信。

这声音刚刚响起,就见那一片白茫茫的寒冰天劫之中,突然亮起了一个红点,很快,这个红点迅速放大,变成了一团赤红色的火焰,再接着,这赤红色的火焰竟然变成了金黄色。

金黄色的火焰燃烧着,化作一只巨大的金乌,仰天长鸣一声,竟然只是一瞬间,就将塔克以为牢不可破的寒冰天劫给破了,原本寒冷的气息瞬息间变得炽热难耐。

那些站在周围的修士,就好像站在了火山口上似得,全身都热得难受。

金乌腾空而起,耀目的金光将整个虚空山都照得通透一片。

虚空雪林中突然沸腾起来了,热门竞相传颂着有关太阳神的消息,如果说之前刘飞雪是太阳神的消息在雪林中只有一部分人相信的话,那么如今看到那巨大的金乌在虚空山上飞腾,这使得几乎雪林中所有部落的人都相信了,太阳神果然下凡了,来拯救他们这些处在水深火热之中的人了。

大概这种影响连帝无梦也不曾想到,他不了解刘飞雪,所以根本不知道刘飞雪还能化身金乌。

“没想到,没想到这刘飞雪真得和妖帝有关,难怪那么多人都未曾得到妖帝宝藏,却被他一个人得去了,难怪白狐夫人会帮助他,难怪整个白狐族的修士都会帮助他,看来这小子是妖帝的传人啊!”玄冥至尊自言自语地说着话,却已经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此时的心情了。

相比这些人,只怕最为吃惊的还是塔克。

这个人几乎用尽了自己的真元,用光了自己压箱底的绝技,可是却发现竟然无法伤到刘飞雪分毫,他的自信心已经被完全击溃了。

刘飞雪虽然最后没有用空间互换的能力,没有因为失手而杀了塔克,可是此时的塔克却宁愿死了。

“你也不用气馁,如果没有用元神珠,我也做不到这种程度。”刘飞雪用了元神珠的事情,帝无梦、多宝道人和玄冥至尊肯定都看出来了,与其让别人揭穿,倒不如他自己将这个事情说出来,显得磊落一些。

“你也有元神珠?”果然听到刘飞雪的话,塔克原本垂头丧气的脸立即变得精神了许多。

“没错,咱们都是元婴期大圆满境界的修士,虽说我因为有特殊的功法而稍微胜了你一筹,可毕竟是用了元神珠的,你也没必要那么丧气。”刘飞雪也不是无情之人,这个塔克是老实人,而且办事那么认真,自己没必要给其伤口上撒盐,反而安慰一下的话,能得到很多人的好感。

果然他这一番话过后,原本对他非常反感的第二骑士和第三骑士表情也有些变了。

“没想到这小子还不错嘛,那元神珠的事情,明明没必要告诉咱们的。”第三骑士揉了揉鼻子,唏嘘道。

“对啊,他要不说这事儿,估计大哥就该去自杀了。”第二骑士也附和道。

旁边的周青听到这番话,只是冷冷笑了笑,转身就往神殿而去了,看完了这场决斗,他已经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所以必须得更加努力地去修炼了。

决斗结束之后半个时辰。

虚空神殿中帝无梦的住处。

“你终于想通了吗?”帝无梦淡淡看着眼前这个年轻人,拥有和刘飞雪一样充满了野心和自信的眼神,也拥有和刘飞雪一样过人资质的周青问道。

“是的骑士王阁下,我决定拜您为师!”周青跪在地上诚恳地说道,“以前是我太自傲了,一百年前您就曾打算收我为徒,可是我却拒绝了。”

“你能说出这样的话来我很高兴,既然要拜师,你就永远不能背弃胜天盟,这个也愿意吗?”帝无梦又问道。

“只要能让我拥有击败刘飞雪的能力,做什么我都愿意。”周青面色冰冷,过去的他,修炼没有任何目标,因为他不求长生,也不求称霸,原本修炼都只是被逼出来的,可是当遇到刘飞雪之后,这一切都变了。

他现在有了目标,也有了继续修炼提升修为的动力。

“很好,从今天起,你就是我帝无梦的亲传弟子了,也是唯一的一个弟子,我将把我生平所学全部传授给你,也希望你不要忘记自己今天在这里所说的话,绝不背弃胜天盟,否则的话我会清理门户的。”帝无梦笑了笑道。

原本打算收刘飞雪为徒的计划已经没有了,因为帝无梦知道,一个被妖帝和红思崖那样的老鬼调教出来的徒弟,肯定是不会看上他的,与其强求,倒不如顺其自然。

当然这只是帝无梦自己的误解,若他知道刘飞雪除了从红思崖那里学到了《冥曰诀》之外,其余大部分的法术和仙技都是自己摸索和创造出来的话,不知道作何感想。

“骑士王阁下,不好了!”突然玄冥至尊闯进了房间,大声喊道。

“什么事情这么慌张?”

“虚空神鸟不见了,连祭坛一起都被人给偷走了。”玄冥至尊回答道。

“此话当真?”帝无梦猛然站了起来,“别的密地有什么情况吗?咱们的千年计划是否已经泄露?”

“别的地方倒是没什么变化,只是虚空神鸟被偷了,看来这个贼子只是冲着虚空神鸟而来的。”玄冥至尊回答道。

“敢来神殿偷东西,究竟谁这么大的胆子,让守卫虚空密地的几个骑士立即来见我。”帝无梦吼道。

难得见帝无梦如此生气,倒不是因为虚空神鸟的丢失,而是因为神殿的防御竟然如此脆弱,若是千年计划泄露出去,岂不是出了大事了?

“他们几个都在外面呢。”玄冥至尊答道。

“让他们进来。”帝无梦看了周青一眼道,“你也坐在一旁听着,作为我的亲传弟子,你以后要代我做很多事情,所以看着点。”

“是的师父。”周青点了点头,盘膝坐在了一旁。

玄冥至尊疑惑地看了周青一眼,却没有说什么,只是到了外面将看守密地的第二、第三和第十一骑士叫了进来。

“说吧,到底怎么回事?”帝无梦淡淡问道。

“王,这事儿实在是太奇怪了,我明明一直守在那密地之外,而且路上的机关也没有任何被摧毁的痕迹,若不是神殿内部懂得机关破解方法的人,就只能是可以撕裂空间的修士了。”第十一骑士百里风无奈地说道。

“即使在神殿中,也就只有你们十二骑士和冥鸦、多宝知道密地的秘密,就连旖旎那丫头都不知晓,难不成咱们之间出了内鬼?”帝无梦很不高兴地反问道。

“那个属下实在不知啊。”百里风真是冤枉得很,明明被刘飞雪摆了一道,却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还有你说什么撕裂空间的高手,你以为这里是地魂界啊?在盘皇大地上,就连盟主也不敢说自己可以撕裂空间,别的修士就更不用提了。”帝无梦又道。

“这个”

“骑士王,若真是内部人做的,得到虚空神鸟之后肯定会立即逃走,咱们只要调查一下有谁离开了虚空神殿就明白了。”玄冥至尊突然提议道,大概是看到自己过去的兄弟那么狼别,出来打圆场了。

“好吧,你立即去调查,在查清楚之前,绝对不允许任何人离开神殿。”帝无梦点了点头道。

等玄冥至尊离开之后,周青忽然开口说道:“师父,弟子倒是觉得有个人非常值得怀疑。”

“谁?”

“刘飞雪!”周青答道。

“他?他不是一直在和塔克决斗吗?怎么会有时间去盗取虚空神鸟啊。”帝无梦不解地问道。

“师父,您似乎忘了,那刘飞雪在决斗之中,前半个时辰的表现与后面的表现截然不同,简直就像是两个人,这中间是不是有什么古怪呢?”周青淡淡道。

一旦决定要为胜天盟效力,就会全心全意地去为胜天盟办事,只要不阻碍自己的修炼,他就会当自己是胜天盟的人,因此他说这番话,完全是把自己当成了胜天盟的人,当成了帝无梦的弟子。

“确实有些奇怪,而且我听外面传言,刘飞雪一直在寻找虚空神鸟的下落,如果将这些事情联系起来的话,真得有可能是他搞的鬼了。”第十一骑士百里风也急忙说道。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