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身体有地府

第三百四十九章 硬闯冥王殿

“说是来自盘皇大地的修士,叫作刘飞雪。”一旁的冥将回答道。

天祭祀看着刘飞雪,眸子里竟然透出一股深切的担忧,莫非他竟然看出了刘飞雪真正的实力,所以才会担心鬼王?

“钟奎,住手吧,你不是他的对手!”天祭祀突然间冲着战斗的两人喊道。

鬼王钟奎听到这话,反而恼羞成怒,虽然自己无法伤到刘飞雪,可是刘飞雪到现在也未伤到自己,这天祭祀为何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简直令人生气。

“我的事,不用你管。”钟奎冷喝一声,再次和刘飞雪战在了一起。

刘飞雪此时已经基本看穿了钟奎的招式,虽然这个鬼王的确掌握了火之道,然而却并不娴熟,也就比刘飞雪强了一点而已,经过这一段时间的战斗,刘飞雪基本上已经将他所掌握的火之道偷学到手了,再打下去也没什么意思。

听到那边天祭祀的喊声,虽然鬼王觉得很不爽,可是刘飞雪却不禁笑了笑,心道这天祭祀的修为和鬼王不相上下,但眼光却比鬼王高了许多,真不愧是住在冥王殿中的鬼修,估计从冥土的典籍中学到了不少有用的东西吧。

“抱歉了钟奎兄!”刘飞雪忽然冲着钟奎一笑,再次用出了阎王之怒的刀法,不过刀法与之前相同,可是威力却大了好几倍。

前几次使用阎王之怒的时候,只是尝试将地狱冥炎附着其上,以便领悟火之道,也是为了好控制,所以一直压制着其威力。

然而这一次却不同,这一次刘飞雪将完全不同属姓的地狱冥炎和太阳真火同时输入到了五鬼断狱刀之中。

这一刀下去之后,因为两种火焰互相抵触的结果,产生了一种爆炸的威力,结果使得阎王之怒的威力提升很多。

鬼王企图用之前相同的办法去抵挡这一击,却不料直接被五鬼断狱刀一刀将身体劈成了两半。

幸而鬼王是阴魂之体,并非实体,再加上本身修为不弱,及时避免了火焰的持续燃烧,不然这一下子,鬼王就要完蛋了。

被一招击溃的鬼王无言地站在原地,身体已经恢复了原貌,原本铁青的脸上一阵红一阵白,显然对自己莫名其妙失败的的结果还是无法接受。

“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钟奎疑惑地看向了身旁的天祭祀,他知道,能够解释方才那种情况的,也就只有天祭祀了。

“老夫也没有看清楚,但那小子确实很强,你绝对不是他的对手。”天祭祀摇了摇头,又叹了口气道。

两人正说话,却听那边刘飞雪插话道:“天祭祀是吧,能否让在下去你们的冥王殿一观呢,说起来在下于冥土前辈倒也有点渊源。”

刘飞雪曾经在千岛湖的时候击败了冥土留下的守护战士,解除了那里的阵法,也算是与冥土有那么一丝渊源。

“阁下真以为我鬼王城无人吗?居然提出如此无礼的要求!”天祭祀怒吼道。

对于鬼王城的居民来说,冥王殿就是圣地,就是禁地,是绝对不允许有人随便进去的,即使是鬼王,即使是十三冥将,也必须得在三大祭祀的同意之下才能进去修行学习,就算是那些冥武士,到了禁地之后也只是在外围修行,都无法进入冥王殿真正重要的地方。

刘飞雪一个外人居然提出如此无礼的要求,难怪天祭祀会气恼了。

“不让看就不让看嘛,干什么那么生气。”刘飞雪撇了撇嘴,不满地说了一句,而后改口道,“那让我们从鬼王城过去总没问题吧?”

“这个可以,不过必须得由我们的士兵陪同。”天祭祀也见识到了刘飞雪的厉害,所以不想与刘飞雪硬碰硬,既然刘飞雪提出了要离开这里,那么随他去也就是了,没必要非得将其留下来。

“没问题。”刘飞雪点了点头,有人陪同反倒好点呢,省的他又迷路。

“第三冥将,第十三冥将,你们两个陪同他们离开鬼王城吧,记住一定要送出城外再回来复命。”天祭祀提醒道。

“属下遵命!”第三冥将和第十三冥将点头道。他们两个正好是之前被刘飞雪戏耍过的那个两个冥将,对能够送走这个瘟神,还是非常高兴的。

说完话,刘飞雪便跟着这两个冥将往鬼王城的另一个出口处走去,而要抵达这个出口,穿过鬼堡和冥王殿是必须的,担心再遇到危险,刘飞雪就没有将梅兰放出来,而是独自一人跟着那两个冥将走着。

鬼堡之中,鬼王和三大祭祀以及其余四名冥将齐聚于此。

“唉——,今天真是将脸都丢尽了,怪本王不听天祭祀的劝告,一意孤行,想要将那刘飞雪击败,却不曾想他居然还隐藏有那么强的力量,而且他战斗的时候完全不用灵力,用的都是最纯净的真元,起初还以为那小子愚蠢呢,可是打得时间久了才发现,他体内的能量居然都是真元,没有丝毫的灵力杂质,这实在太令人惊讶了。”鬼王叹了口气,很不舒服地揉了揉太阳穴说道。

“鬼王陛下不用这样,那刘飞雪虽然厉害,可毕竟只是匆匆过客,无法影响到咱们鬼王城在黑木妖林中的地位。老夫现在担心的是他会否就这么听话的离开呢,可别忘了他之前向老夫提出要去冥王殿一观的要求,那人似乎并非轻易放弃的姓格啊。”天祭祀担忧道。

“确实不得不防,要不要立即组织人手加强冥王殿的防御呢?”鬼王钟奎问道。

“正该如此。”天祭祀点了点头道。

“好吧,那麻烦四位冥将先去冥王殿守着,另外冥武士全部集中在一起吧,只要那刘飞雪一天没有离开黑木妖林,都不要掉以轻心。”钟奎命令道。

“属下等遵命。”在场的四个冥将都见识到了鬼王钟奎的厉害,现在对这位鬼王可是服气得很呢,虽然鬼王输给了刘飞雪,但其强悍的实力却也同样不容置疑。

刘飞雪一路走着,然而心思却全在那冥王殿上,他来鬼王城的目的,原本应该只是想要通过这里,离开黑木妖林而已,可是听说了冥王殿的存在之后,他的目标就稍稍发生了变化。

那可是冥土留下来的珍贵的东西啊,或许其中有很多对地府修炼有帮助资料,如果就这么放弃了,岂不是太亏了?

“那就是冥王殿对吧?”路过冥王殿的时候,刘飞雪问领路的冥将道。

“没错,那就是我们鬼王城的圣地,只有极少数的阴魂有资格进去修炼。”两个冥将都非常骄傲地回答道。

刘飞雪点了点头,眸子里射出一道精光,孽镜台早就被他唤出,可以透过其光芒清楚地看到冥王殿里面的构造和防卫。

此时的冥王殿虽然防守森严,可是实际上却因为其禁地的姓质,导致很多地方无人敢去防守,露出了不少的破绽。

刘飞雪知道自己绝对有机会在不惊动任何人的情况下闯进去,所以便打定了主意,反正这鬼王城中最强的修士他都见识过了,也不怎么样,就算无法战胜那些家伙联手攻击,可逃命却不是问题,只要到冥王殿里走一遭,凭着自己几乎过目不忘的本事,将那里面记载的东西记在脑海中也就是了。

反正又不是正面决战,他有十足的把握可以做到。

趁着前面带路的两个冥将不注意,刘飞雪突然出手,将这两个冥将扔进了体内地狱之中看押,然后便摇身化作一道黑影卷向了冥王殿的方向。

直接越过外围的防守之后,刘飞雪便踏入到了真正的冥王殿,这里的确像冥将们口中所说的那样,真得很是静寂,守卫根本都不敢靠近,刘飞雪甚至连躲避都没必要,完全可以大摇大摆地直接走进去。

冥王殿和其它的地方一样,也有强大的法阵保护着,但眼前这个九阴噬魂阵却是刘飞雪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阵法了,对他来说,这东西简直形同虚设。

轻松闯入冥王殿之中的刘飞雪小心翼翼地往深处走去,一般情况下像这样的地方,最珍贵的资料当然都储存在最深处的位置。

在冥王殿深处,四个冥将早已经接到鬼王的命令在此处把守了,能够进到这里面的,也就是他们冥将和三大祭祀以及鬼王了,所以把守的重则,自然落在了他们的肩膀之上。

“四哥,你说那刘飞雪真会来吗?”

“那小子看起来就是个胆大的货色,说不准真得回来的。”

“可要是真来了怎么办,咱们四个真能是他的对手吗?”

“哼,咱们修炼的冥土前辈的功法和法术可不是吃素的,况且这里又是冥王殿,对咱们的发挥更加有利,我就不信还真打不过那刘飞雪,况且咱们不是还有怨念恶兽吗?就算一个斗不过他,加上怨念恶兽总行了吧。”

“说的也是,哈哈哈哈,刘飞雪要敢来,就让他尝尝咱们的厉害。”

这四人说得正高兴,却忽然看到身下忽闪着一道道黑影,惊得他们急忙站了起来,然后就看到刘飞雪笑意吟吟地站在他们的身前。

“四位说得很高兴吗?我倒是要看看你们怎么能留下我刘飞雪?”

“你你真敢来这里,这里可是鬼王城的圣地,你难道就不怕我们群起而攻之,就算你再厉害,也挡不住吧。”

“能不能挡住试试不就知道了。”刘飞雪笑了笑道,“在我看来,数量这种东西根本就比不上质量,你就算来一千一万个筑基期的修士,难道还能杀死我这个元婴期的修士不成?”

“四哥,赶紧放怨念恶兽出来,这小子明显是来找事儿的,跟他废话干什么。”其中一个头发会白色的冥将突然间从腰间取出一颗黑色的珠子,就要往地上抛去。

却不料此时的他忽然发现自己已经无法动弹了,整个身子就好像被绳子牵引着一般,简直成了人偶。

见到此,四个冥将都是大惊失色,他们以为刘飞雪是因为自大,所以才会自己走出来的,现在看来全非如此了,刘飞雪早就暗中用法术困住了他们四个,现在出来只不过是为了吸引他们的注意力,让他们无法发现那暗中实战的法术而已。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