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身体有地府

第四百二十六章 探子和强者

“什么后果?”刘飞雪笑着问道。

“你是不知道啊,这四城围住赤阳门的计划是天谴剑李凌制定的,而四城的城主也都是由他亲选,若让他知道是你杀了他的属下,只怕他会亲自出手废掉你的。”黑髯虎担忧道。

“那他也得有那个本事。”刘飞雪淡淡道。

“飞雪兄弟,你是上位虚我境界的修士,这我明白,可那李凌却是真我境界的修士,根本不是一个档次上的,你就别逞能了,这段时间还是躲到赤阳门里吧,有老祖宗在,他也奈何不了你。”黑髯虎劝道。

“黑师兄,你就别艹那份闲心了,我哥可不是什么虚我境界的修士,他也是真我境界的修士,那个什么天谴剑就算来了,也肯定讨不到好。”红宝儿撇了撇嘴道。

“我知道他是真我境界……什么!你刚刚说什么?你说飞雪兄弟是真我境界的修士,是我耳朵出问题了还是你说错了?”黑髯虎惊道。

“你没听错,我也没说错,我哥确实是真我境界的修士,要不然你认为他怎么敢招惹胜天盟的人,那不是活腻了么?”红宝儿笑道。

“我的天,我……我真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这简直就像是天上掉下了大块的极品灵石,都把我给砸晕了。”黑髯虎惊得说话都有些颠三倒四了。

“师兄你可千万别激动,小心伤势又复发了,现在还是好好养伤吧,如果真有麻烦,也有我顶着,你现在就是安心养伤。”刘飞雪急忙说道。

扶着黑髯虎躺好之后,刘飞雪又将帮助盘氏一族押送东西的事情说了一便,黑髯虎听后也是大为兴奋,同时又免不了一阵担心:“我说嘛,原本平静的红枫山怎么会变得那般热闹,原来竟然是妖界在搞怪。”

“不管如何,这几天师兄你就在城主府里养伤吧,我会将出发前的准备工作做好的,一旦等你恢复了,咱们就可以立即动身。”刘飞雪岔开话题道,他不想黑髯虎此时太过忧虑了,那对伤势的复原可不怎么好。

……正如黑髯虎所预料的那样,白天晚些时候,甘西郡城内已经议论开了,说是天谴剑李凌已经开始视察现场,正在调查究竟是谁害了他属下的城主们,而且下手还是那么办的歹毒。

当然很快,李凌就将怀疑目标锁定在了赤阳门的弟子身上,而最让他怀疑的,则正是黑髯虎等人,毕竟根据一些蛛丝马迹,他就可以得知自己的属下们曾经追杀过黑髯虎,很可能遭到了报复。

这两天,甘西郡内胜天盟的人活动越来越频繁,很多都是三五成群地打探着事情,分明就是冲着黑髯虎等人来的。

不过刘飞雪观察过了,这些修士的水平还不如之前那几个城主呢,这些个修士中最强的也不过才是结丹前期,根本连当炮灰的资格都没有,估计不用刘飞雪出手,光是黑髯虎几个人就能轻易解决掉这些家伙。

修为提升了,见的世面也多了,刘飞雪的眼光也高了起来,这若是放到以前,他一定会认为这些人都非常强悍呢,果然人与人之间还是需要有对比,有参照的,不然真得区分不出好坏来。

走出城主府的刘飞雪,很快锁定了那黑暗角落里进入隐身状态的修士,那家伙在那里已经待了很长时间了,一直都盯着城主府的大门,不管是什么人进出,他都会做出惊喜的记录,看来是个很合格的暗探。

不过很可惜,这家伙今天遇到了刘飞雪,注定要倒霉的。

嘴角划过一抹戏谑的笑意,刘飞雪返身走回了城主府,然而却在进门的同时身子化作一道青烟飞了出去。

……“娘的,这究竟什么世道么,连那么厉害的城主都被杀了,居然让我这种小人物来这么危险的地方搞什么侦查,这不是要我的小命么。”张浩今天有些郁闷,虽然迫不得己接了天谴剑李凌给的任务来这里监视甘西郡城主府,可是他心里却非常害怕,一想到那些被烧得焦黑的尸体,那三座完全化为废墟的城镇,他心里就一阵哆嗦,不知道该如何表达自己的惊恐之意。

整整两百多个人啊!

其中元婴期的修士就多达十个,可是却在一夜之间,不,根据李凌的推测,仅仅是半个时辰左右,就被一扫而尽了,这该是若么恐怖的实力啊,居然要自己跟这样恐怖的人为敌,张浩怎么想都觉得害怕。

他很想溜走,可是一想到李凌那凶神恶煞的面容,就忍不住咬了咬牙坚持下来了,反正绝对不出去,一直躲在这里应该也不会有事的。

尽管心中如此想着,可实际上张浩心里还是十分害怕,他看过那些死去的修士的尸体,不像是被一个人所杀,倒像是被无数的人生生抓得稀巴烂,而后又被大火烧焦,连残存的魂魄都没有剩下一个。

这杀人的人真得何其凶残,令人胆战心惊。

可是根据目击者证实,杀人的人确实只有一个,而且来无影去无踪,非常神秘莫测,绝对不可能是什么一大群人所谓。

这样的话让李凌陷入了困惑之中,也让躲在这里监视城主府的张浩感觉到了极度的危险,如果对方真得可以来无影去无踪,搞不好此时就站在自己的身后自己也不知道。

“你想的没错,我的确就在你的后面。”一个鬼魅般的声音响了起来,惊得张浩身子一僵,连动弹都不敢动弹了。

“不用那么紧张,我只是想问你几个问题。”刘飞雪走到了张浩的身前,淡淡看了看这个人道,“告诉我,是天谴剑李凌派你监视城主府的么?”

“是、是的。”张浩感觉自己的血液都要凝固了,在这人强大威慑面前,他不敢有丝毫的隐瞒。

“东皇幽魇和骑士王的态度如何?”刘飞雪又问道。

“这事儿目前还只有天谴剑做出了反应,东皇盟主和骑士王阁下都没有说什么。”

“很好,现在你可以回去告诉李凌,就说人是我杀的,让他不用浪费那么多时间找什么凶犯了,直接来甘西郡找我就是了,不管他想做什么,我都奉陪。”刘飞雪淡淡笑道。

“阁下是?”

“我叫刘飞雪。”

“刘、刘飞雪!你就是那个在几年前名动一时的刘飞雪,可你不是死了么,还成为了我胜天盟的英雄人物。”张浩惊道,他曾经一直在想那个声名显赫的刘飞雪到底是个什么样子,今天一见,却是激动不已。

“没想到东皇幽魇倒还看得起我,居然拿我当你们的英雄看待。不过这事儿只怕要泡汤了,你走吧,记着我让你带的话,如果他李凌想要来找我的话,只管来甘西郡城就是了,我这几天就住在城主府内。”刘飞雪轻轻拍了拍张浩的肩膀笑道,“不用这么拘束,也不用这么害怕,我可是很善良的人,绝对不会做出那些人神共愤伤天害理的事情。”

张浩心中倒吸了一口凉气,暗道:你说是什么善良的人,这不是睁眼说瞎话么,就你!昨天晚上的作为,已经可以用魔头来形容了!

如蒙大赦般踏起法宝飞出甘西郡的张浩一屁股坐在了城外的一棵大树之下,心中的惊恐到现在还没能消除。

“我的天,这个刘飞雪到底什么实力,不是说几年前的时候才是元婴期的修为么,怎么今天看起来他的修为竟然比我高出了十倍不止,这简直太离谱了,太不可思议了。”张浩一边喘着粗气,一边心有余悸地自言自语道。

等心情渐渐平复下来了,他才再次站起来往兴隆城的方向飞去,因为四座城只有兴隆城还保有原样,所以李凌来了之后也就住在了那里。

……黑髯虎已经基本康复了,身体恢复了原本的强健,只是真元的恢复还需要一段时间调整,不过已经没什么大碍了。

“飞雪兄弟,你真得打算接盘氏一族的这趟任务么?虽然他说的很好听,只是一件普通的顶级法宝,可是这话你信么?连我这个大老粗都觉得不太对劲,你肯定也猜出那东西绝不会只是一件法宝了吧?”黑髯虎现在还真有点做师兄的样子,什么事情都要先考虑一下整体的得失,看看到底是不是合适去做。

“这个我当然知道,不过为了地魂图残片,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如果几位不愿意跟着我冒险也无所谓,我是绝对不会责怪的。”刘飞雪笑了笑,显得非常轻松,并没有说因为事情出了点小麻烦,就变得痛苦不堪,不知所措。

“你说的那是什么话,不是将我们都当成外人了么?既然你决定了要去,我们跟着一也就是了,而且这也的确是一次不小的锻炼机会,希望一切都能够干净顺利地进行完吧。”黑髯虎急忙解释道。

“如此就行了……”刘飞雪正好多跟黑髯虎商量一下这次护送盘氏一族炼制的法宝的事情,可是却突然感觉到不远处急速冲来一个修为极为强悍的人。

见刘飞雪突然愣在当场,刘飞鹏不解地问道:“飞雪,你怎么了,中邪了么?”

“是天谴剑李凌,是他亲自来了。”刘飞雪笑了笑,眸子里透出兴奋之色,他觉得,境界或许需要顿悟,需要悟姓,但是战斗力的提升,却是要不断地去磨练意志的,所以如果能和天谴剑李凌一战,说不定对他将来的发展会非常有利。

黑髯虎听到这话,顿时面色一滞,原本担忧的脸上变得更加苦恼,这家伙多半就是个艹心的命了。

“飞雪,你真得能打得过那李凌么,如果不行的话,还是将老祖宗请出山吧,他毕竟是很久以前的真我境界修士,对于修炼的技巧非常熟悉。”刘飞鹏其实还是担心刘飞雪的姓命安全。

“师兄,我让你失望过么?”刘飞雪忽然反问道。

“这个……好像是没有,看来我是真得有点太过激动了,不过,你还是要小心啊,不要大意了。”

“放心吧诸位,我去去就来,这李凌也未必就是来找我晦气的,先跟他来个亲密接触吧,只有的事情曰后再说。”刘飞雪说着话,人已经迅速离开了原地,卷起了一阵凉风。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