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身体有地府

第四百四十三章 山雨欲来风满楼,黑水降灾血盈天

“师父,刘护法来了。”百鬼老祖以前都是称呼刘飞雪为小子,如今对方的修为比他强,他也只能按照赤阳门的习惯称呼刘飞雪为护法了。

强者为尊,这种事情你不情愿也没办法。

“哈哈哈,贤弟你可真是姗姗来迟啊,我们在这里都等了你两天了,待会儿可得罚酒啊。”李凌从里面走了出来,爽朗的笑声让气氛变得轻松了起来。

“兄长这话也是冤杀小弟了,此前去了盘氏一族,因此回来就有点晚了,我可是一口气都没歇呢。”刘飞雪笑着抱了抱拳道。

刘飞雪对李凌的尊重,让李凌觉得自己很有面子,上前拉住刘飞雪的手就往里面走去。

百鬼老祖知道自己在这儿没说话的机会,因此很是有眼色地悄悄退开了,没办法,修为太差,连听的资格都没有。

入了屋内,刘飞雪见红思崖和红云在场,急忙正了正色,非常恭敬地施了礼,对他来说,红云和红思崖是不同的,不管他的修为有多强,对这两位都必须毕恭毕敬,尽管在旁人看来这完全没必要,但刘飞雪却不会忘记自己心中那一杆秤。

“小子,你没看到我啊?”蓝沁儿见刘飞雪谁都问了,就是没问她,便有些不高兴了。

刘飞雪看着蓝沁儿,挠了挠头道:“晚辈真得很头疼呢,该称呼您什么呢?丈母娘?母亲?还是夫人?”

“臭小子你少贫嘴,想用这含糊话蒙混过关可不行,你倒是说说看,当初为什么装死,害得我家旖旎伤心欲绝的,险些没自杀了。”蓝沁儿的话自然是有些夸张的,就算旖旎对刘飞雪的感情很深,但刘飞雪却相信旖旎不是那种冲动的人,绝对不会到自杀的地步。

“冤枉啊夫人,我当时也是身不由己,连自己怎么活过来的都不知道,又如何去装死呢。”刘飞雪叹了口气,有些无奈地说道,当初他都认为自己必死无疑了,谁知道后来发生了那样的事情,正所谓人算不如天算,那种事情真得很难预料啊。

“真得?”

“小子怎么敢对您说谎,我对旖旎可是真心的,绝对没有半点欺骗之心啊。”刘飞雪急忙说道。

“好了,你先坐下吧,不然某些人要说我以大欺小,倚老卖老了。”蓝沁儿轻轻吐了口气道,“其实你什么样的为人我不清楚,不过我女儿的眼光如何我还是很清楚的,之所以埋怨你,实在是心疼那丫头啊,现在你回来了,还是找个时间去看看她吧,不要让她等的太久了。”

见蓝沁儿冷静了下来,刘飞雪顿时松了口气,不过他有些事儿还是想问清楚点:“夫人,听说您将旖旎许配给了天道宗的修士?”

“没错,是我许配的,当时谁知道你还活着啊,我为了让旖旎放弃那些悲伤的念头,所以就给他找了个好对象,正好当时胜天盟和天道宗正在商量结盟的事情,于是也就那样了。”蓝沁儿苦笑道。

“原来是这样,那我便放心了,只要不是旖旎自己心甘情愿的,我就有把握将她抢回来。”刘飞雪咬了咬牙道。

“你小子是强盗啊,开口抢闭口抢的,你可别忘了那是天道宗,是拥有三位真我境界修士的天道宗,那个小子虽然不如你这么厉害,可如今也是天道宗重点培养的对象,其修为也达到了真我境界一重天,而且一身法宝,你惹得起么?”蓝沁儿似乎是故意要激起刘飞雪的好胜之心,笑着说道。

“纵观当今的盘皇界和妖界,还没有谁能让我害怕的,包括东皇盟主和黑乌怪。”自从与白狐夫人一战之后,刘飞雪可谓信心爆棚,对他来说,再也没有什么不可能的事情,最起码在盘皇界和妖界之内,他绝对有匹敌任何人的信心,终于是否真正能够击败东皇幽魇和黑乌怪,那就两说了。

“好小子有志气,不过是否太张狂了点?”蓝沁儿笑着问道。

“张狂么?或许是吧,不过我还真不知道这里有什么能让我害怕的。”刘飞雪豪气冲天,以他的修为和能力倒也配得上这样的话。

蓝沁儿默默点了点头,年轻人其实就应该张狂点,如果连张狂都没有,那就真得什么都没有了,碌碌无为一生,又有什么意思呢。

“我说你们两位的私事就先别说了,咱们还是谈正经事吧。”一旁的李凌咳嗽了两声提醒道。

“呵呵,倒是将正事给忘了。抱歉。”蓝沁儿笑了笑道。

刘飞雪也抱拳说了声抱歉,然后坐在属于自己的位子上问道:“我听说这次的事情和黑水龙宫有关,不知道究竟细节是什么?”

“很简单,说到底就一个字‘打’!”

“怎么,你们胜天盟终于准备对黑水龙宫下手了么?”刘飞雪惊讶地问道。

“没错,那黑水龙宫与妖界的黑乌怪相勾结,已经被天道宗、盘氏一族和梵音寺都排斥了。现在动手正是机会。”李凌点了点头道,“不过这事儿可不仅仅是我们胜天盟的事情,东皇兄说了,要和你们赤阳门联手,如果灭了黑水龙宫,从甘西郡到江州、海州的地盘全部都归赤阳门所有,你看如何?”

“我没听错吧,东皇幽魇有这么大方?”刘飞雪实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也给吓到了,东皇幽魇真得会这么做?”红思崖也惊道。

李凌点了点头道:“内中的原因自然有很多,不过绝对对你们赤阳门没有任何坏处,不知几位是否同意?”

“这么好的事情要不同意我们岂不是成了傻子了,说吧,什么时候动手?”红思崖兴奋地问道。

“当然越快越好,趁着妖界内乱,黑乌怪无暇顾及黑水龙宫的时候动手。”李凌答道。

“慢着,我可否说句话?”刘飞雪突然阻止了李凌的继续说话,皱着眉头说道。

“贤弟但说无妨。”李凌有些担心刘飞雪这个时候提出问题来,是不是不肯答应这样的做法。

可是在他想来这么好的事情实在不应该啊。

“兄长不必担心,我并非不愿意,而是另有想法。”刘飞雪沉声道,“既然是合作,为何不将盘氏一族和梵音寺一起拉上呢?”

“为什么要拉上他们?”红思崖有些坐不住了,“飞雪啊,若是让他们分一杯羹,咱们所得的利益不是会更少么?”

刘飞雪摇了摇头道:“不,目前赤阳门还太弱小,根本无力应对太多的麻烦,考虑到战胜之后可能遇到的一系列的问题,我觉得还是拉上盘氏一族和梵音寺比较妥当。”

“能详细说说理由么?”

“很简单,盘氏一族的护法被黑水龙宫软禁了,他们若不出手,肯定说不过去。而梵音寺一直都在寻求将底盘往海边扩展的机会,这一次肯定也不会放过,如果我们不去联合他们,最后可能导致的情况就是梵音寺和盘氏一族乱入,最后连咱们的计划也给毁了。”刘飞雪分析道,“至于说到利益,那盘氏一族是不可能要黑水龙宫的地盘的,毕竟相距盘氏一族的根据地太远,所以他们要的可能会是大量用来修炼的灵石和黑水寒铁,这一点即使满足他们,对我们的利益也没有多大损失。再说梵音寺,完全可以把海州给他们,海州毗邻千岛湖,经常会有妖兽过来捣乱,正好可以让梵音寺头疼去,再说海州和他们的地盘是连着的,他们也不可能拒绝海州而选择江州,这样一来,其实我们倒是省了很多麻烦,可是慢慢积攒实力,等赤阳门发展壮大了,梵音寺再想回过头来对付咱们,就不太可能了。”

“有道理,仔细想想果然如此,好吧,既然你这么说,我们胜天盟倒是无所谓,我们所要的仅仅是贤弟你的一个承诺。”李凌点了点头道。

“什么承诺?”

“我们希望赤阳门和胜天盟的友谊可以长久持续下去,虽然永远不太可能,但一千年以内保持联盟,你看如何?”李凌说道。

“这事儿只怕我做不了主吧,要问也该是问我外曾祖和师父啊。”刘飞雪疑惑地看着李凌,不太理解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说重孙,你就不用谦虚了,以你的修炼速度,只怕比我还要更快进入地魂界,而你也是最有可能神念诚仁的修士,如果你的神念留下来,不仅能够庇护赤阳门,也能维持住赤阳门和胜天盟的友谊,他这样问你倒是没错,而且很有远见啊。”红思崖笑了笑道。

红云还是没说话,修为低的他,实在是不敢在这些真我境界修士面前信口开河。

“好吧,既然如此,那我就先答应下来了,从今天开始,赤阳门便与胜天盟结为盟友,一千年不变。”刘飞雪想了想,有些时候还是需要用于承担责任的,以他的修为和修炼速度,的确很可能会出现红思崖所说的那种情况。

“哈哈哈,我就说嘛,贤弟果然是高瞻远瞩。那么今天的事情就暂时谈到这里了,接下来咱们好好吃喝一顿,准备明天就开始进军黑水龙宫吧。”

“兄长,还是先联系盘无相和释罪吧,这事儿必须得到他么的首肯方才能成,不然肯定会有扯后腿的。”刘飞雪说道。

“放心吧,我这就派人去联系盘无相和释罪,这么好的事情他们不可能会拒绝。你我就好好做一回普通人,吃点好菜,喝点小酒吧。”李凌解释道。

“那我便放心了,兄长办事果然有效率!”

……同一时间,在黑水龙宫之内,黑水龙王正面对着一个身穿白色长袍,头发和胡子全白的老头,低着头受教。

“黑水,这里已经不安全了,明天一早就收拾东西离开黑水海域,去妖界吧。”那白衣老人淡淡说道。

“伯父此言何意?”黑水龙王不解地问道。

“山雨欲来风满楼,黑云压城城欲摧!老夫夜观天象,发现此地不久之后将会有血光之灾,想来你加入妖界的事情暴露之后,人类已经不能容你了。”白衣老人叹了口气道。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