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身体有地府

第四百七十三章 飞升

飞雪城上,一个刘家的修士绝望地看着半空中袭来的巨大的飞剑,想到自己家中的妻女,悲戚的泪水不觉淌出眼眶……兴隆城中,面对自天而降的九道天雷,无助的胜天盟修士发出了最后疯狂的吼叫……甘西郡外,面对释罪那迅速靠近的双掌,红思崖挂起一抹苦笑,坚持到了现在最终还是要结束了吗?

……几乎同一时间,在飞雪城、兴隆城、甘西郡的虚空之中出现了同一个身影,那虽然并不高大,但却给人一种强烈希望的身影。

“飞雪哥哥!”

“兄弟!”

“你个臭小子送算是活着回来啊!”

早已经超越了时间的刘飞雪,并不需要什么分身就可以同时出现在三个地方,也就是说,看似三个人,其实只是一个,不过别人无法理解而已。

“欺我刘家者死!欺我赤阳门者死!欺我朋友者死!”

刘飞雪冰冷的声音响起的同时,飞雪城外和兴隆城外无数的盘氏一族修士和天道宗、骑士盟修士,根本没有丝毫的反抗,就被他平平无奇地一掌化为了飞灰,只有灵魂被他送入了畜生道。

“你们下辈子就永远成为畜生吧!”随着他这句话出口,从他手中射出了无数的白光,而与此同时,在距离这两座城镇不远的山野之中,怀着孩子的野兽们也都纷纷诞下胎儿,只不过这些胎儿的眼神都有些古怪,似乎还记着前世的点点滴滴。

没错,刘飞雪没有心软,他选择了对付幻魔的方式来对付这些人,对他来说,趁着他不在而对付他的朋友亲人的人,绝对不能让其好过。

生死簿上,再次出现了无数的名字…………最后的敌人,是甘西郡外的释罪,但是刘飞雪根本没有把他放在眼里,因为他真得不如幻魔,而且差得很远。

“何苦呢!”刘飞雪淡淡看着释罪,“你本来是我最尊敬的前辈之一,可是今天,你却对我的外曾祖动手,你觉得我会放过你吗?”

“阿弥陀佛,贫僧原以一死来换取梵音寺的存活,不知刘兄意下如何?”尽管释罪比刘飞雪年龄大很多,修炼的时间也长很多,但是在修真界修为才是真正衡量一切的标准,所以释罪对刘飞雪,表现出了应有的尊重。

“不可能的。”刘飞雪摇了摇头,如果是在之前,或许我还会答应这个要求,但你们的所作所为却让我明白了一个道理,留下强大的敌人,只能给赤阳门和刘家带来巨大的危害,特别是赤阳门和刘家尚未发展起来的情况下就更是如此。

“那么贫僧只好与刘兄一战了。”释罪摇了摇头,无奈地说道。

“你还是自裁吧,你好歹是我曾经尊敬的前辈,所以我不会让你落到和他们一样的下场,你会有一个好的归宿的。”刘飞雪淡淡说道。

释罪冷哼一声,再也没了高僧的风范,被刘飞雪的无视和轻视,让他心中燃起了无明业火:“小子,你似乎忘记了,我释罪可不是吃素的大和尚,梵音寺就是从杀戮中变得强大起来,既然说不通,那么你就去死吧。”

言罢,释罪双手合十,背后突然出现一个巨大的金身法相,这个当然只是真元组成的虚体,与刘飞雪以前的阎王法身不同,但威力却也不可小觑。

不过面对如斯猛烈的进攻,刘飞雪却只是淡淡笑了笑,根本没有动的意思,任凭那金身法相一掌打在了自己的身上。

可是脸色大变的却是释罪,他发现自己的身体不受控制地被吸入到了刘飞雪的身体里面,然后无数的鬼卒疯狂席卷过来,将他吞没。

……看着手心一团白光,刘飞雪笑了笑道,虽然我如今只练成了畜生道,不过让你重生不死冥凰,应该不算太过分了吧。

言罢,刘飞雪已经将释罪的灵魂打入到了一只孔雀的身体里面,而后利用自己体内留下的不死冥凰的残骸,重新祭炼了这孔雀,将其完全打造成为了真正的不死冥凰,也是属于这盘皇界内,唯一真正的凤凰。

当然,释罪的名字也出现在了生死簿上,不过和别的人不一样,刘飞雪留下了他修炼的记忆,但却抹去了他别的记忆,是以释罪现在只知道自己拥有强大的实力,但却不知道自己的真正身份是谁,唯有接受刘飞雪给他安排的命运。

生死簿上,释罪的名字底下多了一行注释——不死冥凰,刘家家主梅兰之仙宠…………时间已经是盘皇乱后一年,赤阳门和胜天盟基本上瓜分了盘皇界,而金毛猴王也返回妖界,成为了妖之国的王。

“真得要开始了么?”

红枫山最高的山峰之上,刘飞雪看着天空滚动的雷云,微微笑了笑,面对这种四重小天劫,他已经没了任何压力,拥有体内空间的他,要是连这种雷劫都度不过,那盘皇界内估计就永远不可能有人飞升了。

平时粘着刘飞雪的梅兰没有来,旖旎也没有来,知道刘飞雪经历这次天劫之后就会去地魂界的她们,一点时间都不肯浪费,开始疯狂地进入了闭关修炼之中,为了早一天追上刘飞雪,早一天在地魂界相见,她们不得不这样。

雷终于落了下来,刘飞雪甚至没有任何动作,任凭雷击在身上砸落,他的肉身竟然连一点创伤都不曾留下,反而那些雷电接触到他的身体之后就被卷入到了他的身体之中,早已经领悟雷电之道,融合了雷劫神兽的他,根本就像是雷击中沐浴。

天劫持续了将近半个时辰的时间,刘飞雪的肉身在慢慢分离开来,化作了银色的光芒射向了天空,然后消失在了天际。

……赤阳门上空,红思崖看着远处不断轰鸣的雷声,轻轻叹了口气道:“孩子,你就先去吧,我很快就会追来的,不能让你一个人担负整个红家兴盛的命运。”

兴隆城中,原来的刘家老宅,如今旖旎和蓝沁儿住的地方,小丫头已经哭得没了声音。

“傻孩子,让你送他离开的,你偏不去,现在这么伤心,到底图个什么啊。”蓝沁儿抚摸着旖旎的头发,轻轻摇了摇头道。

“娘,我真得可以和飞雪哥哥一样飞升吗,如果不行的话,岂不是一辈子都见不到他了。”旖旎哭着问道。

“放心吧,凭着你的资质,本来就不难达到那个程度,再加上飞雪那小子离开之前,还特意给你和梅兰留下了一份珍贵的礼物,只要有了那东西,你们五百年内必然飞升,安心修炼吧。”

“嗯!”旖旎的眼神变得坚定了起来。

同一时间,在飞雪城中,梅兰正在和刘飞鹏切磋仙技,步步紧逼的她,眸子里雾蒙蒙的,但是出手却毫不留情。

“打住打住,我说梅兰妹子,你这是想要我的命啊。不能因为飞雪那小子离开了,你就拿我撒气吧。”刘飞鹏苦笑着宣告求饶。

“对不起,我有点太激动了。”梅兰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将手中的剑放在了一旁,呆呆地看着远处的红枫山问道,“飞鹏大哥,你说飞雪哥哥会等我吗?”

“什么意思?”

“地魂界的美女应该很多吧,他会不会将我们给忘了?”梅兰自嘲地笑了笑道。

“傻丫头,你就放心吧,飞雪那小子我还是理解的,你看他一直对旖旎那么痴心,连接受你都经历那么多曲折,如今想要让他喜欢上别的女人,实在太难了,要是他真敢那么做,大哥帮你收拾他。”

“呵呵。”梅兰笑了笑,站起身子往屋里走去,“大哥,最近一段时间家里就拜托你照顾了,我要去闭关了。”

刘飞鹏会意地点了点头道:“没问题,你尽管安心闭关修炼就是,这些琐事交给我就是了。”

……经历了夏天的暴雨,经历过冬曰的严寒,有过春雨的抚摸,也有过秋风的**,然而这里却始终一成不变。

一圈高达七八丈的石碑围绕着一个巨大的法阵,法阵中央闪烁着微弱的火焰,此时正值夏季,天上雷鸣不断,暴雨拼命地倾泻下来,但却无法进入这巨大法阵丝毫。

法阵旁边,一个只有两米多高的石头垒砌的屋子里,亮着油灯微弱的灯火,一个面色老实的老人正在那里翻看着桌上的一本画册,心不在焉听着窗外的雷声,似乎一点也不受影响。

忽然,一道炸雷响起,老人猛地站了起来,透过窗户往法阵里面看去,嘴里还喊了一声:“来了,又有新的猎物来了。”

他左手露出一柄黑色的匕首,匕首之上怪异的能量流动,看起来不是灵力,也不似真元,应该是比这两种都要高级的力量,而这老人的实力,绝对比巅峰时期的刘飞雪还要强大很多。

同一时间,从周围窜过来七八道人影,打扮和这老人有很大区别,大多数都是华服冠冕着身,其修为,更是比这老头还要高上很多,随便拉出来一个,都是能够让刘飞雪自惭形秽的高手。

“都调查清楚了吗,这次会有多少个飞升者出现?”一个看起来面相不过二十来岁的年轻男子问旁边的属下道。

“启禀公子,一共会有十个飞升者,其中有一个来自红家那红思崖逃去的盘皇界,不知道和红思崖有没有关系。”

“嘿,或许就是那老家伙呢,记住了,其余的人可以全部拉拢,只有这个来自盘皇界的修士,给我格杀勿论,不管他人不认识红思崖都一样。”这年轻人冷笑道。

“知道了公子。”

……雷声越来越大,雨点也越来越密集,终于,在这法阵中央的火焰燃烧得更加旺盛了,渐渐出现了几道身影,这些模糊的身影慢慢变得清晰起来,露出了一个个或老或年轻的面容,都疑惑地看着四周的情况。

突然间,这些修士都发现了法阵周围密切注意着他们的修士,顿时心下一紧,纷纷做好了防御的准备。

“你们谁是来自盘皇界的人?”那年轻公子问道。

众修士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却是纷纷摇了摇头道:“我们都不是。”

“不是便好,你们也无需害怕,相信飞升之前,你们也大概了解了地魂界的情况吧,本公子就是来接引你们的人,如果愿意的话,就跟本公子走,不愿意的话,当然可以随便离开。”说这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年轻公子眼角突然扬起一抹寒光,分明是产生了杀意。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