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身体有地府

第五百零二章 饕餮来袭,无极窥视

那为首的黑鳞炎龙鼻子里喷出一团黑气,瓮声瓮气地说道:“想收服我们,没问题!不过你得拿出点本事来,不然就陪着我们在这里长眠吧。”

刘飞雪观察了一下,这三条黑鳞炎龙其实都算不上太强,为首的是合体后期,另外两个只是合体前期,如果召唤出霸王猪和狼鳄,应该就可以轻松对付,所以他也放下了心思,决定真正大干一场了。

“那就不说废话了,接招吧。”刘飞雪冷喝一声,直接将冰山地狱召唤了出来,这一次不用阵法了,毕竟冰山地狱阵虽然使用起来更加省力,但是在没有特殊法宝压阵的情况下,其威力是无法和冰山地狱本身相提并论的。

刘飞雪现在具备直接将冰山地狱召唤出来的能力,所以也就打算试试这冰山地狱在外面究竟会有多大的威力。

那三条黑鳞炎龙正在沐浴着身下的岩浆,却忽然发现周围的空气冷了下来,温度急速下降,连原本滚烫的岩浆也在片刻之后完全冻成了冰块。

一时不防,这三条黑鳞炎龙居然将自己的尾巴冻在了冰层之内,想要摆脱却已经来不及了。

刘飞雪看准时机同时召唤出霸王猪和狼鳄,只见那霸王猪抡起手中的狼牙棒,狠狠冲着那为首的黑鳞炎龙就砸了下去,它的修为本来就比黑鳞炎龙要强,此时又是蓄势攻击,那黑鳞炎龙哪里受得了,直接被砸得脑浆迸裂,神念溃散,一缕冤魂幽幽地从身体里面飞出,竟然在空中慢慢消失了。

看到这里,刘飞雪不禁有些失望,这黑鳞炎龙原本就是以前的国主候选的灵魂和黑鳞炎龙的尸体融合而成的怪物,当身体碎裂的时候,灵魂自然也跟着陨灭了,连轮回重生的机会都没有。

其余两条黑鳞炎龙见自己的老大都被灭了,一时慌张,竟然失去了冷静,被霸王猪又是直接一棒子砸死了其中一个,而另外一个则被狼鳄一口咬碎了脖子,当场死亡。

这场战斗从开始到结束,花了不到两分钟的时间,从刘飞雪召唤出冰山地狱的那一刻起,其实就已经奠定了胜利的契机了。

唯一比较可惜的是,三条黑鳞炎龙不仅没能留下灵魂,连妖丹都没有一颗,这让刘飞雪感到非常遗憾。

不过刘飞雪还是发现,在这幽魂山顶的灵气,比无边沼泽里面还要浓郁,而且因为死气很重的缘故,对他的修炼将会非常有帮助。

加上近来一系列的战斗,使得他必须得安心修炼一段时间来消化领悟到的东西,所以刘飞雪便直接就在这幽魂山的岩浆里面开始了修炼,终于霸王猪和狼鳄,则也一同在幽魂山上修炼,同时也起到了保镖的作用。

刘飞雪不曾想过,自己这次修炼竟然一开始就是一百多年的时间,这可是以前他从未遇到过的事情。

……无边沼泽外,空气变得清新了许多,大郎族的男女们正在做着美味的饭菜,蓝晶修士们则目光灼灼地盯着远处的道路,不过因为路上基本没人的缘故,他明显有些累了,上眼皮不停地和下眼皮搞基,弄得他很不舒服。

忽然间,朦朦胧胧的视野里多了一个人影,一个穿着黑色的长袍,头发将脸完全遮住的人。

蓝晶修士敏锐地感觉到这个人非常强大,甚至拥有毁掉蓝晶修士营地的能力,他惊慌地站了起来,然后奋力地敲响了哨塔上的警钟。

伴随着警钟声响起,不管是扯淡的还是睡觉的,抑或修炼的蓝晶修士,都纷纷冲了出来,和以前迎接刘飞雪一伙儿人一样,也在营地外严阵以待。

过了没多久,连一直闭关修炼的华施毒和傲骨梅也出现在了营地的上空,他们也感觉到了,那可怕而强大的力量。

近了,人们才发现那十个一瘸一拐的小矮子,浑身的衣服破破烂烂,手上还拄着一根拐棍,显得很落魄的样子。

赵愁谨慎地走过去,上下打量了一下这个矮子,忽然发现对方腰间挂着的一面令牌,顿时脸色大变。

“末将不知硕鼠天尊驾临,真是死罪!”赵愁猛地跪在了地上,这让其余的蓝晶修士都有些莫名其妙,他们可从未听说过什么硕鼠天尊,在他们的眼里,整个瑶湖神国就只有一个天尊,那便是神龙天尊。不曾听说过还有什么硕鼠天尊,更何况这家伙长得这么可笑,身材和大郎族的人差不多,真得是什么天尊吗?

见众人都不理解,赵愁回头骂道:“都议论个屁啊,赶紧跪下,在天尊面前你们居然还敢唧唧歪歪,莫非是不想活了吗?”

众人听了赵愁的话,这才急忙跪了下来,他们觉得赵愁不可能随便给人下跪的,保不准这个矮子真得是神国的天尊也不一定。

柺蜀黍看了看赵愁,淡淡笑道:“不必拘礼,你能认得我还真是难得,老夫刚刚还在想要怎么标明身份呢,好了,既然这样,老夫就告诉你们这次来这里的目的吧,因为老夫感觉到了无极魔兽正在往这边移动,大概不出三天就会到这里,所以特来提醒一番,免得你们白白送了姓命。”

“都一百多年了,那无极魔兽应该比以前更加强大了吧?”这时华施毒落在了地上,他的修为在这一百年里终于有了突破,步入了渡劫前期,这是个修士们都很向往的境界,但同时也是修为们非常畏惧的境界,因为一旦进入了渡劫期,那就预示着随时都可能会迎来天劫。

而且这可不是人魂界飞升的时候遇到的那种小天劫,这时候遇到的,全部都是疯狂的九雷天劫,是非常可怕的。

柺蜀黍看了华施毒一眼,点了点头道:“如果是一百多年前,老夫还有把握对付那怪物,不过眼下嘛,恐怕有点困难了,而且这无边沼泽里还有一直饕餮巨兽,似乎它也和这无极魔兽混在了一起,这两者联手的话,别说是老夫,就算再加上神龙天尊,也未必是其对手,我希望你们放聪明一点,赶紧舍弃这里的营地,躲到别处去吧。”

“他们可以搬走,我们却不行,因为我们在这里等一个人回来,如果此时离开,他要是回来了岂不是要独自面对无极魔兽和饕餮巨兽的合击?”华施毒叹了口气道。

“你说的是那个国主候选吗?”柺蜀黍问道。

“是啊,难道这位天尊您见过他吗?”华施毒惊喜地问道。

“见过,不过那已经是一百多年前的事情了,如果老夫所料不错,那孩子应该是死在幽魂山上了,你们也没必要等下去了。”柺蜀黍叹了口气道,“那孩子很聪明,又有勇气,不过就是运气不好,去幽魂山的时候,正好是冥族人出来狩猎的曰子,估计没见到黑鳞炎龙,就给那些冥族人当做食物猎杀了吧。”

“天尊,虽然很敬重你。不过你这样说我的朋友,难道不嫌太过分了吗?你根本就不了解他,更没有亲眼见到他死了吧?”华施毒脸色冷了下来,尽管实力不如柺蜀黍,他也不容易这狼鼠精小瞧自己的朋友。

要知道他可是在刘飞雪身上押上了一切的,如果刘飞雪完了,那么他也就心灰意冷了。

“好吧,就算我说的不对,可你想想,已经一百多年了,他如果活着,最起码也会带回来一些消息吧,可是至今也杳无音信,难道你真得就觉得他还活着吗?不要欺骗自己了。”柺蜀黍叹了口气道。

华施毒沉默了,他其实也觉得刘飞雪凶多吉少了,只是从内心深处实在不愿意承认这个事实。

“不,飞雪他不会死的,国主候选的试炼二百年是底线,我相信他肯定会赶在这之前出来的,你说的或许没错,他确实遇到了麻烦,但什么麻烦也不可能让他死的,他是我所见过的最坚强,也最有能力活下来的人。”冯晶莹正好走过来,听到柺蜀黍的话,便激动地大声说道。

“对啊,如果说试炼的最后期限已经过了,那么他或许有可能已经死了,但现在不是还有几十年的时间吗?他或许正在进行着最后的努力呢。”华施毒猛然也再次振奋起来。

“罢了罢了,跟你们这些自欺欺人的家伙没办法说清楚,当初老夫就告诉过那厮,说去幽魂山的死亡率是十成,可他偏偏不信。要我说他肯定是死了,不管你们信不信,反正我信了。”柺蜀黍也不愿意继续和华施毒等人纠缠,转而看向了赵愁道,“他们走不走我管不着,不过你们是神国的正规军,我可不想看到你们死在饕餮巨兽和无极魔兽的爪子之下,所以你们赶紧准备搬迁吧。”

柺蜀黍这话刚说完,忽然间无边沼泽里发出了一声震天的巨响,一股冲天的烟尘从沼泽地里扬起,而后便听到仿佛地震一般的巨大响声越来越近。

“惨了,这下子想走都走不了了,原以为无极魔兽还有几天才能到这里,可老夫却没想到那饕餮巨兽居然连几天都等不了,这么快就从沼泽地里杀出来了。”柺蜀黍苦笑了一声,急忙对赵愁说道,“现在立即把能用的机关、道具、阵法都全部拿出来吧,饕餮巨兽的速度太快,现在就算搬迁也会被它追上的,如果等到无极魔兽再来,那就更麻烦了,与其那样,倒不如先把这饕餮巨兽干掉,好减少一大威胁。”

“末将遵命。”赵愁急忙返身向蓝晶修士们下达了命令,将长久封存在仓库里的阵法和强力机关道具全部都拿了出来,如果这个时候不用,估计以后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当巨大的雕刻着符篆的弩车在营地外摆成一排,当天寒地冻阵在营地外布置完毕的时候,所有的修士都屏气凝神地看向了无边沼泽,等待着那饕餮巨兽的到来。

所谓破釜沉舟,大概就是如此了,既然没了逃走的希望,倒不如索姓拼死到底,谁也不知道之后的结果会怎么样,或许还能够取胜呢。

“轰隆隆~~”

“吼~~”

大地的震动声和野兽的嘶吼声越来越近了,这让所有的修士都紧张了起来,鼻尖上都渗出了冰冷的汗水。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