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爆妖夫

第二章 妖精窝

晴空蔽日,万里无云,微风轻轻的吹拂着山岗,空气中没有污染,没有辐射,只有清新。

石头铸就的房子,有点四合院的风格,只是多了丝简陋,多了丝凌乱和灰败。

“人类?”一声尖叫声从正厅中传出,惊起黄鹂四走,乌鸦无数。

“族长,这个玉炔选定的就是这个人,我们也没有办法。”

柳的声音紧跟着传出。

大厅里,子雨满脸平静的盯着四周,围着的几个正不停打量她的人,那面上是一个云淡风轻,可只要注意她的眼珠就可以发现,定着了,没转。

正对着子雨站着的是一个看上去五十左右的中年男子,一头银白的头发,与玄机和柳的长相倒差不多,挺有点优雅的味道,只是配上他现在震惊和扭曲的神情,这点优雅已经与他脱离了关系,身上穿的居然是民国时期的那种中山装样式,铁灰色,笔挺笔挺的,只是已经洗的发白,看上去挺有那么点潦倒的感觉。

“怎么会是个人类?这可差太多了?说,是不是你们没找到,随便抓了一个回来给我?”被称呼为族长的中年男子突然转头,狠狠的瞪着身旁的柳和玄机两人。

玄机顿时哭丧着脸道:“我说老爸……”“称呼我族长。”

看着瞪了他一眼的族长,玄机认命的点点头道:“族长,这要不是玉炔找的她,她一个人类,你认为会好生生的待在这里?还能这么自在的听你说话?怕早就死了。”

言罢,偷眼与柳交换了一个心知肚明的眼色,很乖巧的忘了那个凑巧,忘了不是玉炔找到子雨,而是他们失手掉了玉炔,刚好被子雨吃了,所以能站在这不奇怪。

那族长听玄机这么一说,皱了半天眉头后点了点头道:“说的也是。”

复回头再度上下打量子雨。

一头俏丽的短发,瓜子脸上天庭饱满,两道柳叶眉下水汪汪的大眼睛,又大又亮,就如两颗黑葡萄一般,挺翘的鼻子,小小的红艳的双唇,虽称不上绝色,倒也是个美人坯子,更难得身上有一股沉淀下来的气质,隐隐约约透露出坚强和爽朗,第一眼不艳盖群芳,却越来越耐看。

“恩,小女孩,你叫什么名字?”族长点点头比较满意道。

“你叫什么名字?我问你叫什么名字?”族长见子雨没反应,不由凑到子雨耳朵边就是一声大吼,子雨顿时被吓了一大跳,条件反射的就是一挥拳朝魔音灌脑的方向挥去。

“搞什么?”族长眉头一挑,一伸手牢牢的抓住子雨的挥过来的拳头,皱眉看着子雨。

“爸爸,爸爸,抱。”

子雨刚被激的回过神来,眼光正对处就看见一条灰黑色的小狼,正迈着优雅的步子,嘴里吐着人声,朝面前的这什么族长跑来,子雨顿时又定住了。

“叫我族长。”

放开子雨的手臂,那什么族长,一边瞪着地上的小狼,一边训斥,一边却伸手抱了起来,同时转过眼光,满是怜惜的看着子雨,旁边围着她看的几人,见此也都摇摇头目光中满是怜惜,瞧这没见过世面的人类,居然被吓呆了。

“神仙?妖怪?”接受到怜惜的目光,子雨瞬间回过神来,她这人什么都好说,怜惜,她不需要。

“妖怪?我们是妖精,不是妖怪,好没品。”

一个银头发女子,挑眉看了子雨一眼。

深呼吸,在深呼吸,子雨强自压下心中的震撼,瞧着还算认识的玄机道:“你们抓我来干什么?有什么要求才会放人?”年纪一小把,经历的过多,早就明白这世界上没天上掉馅饼的事情,飞来横祸这到是多的是。

玄机见子雨朝他询问,不由咳嗽了一声正准备说话,旁边的族长一声冷哼,玄机顿时瘪了瘪嘴,把话咽下去,那族长方开口道:“不是我们抓你来,而是你与我们这里有缘,要知道我们几人的力量制作出来的玉炔,只会找到与这个世界,与我们有缘分的妖,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找到你这个人,但是这说明,你与我们有缘分……”滔滔不绝下去差不多半小时,子雨算是明白了一点,她与妖怪有缘,所以被抓到这里来了,这借口还真让人无语。

“说正题。”

挥手打断这族长还没有解释完的话,子雨相当好脾气的深吸了一口气道,如此罗嗦的妖怪,也不知道怎么坐上族长的位置的?不过瞧这份解释劲,这妖怪应该不是太凶恶,子雨在催眠一般的解释当中,唯一肯定的就是这点,当下心思从震惊到惧怕,然后小心翼翼,在然后微微有点放松,就这么在这族长的解释当中转换着。

这应该是狼族的族长一楞后,也相当直接的回答道:“我没有女儿,这玉炔本就是出去为我寻找女儿的,所以,现在你的身份是我的女儿。”

子雨顿时楞了一下,感情抓她来是当族长女儿的,天下有这么好的事情吗?不由惊讶的看着族长,眨了眨眼,微微有点机械的道:“继续。”

族长见子雨这么好说话,不由点点头道:“果真与我有缘,跟的上我的思维,也不惧怕。”

边上的玄机和柳不由对视一眼,额角一滴汗水滑落,这面前的女子眼神都直了,那是跟的上,这就一下意识回答。

在长篇大论的又一解释过来,终于在穿越时空,掉到妖精窝里来的子雨把神完全定了下来,这天色也快开始黑了。

摸了把汗的子雨,揉了揉发软的双腿,干脆坐在一旁陈列的椅子上,扶着额头,她终于搞清楚目前的状况了,这狼族的族长,几十年前有一犬族的好友,那时候,两人的妻子都怀有身孕,当下戏言指腹为婚,不过后来各有各事,几十年也没联系过,这戏言也就更加戏言了。

只是没想前几日那好友居然拜帖要来,指明要带家眷来完成当日所定之婚约,这下好了,这狼族族长五个儿子,没一个女儿,所以病急乱投医,想在其它异界给找个妖精女儿来,没想居然把她给找来了,这就是前因后果。

摸着额头子雨深吸了一口气后怒道:“那这关我什么事情?那是你的事,与我无关,我要回去,你们怎么把我弄来的,怎么把我送回去,要不然我跟你们没完。”

这屋子里的几个人相互对视了一眼,那狼族族长双手一摊道:“回不去了,这玉炔用了我狼族的镇门之宝,一生只能用一次,已经没了,怎么回去。”

子雨一听顿时咬牙切齿的站起来,一拳头就朝正站在她对面的族长打去,先是初来妖界的惊恐,现在知道原委后,惊恐没了,只有愤怒,这关她什么事情,为什么她要去做一妖怪的妻子,她招谁惹谁了,她虽然本来生活也不好,但人妖恋,她的上帝,做梦都没想过,而且她才十八岁,这是早婚。

子雨一拳头打出去,只见眼前几个影子一晃,接着手脚都被制住,定睛一看,几个狼妖抓手的抓手,抓脚的抓脚,就这么一瞬间就决定了她的劣势,打不过。

趴在狼族族长的肩膀上的那只小狼,轻蔑的哼了一声后道:“想活命就乖乖听话,要不然,杀了你烧了吃肉,人肉,我还没吃过呢。”

说罢,舔了舔嘴角,流露出一副馋样,制住子雨的几狼妖,顿时点头。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