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爆妖夫

第七章 妖都

“哎哟,我的腰,我的胳膊,我的腿。”

滚了十几米的子雨,砰的一声撞上一土坡后才停了下来,揉着惨遭荼毒的身体,顶着一头乱发,子雨欲哭无泪。

马蹄声声,几个呼吸间,烈火就追上了烈青,后方小红马独有的马蹄声飞速而来,烈火不由挑了挑眉,这匹风焰他要了许多次,他老爸都没给他,现在一见面就给那什么他的未婚妻,简直气人,当下也不转头,双手抱胸楞当周围没子雨这个人。

烈青也听见风焰追上来的声音,当下转头道:“子雨……人呢……”一声变调的声音,伴随着瞬间停止的马匹,在场的五个犬妖,都朝风焰看去,只见其马背上空空荡荡,别说人,就连根草都没有。

“风焰,子雨呢?”烈青眉头一皱,看着风焰问道。

风焰也诧异的转头朝背上看了一眼,马眼中露出尴尬和忍笑道:“这个是不是我跑太快了,把子雨小姐给摔下去了,她好像没骑过马。”

烈青一听顿时无语,烈火则一楞后,哈哈大笑起来,那神情愉悦之极,爬在黑马背上,声扬四里。

烈青揉了揉眉头,眉眼中也微微闪过一丝笑意,看了眼从出发就没露过笑脸的烈火,沉声道:“回去。”

边一拨马头就要回转。

“烈青,烈青,兄弟。”

马头都还没挑过,就见一条身影飞速而来,穿越荒山野岭,如飞一般扑来,是狼族族长。

“兄弟,你落下东西了。”

狼族族长一个刹车停在烈青等人面前,指着被提在手里的子雨。

子雨此时被狼族族长提在手里,吊在半空,浑身都是尴尬,低着头不敢看人,头上的头发还裹着草屑,身上本来就寒酸的衣服,此时东一条口子,西一条口子,面上也扑了一层草灰,没了本来面目。

好没面子,落马也就落了,偏生让狼族族长等人都看在眼里,一通取笑后,连收拾的时间都不给她,生怕别人不要了,被这么当货物的提着赶了上来,居然还要表面上的娘家人送来,真是上辈子的脸都丢尽了。

哈哈哈哈,烈火嚣张的大笑声,扑天盖地而来,好可笑的样子,而且这种种族的马是低等妖精,不能化形只能用做代步,其它种族的妖精,就算没骑过一样不成问题,这子雨是他活了十八年,见着的唯一个掉下马来的狼妖。

烈青朝狼族族长点点头,转头朝烈火道:“子雨没骑过马,这风焰速度又太快,你就载着子雨一起走。”

话音刚落,还没等烈火反对,狼族族长就一使劲把子雨扔到烈火的背后,坐在黑马上。

“凭什么要我载?”烈火顿时浑身都不对劲的扭动,朝着烈青怒道。

“你的未婚妻,你不载,谁载?”烈青对烈火那是一点温柔都没有,眼睛一瞪吼回去。

烈火顿时哑口,转过身狠狠的瞪了子雨一眼,身体却僵直的很,笔挺的坐在黑马上。

“慢走,慢走,不送,不送。”

狼族族长满面笑容,边对着烈青挥手,边脚底抹油,朝后就闪,回去就找地方搬家去,要是烈青发现了反悔,也找不到他们了。

“我给你说,离我远点。”

烈火僵直着身体,咬牙切齿的道。

这话不说还好,一说子雨干脆一伸手紧紧抱住烈火的腰部,挑衅的仰头瞪着烈火,开玩笑,经过刚才那一摔,这些妖界的马的速度她是领教了,笑话让人看一次就够了,在看,她就是白痴,不碰他,不碰他怎么个坐稳,她还不想早死早投胎,君子报仇三年不晚,过节稍候在说,小命重要。

“你个混蛋。”

烈火身体瞬间更僵,一伸手就想去抓子雨的手臂,旁边先与子雨说话的男子笑眯眯的道:“想子雨小姐摔死?”烈火顿时一怔,半响狠狠的一哼,怒道:“丢脸。”

一边一拍马头,如飞一般射出去,被摔死,什么时候妖界有被摔死的妖,不过,这个子雨弱的真可能会出现这样千年不遇的事情,而这种妖居然是他未婚妻,真丢脸。

被烈火载着,子雨终于知道速度是什么回事情了,两旁风声呼呼刮过,景物什么的别说欣赏,看不看的清都是问题,只见青色飞速而逝,天地间唯一的感觉就是线条无数。

我的老天,太快了,子雨顿时什么都不敢看,下意识的抱紧烈火的腰,埋头在烈火的背上,紧紧闭上眼睛。

烈火被子雨勒的直咬牙,脸上神色越来越凶,带着点黑,带着点红,铁青的脸色中夹杂着尴尬,见旁边三妖眉眼时不时扫过来一眼,那笑意遮挡都遮挡不住,不由更加不爽,一路催动速度,那黑马跑的几乎要飞起来。

烈青一行好像很赶时间,沿途基本没有停留和歇息,经过城,走过市,妖马日行三千里,昼夜不停的奔驰,到得第十日上,已经远去三万里,离狼族族长那僻静地方远的不能在远。

妄城,妖界的帝都,子雨看入眼中的第一感觉就是古罗马的首都,古朴而随意的石头建筑,辉煌大气的有之,小家碧玉的有之,优雅闲静的有之,张狂凛冽的有之,各种不同的风格会聚在一起,另类却别具一格。

妖来妖往,酒楼林立,商店满街,街道宽敞而平坦,人声鼎沸,极是热闹,各种模样的妖精大摇大摆的行走,有化**形的,有还小无法化形的,真正一个奇异的世界,不过现在子雨完全没有惊异的心思。

“子雨,这就是我们住的地方。”

暗红的城堡一样的建筑,宽敞大气的风格,美轮美幻的装饰,看上去极是富贵,不过一切皆不在子雨眼里,等到她全身僵硬,双眼无神的扑到安排给她的房间之后,扑上床,美美睡了一觉后,才后知后觉起来。

躺在**瞪着石头屋顶,她还没死,如此强烈的劳动量,她居然还没阵亡,实在是应了一句话,人的潜能是无限的,想到过去十天在妖马背上狂奔,子雨嘴角就开始抽筋,四肢开始有知觉了,从疼痛到麻木,现在在从麻木到疼痛,这过程真不是人受的。

龇牙咧嘴的躺在**,子雨领会了咬牙撑下十天的赶路后果,就是身体像被支解了一般,手是手,脚是脚,不受大脑支配了,这就是种族问题,种族歧视啊,子雨没有想到有一天她也会遇到种族歧视,这人拿什么跟妖比啊。

“这不是要我命吗?”咬牙切齿的欲哭无泪。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