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爆妖夫

第七十二章 2 烈火发狂

那三胞胎之一一见一抓不中,面色更加冷漠,转身就朝应青莲逼过去,而那被击飞了的另外两人也都回了过来,朝应青莲包抄了过去,形势之险峻,不外乎如此。

高坐在上的玄武王面色铁青,握住水晶王座的手,青筋都浮现了出来,而老玄武王紧紧皱着眉头,眉眼中看不出来是忧心这百年大权,有可能落入蛟王之手,还是忧心受伤的三人。

反之,蛟王则喜笑颜开,那微笑的脸孔上兴奋的发红的双眼,完全显示了对这样的结局的激动,千年没有执掌过水族王权了,现在居然唾手可得,不由声音都激动的沙哑起来,高声道:“还不速战速决,更待何时。”

“是。”三人整齐而划一的声音,场边的小云目光中闪过绝望,紧紧咬着嘴唇,闭上眼睛不敢再看,他将会是玄武一族的罪人。

静寂,一瞬间鸦雀无声的静寂。

“怎么回事?这……这……”一阵**传来,夹杂着惊讶,狂喜,难以置信种种情绪,小云感觉场面又有变化,不由睁开一只眼看去。

入目,那本连站都站不起的烈火,周身突然升腾起红火的光芒,那冲天而起的炙热,几乎要烤焦整个大地,火红色的火焰从他身上绽放出来,肆虐起来,疯狂起来,那强悍的妖力铺天盖地,令人胆战心惊。

火焰中的烈火,火红的短发与火焰融为一体,随着升腾的火光飞扬起来,黑色的紧身衣,把红与黑演绎到了极致,那刚硬的俊美五官司,那肆虐一切的狂妄气息,那绝然的愤怒和不顾一切的疯狂,让所有人为之震撼,胆寒。

本以逼进应青莲的三胞胎,被这变化震撼住了,纷纷停下脚步,朝烈火看去,眉目中的警戒之色越来越浓重,应青莲也惊讶与烈火的变化,却身形略动的抱着子雨,远离了这三胞胎。(一路看小说网,电脑站 www.)

通身燃烧着愤怒火焰的烈火,血红的双眼扫过三胞胎,缓缓伸出手来,那满身的火光中,一柄无形的通红的长剑快速凝聚起来,以火为剑,气势惊人。

“回来。”蛟王也是见过世面的人,一见状况不对,唰的一声站起来,朝着三胞胎吼道。

三胞胎还没作出反映,冲天火光中的烈火带着绝杀的冰冷口气道:“杀了我的人,还想走。”话音还未落,烈火手中抓着的火之剑,一剑横向就朝三人扫了过去。

只见一条火龙势如破竹的朝三人扑去,所过之处,寸草不生,炙热一片,就连场外的所有人,都在一瞬间感觉一股炙热袭了过来,那霸道的力量,那狂妄的气息,好生厉害。

秒杀,真正的秒杀,火龙过后,哪还有那三胞胎的影子,别说身体连气息都没有剩下,就这么消失在了烈火的一击之下,玄武,蛟龙,两方人马齐齐呆愣在当地。

烈火一击之后,眉眼中的冷酷肃杀之色越发浓重,斜眼扫了站起来面色相当难看的蛟王一眼,烈火一声冷哼,杀气氤氲,一剑就朝蛟王挥去,蛟王顿时大惊,飞速闪开身去,凭蛟王的妖力,居然还被带着一点边角,好好的龙袍,被烧的焦黑,焦黑的,蛟龙一族顿时大乱。

玄武王先是惊讶,接着惊喜,紧接着震惊,此时唰的站起来高声喝道:“烈火,快住手,不准伤害蛟王。”对方轻骑进入他的地盘比试,若是被杀了去,那蛟龙一族还不大乱,与他玄武一族结下大仇,仇恨先不说,这战乱肯定是少不了的,水族千年和平,可不能出这些事情,后果会相当严重的,所以玄武王也顾不得其他,高声阻止烈火。

烈火怎么会听他的,本来女身烈火这玄武王看见,烈火就已经很不满了,现在又因为他们的事情累及子雨伤了命,烈火一腔愤怒早已经冲了天,没了子雨,他管他水族生灵涂炭不生灵涂炭,你玄武王族是不是能坐这王位,天下大不大乱,他只知道有份伤子雨的,他都不会放过。

当下烈火双眼一眯,反手对着玄武王就是一剑,玄武王脸色瞬间铁青,无指虚空一抓,五爪金刀顿时出现在他手中,虚空一划就朝烈火那一剑对了上去,旁边的老玄武王见此,脸色一变,袖袍一挥,一片水之冰同时迎了上去,居然与玄武王联手对烈火之一剑。

只听见轰的一声,烈火身形纹身不动,而玄武王和老玄武王脸色青白交错,虽然两人都没移步,玄武王身后的王座,却在一片清脆的响声后,分裂开来,显然两人联手居然也不敌烈火。

烈火与玄武王和蛟王动手也不过瞬间之事,两方人马都震撼着没有回过神来,此时顿时一片大乱。

抱着子雨远离烈火的应青莲,先也震撼与烈火的突然爆发,后听烈火所言,居然以为子雨被杀死了,才会如此动怒,当下忙运妖边为子雨疗伤,一边快速道:“老婆,快醒醒,你再不醒,这里要大乱了。”

同时高声道:“烈火,子雨没死,你发什么疯。”奈何烈火那听的进去他的话,害应青莲只有加紧为子雨疗伤。

子雨那一下是被击的闭了气去,虽然重伤倒没有死,却没想到烈火见子雨闭上眼一动不动,就这么发了狂,激发了前所未有的潜力。

“烈火……”一片乱哄哄中,一柔弱无力的声音突然传来,不过被乱糟糟的喧闹完全遮挡了去,根本无法上人听见,只是,却有人听见了。

烈火与玄武王对上,正欲又是一剑,突然身形一颤动,手中的力量凝而不发,转头朝远处的应青莲和子雨看去,那高位上的老玄武见此,连忙挥手,示意众人都静声,为烈火把道路让开去。

子雨靠在应青莲肩头,强自睁开眼看着烈火,朝烈火伸出双手,低声道:“烈火,疼。”

烈火怔怔的眨了眨眼,突然之间飞速的扑了过来,一把抱住子雨,紧紧按在怀里,止不住的全身颤抖,却说不出话来。

子雨回抱着烈火,看着烈火血红的双眼,轻声道:“别生气,我没事呢,你可别咒我。”

烈火抱着子雨紧紧咬着牙,重重的点了点头,子雨顿时轻笑了起来,却扯痛了伤势,疼的直吸冷气,烈火见此连忙运功为子雨疗伤,一旁的应青莲顿时夸张的长叹一声道:“再不接手,我都快虚脱了。”一边撤了为子雨疗伤的妖力,自我修复起来。

远处的老玄武王见烈火通身的杀气,一瞬间就消失了开来,不由摸了一把汗道:“这小子,真折磨我这把老骨头,真正天生一物降一物。”

玄武王皱了皱眉还没说话,就见烈火突然全身气一歇,那通天的妖力瞬间不见,人也突然抱着子雨昏了过去,急的本来伤重的子雨,脸色更加不好,又昏了过去,周围又是一片大乱,老玄武王飞速的冲过去,察看情况,不由连连摇头,气无处发,铁青个脸转身应付蛟王那边的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