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爆妖夫

第七十八章 幻境

“嘿嘿,咳,咳。”两人正警戒间,辕黑的声音突然破空传了出来,只听他声音分外苍老和虚弱,与在内城听到他如此传话的精神饱满,完全不同,显然在子雨手底下吃了大亏了。

“你们不是想杀我们,来啊,我就在最底层等着你们,看你们有没有那个本事过这玲珑宝塔,嘿嘿。”阴森的话语交代了这么几句过后,就完全消失,一点辕黑的气息也感觉不到了。

“玲珑宝塔?什么东西?”子雨挑眉看着烈火。

烈火皱眉揉了揉头发,沉吟半响道:“据说是封印辕黑的地方。”

子雨闻言瞬间黑了脸,有没有搞错,这是镇压蛇精的地方,想当年有个雷峰塔镇压白娘子,现在她居然遇上个玲珑宝塔镇压这蟒蛇精,这蛇怎么就跟这塔有缘分,可她连个妖精也不是,为什么也要被封闭在这里面,真正气煞个人。

“走,肯定有路下去。”烈火是个行动派的人,辕黑能找到路随意离开,他不相信他们还会被困在这里,当下拉着子雨就开始寻找机关,这玲珑宝塔说起来是个塔子,其实不过就是一形容封印之地的样式而已,都是有机关可以寻找到离开的。

子雨见此挑了挑眉,这么空旷的地方什么都没有,一眼望去就一空白,居然还另有神奇,这妖界中人也太不事生产了,尽做一些莫名其妙的东西,困不住该困的人,就只能把她这些好人困在里面,真个无用。

在心底把建造这处的家伙,骂了个彻底,子雨一边拉着烈火,一边跟上烈火的脚步四处踏查。

几步过去,眼前突然一阵白烟散开,就如那冬天早晨的大雾,白茫茫的一片,几米之外就不见人影,子雨不由道:“烈火小心。”

没听见回答,子雨转头一看,没烈火的踪迹,这是怎么回事情,刚才不是还在一起的,明明拉着走的,怎么一下子就不见了,子雨顿时就有点慌了,这绝对不是烈火放开她的,一定是这地方太邪门了,连忙高声道:“烈火,烈火,你在那里?你在那里?”一面站在原地不停的朝四方摸索。

在说烈火拉着子雨正在察看,突然见子雨一步顿住,睁开他的手就开始**,嘴里还焦急的呼喊他的名字,烈火唰的转头定定的看着子雨,见子雨神情焦急,语调不安,那双眼不停的四处察看,却没有一点准头,烈火顿时心下骇然,为何子雨出现这样的情况,而他却一点反映都没有,当下一回身一把抱住子雨,抓着子雨的手道:“我在这里,我在这里,你怎么了?我没离开你啊。”

眼前只看见一片白雾,什么也看不见的子雨,感觉到周围的雾越来越重,重的她的双手就如被困住了一般,动都动不了,不由更加焦急的呼喊道:“烈火,你在什么地方?你怎么样?我现在面前全是大雾,我看不见你,你怎么样?”

没有声音,什么都没有,子雨心下焦急,却还能够力持镇定,刚才贸然的慌乱,她没细想,烈火本来着她,为什么会突然不见,烈火绝对不会放开她的,一想到这点,子雨顿时高声道:“烈火,你是不是在我身边?”

“没有,他不在你身边,他早就走了。”飘渺的白雾中,一道悠然的声音响起,带着戏谑和同情。

“你是谁?”子雨皱眉侧耳听去。

“呵呵,我是谁不重要,来,我带你去找你的烈火。”缥缈的声音落下,子雨眼前的白雾瞬间闪开一条路来,子雨见此犹豫着走是不走,烈火一定在身边的,他不会放开她,可是为什么却感觉不到,什么都感觉不到。1⑹ k小 说 à.1⑹κ.n 文字版首发

“来啊,你不是想见他吗?再不来,可就见不到了。”缥缈的声音充满诱惑,直击子雨的灵魂深处。

子雨一听见不到烈火,心下微微着慌,脑海却半清醒的认为烈火一定在她身边,当下一咬牙高声道:“烈火,你要是在我身边,就拉着我。”边说边迈步朝那散开的大道走去。

紧紧抱住子雨的烈火,听着子雨的话,见子雨好像是完全陷入到另一个世界一般,整个脸都凝重了起来,不停的呼唤着子雨,想把子雨叫醒,却见子雨一点醒来的意识都没有,心下更惊。

穿过重重迷雾,眼前景色一变,一镏金大**,烈火正睡在上面,那红色头发和黑色的床铺,分外耀眼,子雨一见顿时朝前冲去,满是焦急的道:“烈火你怎么了?出了什么事情了?”

几步还没冲上去,突然见到烈火的背后,伸出一双玉臂,揽住烈火的胸膛,支撑起身体,对着睁开眼的烈火微笑。

那是怎样的一张脸啊,闭月羞花不足以形容其貌,倾国倾城不能形容其态,风华绝代不足以说明其气质,如此女子,夺了天地之颜色,那份美已经美到了极致,此时睡在烈火身边,与烈火相得益彰,子雨顿时脚步一顿,满是惊讶的停了下来。

“烈火,你在干什么?”子雨见两人都是**,顿时一把怒火从胸中燃烧而起,怒视着烈火,几步冲了过去,两把抓开那女子,推的远远的,一把抓住烈火,把他朝自己拉来。

“我在做什么,你难道看不出见?让开。”烈火一把推开子雨,满脸厌恶的看了她一眼,转身就去拉那绝美的女子。

子雨顿时大怒,一把拽着烈火就是不放开,胸口又是疼,又是愤怒,却又有点挣扎,半清醒的神智告诉她,烈火绝对不会这样待她,烈火的心中只有她一个人,怎么会如此,而且这也不是烈火的性格,这一定是假的。

但是眼前所见分外真实,手中的触感都如此实在,子雨暗自捏了自己一把,疼,真的很疼,可见不是在做梦,那这情况要怎么说。

“他喜欢上其他女人了,他不要你了。”缥缈的声音就如在耳边,刺激的子雨连连摇头。

“绝对不会,我的烈火只会喜欢我一个,这一定是假的,他才不会这样待我。”

“是吗,你瞧瞧你那点比的过那女人,你长的有她好看?你有她聪明伶俐?你有她的身家家世?瞧瞧,她可是妖皇的女儿,跟烈火门当户对不说,那是真心爱着烈火,你呢,你是真心爱的吗?

你的心有她清白吗?你自己扪心自问,你相信烈火会一直爱你吗?一辈子爱你,不离不弃?呵呵,一辈子,好长的时间呢,你真敢相信?他日有比你更好,更聪明,更美的女人出现,烈火会一直爱你?爱情,这个缥缈的东西,你应该知道它的无常。”缥缈的声音轻柔的在子雨耳边响起,所问的全是心底,子雨最避讳的问题。

子雨闻言顿时呆在当地,这些话她从来都不敢想,因为她怕最后的答案是否定的,此时被如此直白的问出来,子雨不由有些如释重负,却有心脏紧缩的疼楚。

现实中烈火见子雨走了几步就停了下来,那话语一声声的质问着他,面上的愤怒之色,让他胆战心惊,而现在子雨没有说话,但是脸上浮现的犹豫和伤痛,却让烈火感觉到心都疼了,她要说出来,他还能够知道她陷在那里,现在子雨什么话也没说,神色却如此,烈火心都慌了。

紧紧抱住子雨不停的呼唤:“子雨,我在这里,我在这里,你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只喜欢你一个,只喜欢你一个,你都知道,为什么还要那么问,你所看见的都是假的,子雨,醒过来,我在这里,你的大狗在这里,别陷进去,千万别陷进去啊。”

幻境,烈火此时知道这空荡荡的地方有什么机关了,居然是幻境,挖出人内心最恐惧,最担忧,最疑惑的事情,竟然是他对她的喜欢,任何事情她都可以质疑,但是他对她的爱,怎么需要担忧,烈火又是急,又是心痛,可见子雨是多么没有安全感的一个人。

幻境中,子雨咬牙站立没有说话,那缥缈的声音继续道:“你不要忘了,你信任的友情也背叛了你,爱情这个东西更加不牢靠,它迟早有一天也会背叛你,这个世界没什么靠得住的,只有靠你自己,只有自己才是最靠得住的。”

“不会的,烈火不会背叛我的,他答应过我。”子雨猛烈的摇头,想把这声音推开自己的脑海,但是这些话却是她心底真正想过的。

人说傻人有傻福,那是因为他们想的不多,难得糊涂并不是那么容易做到,而聪明人却是因为聪明,想的太多,而子雨恰巧是一个精明的人,又经历过那么多的事情,习惯性的思维,不容她多想,已经把这些疑虑构思在了心底。

“你真的相信吗?”低低的六个字,仿佛春风拂过一般,只是激起了千层浪花。

子雨看着眼前烈火与那女子欢好的场景,不停的闪过,那举案齐眉,那春宵一度,那伉俪情深,一幕幕都重重敲打在她的心上,眼中不由欲喷出血来,牙齿咬的咔嚓作响。

现实中的烈火见子雨如此模样,不由又是心疼,又是焦急,抱着子雨,强行搬开子雨咬着唇齿的牙齿,把手伸进去让她咬着,一边不停的述说着:“老婆,相信我,也相信你自己,这辈子我会一直爱你,一直,老婆,快点醒来啊。”

却不敢把子雨打昏,幻境是直接对心境,在昏迷中死亡也不见怪,烈火此时是一点办法也没有,相信与不相信,只有子雨自己才能够解脱,过得这关便是云开雾散,过不了这关,也许就命丧于此,靠不得别人,只能靠她自己。

“烈火啊,你瞧,那个女人还在那里,你去赶她走好不好,真讨厌。”镏金的大**,绝美的女子对着烈火皱眉道。

烈火闻言毫不犹豫的一点头道:“好。”便下床看也不看的朝子雨攻击过来,面色不耐烦的道:“滚。”

子雨一听这话,本来满腔的愤怒更加愤怒,烈火的暴躁脾气居然用来对付她,当下一挥手中黑鞭就迎了上去,怒喝道:“烈火,你给我看清楚,我是谁,你居然来打我。”

“我打的就是你,子雨,以前我喜欢过你,现在不喜欢了,你不要给我死命纠缠,还不快给我滚,要不然别怪我对你不客气。”烈火瞬间妖化,一爪子就朝子雨抓来。

子雨听这话火冒三丈的同时又痛彻心扉,一黑鞭就朝烈火挥舞过去,怒声道:“以前喜欢,你别忘记了,我说过你要是敢背叛我,我一定杀了你。”

“杀了他,杀了这个负心人,杀了他……”缥缈的声音再度加油添醋而来。

现实中烈火见子雨突然力量大开的挣脱他的怀抱,黑鞭对着空气就是一阵攻击,那嘴里的话,那愤怒却哀伤的神色,让烈火的心都疼的不能再疼,死命把子雨抱住,红了双眼对着子雨大吼道:“我不会负你,不会,要相信我,你个混蛋要相信我,快点给我醒来,你听见没有,要是你在不醒来,我揍的你爸妈都不认识。”

白雾中子雨一鞭子缠住烈火的脖子,一把把烈火给拉了过来,子雨朝其怒吼道:“我杀了你。”

“你就是杀了我,我也不喜欢你。”倔强的烈火一丝悔意都没有。

子雨见此心中巨疼,手下却越来越收紧,紧到自己都无法呼吸。

而现实中的烈火见子雨一阵狂乱后,突然一鞭子回头,一下缠绕上自己的脖子,紧紧的勒住,烈火顿时大惊,一爪子就朝黑鞭抓去,但是那黑鞭乃是百年蛇筋所制作,那是他的妖力能够挣断的,只见子雨的脸色越来越红,呼吸越来越紧凑,让烈火急红了眼。

“你个该死的,我就那么不值得相信?你到底在担忧什么,你个混蛋。”烈火此时又火又怒,对着作茧自缚的子雨,就是一阵拳打脚踢,虽没带妖力,却是实实在在的打。

“你要是今天敢死在我面前,就是追到阎王殿,我也要你过不安生,不抽了你的筋,剥了你的皮,把你烤了吃了,我就不叫烈火,你到底给我醒不醒过来。”

幻境中的子雨只觉得全身都疼,却双眼血红的瞪着烈火,手中加劲,朝其怒吼道:“我真杀了你。”却是换来烈火不屑的眼神。

子雨觉得心中又酸又疼,却隐隐约约觉得烈火不会这么对她,那看着自己眼睛说爱的时候,那绝对不是假的,烈火看她绝对不会用不屑的眼神,眼看着烈火被自己勒的越来越紧,自己的呼吸也几乎要窒息,心中的挣扎也越发激烈。

碰,子雨突然觉得脑袋巨疼,那快要被愤怒淹没的神智,微微一清醒,心中快速闪过与烈火在一起的感觉,不对,这样的烈火给她的感觉不对,“不是烈火,你不是烈火。”

“是,他为什么不是?他是不值得信任的,快杀了他,快杀了他。”缥缈的声音隐隐约约却又清清楚楚的传来。

“不,他不是。”子雨剧烈的摇着头,这感觉不对,她的大狗给她的是温暖的感觉,不是这种冰冷的,让人窒息的感觉,不对。

身上各部位越来越疼,这种疼痛让子雨的神智又有一丝清醒,猛然间子雨想起,她和烈火正在闯那冰宫,要准备救人,怎么可能是这个样子?这面前的绝对不是烈火,绝对不是。

“你还信任他吗?你要想等到被伤害的时候,才后悔吗?那种疼你知道的,他会毁灭你对人世剩下的最后一丝信任,你还下不了手吗?”

“信任,信任。”子雨一时间又觉得有点恍惚,双眼对上那烈火毫无表情的脸时,脑海中突然出现相信我三个字,那三个字如重锤一般狠狠的敲打在子雨的心上,子雨不由一震,看着烈火的双眸,看着几乎快被自己勒死的烈火,沉默片刻,子雨突然笑了,刚才那一声是自己心底的声音。

拉进烈火,伸手摸着烈火的脸,子雨挺了挺身体,是了,她所纠结的不是真烈火和假烈火,而是相信还是不相信,是信任的问题,而不是其他。

摸着烈火的脸,子雨的心思突然放开了,整个纠结的心也松了下来,微微低笑道:“我是不相信烈火会一辈子始终如一的爱我,所以才在心底保留了最后一点余地,哪怕受伤了,自己还有路可退,呵呵,想来真是傻啊,对自己一点信心都没有了,这怎么是我,爱就是爱,恨就是恨,什么时候这么不干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