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爆妖夫

第七十九章 应青莲来了

自嘲的笑了笑后,子雨缓缓放开勒着烈火脖子的黑鞭,轻声笑道:“我是不信任别人,不过对象要是烈火的话,我相信他。”说到这子雨感觉解脱了一般,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真笨啊,在这个问题上一直纠结了这么久,不能因为曾经受过伤害,就拒绝在接受,有的时候错过一个人,或许就错过一辈子,而她不想错过,不想错过烈火这个人,不想错过这辈子唯一的这个人。

既然自己不想错过,那就要如自己所说的一般,出动出击,不给烈火变心的机会,对方为什么会变心,那是因为自己给了他机会,捏杀这个机会,他往那里去变心,自己真是个笨蛋,居然如此纠结,学会相信自己,学会相信别人,而烈火,她愿意去相信,完完全全的相信。

一想通此点,子雨顿时觉得天也清了,水也蓝了,心境整个不一样了,那心底的阴暗的地方都不存在了,人好轻松,这个世界不能因为失败过,痛苦过,就拒绝去相信,只要碰上了那个对的人,相信一次又何妨,那怕最后伤了心,也不枉白来人世走一遭,何况她不会给他这个机会的。

境由心生,心定则幻灭,子雨一想通一直纠结在心中的问题,幻境一下就消失不见了,子雨身子一歪缓缓倒下。

“你个该死的,你个该死的。”烈火见子雨一下软了身子,不由伸臂紧紧的抱住子雨,两个人一起坐在地上。

“烈火,你怎么……我怎么……”一睁开眼来,子雨就见烈火瞪着大眼睛,双目通红的等着他,话一出口又觉得不对,只有对着这满面怒火的烈火,嘿嘿灿笑道。

“你个笨蛋,蠢货。”烈火对着醒过来的子雨就是一阵大骂,可那手臂却紧紧的抱着子雨,生怕一松手子雨就消失不见了。

“喉咙……疼……”子雨见烈火发飙,不由怕怕的嘶哑着声音发表她的不舒服。

“疼死你活该,白痴。”烈火嘴里不留情,手中可是轻柔了又轻柔,慢慢的把缠绕在子雨脖子上的黑鞭解下来,见子雨的脖子上一圈已经发紫的痕迹,不由又是怒火中烧的一通大骂。

子雨看着从脖子上取下来的黑鞭,脸色一变,抬头望着烈火惊异道:“我怎么?”

“你怎么?你个该死的,我就这么不让你信任,我就是那样负心薄性的人,你个白痴,你居然敢不相信我,你居然敢。”烈火听子雨提气这事情,顿时又是火冒三丈,揪着子雨的手臂,恨的不得吞了她。

子雨听烈火这么一说,脸色一变后,在一想她刚才所看见的,所听见的,一下就反应了过来,虽然她没听说过什么幻境不幻境,但是她知道现代有些东西就迷幻剂,会对人有迷幻作用,她刚才应该就是着了这个招,而她的所说所做,都被烈火给听了去,看了去。

摸摸重新缠绕上手臂的黑鞭,子雨心下一阵骇然,要是她真的不相信烈火,那么着一勒下来,死的不是烈火而是她自己,这算什么,放不过别人,等于是放不过自己,而放过别人也就是放过了自己,太深奥的取舍关系。

摸了摸黑鞭,子雨抬头见烈火满眼怒火的瞪着她,而那目光中的关切,那从目光中透露出的心中的疼惜,和不被信任的恼怒,都明明白白的摆在脸上,子雨不由伸手摸了上去。

“在幻觉里的时候,我也这么摸你的脸,可是你对我好凶,还冷冰冰的,还是这样的你摸着舒服,我的大狗是最温暖的,喜欢死你了。”说罢,子雨伸臂紧紧的把烈火抱在胸间,把脸埋在了烈火的颈项间。

“对不起,我以前不够相信你,不过从现在起我会改正,因为相信你,就是相信我自己。”轻轻的声音从烈火的颈项间传出,没有斩钉截铁,没有对天发誓,只有轻柔的像微风吹过,轻的几乎听不见,却实实在在落在了两人的心间。

烈火闻言嘴角终于绽露了一丝笑容,伸手回抱住子雨,把她搂在怀里,恶声道:“在要有这种事情,我不等别人杀你,我先杀了你。”

子雨抬起头对上烈火晶亮的双眸,嘴角浮现一丝甜甜的笑容道:“不会了。”

心定了,子雨才发觉自己早在不知不觉中信任烈火,那危险时候只想到烈火,在生命受到危险的时候想的是他,白衣的秘密也透露给他,等等等等,这一切不是信任是什么?

想到这子雨脸上绽放出一丝明媚的笑容,早就已经如此信任,却被习惯性的思维把真实掩盖在了最深的地方,今天要不是这古怪地方,还解不开自己的心结,揭开那惯性思维下的真实,已经深到自己不敢想象的地步,感觉到如此,子雨的眼睛都笑弯了,这样全心全意的相信一个人,感觉真好。

烈火看着子雨对着他笑的好生灿烂,不由嘀咕一声,按住子雨的头就狠狠的吻了下去,把自己的担心,把自己的恐惧,把自己的愤怒,通过这一吻深深的表达给了子雨。

子雨反手更加紧的抱住了烈火,把自己的感觉毫不保留的传达给他,那意识的交流,那敞开的心胸,让两人如痴如狂,甜蜜万分。

轰,精神层面的轻轻炸响,子雨只感觉整个人精神一震,功力一瞬间居然有了质的飞跃,提升了好大一个档次,子雨一思索便明白了,是自己的心境阻碍了自己功力的提升,现在心结破了,那一直没有停过的练习,终于完成了一次飞跃。

子雨顿时欣喜极了的与烈火说,见烈火也极欣喜,子雨突然想起什么的,看着烈火道:“为什么你一点事情都没有?我却要受这个罪?”

烈火见子雨现在才反应过来,不由白了她一眼后,瞪着子雨道:“幻境,考的就是心志,我心志坚定,什么杂想都没有,当然不会让它乱了我的心志,只有你,白痴。”

子雨听烈火这么一说,一点也不觉得汗颜,不过却更加高兴了,这说明烈火对她的心到底有多真,这个一根肠子通到底,脾气火爆,性格直率的男子,是她的老公,真好。

眼见烈火眉头一挑又要开始教训,子雨忙脑袋一缩,可怜兮兮的道:“身体好疼,为什么身体这么疼?”边说边低头察看起来,刚才没觉得,此时心平静下来,才察觉身上疼的紧,这是怎么回事情?

烈火顿时脸色微变,咳嗽一声,不动声色的站起来,眼看别处的道:“你自己刚才打的。”

子雨低着头察看身体,也没注意烈火的表情,她到记得她对着烈火挥鞭,闻言气的直冒烟的恨声道:“就是这个该死的幻境,该死的蟒蛇精,要不是他,我怎么会自己打自己,等我捉到他,拔皮抽筋都不解我气,我要熬了他炖成汤喝,该死的,哎呀,疼死我了。”边说边支撑着朝烈火伸出手来,撒娇的让烈火抱她起来。

烈火二话没说,毫不犹豫的伸手把子雨给抱起来,对上子雨的脸,刚才太兴奋和愤怒了,没怎么注意,此时才看见子雨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都是被他刚才焦急中打出来的,烈火不由眼珠一转,生生装作平静,子雨这副要吃了人的愤怒,还是赖到辕黑头上的好。

“走了,走了,耽搁了这么半天,不知道那条蟒蛇跑什么地方去了,我们还是快追吧。”声东击西,烈火也运用的熟练。

子雨咬牙切齿的道:“看姑奶奶怎么收拾你,哎呀,真疼死我了。”

烈火见此连忙抱起子雨,朝那幻境被破,露出来的大门走去,这年头,不说谎的人说一次谎,就是聪明人也察觉不了,人才啊。

进入大门,走下高高的阶梯,目之所见,好生震撼和神秘。

如古希腊的宫殿一般,高高的柱子支撑着一个空荡荡的空间,估计有上面那幻境两个大的地盘上,七八根两人合抱的柱子,雕龙画凤的柱身,美不胜收,周围的墙壁上,同样也雕刻满了精美的画面,有腾云的龙,卧睡的朱雀,傲然的白虎,可爱的企鹅,林林总总的冰族画像,把整个冰族的种类都刻画的神态各异,栩栩如生。

“这又是什么地方?”子雨的话刚问完,一声骨碌的大门响动声突然响起,烈火和子雨同时戒备的看过去,子雨更是攻击状态瞄准发声处,该死的蟒蛇精害她这么疼,她绝对不会放过。

“怎么是你?”大门开处,看着应青莲快速的闪了进来,子雨和烈火都皱眉瞪着应青莲,这家伙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应青莲也没想到子雨和烈火会在这,一愣之后看着子雨,突然惊呼道:“老婆,你被谁打了,怎么这么惨?”边说边心疼的走了过来。

子雨不提起就生气,一提起就更生气,当下把手中的黑鞭舞的呼呼生风,怒火冲天道:“就是那蟒蛇精,该死的混蛋,我杀了他。”烈火则在一旁一声不吭,装没听见。

应青莲也是个聪明人,见烈火脸色微微有点尴尬,这子雨满身的伤痕,很显然是物理攻击造成的,他们与辕黑对上了,对方会一拳头一拳头的来打?这太夸张了,这种情况简直无法想象。

当下一转眼,心疼万分的上前抚摸了子雨脸上的青紫,满脸古怪的道:“这辕黑居然用拳头打?真正可恶,老婆,疼不疼?”

“疼,怎么不疼,疼死我了,咦,什么,拳头?不是鞭子?”子雨一下抓住应青莲的话,挑眉不解的看着应青莲,她记得她有用鞭子,但是她记得她绝对没有用拳头,这怎么回事情?1⑹ k小 说 à.1⑹κ.n 文字版首发

应青莲惊讶的睁大眼睛看着子雨道:“鞭子?这伤怎么可能是鞭子,这开的那家的玩笑,你见过鞭子出来的伤是一块一块的?”

子雨听到这顿时眯着眼瞪着烈火,烈火刚在应青莲的话一开始,就侧身站在边上,此时见子雨瞪着他,烈火很干脆的回瞪子雨两眼,在狠狠的瞪了应青莲一眼,见躲避不过,扬起头恨声道:“就是我打的,谁让你不醒。”一边已经做好子雨要发飙的准备。

子雨闻言不由挑了挑眉看着烈火,难怪她在幻境中的时候,感觉到身体很疼,不过就是这疼,让她有了一点半点的清醒,此时见烈火神色又尴尬,又愠怒,半响摇了摇头,走到了烈火身边,伸手抱住烈火仰头道:“打了就打了,我又没怪你,不过,疼,你要负责,来,吹吹。”边说边把脸侧着朝烈火扬起。

烈火见子雨居然没有发怒,不由有点惊奇,这家伙可是别人打她一拳,她要打人家两拳的,此时如此对他,烈火顿时心中极欢喜起来,见着子雨对他撒娇,也不觉得难为情了,抱着子雨就轻柔极了的吹吹。

子雨知道烈火那么疼惜她,怎么会舍得下这么重的手打她,定是心中焦急很了,如此情意怎能怪责,不过顺口说说,烈火居然真的给她吹,子雨不由满脸笑容的依偎在烈火怀里,只要是烈火,她不怕难为情。

应青莲见烈火和子雨居然做如此小孩子的动作,不由朝天翻了一个白眼道:“你们俩几岁了,还这么幼稚。”

见子雨翻个白眼对他,应青莲顿时又笑了起来,凑上前去笑容满面的道:“那我也给老婆吹吹。”

烈火顿时想也不想一拳头就朝应青莲揍了过去,应青莲一个翻身躲避开去,子雨在一旁笑的直对着应青莲眨眼睛。

“你为什么在这里?”嬉闹过后,烈火皱眉看着应青莲道。

应青莲耸耸肩膀,神态极潇洒的道:“你救的那些冰族人还真本事,居然跑来找到我们,吵的我心烦,我见里面还有几个有本事的,让他们自己处理去,我就来了,这么个老大级别的人物,我可要来见见。”说罢双眸中浓厚的兴趣一闪而过。

应青莲什么人物,媚狐一族对什么事知道的不多,对这两性之间的事情知道的太清楚,突然来了那么多冰族人,应青莲只一眼扫之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如此烂摊子,子雨扔给他,他可不敢接,这一个不好,出来的问题可不是一点半点的严重,所以,只有他们自己人才好安排和面对所有受伤害的人,聪明如应青莲自然脚底抹油,溜来找他们两个了。

子雨见应青莲神色便也知其所以然,不由恨了一声道:“狡猾。”却无法说应青莲做的不对,就如她刚才经历过的一样,有些事情要自己想通才好,外人终归是外人,自己想不通,怎么帮忙也是无用,所以,要重新振作起来,只有靠他们冰族人自己。

“你是怎么到这的?”烈火不关心其他,到关心这应青莲是怎么出现在这里的。

应青莲挑了挑眉道:“那晓兰给的密道不是有一条的出口就在这边,我不过转了两圈,就进入这地方了。”

烈火见此走到应青莲刚才进入的地方试探,果然打不开了,子雨见此便把烈火对这里的认识说给应青莲听,应青莲一听这里居然就是玲珑宝塔,顿时双掌一拍,双眼精光乱窜的道:“这下好玩了。”

应青莲话音刚落,整个大殿的空气突然一阵几不可见的波动,若不是三人都是一等一的高手,根本察觉不到,一道全身墨黑的手臂粗细的黑蛇,突然破空而出,迅若奔雷的朝烈火咬去。

子雨见此眉头一挑,二话不说出手如闪电一般朝那墨蛇击打去,应青莲和烈火一眼扫见齐齐大声喝道:“不要杀死。”

奈何子雨关心烈火多甚,一出手就没留情,虽然两人喊的快,可是子雨的动作更快,两人的话还夹在嘴里,那墨蛇已经被子雨搅成几段,扔在了地上。

见此,子雨莫名其妙的看着烈火和应青莲,耸耸肩膀,无奈的朝两人示意,杀都杀了怎么办?

烈火见此飞快的闪到了子雨和应青莲身边,应青莲则摸着额头挑眉看着子雨道:“什么时候妖力这么高了?不过,你用的还真是时候。”

子雨知道这话绝对不是表扬她,不由微微挑眉还没询问出声,就见那被她刚才击杀的成几段的墨蛇,突然各自扭动起来,一分二,二分四,四分八,如此继续的幻化了下来,蛇头,蛇尾,具是一个个完整的毒蛇。

子雨见此顿时睁大了眼睛,惊讶道:“乖,乖,还有这本事啊,厉害。”

烈火见子雨一点也不害怕,不由伸手狠狠揉了揉子雨的头发,嘀咕道:“就会闯祸,这蛇碰不得,被它咬一口,再高的本事也要去阎王殿里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