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爆妖夫

第八十章 芝麻开门

子雨一听扫了眼正在不断增加的小蛇,对着烈火嘿嘿讪笑道:“现在怎么办?就让他们这么分裂下去?估计不用它们来咬,我们都会被他们挤死在这里面。”

应青莲闻言呵呵笑道:“你还知道厉害啊?”

“废话,我又不是白痴。”子雨瞪了应青莲一眼后,接着道:“打又打不得,杀又杀不得,同志们,给点意见啊。”

烈火听之满脸莫名其妙的看着子雨道:“你说的什么话?”

子雨顿时嘿嘿一笑,对着烈火狂抛媚眼,这心结解开了,整个人更加活泼,虽不至于油嘴滑舌,但是更加俏皮起来。

应青莲见此眼中闪过一丝惊讶,笑看着子雨道:“这模样性情我更喜欢了。”

子雨顿时侧头看着应青莲,笑眯眯的道:“那就快大显身手吧,要不然这模样就没了,你以后想喜欢也没得喜欢了。”

子雨多聪明,见蛇身不断的分裂,本来应该很紧张和严肃的,但烈火和应青莲却一点紧张的感觉都没有,她便明白这两个人有十足的把握对付,所以她也不着急。

应青莲见此呵呵大笑着双手抱胸靠在墙壁上,看着烈火道:“我不喜欢打架,你来。”

烈火则回瞪着应青莲道:“那把你留着干什么?”

子雨也想见识见识应青莲的身手,这家伙不到关键时刻就是不出手,每次出手她也没看清楚过,此时有个机会,自然毫不犹豫的帮着烈火,想饱饱自己的眼福,满脸灿烂笑容的看着应青莲。

应青莲见此摇头失笑道:“遇人不淑。”嘴里这么说,脚下却上前一大步,看着眼前不断分裂,开始对着自己等进入攻击状态的黑蛇,应青莲拉过自己的一缕发丝,极鄙视的道:“真难看,侮辱我的眼睛。”

话声一落,子雨只见应青莲袖袍一挥,漫天金光咋现,等她定睛一看时,已经分裂出的几百条黑蛇,每一条的七寸上都插着一枚金币,打蛇打七寸,既不断其体,却能要其命,好厉害的暗器手法。

不过看着那金光闪闪的金币,子雨就是一真眼红,瞪着那几百条蛇尸,满脸不满的道:“太奢侈了,太奢侈了,你怎么能用这个东西做暗器?太浪费了。”话说她身上还一个子都没有,而应青莲居然用金币做武器,这什么人啊,那有这样浪费钱的,简直是可恶加可恨,在她这个穷人面前摆阔。

应青莲见子雨不停的抱怨,严重不满的瞪着他,顿时朝着子雨抛了一个正宗极品媚眼道:“老婆啊,知道我的好了不,你要是跟了我,想要什么有什么,天天让你洒着这些玩。”

子雨闻言还没说话,烈火直接一把抓过子雨,提着就朝前方走去,根本不理会应青莲,子雨则身体被烈火提着走,头却回过来道:“只要不当你老婆,还有这个待遇,我非常乐意。”

应青莲听言呵呵笑着道:“那可不行,我老婆才能被我宠在手心的。”

“没得商量?”

“没得商量。”

子雨见此回头抱着烈火的腰道:“那算了。”

应青莲跟上烈火的脚步,满脸失望的看着子雨道:“就不考虑,考虑?你喜欢的金钱,这家伙可无法满足你。”

子雨抬头看着烈火快要发怒的侧脸,一本正经的道:“金钱诚可贵,自由价更高,若为烈火故……”

“怎样?”烈火闻言停下脚步看着子雨。

“两者都不抛。”烈火瞬间黑了脸,狠狠的瞪着子雨,应青莲则哈哈大笑的走上前来。

子雨见烈火黑黑的俊脸,笑眯眯的道:“金钱不是万能的,但是没有它却是万万不能的,所以,我要赚太把的金钱,用来把我的烈火宠在手心里。”

烈火顿时斥道:“说的什么话。”但那越裂越开的嘴角,却成功宣示他心情好,很好,很好。

应青莲闻言难得的叹了口气道:“你这家伙何得何能啊。”

子雨则笑容满脸的抱着烈火的腰,心情好的不得了,在这危机四伏的环境中,三人还能如此谈笑风生,真不知道是说他们艺高人胆大,还是本就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

三人跨过蛇尸,走到正对着他们的一水晶大门前,子雨见那水晶大门上镶嵌着一胖的恐怕滚都滚不动的一胖企鹅的画,画上胖企鹅正端着茶水,晒着太阳,那表情叫一个享受。

“干什么停在这?门就在这里?”子雨见烈火和应青莲都停了下来,不由瞪着胖企鹅的画问道。

应青莲打量着画面,慢条斯理的道:“听说玲珑宝塔第二层,叫魔门,要想离开必须魔门自愿放行,否则必被困死在这里,不过好像听说这魔门守门人,相当难缠,这门应该就是那魔门了。”

子雨顿时明白刚才那蛇并不是第二层的考验,这门才是,不过这东西要怎么个自愿放行?

正上上下下打量胖企鹅画,画中的胖企鹅突然瞪了子雨一眼,粗声粗气的道:“看什么看。”

子雨被惊讶的直接咽下一口口水,见那本来呆极的画面,突然活了起来似的,那胖企鹅瞪着圆滚滚的大眼睛,神态悠然自若的喝着手中端着的茶水,那叫一个悠闲。||

(全文字小???,?在ар.1⑥κ.(1⑹κ..文.?W?)

子雨不由大叹,果然是妖精世界啊,如此神奇的事情也有,不由更加盯着活动的胖企鹅,太神奇了,要好生看看。

“此门是我守,此路是我开,要想从此过,报上暗号来,暗号。”胖企鹅被子雨看的不耐烦,满腔不愉的快声道。

乖,乖,这年头居然要用暗号,神奇啊,太神奇了,不待烈火和应青莲反映,子雨双手一挥,满脸严肃的对二人道:“我来。”

上前两步对上胖企鹅的脸,子雨笑的那叫一个甜美乖巧,张口就是一句:“芝麻开门。”

噗,胖企鹅刚喝了—口茶,闻言一个激动,一口不剩的朝子雨靠的近近的脸上喷去,如此短的距离子雨真连避开的动作都没有,主要也是因为,她真不相信那茶杯里有水,此时,顿时呆呆的瞪着胖企鹅。

“芝麻?本小姐这么好的身材,居然说我是芝麻,你眼睛瞎了,我这么丰盈的,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美女,你敢叫我芝麻?奶奶的,看我不砍了你,居然用那烂芝麻来形容我,你个瞎眼的混球。”胖企鹅爆发了,那粗粗的嗓音叫的惊天动地,不用置疑她的怒火,方圆十里也能感觉的到。

子雨顿时狂无语,满腔委屈的转头朝又笑又怒的烈火走来,可怜兮兮的道:“我被欺负了。”

烈火伸手一边为子雨擦拭脸上的茶水,一边忍住笑道:“等会我给你出气,敢骂你,看我不揍死她。”

子雨顿时特委屈的趴在烈火怀里,瞪着旁边笑的没鼻子没眼的应青莲恶狠狠的道:“你去。”

应青莲擦了擦笑出来的眼泪.朝子雨眨眨眼道:“看我的。”

说罢走上前去,仪态万千的一甩头发,眉毛眼角具是勾人魂魄的妖媚,一举手一动足之间,风华绝代仅能形容其半分,平日的应青莲已经是魅惑天成,此时更加把那媚狐的绝代风华,挥发的淋漓尽致。

只见应青莲半笑半不笑的嘴角微微一勾,朝着那已经看他看直了眼的胖企鹅,优雅温柔的道:“美女……”

砰,应青莲才只说了两个字,就见那看直了眼的胖企鹅突然一头就朝地上栽了下去,鲜血从鼻子滚滚的往出流,居然,居然被迷昏了。

“我的老天。”子面见此一巴掌捂着脸,这胖企鹅太没见识了。

应青莲哈哈大笑的转身朝子雨和烈火耸了耸肩,摊开双手道:“看来我的魅力太大了点,这个可不能怪我。”

“再试一次。”子雨嘴角抽筋的看着应青莲,烈火刚翻着白眼,瞪着那没见过市面的昏倒中的胖企鹅。

“我的天,太美了,太美了。”胖企鹅昏迷的不久,一瞬间后就迷迷糊糊的一边摸着鼻血,一边满脸陶醉的喃喃自语道。

“我……”

砰,胖企鹅对上应青莲的笑容,还没容许应青莲多说一个字,双眼一翻又幸福的晕了过去,那鼻血流的更加汹涌澎湃了。

“没出息,没出息。”子雨满脸不爽的瞪着那幸福昏倒的胖企鹅,她出口就是一通乱骂,应青莲出声就是这副德行,这个色企鹅,简直就不是个好东西,在应青莲得意的笑声中,子雨满面铁青。

“不是我不出手,实在是爱莫能助。”应青莲好生无辜的退开,只是那满脸笑容的样子,让子雨第一次觉得这应青莲欠扁。

“烈火,交给你了,你要给我出气。”只剩下一个烈火了,子雨把希望都寄托在烈火身上。

烈火青着个脸走上前去,那幸福昏迷的胖企鹅巳经醒了连来,见来者是烈火,抹了两把鼻血,咳嗽一声道:“暗号……”

“没暗号,你给我开不开。”胖企鹅的话还没说完,烈火对着大门上的胖企鹅就是一脚,狠狠的踩了下去,吼道:“敢骂我老婆,我打死你个混球。”边说边脚底使劲,狠狠的碾着那胖企鹅。

“啊,救命……”胖企鹅那粗嚎的声音惊天动地,震慑八方。

“我老婆只能我来骂,你算个什么东西,说你是芝麻就是芝麻,胖的像个球,还敢嚣张。”怒气勃发的烈火对着水晶门就是又踹又踢,那胖企鹅被扁的哇哇直叫。

“好野蛮。”子雨没想到烈火居然来这招,不由双眼冒着星星的看着烈火,摇头道:“不过,我喜欢。”

应青莲则鄙视的道:“真没形象,打女人,没风度。”

“敢欺负我老婆,我管你是谁,你给我开不开?”烈火又是几脚踹了过去,敢欺负子雨,管他是男是女,打了再说。

“开,开,我开,别打了。”悲惧的尖叫声中,水晶门咔嚓一声开了。

子雨顿时无语道:“这样也行,看来,恶人还要恶人磨,这人贱则无敌,我看今天这门贱更无敌。”说罢感叹万分的摇了摇头,一副高深莫测的表情,应青莲则难得的翻了个白眼,不于评价。

“哼。”见此,烈火方停了下来,回身拉过子雨,就朝打开的水晶门走去,那水晶门上的胖企鹅,满脸青紫的爬在画中,却双眸看着烈火的背影,感慨万分的道:“真有男人味。”

倒,子雨顿时一个站立不稳,全身起了一层浓厚的鸡皮疙瘩,烈火则黑了脸,一把抱住子雨就朝前方而去。

应青莲慢悠慢悠的跟上,一脸恶寒的道:“真是欠揍。”

经过好一阵子,子雨才摆脱恶寒的感觉,咬牙切齿的道:“这真是个变态的地方。”|打,转载请注明|

应青莲则鄙视的看着烈火道:“有人没做变态的事,就不会有这么变态的话。”烈火则回以一个手剑。

三人打打闹闹的走下高高的阶梯,越往下走感觉越热,好像不是身在冰宫之中,而在火山口上一般,连他们三人这不惧怕热的,都感觉到汗流浃背,空气热的如蒸笼一般。

“怎么这么热?这第三层是什么地方?”子雨擦擦汗问道。

应青莲对这方面知道的比较多,当下接过话来道:“这第三层据说就是囚禁辕黑的地方,具体有什么,不知道。”

子雨听应青莲如此说,烈火也没有在加话,便知道两人所知的也就这么多,当下擦擦汗道:“真热,真不知道怎么热下去,这冰城会不会就这么化了,那……”话说了一半,子雨突然停了下来,眉头微微一皱。

烈火和应青莲则对视一眼,眉眼中都闪过一丝震惊,云冰原乃冰雪世界,如此高温冰雪定然融化,他们现在所在的地方应该是地底下面,若这冰宫和冰城真的化了,那他们不是被埋在了下面,这不想还好,一想三人嬉闹的神色都消失了去,面色严肃起来。

“前面有门。”烈火一眼扫到,子雨和应青莲同时一振,三人对视一眼,手中兵器都捏的牢牢的,成品字形的冲了上去。

砰,一脚踢开黄金大门,里面的景致让三人都不动程度的微微一惊。

只见千多平方的囚室中央,一道火墙分裂成两个世界,火墙靠近烈火等三人的这边,烧的通红的锁链上锁着几个头发胡子都白了的老头,那肉体被火焰烧焦的气息,剌鼻难闻,几个老头都已经陷入半昏迷的状态,神色惨白,血丝顺着烧坏的伤口流下来,却在遇上通红的铁链时,发出吱的一声被高温挥发在空气中,这情景虽无声无息,却让人从心里震撼开来。

而火墙的另一边,双眼火红,一脸阴森凶狠的辕黑,正坐在大火边上,手中的黑色妖力,不断的侵入那被架在大火上的一块拳头大小的冰块上,那冰块看似小,但是在这熊熊火焰中,居然融化的非常慢,那一滴一滴的冰水缓缓的滴入大火,一点声音都没有的消失无踪。

“嘎嘎,来的真快。”辕黑坐在火墙那方,看着闯进来的烈火,子雨,应青莲等三人,笑的狂妄而又暴烈。

“你个老不死的,看我怎么收拾你。”子雨一见辕黑居然动也不动,不由手腕上黑鞭一动,就朝着辕黑所在的地方攻击去。

一鞭子撞上那燃烧中的火墙,黑鞭居然被阻挡住了去势,一个反弹弹了回来,好像那是一道实实在在存在的屏障,而不是飘无所定的火焰。

子雨顿时收住黑鞭,眉头微皱,她刚才使了多大的力道,她心中清楚,居然连这火焰墙壁一丝都没撼动,看来这个辕黑果然不能小视,除去惧怕她手中的黑鞭外,他的实力可能比谁都惊人。

“快,快救那冰髓,快把……那冰髓……抢回来。”一道细微的却满是焦急和惶恐的声音,突然传了出来,三人转眼一看,那被铁链困住的最上边一白发苍苍的老头,竭力睁开眼,不断喘气的看着他们,满脸焦急道。

“那是什么东西?”烈火皱眉回头注视着辕黑,手中的火剑牢牢的握在了手中,虽然辕黑实力大减,但是绝对不能小视。

“那是……那是……咳,咳……”老人一阵激动,妖力不支,断断续续的说不上话来。

应青莲见此细细一思索后,突然脸色一变,急急道:“冰髓乃是冰祖的结晶,是万年才能孕育出一寸,这快冰髓如此之大,应该是掌控整个云冰原的核心,化不得,化不得。”

“对,它攸关整个云冰原的存亡,冰髓要是化了……,不止冰官冰城,咳,就是整个云冰原也会完全融化。”

老人深深吸了一口气后,满脸惊恐和着焦急的道:“云冰原有万载寒冰,如果全部化了,不仅整个冰族全部灭绝,冰水化入幻海,会使幻海整个扩大一倍,蔓延出陆地,那……那整个妖界,都会被淹没的……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