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爆妖夫

第八十一章 子雨发威

这话说完,子雨第一个反应就是,南北极定论,全球气候变暖效应,要是南北极因为全球气候变暖而融化,整个地球都要翻一个滚,天,这现代社会虽然有此理论,但是她这一辈子是不要想遇到这个事情,但是没想到在这妖界,居然这么快就遇上了,她不想变鱼啊。

“哈哈,敢囚禁我,我会要整个妖界付出代价,哈哈……哈哈。”张狂的笑声从辕黑口中传出,那介于疯狂和愤恨之间的气息,让人不寒而栗。

“你想的美。”烈火一声怒喝,手中火剑扬手就全力朝火墙劈去,那火红碰撞上火红,只听见碰的一声,那火墙微微有一丝颤动,却仍然没有被烈火的力量所撼动。

“哈哈,狂妄小儿,如此力量也敢向我叫板,叫你知道什么叫做厉害。”辕黑见此笑的万分的张狂。

烈火见此,一挑眉沉声喝道:“子雨左,应青莲右,一起。”

话音落下,子雨和应青莲在第一时间就站好了位置,三人经过上次一起动手对敌之后,配合的默契度那是不用说,虽然一路吵嘴和不满对方,但是一但面对正事的时候,那都是分的清轻重缓急的人物,烈火才一发话,就一致的齐心协力起来。

只见一道火光夹杂着一道黑光,旁边还有一道金色的光芒,三道力量交织在一起,势如破竹的朝那火墙冲了过去。

轰,只听见轰的一声大响,三人的力量和辕黑完全对上,只见刹那之间,辕黑身体一颤,一口黑血喷了出来,面色难以置信中夹杂着绝对的愤怒和不甘心,而那火墙就如有实体一般,一块块碎裂了下来,就如那破碎的镜子一般,哗的一声全部掉落。|

而就在这一时候,辕黑一口黑血喷到那燃烧的大火当中,整个火焰犹如被加了汽油一般,冲天而起,燃烧的更加剧烈,几乎要把那拳头大小的冰髓,包围在里面,那冰髓融化的更加快了。

辕黑一口黑血喷出去后,嘿嘿狂笑两声,身形一闪就朝他身后的大门冲了出去,刚破开那火墙的子雨一声大喝:“那里跑。”临空一个飞跃就追了上去,此时辕黑负伤,正是除去他的好时机,要是错过了现在,恐怕以后不知道要多出多少的麻烦,所以子雨一见辕黑想跑,想也不想的就追了上去。

烈火见此一纵身就欲去追,那半昏迷半醒的老头,顿时惊慌的道:“快救冰髓,快点,不要让它融化了,否则,我们所有人都要丧命在这个地方,谁也逃不出去。”一激动之下,居然一口气把这话说了个完全。

烈火顿时一顿,跟着烈火一起跃起的应青莲,一把把烈火按了下去,同时借势跃到了对岸,快速道:“我怕火,你负责这里,我去追她。”一边就朝子雨消失的地方冲了过去。

烈火见此高声喝道:“一定要保护她安全。”边吼边一个翻身从空中直接落在了大火里。

应青莲修炼的妖力不是这个方向,怕火到是不至于,但是绝对无法像烈火这样深入妖火之中,而不得其伤,这主要是个人天赋方面的问题,所以,烈火没有拦阻应青莲的离开。

一步落入火中,烈火周身燃烧起隐隐的火焰,把辕黑的毒火排除在身体之外,顶着辕黑的妖力,一步步的朝那火焰中的冰髓走去。

进入火里烈火才感觉到辕黑的强大,一口黑血就能把妖火维持到这个地步,要他全力硬拼才能一步一步的移动,去靠近那冰髓,烈火不由心下骇然,这辕黑的真正实力并没有爆发出来,要是真正爆发出来,他和子雨根本不是对手。

幸好子雨手中有克制他的东西,才把辕黑十成的力量压制到一半,这不得不说是运气,或者说是冥冥之中的运数问题,烈火想到此,一点也不敢耽误了,子雨虽然手中有克制辕黑的黑鞭,又有应青莲跟上,但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他必须快点前去,才放心,当下全神贯注,运起妖力,就朝冰髓接近。

在说那子雨狂追辕黑而去,辕黑虽然起步早了一步,但是子雨这些日子什么没学到,速度那是练出来的,居然跟辕黑追了个手脚呼应,追不上,也落不下她,就这么跑出了冰宫。

“嘎嘎,好大的胆子,居然敢追上来,你真当我奈何不了你。”疯狂跑出冰城,行到一处光洁的冰面,辕黑突然不跑了,一个转身面对追上来的子雨,神色狰狞而疯狂。|

子雨一扬手中的鞭子,怒喝一声道:“怕你我就不追了。”身形如电,停也不停的朝辕黑攻击过击。

刹那之间,只见两道黑光冲天而起,在半空中不断的交锋,那妖力碰撞的声音响彻冰原,强悍的力量在冰面上拂过,那冰层被带的临空飞舞,看似无害,实在夹杂着绝对的力道,伤人于无形。

随后追上来的应青莲,一眼扫见场中情况,顿时把帮忙的心给收了起来,他也不是没见识的人,只需一眼就看出子雨手中的黑鞭是克制辕黑的东西,就看那辕黑不断躲闪着那黑鞭的靠近就可以看出。

应音莲看到此不由暗松了—口气,难怪子雨敢这么就追了出来,原来是有这样的把握,当下站立在一旁,注视着两人的拼杀,与烈火一样不插手,只是不断的指点子雨该如何攻击。

子雨得应青莲之助,更加如虎添翼,打的辕黑嗷嗷直叫,那愤怒的吼叫声惊天动地,却没有办法得到有利的还击,子雨见此更加是放开手脚的拼,誓要把这辕黑剥皮抽筋。|

冰面在两大高手的拼杀中,不断的被强大的妖力掀起来,拳头大小的冰块,手指头大小的冰尖,人形大小的整块冰面,都被两人强悍的妖力击飞在半空,飘飘荡荡的,到处乱飞。

子雨见此也不管不顾,缠着辕黑就拼命,站在一旁的应青莲则发现了里面的不对,见冰渣越来越多的漂浮起来,不由嘴角绽放出一丝狠辣的笑容,双手一挥,四柄短剑突然插到子雨和辕黑交战的周围,把两人团团给围在了里面,那在周围不断漂浮的冰渣,瞬间被隔绝在了圆圈的外面,飘飞不进去。

“混帐。”辕黑见此一声暴吼,气势惊人的就要住圆圈外面冲。

应青莲忙高声道:“不准他跑了。”

子雨那里会让辕黑跑了,就是挪动点地方也不让,那黑鞭是越来越圆滑老练的朝辕黑击打去,让辕黑一步也脱不出她的包围圈,应青莲见此不由笑眯眯的欣赏着蟒蛇精辕黑的落魄。

子雨不会防守,已经百年成精的辕黑只一交手便觉察出来,他无力抗拒那黑鞭的力量,但是并不代表他没脑子,不知道利用其他的攻击办法,此番把子雨引到这冰原上面来交手,那被强大妖力激飞的冰块就是他的杀手,要用漂浮起来的冰块击杀不会防守的子雨,容易之极。

本来打好的算盘,被应青莲轻易的看出,这一下被应青莲定住四方力量,冰块都被排除在外围,他什么都利用不到,本身又被子雨颤的动不了分毫,辕黑不由越发的愤怒和疯狂。

“子雨,看准了他头颈打,那里是他的弱点。”应青莲不理辕黑的愤怒,反而悠闲的给子雨指点迷津,辕黑毕竟是只老蟒蛇精,就是这么被压着打,一时半会的也死不了,攻击就要攻敌之必救的地方,不要把力气花在没有用的地方,流血和要命那是两回事情,要么就不打,要打就要命,这可是他信奉的宗旨。

抓到弱点,那子雨是招招都往那里招呼,鞭鞭都是狠手,激的辕黑怒火冲天,那号叫声惊天动地。

吼,一声疯狂的大吼声中,辕黑身形一闪,居然现出原型,只见一条水桶那么粗,几十米长,头上一只独角,黄色大眼闪着猩红舌头的蟒蛇,蜿蜒在冰面上,头尾交叉在一起,身体完全盘着,张开血盆大口就朝子雨攻击过去。

“好丑的老妖怪,看我今天扒了你的皮。”子雨见辕黑现出原型来,不由一阵恶寒,手中倒一点不慢的招呼了过去。

“小心点。”应青莲见辕黑居然不用妖力,而采用物理攻击,不由眉头一挑,一个飞身就朝子雨扑去,这辕黑的本体小视不得。

子雨手中黑鞭一鞭子,夹着风云的力量就朝辕黑的蛇头七寸的地方打去,辕黑一声大吼,迎接上来的蛇头不躲不避,只微微避开七寸的地方,硬生生接了子雨这一下,刹那之间,皮开肉绽,半个头几乎都被子雨给毁了。

辕黑也不管伤势,对着冲上来的子雨张嘴就是一口黑气,同时一尾巴就朝扑过来的应青莲击打过去,居然同时攻击两个人。

子雨不曾防备到这点,眼见辕黑那一口黑气袭来,心知不好,连忙闭气一个翻身就准备朝后翻去,不料,两百多年的蟒蛇之毒气,那是那么好避开的,子雨只觉得身体瞬间一麻,头脑顷刻间昏沉沉的把持不住身体,一头就朝下方坠落了下去。

辕黑见此仰头就是一声大叫,身体一缠飞速上前就把子雨给裹在了里面,而同一时间被蛇尾攻击的应青莲,一剑下去,辕黑整个尾巴被撕打的鲜血淋淋,几乎与身体断绝开来。

“放开她。”一剑过后,应青莲就见到子雨被辕黑缠住了身体,顿时勃然大怒,全身金光咋显,一剑夹杂着千均的力道,就朝辕黑身体扫了过去,雷霆万钧的一击,辕黑半个身体被应青莲一剑斩断。

辕黑仰头就是一声长啸,毫不理会应青莲的攻击,身体突然腾空而起,重重的砸在冰面上,顷刻间天崩地裂,整个冰面被辕黑重重的一击,整个沉了下去,中间裂开一道巨大的口子,辕黑带着子雨就朝下落去。

“今日之仇,我辕黑定然百倍以报。”辕黑愤怒之极的声音在空中炸响,含着说不出的怨恨。

应青莲一声怒吼:“你没命活着离开。”边说边身形一闪,沿着裂开的冰面就冲了下去,紧紧追着辕黑。

辕黑见此,心头越发大怒,一扭头就朝被他困在身体上的子雨咬去,只要咬死她,拿回他的筋,这天下他在不用怕任何人。

子雨吃过玄武王的百种灵果,对毒气的抗体已然是高的不能再高,被辕黑那一口黑气击中,只是短暂的脱离和昏迷,顷剩间就醒转了过来,此时刚好遇上辕黑发怒,一口就要朝她咬去。

子雨心下大惊,身体被缠的太紧,完全无法动弹,还好握鞭子的手还有自由,当下一鞭子就朝辕黑的蛇头缠去,由于双方距离太近,子雨的黑鞭还没发挥功效,辕黑的蛇头就已经冲到了她身边。

看着那血淋淋的,充满腥气的大口就在眼前,子雨一阵恶寒,手中黑鞭下意识的就朝辕黑的蛇头捆去,那腥臭的味道熏的她胸腹一阵翻涌,毒气让她脑海昏沉,功力在不断的丧失,几乎要捆不住辕黑的血盆大口。

子雨顿时恶从胸中起,怒从胆边生,双眼杀气腾腾,要不是这个老妖怪作乱,她现在怎么会这样子,这个该死的东西,今日要是被他吃了,变鬼也不放过他,越想越气,身体动不了,还有口,狂怒中,子雨一口就朝辕黑的脖子上咬去,打不死,咬都要咬死你这个王八蛋。

腥臭的血液不断的涌入子雨的嘴里,死不放过的想法,让子雨根本连吐都不吐的直接喝了下去,人的力量是无穷大的,只要到了极限,就一定能发挥,子雨此时真是无敌了,小小的两排牙齿,死死的咬着钢筋铁皮的辕黑,任由辕黑嘶叫挣扎也不放过,实在是强悍到了极点。

一边狂吸辕黑的血,一边心中直打鼓的叫着烈火,这家伙居然还没来救她,看她脱险后怎么收拾她,气死她了。

对辕黑的愤怒和对烈火的期待,让子雨那是发了疯了狂咬,肚子被太多的血液灌的几乎要涨开,那腥臭让她一阵的恶心,喝下去的血在肚腹里,渐渐火烧火辣一般的热和疼了起来,疼的子雨身体都开始抽筋,却死咬了不放口。

跟着冲下来的应青莲,见辕黑不停的在坠落的过程中疯狂的挣扎,却看不清楚是在做什么,当下心中做慌,一剑跟着一剑的朝辕黑的头攻击过去,生怕慢了一点,子雨支持不住。

而这个时候玲珑宝塔的最后一层里,烈火已经抓住了那被快速融化的冰髓,一声大吼,全身妖力突然膨胀,整个大火被烈火这一击,立刻全部散了开去,星星点点的落在囚室的角落。

这大火一熄灭,本来热的如在火山的高温,一下就消失的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冰川的温度,是冰宫原本应该有的温度。

“谢谢……太好了……太好了……”那一直保持着清醒的老头,喜极而泣的对着烈火道。

烈火握着冰髓还没说话,突然心上生生的一疼,烈火顿时脸色一变,一把把冰髓扔给那老头,什么话都没说,一剑砍断他身上的锁链,身形一闪,如飞一般的朝子雨他们离开的大门冲了出去,子雨有危险。

重重坠落,好像无底洞一般的没有尽头,在自己感觉自己快要疼和热死的时候,碰的一声,身形重重的一颤,那无至尽的坠落终于到了头。

应青莲跟着冲下来,就见一团血肉模糊的蛇尸坠落在冰崖下,已经看不出来本来面目,观其气色和察看其妖力,己经无影无踪,什么也感觉不到,应青莲不由好生诧异,辕黑死了,就这么死了?

顾不上再多诧异,应青莲连忙察看,被困在辕黑身体里的子雨有没有问题,如此模样,要是子雨有个三长两短,他定饶不了自己。

厚实的鳞片下,子雨被紧紧的困在辕黑的身体里,应青莲见子雨额头出汗,全身血红,气息混乱,但是却是生存的象征,不由高高提起的心一下子就松了,划开辕黑的身体,就拉着子雨的肩膀道:“子雨,你没事吧?子雨?”

**

迷迷糊糊中,子雨只感觉到有人不断的拉扯自己,子雨顿时更加咬紧了不放,应青莲见此一剑割开辕黑那处血肉,才把子雨给提了出来。

“子雨,醒醒,你到底怎么了?”应青莲见子雨脸色怪异,身体温度高的离谱,不由焦急起来,一探查子雨身体内的妖力,又生生的吃了一惊,疯狂的力量在子雨身体内部不断的冲撞着,那股强悍的妖力,连他都要自叹不如,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情。

“子雨,醒醒,醒醒。”使劲的摇晃子雨,子雨疼痛中听见好像是应青莲的声音,不由强自支撑起眼皮看去,见应青莲焦急的脸孔出现在眼前,子雨心下也松了一口气,张嘴吐出口中咬着的皮肉,道:“你来了。”

应青莲点点头,边为子雨擦汗边道:“出了什么事情,为什么你的身体这么热?”

子雨听应青莲这么一问,弱弱的道:“咬死他个王八蛋,老妖怪呢?死了没有?哎哟,真疼。”

应青莲听子雨这么一说,先太紧张还没注意,此时才看见子雨嘴角上全都是血,不由微微一楞后朝那摔的不成形状的辕黑尸体看去,只见血肉模糊,但是却并没有多少血流出来,这样的高空不应该是没有血的。

应青莲眼中光芒一闪,抱着子雨走近辕黑的尸体一看,见刚才子雨恨恨咬住不放的地方,居然是辕黑正宗的七寸,这辕黑百年修炼,全身上下具是钢筋铁皮,只有这七寸一地是最薄弱的,居然被子雨给咬了个正着,应青莲见此摇头失笑道:“还真是该他死了。”

话音一落,应青莲突然想到什么的脸色一变,一把抓过子雨的脸,好生察看后面色大变的道:“你喝了他的血?”

子雨此时疼痛和高热更加严重,不由咬紧牙关点了点头,一边抱住肚子开始有打滚的样子。

应青莲顿时连连顿足道:“他的血全是剧毒,你怎么能喝,这下谁能够救的了你,你……”

话还没说完,子雨突然大力的狠命一推应青莲,应青莲一个没防备被子雨推的后退几步,松开了抱着她的手,子雨砰的一声落到地上,抱着肚子就开始翻滚起来,那豆子一般大小的汗水,流水一般的往下流。

应青莲见此也慌了,两步冲过来就要来抱子雨,一边焦急的道:“先忍忍,我马上带你回冰宫,那里一定有救你的药,你忍忍。”边说边就欲去拖子雨,可这个时候子雨力气大的离谱,妖力更是强悍的惊人,应青莲几番接近都被子雨挥了开去,让应青莲又急又无计可施。

子雨一时间只觉得身体好生难受,又是疼又是热,感觉就侏被架在架子上当成烤肉一般,不由死死的咬着牙,硬是不发出一声,不停的在冰面上摩擦,借以压抑身体中的高热。

应青莲见子雨疼的脸色苍白,却咬牙一声不吭.不由面色好生不忍,见强行对子雨无用,当下慢慢的接近子雨,轻轻的蹲下,抚摸着子雨的额头,咬牙道:“疼就叫出末,叫出来要好受点,别忍着。”

子雨死死的咬住唇,拼命的摇头,叫给谁听,谁会来怜惜她。她早习惯一个人舔伤口,一个人算计生话,除了烈火.谁是真正关心她,骄傲的一面要展她给世人,伤痛的一面只能给自己最亲近的人看。

应青莲本就是极聪明的人,子雨虽然什么话都没说,但是那眼神流露出太多太多,顿时痛了心也微微有点失落,抚摸着子雨的额头,轻声道:“叫出来,让烈火那个混蛋知道你有多疼,他都没来得及保护你,让你受苦,叫出来,让他心疼。”

子雨巨疼中听见烈火二字,顿时冲口而出道:“烈火,你个王八蛋,居然让你老婆受苦,你个混蛋。”

“烈火,你给我听见没有,我要好好收拾你,居然这个时候不在我身边我砍了你个笨蛋。”

“蠢货……”

“讨厌……”

一句吼出来,第二句就更加没有阻挡,子雨把浑身的疼痛化为吼叫,一连串的发泄出来,让旁边的应青莲听的笑也不是,哭也不是,只有最亲近的人,才会露出自己最失控的一面,若这话中骂的人是他,他不知道有多幸喜。

“啊,混蛋……”,一件巨疼,子雨吼的也更加惊天动地,身体内部犹如撕打成了一团一般,疼的几乎连呼吸都是痛楚,不过就是这样极致的一疼后,疼和热居然慢慢的缓和了起来,子雨不由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应青莲见此好生惊讶,先前子雨不是毙命,而只是疼痛就已经很让他惊讶了,此时居然还有好转的迹象,这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不由道:“老婆,你是不是吃过什么抗毒的东西?辕黑的毒可不是普通货色,你居然能抗的过来?”

子雨听应青莲这么一说,顿时想起在水晶宫的时候,吃了玄武王所有的宝贝,不由在心底对着玄武王感谢一番,听情况多亏他的宝贝啊,要不然今天铁定没命了。

想到这子雨的心定了下来,也有那个力气与应青莲调笑了,当下对着应青莲眨眨眼睛道:“你猜。”

应青莲见子雨只片刻间神色就好了很多,在探查一番子雨体内,刚才那股疯狂的妖力,居然如海纳百川,被子雨吸收进身体里面,与她融为一体,这实在是太神奇,当下心中松了口气,微微一寻思,应青莲一指指着子雨,满腔难以置信和震惊的道:“是你吃了玄武王那些看家底的?”

子雨此时身体也不疼了,精神居然不过顷刻间功夫,居然好得不得了,不由笑眯眯的看着应青莲道:“真聪明。”

应青莲闻言对天一声长嚎,满脸可惜之情的道:“牛嚼牡丹,牛嚼牡丹,真个给你糟蹋了,玄武王的珍藏想也想的到,是极品中的极品,居然就这么被你吃了,可惜,可惜。”

子雨顿时朝天翻了一个白眼,撑起身体站起来道:“可惜什么可惜,在好还不是拿来吃的,我觉得不可惜,一点也不可惜,不过要是你敢跟玄武王去告状,我会让你很可惜的。”说罢,对着应青莲挥舞挥舞拳头,做势警告。

应青莲则不理子雨的威胁,由自可惜那些被子雨就那么吃了的宝贝。

*

子雨此时只觉得神清气爽,一身功力好像又有了很大的突破,不由欣喜的道:“走,走,回去了,烈火还不知道我们在什么地方了,要找不到,他该要慌了。”边说边上前对着那辕黑的蛇头就是一鞭子,满脸太大的笑容,扛着蛇头就要去向烈火邀功。

应青莲见子雨什么都恢夏了,还隐隐有不小的提高,这一定是喝了辕黑身上的血,辕黑一身功力虽然损失了不少,但至少还有那么几分在血液里,今日被子雨这个家伙喝了个干净,平白得了辕黑几层妖力,这等好事情,真应那一句可遇而不可求,当下恢复到往日的优雅风度,笑着朝子雨示意上冰崖。

子雨有心试试自己有多大的进步,也不靠应青莲帮忙,一声呼啸就朝冰崖上飞跃而去,一时间拨地而起,穿梭在陡峭的冰崖上,居然快的不可恩议也就罢了,还好像一点吃力都没有,如履平地,子雨顿时心中叫一个狂喜啊,那是越奔越快,如此好消息,要第一时间跟烈火分享。

应青莲见子雨速度越来越快,不由暗自惊叹辕黑的强悍,提升速度,追着子雨而去,一片洁白透明的冰崖上,两道身影如飞一般前进着。

几呼之间就上到了崖顶,子雨那是乐的嘴都合不拢了,笑的太阳都要让一边去,应青莲见此也是高兴,嘴里却打击道:“要那么强干什么,这下想亲也亲不到了,咦,现在烈火不在,老婆,亲亲。”边说边闪身过去,就朝子雨亲去。

子雨顿时呵呵笑着一个转身,把辕黑的蛇头对准应青莲,应青莲顿时一个恶心,直接退后几大步,满脸的不敢恭维,害的子雨那笑的叫一个开心。

“呵呵,应……恩……”子雨还没取笑上应青莲.突然身体一震,那出口的话居然变成一声呻吟,妖媚入骨,同时身体内部一股热力从小腹升了起来,瞬间传遍全身,燥热难当。

“这是怎么回事?”咬牙强自镇定才把这几十宇说实在,子雨面色桃红整个身体似水一般缓缓软倒,那内中的燥热,几乎让她难以支撑。

应青莲先是一楞,下意识的伸手搀扶住子雨,此时见子雨面色醉红,那妖媚的气息不断的涌现出来,身体不停的开始扭动,应青莲脸色顿时一变:“该死,是**毒。”

这辕黑本是**蛇一条.平生最是喜欢女色,其骨子里血液里也都是**毒**,加之蛇性本**,这辕黑又是其中之最,子雨喝了他的血,虽然体内的灵药消去了其中的毒性,但是**毒却本非毒,这人参,灵芝,不老草这些东西,那里对这个起作用,而且子雨这一番奔跑催动妖力,这血行更加迅速,这一发作就是来势汹汹。

“该死的**蛇。”子雨顿时咬牙切齿的抓着应青莲的手臂,就往水晶宫的地方赶,却走了两步就软倒在应青莲怀里。

这辕黑何等功力,一发作连给子雨一点时间都没有,就血气行了全身,子雨顿时感觉身体奇痒,应青莲身体上的男子味道好生吸引她,不由就想这么靠上去,好在子雨意志力惊人,要换旁人己然偎依了过去,她却狠狠的抓住应青莲的手臂道:“送我去找烈火,快点。”

应青莲见子雨好生难受,这**毒又来的如此凶猛,若不立刻合欢,怕子雨绝对不会好受,况且这又是他喜欢的人,当下眉头微微一皱,双臂抱紧了子雨,低声道:“我也可以的。”边说边将要向子雨吻去。

子雨意识未失,见此微微侧头,强自压抑着心中的迎上去的渴望,看着应青莲沙哑着声音道:“我当你是我朋友,烈火也当你是朋友。”

“可我喜欢你啊。”应青莲微微皱眉,却由自道。

子雨扭了自己一把,意图使自已清醒一点,看着应青莲道:“可是我喜欢的是他,而且,我不管妖界什么规矩,烈火是我的老公,我是他的老婆,在我的家乡有一句话,朋友妻,不可戏。

青莲,我只求这一世,一生一世一双人,不求多夫多妻,坐享齐人之福,我把你当朋友,很好的朋友,青莲,你不要让我失望,也不要委屈了你自己,如此风华绝代之人,那能与他人共享一妻,青莲,你的骄傲可否允许。”

应青莲没想到子雨会这么说,不由微楞的看着子雨,见子雨脸色越来越红,身体也烫的惊人,神思虽然清楚,却渐渐不受控制,却仍然定定的看着他,那份神情让他心中一震。

沉默半响,应青莲突然风情万种的一笑,看着子雨道:“果然是我看中的人,居然如此了解我,我说,你说话怎么这么直接呢,就不能委婉一点,表示有点喜欢我,这很打击我的自信心你知不知道?算了,算了,哼,什么朋友妻,不可戏,我偏要调戏,我看他烈火能怎么着。”嘴里如此说,手下却把子雨抱了起来,迈步就要朝冰宫的方向奔去。

“我能怎么着,看我不打的你满地找牙。”一道傲气的声音传来,应青莲抬头就见烈火快步冲了过来,一伸手就把子雨抱了过去。

“冰宫的事情交给你,记住要王令。”烈火头也不抬的跟应青莲说了一句,转身抱着子雨飞速的离了开去。

应青莲顿时对着烈火离开的方向咬牙切齿的道:“你个该死的居然把事情交给我,自己去享福,看我到时候怎么收拾你。”说罢怒气冲冲的抓着辕黑的蛇头朝冰宫的方向走击。

烈火抱着子雨飞快的在冰原上奔驰,子雨知道身边人是烈火,那抵抗的心思早就没了,抱着烈火的不停的摇晃着身体,想要的更多。

拉下烈火的头,子雨情欲难织,就亲了上去,嘴里低声呻吟着:“烈火,烈火……”

“坚持一下,子雨,坚持一下。”隐隐约约烈火的声音传来,子雨早已经被辕黑的**毒坏了心神,那理会这什么坚持,当下不停的挣扎,紧紧的抱着烈火,桃红色的脸颊,迷离的眼神,不依的摇头。

如此尤物又是白己的老婆,这般的在怀中求欢,烈火几乎就要把持不住,却一咬牙什么也没做的抱着子雨就朝冰原深处奔去。

“啊,好冷。”一个激灵,子雨感觉周身就如陷入冰水里一般,一瞬间剌激的她打了个寒战,神思微微清醒,睁开眼看来。

只见她自己和烈火身处在一湖水里,湖面无波无浪,周围全是寒冰,湖水中的温度绝对是零下好几十度,但是却没结冰,那纯净的一点颜色的湖水,让子雨一腔的情欲稍稍得到了控制。

“调整心神,我帮你化解这**毒。”身后拖着她的烈火沙哑着声音道。

话一说完子雨就感觉烈火亲了过来,从对方口中传递过来的湖水,冷的心肠都要冻结起来,却成功的压制住了那股无法控制的狂躁,手指尖被烈火挑开,一丝青色的血丝从子雨的体内缓缓流了出来。

觉到背后烈火处传来的妖力,帮她压抑着**毒,身体四周的冰冷的湖水,和着体内那股冰寒,同时镇压着她的满腔情欲,子雨顿时停止挣扎,开始顺着烈火的妖力运功逼毒。

一个小时,两个小时,只见湖面上两个已经完全结成冰块的头像,在碧波荡漾的湖水中,分外惹人注目,水色清澈,上却结冰,可见这湖水的温度有多高。

“呼,好了。”子雨长长的松了一口气,一挣扎破开头面上结的冰晶,笑容满面的回头看着身后正破开冰块的烈火。

“感觉怎么样?”烈火正色的看着子雨。

子雨闭上眼深吸了一口气,好生畅快的道:“异样的感觉都没了,功力又提高了一层,我估计我都要比你厉害了。”

白衣所教导她的不是外在的功夫,而是内里修炼的,可以算是内功,无须天天练习,只要学会就自然而然的随时随地都在修炼,而这又得这么些好事情,居然一举提升了好多,隐隐过了功法上的第四重,这在白衣所说可是需要几十年的时间的,她真是运气。

烈火闻言顿时点了点头道:“那就好。”

子雨见烈火脸色疲倦,显然刚才为她逼毒的时候消耗太过,不由靠在烈火怀里,拉过烈火的手带点羞涩的轻声道:“刚才为什么不要我?那样不是没这般累。”

烈火闻言狠狠掐了子雨手背一下,怒瞪着子雨道:“你知不知道辕黑的**毒有多厉害?蛇**欢又是如何,没个几天怎么可能解除,我要你,你这身体怎么承受的住,你想毁了这身功力是不是?”

子雨一听顿时红了脸,双眸中的光芒却越发璀璨了,抬头看着冲口而出这些话后,脸色微红的烈火,子雨伸手紧紧抱住烈火,千般心动,万分感慨,低低的,缠绵悱恻的喃喃叫道:“烈火,烈火。”

如此情况已经送到嘴面前,还有理智为了她而着想,这样好的烈火,她这辈子都要死死抓住,绝对不放手,谁抢都不给。

烈火见子雨如低声喊着他,那股温柔和温淡淡的酝酿开来,脸色神色也温柔起来,伸臂把子雨回抱住,低头看着子雨的双眸,低声却坚定的道:“我爱你,自然要尊重你的一切,也要你一颗心完完整整的给我,如此趁你心志不守,迫与无耐,而要了你,却未必是出自你心甘情愿,我烈火还不屑这个时候钻这个空子。”

顿了顿见子雨神色越发温柔,烈火低头亲上子雨的额头,低声道:“还有,虽然你我是未婚夫妻,可是我想光明正大,风风光光的把你正式娶进来,我不想委屈了你现在就跟我,让人有机会说三道四,我烈火的妻子,我一定要把最好的都给你,断不允许有何对你不好。”

抬头对上子雨灿烂夺目的双眸,烈火无比正色却又凶恶的道:“虽然妖界对夫妻关系很随便,但是我烈火只求一生一世对一个人好,两心相守,白头到老,所以,我尊重你,等你心甘情愿的那天,不过,你要是敢给我见异思迁,那可就别怪我对你不容气,手出轨断手,脚出轨断脚,人出轨我灭了你。”说到这,气势越发凶悍了。

子雨听到这里心中好生感动,烈火不是矫情的人,更加不是油嘴滑舌的人,他说的话就是绝对就是他所想的,这般心思,如此老公,放眼天下找不到第二个来,当下头笑脸如花,抱着烈火就是狠狠的亲了—口,满脸俏皮和娇媚的笑道:“那你可就要把我看牢了,要是我出轨了,不是我的错,是你的错,是你没看牢我,你要负责。”

烈火听到此话顿时鼻子都气的冒烟,瞪着子雨咬牙切齿的怒吼道:“就不能对你好。”

子雨笑眯眯的抱着烈火道:“你不对我好,要对谁好,你敢出轨,哼,我也灭了你。”说罢,一脸灿烂的笑容就抱着烈火再度吻了上去,甜蜜心思,尽在不言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