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爆妖夫

第八十三章 拐带一帅哥

“她亲晓风头了的,快断了她的嘴。”还没听说过有这种事情的小云,顿时高兴了,一下跳起来指着子雨就对杀气腾腾的烈火叫道,也不管那嘴怎么个断法,有没有语句错误,自个兴奋莫名。

“啊。”子雨被小云这话吓了个一身冷汗,一声尖叫把吓的僵住了的晓风,腾空就朝烈火抛了过去,自己转身马达全开,一溜烟的就给溜了。

烈火见晓风被子雨扔来,满脸怒色的一个闪身也不去接,让跟在身后的庄青莲一个眼疾手快的从地上把快摔下来的晓风给捞了回来,不过就这么一个耽搁,子雨那速度又是练出来的,就这么没影了。

“哈哈。”庄青莲见此抱着吓的脸色都白了的晓风,笑的那叫一个痛快,烈火则更加黑透了脸,居然敢给他跑了,好,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有脾气别回来,回来看他怎么收拾她。居然敢亲别人,看他不把她烤来吃了。

成功飞奔出去的子雨,把全身裹了个严实,她现在脸上伤势好了,要是被冰城的人认了去,肯定麻烦,所以,就见一活人版的木乃伊在冰城的大街上走来走去,实实在在一道独特的风景。

“唉,怎么这么倒霉。”一屁股坐在冰阶上,子雨就只露出两只眼睛的瞪着街道上来来往往的冰族人们,她喜欢小动物哪点错了,为什么连这也不行,呜呜,这烈火太霸道了。

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子雨撑着下巴无聊的看着过往的行人,这次她居然给他跑了,估计烈火不止一点半点生气,但是那个时候要是不跑,那后果肯定也是凄惨的,算了,算了,跑都跑了,还是等烈火气消一点了再回去,斟酌了一个决定的子雨当下便在街边好整以暇的坐下了。

冰城这个时候百废待兴,所有人都笼罩在那么一点半点的哀伤情绪中,当然也有看的极开的冰族人,毕竟在妖界来说,性这个问题是很开放的,被强暴伤的是自尊,而不是其他方面,一旦元凶被杀了,这恨自然也就消失了,所以这平静和哀伤两重情绪在冰城上空回荡,致使冰城既不热闹,也不死水一滩。

不过对于子雨来说,这样的平静让她还真不好意思去欢天喜地的逛街,所以,就像个埃及跑出来小小说网到妖界的乞丐版木乃伊,坐在街道边的台阶上冥想,通俗点叫发愣。

“请问妖都妄城怎么走?”一道让人如沐春风的清爽声音传来,百无聊赖的子雨斜眼看来一眼前方问着冰族人的男人,很好,很强大,居然跟她是一个德行,全身上下都笼罩着一破布,就露出两眼睛,难道这年头流行这样的装扮?子雨寻思中。

得到答案的男子快速消失在子雨的眼光里,子雨也没当一回事情,仍旧做她的冥想,想着回去怎么才能消烈火的怒火。

“请问妖都妄城怎么走?”在子雨正想着回去要露一手,给烈火做点好吃的,话说这人饿了就特别容易生气,一吃饱就不那么容易生气了,或许不会在生气的美梦的时候,该清爽的声音再一次打断了她。

这下子雨是不想被吸引也被吸引了,给指明了道路三次的人居然还在这里,这什么意思,当下满眼狐疑的凑上去,看着那已经得到指点又准备走人的木乃伊,好奇的凑过头去道:“我说你怎么走了三次还在这里?”

那正准备走人的木乃伊,转过头看着跟他一样装扮的子雨,先是惊讶之色一扫后,顿时就喜笑颜开了,那双眼晶莹剔透的叫一个干净,好像两汪秋水一般,把人吸的直往下掉,子雨还没见过这样美丽的眼睛,不由瞪大了眼直直的看着,暗自赞美。

“还在这里?不是啊,我不是走了很远了吗?”木乃伊男子一点也不介意子雨瞪着他看,满脸亲和笑意的看着子雨不解的道。

子雨听了这话,在见这男子一脸正经的看着她,仿佛她在说笑话一般,不由翻了个白眼,看着木乃伊一指她刚才坐的台阶道:“我一直在这里坐着,而你在我面前问了三次,妖都妄城怎么走,一次问的是个女孩,第二次问的是个男子,第三次你问了还没走,你给我说说你到底走了多远?”

那木乃伊满脸惊讶的抬头看了四周几眼后,突然垂头丧气的垮下眼来道:“我怎么说觉得这有点熟悉,我还以为这冰城真这么大。”

子雨一听这话有点明白,敢情面前这人不认路,当下咳嗽一声后道:“我说这冰城朝着南方的道路就只有一条,你是怎么绕了三次还是绕这地方的?”

这句话才是子雨真正想问的,再怎么不认识路也没有一条道还会走错的,这实在让她很好奇,虽然说好奇心杀死猫,但是她只真的很好奇,怎么有人能一条路也能走错的。

木乃伊见子雨问询,很得意的伸出手指朝其吹了一口气后道:“妖都热,冰城冷,热的方向就是南方,冷的地方就是北方。”说罢指着自己手指想着嘴这个方向的方向,很肯定的道:“这个方向热,所以它就是南方,是朝妖都的方向,而反面冷就是北方,就是云冰原。”说罢好不得意的看着子雨。

轰,子雨只举得脑袋巨疼,这……这个人物太强大了,这样也能辨别方向,我的老天,子雨明白了,眼前这位不是一般不认识路而已,他就是一路痴,严重的路痴。

揉着发疼的太阳穴,子雨点点头无奈的道:“很强大,很聪明。”

木乃伊听子雨如此说,虽然见不到子雨的脸色,但是双眼中的意思还是看的很清楚的,当下满脸不愉快的道:“我知道我有点不认识路,但是这并不是什么不好的行为,所以你不能鄙视我。”

咦,这人心思好细,子雨第一反应,抬头见木乃伊男子双眼中含着微怒,那双眼更加美的惊人,子雨心里抽了抽暗道,这世界就没十全十美的人,上天给了他这么一双美丽的眼睛,却给了他这样一个方向感,果然是有一好就有一坏,协调感啊,嘴里却道:“抱歉,我的错。”

木乃伊见子雨对他道歉,当即双眼又笑了起来,笑眯眯的点点头道:“知错能改就是好人,你是个好人,我要交你做朋友。”边说边上前对着子雨就是一个大大的拥抱。

子雨见绝美双眸的木乃伊,居然就这么相信她是好人,而且那双眸中的温度一下就上升了不止一个百分点,动作亲热的好像他们已经是老朋友,或者说青梅竹马的朋友,不由咽了一口口水,这人怎么自来熟成这样。

“嘿嘿,好,好,朋友,那我教你看方向吧,晚上看着北极星就能判断方位了,具体……”

“我知道。”子雨的话还没说完,木乃伊就打断子雨的话,笑眯眯的看着子雨道:“我爸给我说过。”

子雨这下惊奇了:“那你还不认识路?”

木乃伊一眼看白痴的样子看着子雨,摇摇头道:“我的朋友你脑子不怎么好呢,晚上才有北极星啊,这白天我哪找去。”

子雨这还是第一次听人说她脑子不好,而且还是一典型看上去就比较小白的人物,不由怒也不是不怒也不是,治好翻了个白眼道:“那你晚上赶路不就好了。”

“不。”木乃伊一本正经的道:“晚上我要睡觉。”

子雨被打倒了,这样的人物她还是第一次遇见,话说这要怎么走,该怎么走是别人的自由,她管不着,当下相当有礼貌的道:“那好,你睡觉,我不打扰你了,我还有事情,就此别过,以后要是我们回妖都,有缘在见。”边说边抽身就闪了。

一通快速奔跑,子雨还是第一次临阵脱逃,不由摸了摸鼻子,喃喃自语道:“惹不起,我还躲不起么。”

“你要躲谁?”清爽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子雨唰的停下步子朝后看去,只见那木乃伊满眼疑问的看着她,目光中好生关心的道:“躲避不是办法,你是我朋友,你说,我去帮你处理,打的他不敢放肆。”边说边扬了扬拳头。

话说那还珠格格中紫薇拎胳膊揍人是什么形象,这木乃伊给子雨的就是什么感觉,一看上去文质彬彬,柔柔弱弱,还带点严重路痴症状的书生,一出口就是揍人,怎么看怎么气质不靠边。

不过这个不是让子雨震惊的问题,她震惊的是为什么她跑这么快,她马力全开的时候,就算烈火也要发力才追的上她,为什么眼前这个木乃伊,好像一点也不费力的就能跟着她,那情况看上去还有余地的很。

遇见挑战的了,子雨一点就定了位,当下脚底加劲,一阵风的就朝前面冲了过去,存心跟木乃伊较量起速度来。

不大功夫两人就围绕着冰城城外跑上了个两三圈,依然是起头并进,这一点让子雨实在是纳闷,原本以为吃了辕黑的血,自己不算顶级的也要算个高级的高手,哪想现在随便街道上拣一个路痴,也能跟她拼个不输不赢,而且观其样子似乎还有余地,打击,严重的打击。

“我说你跟着我跑什么?”不跑了,她认栽了,子雨一气停了下来,瞪着木乃伊男子道。

木乃伊前后脚的停下来,瞪着秋水一般的双眸看着子雨到:“你是我朋友,我不跟着你,跟着谁?”

“什么?”子雨瞬间高八度声音瞪着木乃伊叫道。

木乃伊惋惜的看着子雨,摇摇头道:“眼睛这么好,怎么就这么神经质呢,不过你是我的朋友,这一点我不会介意的,走了,肚子好饿,我们去吃东西。”说罢上前笑容满面的搭着子雨的肩膀,一副哥俩好的模样。

闻言子雨气的要吐血,神经质,这话居然沦落到她身上,她要神经质了,这天下就没正常的人了:“你不是要去妖都?我不去妖都,我们不同路。”拒绝的意思很明显。

木乃伊点点头双眸流转,晶莹亮泽,看着子雨道:“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我去妖都就是为了想见识一下,不过现在我改主意了,难得找到一个朋友,我自然是要跟着你了。走了,走了,吃饭,饿死我了,今天赶了好多的路。”边说边拽住子雨就走。

子雨双眼一翻,想昏却昏不下去,这什么人啊这是,先是来一个应青莲,不过那家伙是因为欠他钱财追上来,至于为什么现在赖着不走,这不在考虑范围内,因为考虑也没用,而现在这个不请自来的,还要自觉自动三分,难道她真的是个好人?

这个问题不容许子雨多想,因为她要是在想的话,木乃伊估计就要拉着她朝云冰原腹地进攻了,那里大雪冰晶到不少,吃的绝对没有。

带着木乃依进入心态调整的比较好的冰族人开的酒楼里,子雨还没开口,就见木乃伊一声令下,把好吃的都端上来,那秋水一般的绝美双眸,散发出浓厚的兴趣,让子雨到嘴边的话咽了下去,反正又不要她请客,他想点多少就点多少,她不管。

“啊,终于可以尝尝妖界的美味了。”木乃伊一边说一边把身上的破布脱了下来,子雨瞬间呆愣,这男人怎么可以好看到这个份上,男人都这么好看了,她这个女人要摆什么地方,怒。

只见木乃伊一头银色的短发,秋水一般浅蓝的双眸,红艳的双唇,爽利的五官,纤细却匀称的高挑身材,不是应青莲的风华绝代,媚惑天成,也不是烈火的狂妄霸道,气质彪悍,而是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风雅和干爽,干干净净,俊美无边,比之靠气质生出的应青莲,和脾气火爆掩盖了俊朗外形的烈火,那是更胜一筹。

“有事没事长那么好看干什么,过分。”子雨瞪着木乃伊脸色很不好看,她已经被烈火和应青莲压的不吃香了,这再来一个更胜的,她还要不要活。

“朋友,我叫木无邪,你的名字?”木无邪满脸灿烂笑容的看着子雨道。

“骆子雨。”伸手不打笑脸人,这点道德子雨还是有,虽然不满木无邪真的长的太过分了。

上菜,八大盘,四小盘,外加两甜点,两水果,两个人吃这么多,估计撑死也撑不下去。

这年头才在子雨的脑海中闪过一瞬,就被完全推到,之间眼前的木无邪,那叫一个狂风扫落叶,一手握筷不停的往嘴里塞,一手等不及的拿起一烤兔子就撕,那手起筷落叫一个速度,那咀嚼的更加叫一个速度,估计包厢外面都能听见声音,盘中的菜肴那是如闪电的速度在消失中。

就这短短一瞬间,让子雨立刻推翻前面对木无邪的赞美,什么风雅,狗屁,简直就一粗俗,干爽,那口水横飞,鱼肉浆汁满脸粘的人,没资格说干爽这两个字。

长的好看的人粗俗起来,那杀伤力是惊人的,不过这成功让子雨找回了刚才在木无邪身上失去的信心,提着筷子一动不动的绽放出一丝雍容华贵的笑容,这年头靠的还是气质,光脸长的好有什么用,木无邪与她比,出局。

“好吃,真好吃,子雨再叫两盘烤兔肉。”

“子雨,再来一盘鳕鱼。”

“子雨……”

子雨脸色狂汗的看着埋头苦吃的木无邪,太恐怖了,桌子上那高高一叠空盘子,让她都不好意思再要菜了,那进来端菜的冰族人,那表情,虽然她目前还是包裹成木乃伊状态,都能被盯的脸红,太强大了,这家伙还是不是人。

九十七盘,最后的战果很辉煌,辉煌到子雨捂着脸已经不知道说什么了,这到底是人还是猪,猪都没这么吃的。

“我说,无邪啊,你到底几天没吃饭了?”子雨压抑着剧烈波动的情绪。

木无邪一吃完又恢复那万分风雅的气质了,一边擦手一边挑眉算道:“我想想,一月,两月……恩,半年零十一天没吃了,今天终于吃了个饱饭,真舒服。”边说边满脸幸福的打了个嗝。

子雨顿时巨汗,这半年零十一天没吃,居然还没死,这木无邪到底是个什么家伙?这妖界尽出强人,她快要被打击的真的神经质了。

“无邪,你家里人对你真狠心。”消除了对木无邪容貌的不满,子雨立时同情的道。

木无邪闻言摇摇头道:“不是,我离家出走想到妖都去玩玩,没想到这云冰原这么大,我居然在这雪山中转了这么久才走到这,早知道我应该多准备点吃的上,快要把我饿死了。”

子雨一听这话顿时没脾气了,就她看来,这云冰原怎么着大,他那速度跑上个一月两月的也要从东跑到西,从北跑到南,整个把云冰原逛一圈,居然走了半年多,还不得不说这位木无邪大人实在是路痴的厉害。

“子雨,走了,结账。”木无邪很自然的起身,那破烂衣服也不要了,就这么顶着一张惊世骇俗的脸欲往外走。

“结账?我结账?”子雨顿时皱眉,不是他请客的么,而且她一口都没吃,凭什么要她结账,不是她小气,而是她没钱,出门在外这么久,还都是吃的应青莲的家当,她身上真一文没有,结什么账。

木无邪一脸理所当然的道:“我们是朋友,你请我,而且,我没钱。”边说边摊开手耸了耸肩膀。

子雨顿时气的发火也不是,不发火也不是,瞪着满脸无辜,笑的太阳都要闪一边的木无邪,她今天是走的什么背运,先是惹烈火发火,一出门又遇上这么个活宝,老天不厚道啊。

两人都没钱付帐的后果就是,老板去通知了晓风的家人来送钱付完帐,才把两个人领出了酒楼,本来依子雨对冰族人这么大恩,要是露个脸,那别说吃一个霸王餐不给钱,就是再倒送她多吃几餐都无所谓,但是,子雨真没那个勇气露脸,要让全城都知道他们的恩人,去吃霸王餐,她的脸本来已经当那么多人丢了一回,再丢就真没脸见人了。

这回去的一路,子雨那叫一个心惊胆战啊,不用说烈火肯定知道她干了什么好事了,报不准此时正在想怎么收拾她的方法,呜呜,都怪这个该死的木无邪,要不是他,自己至于这么狼狈的跟着晓风的家人回去么。

偏生此时吃饱喝足的木无邪,那兴致叫一个高,攀着子雨那是一哥俩好的模样,对着冰城是兴趣浓厚,完全把子雨要杀人的眼光无视,兴高采烈的拉着子雨问东问西,不得答案誓不罢休。

“真是漂亮,全是冰,真美。”站在晓风的家里,木无邪对冰晶建造的房子,大是惊奇和喜欢,那秋水弥漫的双眸定定的望着冰屋,那温度几乎要融化了冰屋,那叫一个热切。

而此时被他死拽着不放手的子雨,则感觉到了在死亡边上徘徊的滋味,那眼前烈火嗽嗽的杀气,已经氤氲的整个冰城都可以感觉到了,那炙热的怒火已经可以媲美火山,子雨心惊胆战的看着烈火,仔细斟酌自己要说的话,生怕一个不小心说错了一个字,她就这么去阎王殿报道了。

“烈火,别气,别气,我什么都没做,你要相信我。”这话怎么听怎么有点男人对女人说的,不过子雨也不管了,目前安抚烈火的怒气是第一关键的事情。

烈火双眸中火焰熊熊,瞪着子雨肩膀上那木无邪的手,要是眼光能杀人,木无邪已经死了千百遍,但是烈火不是别人,他不用眼光杀人,他自己动手少人,子雨的话才一落,烈火一个手剑就朝木无邪的手臂砍去,那是一点情面不留,下手就是一狠招。

“喂喂,你什么人,干什么一见面就动手,我又没得罪你。”正在欣赏冰屋奇特的木无邪,飞快的一个闪身避开烈火这一击,满是戒备的瞪着烈火,眉头挑的高高的。

“你给我滚过来。”暴怒的吼声让子雨打了个寒战,战战兢兢的超烈火走去。

一直站在烈火身后看热闹的应青莲,此时上下打量完木无邪,笑眯眯的道:“他是你攀着的女人的老公。”

说罢又看着烈火笑容满面的道:“我说,你要是不要的话,我可要。”成功让烈火怒火更旺盛之后,又不停息的朝一脸视死如归的子雨抛了一个媚眼道:“老婆,这哪拐回来的,居然能跟我相比,老婆你的眼光真不错。”更加成功的让烈火头顶冒烟。

“烈火,你可别听应青莲胡说,他不是我拐回来的,是他硬要跟我回来的,烈火,你不要生气,气坏了我心疼。”子雨一边瞪烈火身后的应青莲,一边满脸讨好的看着烈火,那表情转换叫一个快,让看见的应青莲笑的美鼻子没眼。

“喔,原来是硬要跟你来的,可见老婆你的魅力不浅啊。”应青莲又不知死的再度高八度的挑声道,成功换来烈火的一个手剑。

“我今天不好好收拾你,你还给我不知道收敛了。”烈火瞪着子雨那怒火不是一处,早上居然敢溜,这是一罪,现在还给他带个男人回来,而且还攀在一起,他今天不好好立立家法,他就不叫烈火。

“烈火,你……”

“啊,我知道了,他就是你要躲的人是不?”被眼前情况震撼了一下的木无邪,见子雨可怜兮兮,而烈火有凶神恶煞,顿时想起子雨那句我惹不起,我躲得起,立刻对号入座。

“什么,你躲我?”烈火此时气的药七窍生烟了,而应青莲则满脸愉快的哈哈大笑,好整以暇的看着好戏。

子雨顿时翻了个白眼,这人真的是无敌了,她要躲的是他,哪里是烈火,当下满脸堆笑,连连对着烈火摇头道:“我怎么可能……”

“子雨,别怕,谁敢欺负我的朋友,我替你解决。”说罢,一个闪身冲到子雨身边,抓住子雨就推到身后,满面怒色的对上烈火,这情景让子雨哭也不是,笑也不是,而应青莲则毫不客气的哈哈大笑。

烈火本就怒火正旺,现在这看不顺眼的家伙,居然一下跳出来对上他,顿时一腔怒火就朝木无邪身上发去,只刹那之间,天雷勾地火,两人是战在了一起,速度快的子雨连出声阻止都没有得及。

应青莲见此呵呵笑着走到子雨身边,笑容满面的道:“你哪找来这么个搞笑的家伙?”

“路上拣的。”子雨见互不相让的两人,头疼中。

应青莲扫了两眼一时间居然分不出来胜负的烈火和木无邪,微微挑眉笑道:“大街上能随便一拣,都拣一个这么厉害的,你还真能耐。”子雨听着这话也很无语。

话说这木无邪看上去不柔弱,但是绝对不强势,可没想打起架来,居然一改风雅的气质,那是两眼放光,**澎湃啊,一书生模样的人如猛虎出山一般打架,这阵势也很震撼人的,而且能把大家提升到**澎湃这层面上面,可见是有多喜欢打架这个事业,什么叫水面下的火山,子雨算是了解了。

砰,一声激烈的碰撞后,只听木无邪兴奋的一声大吼道:“再来。”腾空就是一剑朝烈火砍去,那烈火也是毫不客气,手下尽来狠的。

“这是怎么回事情?”被如此大的响动吸引过来的小云,冲到子雨面前满是惊讶的问道。

“这个问题……”

“啊,好可爱的企鹅。”子雨的话才开了头,半空中的木无邪突然一声满含惊喜的大吼,身形一闪,根本不管还在对战的烈火,就朝跟着小云跑过来的晓风冲过来。

黑线,所以人都黑线,突然失了对手的烈火,一剑过去没了人,差点把晓风家的房子给夷为平地,好在烈火动作快,妖力高,生生收回攻击,满脸铁青的看向那冲向晓风的木无邪。

“好可爱,好可爱,我喜欢。”木无邪一把抱着被吓了一大跳的晓风,在手上又是揉有是搓,那脸上神色高兴极了,喜悦的情绪一点也不遮掩的表现出来,抱着晓风就又是亲又是转圈。

(全文字小???,?在ар.1⑥κ.(1⑹κ..文.?W?)

“救命,好晕,晕。”被木无邪抱着举的高高的,在原地不停转圈的晓风,头昏脑胀的低喊到。

小云则满脸愤怒,怎么这段时间遇上的都不是正常人,一个个都喜欢抱着晓风当玩具,这什么世道,还没冲上去解救晓风,那本站着的子雨怒了。

“那是我的晓风,你给我放下来。”子雨两步冲上去,一把抱住晓风的小半截身子,就要给抢回来。

“不给,这企鹅好可爱,我要。”木无邪瞪着双眼看着子雨,手下使劲就是不给子雨。

“你给我还来,晓风是我先看中的。”子雨也不放手。

“不给。”

一时间之间木无邪抱着晓风上半截身子,子雨抱着晓风下半截身子,两人展开了拉锯战,而中间的晓风哇哇大叫:“疼啊,放手,放手啊。”

应青莲见此满面同情的看着晓风道:“我可怜的小企鹅,下辈子千万不要长这么可爱。”语气满是同情,可那已经裂到耳边的嘴角,体现的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情。

“放手啊。”晓风好生可怜,就因为他长的可爱了点。

“变身,晓风快变身。”被两大势力拉锯外的小云见插不上手来,顿时又急又怒的对着晓风喊道。

晓风一听小云的话,顿时光芒一闪,瞬间没了可爱的胖企鹅,而成了一**的小男孩。

“骆……子……雨。”一声大吼,子雨忙放开**的晓风,乖乖的朝一旁冒火的烈火走去,企鹅状态的晓风她抱着,烈火顶多生一点点气,要是**的晓风她抱着,这后果就严重了。

木无邪见晓风变成小男孩,顿时皱眉道:“变回去。”同时手一挥,一道紫光闪过,晓风被直接逼回了本体。

一直看好戏的应青莲见此微一挑眉,烈火也是一皱眉,抬头看着木无邪。

“又变,晓风,又变。”小云见此高声一连串喊道。

晓风闻言也听话,跟着光芒一闪又变回来,木无邪顿时皱着眉头,手一挥又给晓风变回去,同时一道紫光笼罩上小云,顷刻间只见嚣张跋扈的小云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只金色的小乌龟,木无邪见此摇头道:“好丑,不喜欢。”瞬间紫光一收,小云又变回原来的样子。

这一下顿时把小云气的跳脚,朝着晓风就喊:“变回来,变回来。”

晓风此时也跟木无邪较上了劲,木无邪就把他变过去,他就又变过来,只见一人一企鹅不停的变换。

几次变换后,木无邪把变成小男孩的校风举起来,看了几眼眉头一皱,顺手就给扔了出去,转身看着子雨抱怨道:“不喜欢。”

而被扔出去的晓风顿时松了一口气,小云立刻冲上去吧晓风抱起来,晓风见这么多人都在,马上又变回本体,毕竟也十岁对了,在这么多人面前赤身**算什么,他可会害羞的。

晓风一变成胖企鹅,木无邪顿时眼中放光,就欲朝晓风冲去,小云见此立马吼道:“快变回来。”晓风也被吓住了,连忙变成小男孩,木无邪一间顿时就失去了兴趣。

这下晓风也顾不上羞耻这个问题,真不敢变回去了。任由小云抱着他朝屋子中冲去,木无邪见此揉了揉银发,突然冲上前去,讨好的朝晓风道:“你变回来吧,我给你好东西,这样好丑的,变回来……”

应青莲见木无邪跟着小云和晓风离开,不由看着已经坐在椅子上,没什么生气表情的烈火,挑眉笑道:“怎么,不生气了?”

烈火斜眼看了应青莲一眼,缓缓的道:“跟个神经质较劲,是侮辱我的风度。”应青莲闻言不由大笑,而子雨则赞同的点头。

“看不出来他的本体。”沉吟了一下烈火微微挑眉道。

应青莲旋身坐下,慢条斯理的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后道:“我只听说过打回原形,如此不伤人却逼回其原型的妖力,我还没听说过。”说罢两人对视一眼,眼中都闪过浓浓的兴趣。

*

“子雨……”

子雨脸色狂汗的看着埋头苦吃的木无邪,太恐怖了,桌子上那高高的一叠空盘子,让她都不好意思再要菜了,那进来端菜的冰族人,那表情,虽然她目前还是包裹成木乃伊状态,都能被盯的脸红,太强大了,这家伙还是不是人。

九十七盘,最后的战果很辉煌,辉煌到子雨捂着脸已经不知道说什么了,这到底是人还是猪,猪都没这么吃的。

“我说,无邪啊,你到底几天没吃饭了?”子雨压抑着剧烈波动的情绪。

木无邪一吃完又恢复那万分风雅的气质了,一边擦手一边挑眉算道:“我想想,一月,两月……恩,半年零十一天没吃了,今天终于吃了个饱饭,真舒服。”边说边满脸幸福的打了个嗝。

子雨顿时巨汗,这半年零十一天没吃,居然还没死,这木无邪到底是个什么家伙?这妖界尽出强人,她快要被打击的真的神经质了。

“无邪,你家里人对你真狠心。”消除了对木无邪容貌的不满,子雨立刻同情的道。

木无邪闻言摇摇头道:“不是,我离家出走想到妖都去玩玩,没想到这云冰原这么大,我居然在这雪山中转了这么才走到这,早知道我应该多准备点吃的上路,快要把我饿死了。”

子雨一听这话顿时没脾气了,就她看来,这云冰原怎么着大,他那速度跑上个一月两月的,也要从东跑到西,从北跑到南,整个把云冰原逛一圈,居然走了半年多,这不得不说这木无邪大人实在是路痴的厉害。

“子雨,走了,结帐。”木无邪很自然的起身,那破烂衣服了不要了,就这么顶着一张惊世骇俗的脸欲往外走。

“结帐?我结帐?”子雨顿时皱眉,不是他请客的么,而且她一口都没吃,凭什么要她结帐,不是她小气,而是她没钱,出门在外这么久,还都是吃的应青莲的家当,她身上真一文没有,结什么帐。

木无邪一脸理所当然的道:“我们是朋友,你请我,而且,我没钱。”边说边推开手耸了耸肩膀。

子雨顿时气的发火也不是,不发火也不是,瞪着满脸无辜,笑的太阳都要闪一边的木无邪,她今天是走的什么背运,先是惹烈火发火,一出门又遇上这么个活宝,老天不厚道啊。

两人都没钱付帐的后果就是,老板去通知了晓风的家人来送钱付完帐,才把两个人领出了酒楼,本来依子雨对冰族人这么大恩,要是露个脸,那别说吃一个霸王餐不给钱,就是再倒送她多吃几餐都无所谓,但是,子雨真没那个勇气露脸,要让全城都知道他们的恩人,去吃霸王餐,她的脸本来已经当那么多人丢了一回,再丢就真没脸见人了。

这回去的一路,子雨那叫一个心惊胆战啊,不用说烈火肯定知道她干了什么好事了,说不准此时正在想什么收拾她的方法,呜呜,都怪这个该死的木无邪,要不是他,自己至于这么狼狈的跟着晓风的家人回去么。

偏生此时吃饱喝足的木无邪,那兴致叫一个高,攀着子雨那是一哥俩好的模样,对着冰城是兴趣浓厚,完全把子雨要杀人的眼光无视,兴高采烈的拉着子雨问东问西,不得答案誓不罢休。

“真是漂亮,全是冰,真美。”站在晓风的家里,木无邪对冰晶建造的房子,大是惊奇和喜欢,那秋水弥漫的双眸定定的望着冰屋,那温度几乎要融化了冰屋,那叫一个热切。

而此时被他死拽着不放手的子雨,则感觉到了在死亡边上徘徊的滋味,那眼前烈火嗽嗽的杀气,已经氤氲的整个冰城都可以感觉到了,那炙热的怒火已经可以媲美火山,子雨心惊胆战的看着烈火,仔细斟酌自己要说的话,生怕一个不小心说错一个字,她就这么去阎王殿报道了。

“烈火,别气,别气,我什么也没做,你要相信我。”这话怎么听怎么有点男人对女人说的,不过子雨也不管了,目前安抚烈火的怒气是第一关键的事情。

烈火双眸中火焰熊熊,瞪着子雨肩膀上那木无邪的手,要是眼光能杀人,木无邪已经死了千百遍了,但是烈火不是别人,他不用眼光杀人,他自己动手杀人,子雨的话才一落,烈火一个手剑就朝木无邪的手臂砍去,那是一点情面不留,下手就是一狠招。

“喂喂,你什么人,干什么一见面就动手,我又没得罪你。”正在欣赏冰屋奇特的木无邪,飞快的一个闪身避开烈火这一击,满是戒备的瞪着烈火,眉头挑的高高的。

“你给我滚过来。”爆怒的吼声让子雨打了个寒战,战战兢兢的朝烈火走去。

一直站烈火身后看热闹的应青莲,此时上下打量完木无邪,笑眯眯的道:“他是你攀着的女人的老公。”

说罢又看着烈火笑容满面的道:“我说,你要是不要的话,我可要。”成功让烈火怒火更旺盛之后,又不停息的朝一脸视死如归的子雨抛了一个媚眼道:“老婆,这那拐回来的,居然能跟我相比,老婆你的眼光真不错。”更加成功的让烈火头顶冒烟。

“烈火,你可别听应青莲胡说,他不是我拐回来的,是他硬要跟我回来的,烈火,你不要生气,气坏了我心疼。”子雨一边瞪烈火身后的应青莲,一边满脸讨好的看着烈火,那表情转换叫一个快,让看见的应青莲笑的没鼻子没眼。

“喔,原来是硬要跟你来的,可见老婆你的魅力不浅啊。”应青莲不知死的再度高八度的挑声道,成功换来烈火一个手剑。

“我今天不好好收拾你,你还给我不知道收敛了。”烈火瞪着子雨那怒火不是一处,早上居然敢溜,这是一罪,现在还给他带个男人回来,而且还攀在一起,他今天不好好立立家法,他就不叫烈火。

“烈火,你……”

“啊,我知道了,他就是你要躲的人是不?”被眼前情况震撼了一下的木无邪,见子雨可怜兮兮,而烈火又凶神怒刹,顿时想起子雨那句我惹不起,我躲的起,立刻对号入座。

“什么,你躲我?”烈火此时气的要七窍生烟了,而应青莲则满脸愉快的哈哈大笑,好整以暇的看着好戏。

子雨顿时翻了个白眼,这人真的是无敌了,她要躲的是他,那里是烈火,当下满脸堆笑,连连对着烈火摇头道:“我怎么可能……”

“子雨,别怕,谁敢欺负我的朋友,我替你解决。”说罢,一个闪身冲到子雨身边,抓住子雨就推到身后,满面怒色的对上烈火,这情景让子雨哭也不是,笑也不是,而应青莲则毫不客气的哈哈大笑。

烈火本就怒火正旺,现在这看不顺眼的家伙,居然一下跳了来对上他,顿时一腔怒火就朝木无邪身上发去,只刹那间,天雷勾地火,两人是战在了一起,速度快的子雨连出声阻止都没来得及。

应青莲见此呵呵笑着走到子雨身边,笑容满面的道:“你那找来这么个搞笑的家伙?”

“路上拣的。”子雨见互不相让的两人,头疼中。

应青莲扫了两眼一时间居然分不出来胜负的烈火和木无邪,微微挑眉笑道:“大街上能随便一拣,都拣一个这么厉害的,你还真能耐。”子雨听着这话也很无语。

话说这木无邪看上去不柔弱,但是绝对不强势,可没想打起架来,居然一改风雅的气质,那是两眼放光,缴情澎湃啊,一书生模样的人如猛虎出山一般打架,这阵势也很震撼人,而且能把打架提升到**澎湃这层水面上,可见是有多喜欢打架这个事业,什么叫水面下的火山,子雨算是了解了。

砰,一声激烈的碰撞后,只听木无邪兴奋的一声大吼道:“再来。”腾空就是一剑朝烈火砍去,那烈火也是毫不客气,手下尽来狠的。

“这是怎么回事情?”被如此大的响动吸引过来的小云,冲到子雨面前满是惊讶的问道。

“这个问题……”

“啊,好可爱的企鹅。”子雨的话才开了头,半空中的木无邪突然一声满含惊喜的大吼,身形一闪,根本不管还在对战的烈火,就朝跟着小云跑过来的晓风冲过来。

黑线,所有人都黑线,突然失了对手的烈火,一剑过去没了人,差点把晓风家的房子给夷为平地,好在烈火动作快,妖力高,生生收回攻击,满脸铁青的看向那冲向晓风的木无邪。

“好可爱,好可爱,我喜欢。”木无邪一把抱着吓了一大跳的晓风,在手上又是揉又是搓,那脸上神色高兴极了,喜悦的情绪一点也不遮掩的表现出来,抱着晓风就又是亲又是转圈。

“救命,好晕,晕。”被木无邪抱着举的高高的,在原地不停转圈的晓风,头昏脑涨的低喊道。

小云则满脸愤怒,怎么这段时间遇上的都不是正常人,一个个都喜欢抱着晓风当玩具,这什么世道,还没冲上去解救晓风,那本站着的子雨怒了。

“那是我的晓风,你给我放下来。”子雨两步冲上去,一把抱住晓风的小半截身子,就要给抢回来。

“不给,这企鹅好可爱,我要。”木无邪瞪着双眼看着子雨,手下使劲就是不给子雨。

“你给我还来,晓风是我先看中的。”子雨也不放手。

“不给。”

一时间只见木无邪抱着晓风上半截身子,子雨抱着晓风下半截身子,两人展开了拉锯战,而中间的晓风哇哇大叫道:“疼啊,放手,放手啊。”

应青莲见此满面同情的看着晓风道:“我可怜的小企鹅,下辈子千万不要长这么可爱。”语气满是同情,可那已经裂到耳边的嘴角,体现的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情。

“放手啊。”晓风好生可怜,就因为他长的可爱了点。

“变身,晓风快变身。”被两大势力拉锯外的小云见插不上手,顿时又急又怒的对着晓风喊道。

晓风一听小云的话,顿时光芒一闪,瞬间没了那可爱的胖企鹅,而成一**的小男孩。

“骆……子……雨。”一声大吼,子雨忙放开**的晓风,乖乖的朝一旁冒火的烈火走去,企鹅状态的晓风她抱着,烈火顶多生一点点气,要是**的晓风她抱着,这后果就严重了。

木无邪见晓风变成小男孩,顿时皱眉道:“变回去。”同时手一挥,一道紫光闪过,晓风被直接逼回了本体。

一直看好戏的应青莲见此微一挑眉,烈火也是一皱眉,抬头看着木无邪。

“又变,晓风,又变。”小云见此高声一连串喊道。

晓风闻言也听话,跟着光芒一闪又变回来,木无邪顿时皱着眉头,手一挥又给晓风变回去,同时一道紫光笼罩上小云,顷刻间之见嚣张跋扈的小云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只金色的小乌龟,木无邪见此摇头道:“好丑,不喜欢。”瞬间紫光一收,小云又变回原来的样子。

这一下顿时把小云气的跳脚,朝着晓风就喊:“变回来,变回来。”

晓风此时也跟木无邪较上劲了,木无邪把他变过去,他就又变回来,只见一人一企鹅不停的变换。

几次变换后,木无邪把变成小男孩的晓风举起来,看了几眼眉头一皱,顺手就给扔了出去,转身看着子雨抱怨道:“不喜欢。”

而被扔出去的晓风顿时松了一口气,小云立刻冲上去把晓风抱起来,晓风见这么多人都在,马上又变回了本体,毕竟也十多岁了,在这么多人面前赤身**算什么,他可会害羞的。

晓风一变成胖企鹅,木无邪顿时眼中放光,就欲朝晓风冲去,小云见此立马吼道:“快变回来。”晓风也被吓住了,连忙变成小男孩,木无邪一见顿时就失去了兴趣。

这个晓风也顾不上羞耻这个问题,真不敢变回去了,任由小云抱着他朝屋子中冲去,木无邪见此揉了揉银发,突然冲上前去,讨好的朝晓风道:“你变回来吧,我给你好东西,这样很丑的,变回来……”

应青莲见木无邪跟着小云和晓风离开,不由看着已经坐在椅子上,没什么生气表情的烈火,挑眉笑道:“怎么,不生气了?”

烈火斜眼看了应青莲一眼,缓缓的道:“跟个神经质较劲,是侮辱我的风度。”应青莲闻言不由大笑,而子雨则赞同的点头。

“看不出来他的本体。”沉吟了一下烈火微微挑眉道。

应青莲旋身坐下,慢条斯理的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后道:“我只听说过打回原型,如此不伤人却逼回其原型的妖力,我还没听说过。”说罢两人对视一眼,眼中都闪过浓浓的兴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