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爆妖夫

第八十五章 爆炒白虎毛

“既然是白虎王大人亲自召见,我看你们和我一起前去吧。”晓风的爷爷沉吟了一下朝烈火道。

“不去。”烈火还没答言,站在子雨身旁的木无邪突然出声道。

应青莲顿时挑眉道:“理由。”

木无邪扫了应青莲一眼,扯过子雨道:“我的朋友不去。我们要去试验这个的威力,你们去不去,我才不管。”边说边拉扯着子雨就要往外走。

子雨此时也迫切的想知道这东西的威力如何,虽然白虎王她也很有兴趣去看看,但是这东西目前她更加有兴趣,而且对方是王字级别的人物,要是被他看出自己的真实面目,这就糟糕了,所以木无邪一拉她,她也很爽快的朝烈火和应青莲道:“我不去,我和无邪先去测试这个的威力,白虎王那里你们看着办就是了。”边说边拽过木无邪就朝外跑去。

烈火和应青莲见此对视一眼,烈火点点头道:“她不去就不去,这白虎王来的蹊跷,我们去应付就好。”既然别人已经点名要见,逃避既无用也不是他们的作风,所以烈火倒很直接,那应青莲则根本就是无所谓,当下三人也不迟疑,与来者一起前去见白虎王,妖界第二把交椅的人物。

这边烈火等人去见白虎王,子雨与木无邪却是找了好地方,开始他们的测验之旅。

冰族皇家园林,一片葱翠之色,这在冰天雪地之间,这么一大片林子不知道是用了多少人力,或者说有多珍奇,在茫茫冰雪间点缀了一片绿色,此时这外人止步的冰族皇家园林内,子雨和木无邪正在不停的穿梭忙碌着。

木无邪见子雨拿着特制的绳索,正在树林中不断的绕圈,那球形炸药被东一个西一个的要不绑在树上,要不就埋在草地里,要不……反正挂的稀奇古怪的,木无邪不由挑眉道:“我说子雨,你这是干什么?”

“你脑子糊涂了,我们不是在测试效果。”子雨头也不抬的忙乎着手中的事情,鄙视一旁站立的木无邪。

木无邪挺无辜的看着忙碌的子雨,他知道他们是来测试效果的,但是这光绕线,挖埋伏,什么事情,他们是测试炸弹的威力,不是来挖陷阱捉人的,这子雨果然脑子有问题。

不过木无邪很善良的不与子雨这脑子有问题的人较劲,宽大的微笑着道:“那我有什么可以帮忙的。”

“没,坐那里就行。”子雨动作不是很快的回答道,木无邪闻言耸了耸肩膀,真正站一片看着子雨忙碌,做一听话的美男子。

子雨手上忙碌,心中不停的计算方位和距离,要对付木皇那个家伙,普通的扔炸药肯定不行,一定要把他困在一个地方,集中火力全面轰炸才行,也就是挖个陷阱让他跳,跳下来就要他命,这也是她这几天一边研制火药,一边想出来的,要么就不动手,要动手就要一击毙命。

所以,子雨不在漫无目的,而是选择重点爆破,进行集中威力测验,所以才千挑万选了这皇家园林,务必求实地操作,避免临时出失误。

把她当年在破败的房子里围堵老鼠的本事拿了出来,那是一个机关算尽,前路,退路,这处轰炸了敌人会怎么退,那处距离又是多远,那是精确到了一米之内,虽然针对的是人,但是也只在老鼠身上试验过,具体效果怎么样,那要真正测试过才知道了。

半响功夫后,一片不大的皇家园林里,到处都是隐藏着的黑红色球体炸药,看的木无邪眼花缭乱,第一次见测试一个力量需要这么麻烦的,不过子雨却让他开了眼界,以后知道怎么捉老鼠了。

“完工了么?”实在有点等待的太久,木无邪眼尖的见子雨停下手来,不由高声叫道。

“完工,完工。”子雨拍着手小心翼翼的从层层包围圈中走了出来,木无邪一听顿时兴奋起来,手指朝着远处的水晶一勾,一人大小的水晶就飞了过来,只等子雨走出包围圈,退到他们预计的安全距离之外,他就可以扔出去了,兴奋,严重兴奋中。

子雨远远见木无邪兴奋的两眼发光,子雨也是群情激昂,摩拳擦掌的就朝木无邪冲过来,上次已经让他抢了先,在应青莲身上试验了一回,这次一定要她亲自动手来试验,绝对不把这么好的机会,在让给木无邪了。

“你不准动,我来投。”子雨远远的就朝木无邪威胁道。

木无邪闻言顿时满脸委屈的看着子雨道:“不,我投,就我来投好不好,我亲爱的子雨朋友。”

“不行,在亲爱也没用,我要自己投。”子雨不干。

木无邪闻言抓着冰晶就跑,反正树林这么大,他换个地方投就好了,子雨见此顿时张牙舞爪的就朝木无邪追去,她试验的东西她要自己来投,绝对不能让木无邪抢了先去。

这一跑一追,瞬间就出了树林,因为木无邪认路的本领太强了,他带路跑,这一转眼就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反正就是离树林越来越远了,让追在他后面片刻之间又追不上他的子雨,气得吐血。

话说子雨追着木无邪从树林的这方跑了,而树林的另一个方向,白虎王,烈火,应青莲三人则慢条斯理,面色严肃的走了过来。

只见那白虎王容貌威武,一身浩然正气,彪悍的体格和强壮的体魄,让他看上去很是强悍,比之烈火和应青莲更显成熟的魅力,那王者之气表露无疑,让人望而生畏。

白虎王禀退所有人,只带着烈火和应青莲行致这外人难入的皇家园林,一边走一边满面严肃的道:“烈青是我的下属,他的本事和为人我很清楚,虽然妖界现在已经没了青犬一将,不过本王相信他的能耐,要是他有机会回到妖都,妖界护国四将之一,本王相信他当仁不让。”

话说到这烈火和应青莲算是明白白虎王的意思了,这是在表明妖都的立场来了,要知道白虎王代表的可是妖皇,他所说的话妖皇要是不开口,他自然也不会说,这番前来是定烈火的心来了。

应青莲听到这,不由对着烈火挑了一下眼,眉眼中闪过一丝笑意,妖都的几个老大真是聪明人,此次木皇公然在妖都捉人,这无疑是挑衅了妖界的尊严,不过要是大规模的挑衅回去,那损伤可就重了。

若是让烈火一个人去寻私仇,胜了自然是对木界极大的打击,为妖界争回了面子,输了也不丢妖界什么人,毕竟烈火可才是一丧家之子,根本不代表妖界什么,现在来明里赞扬烈青,实则鼓励烈火没有后顾之忧,对妖界感恩戴德,真是聪明人的做法。

烈火脾气虽然暴躁,不过却不是笨人,这先开始没听懂白虎王什么意思,这时候听到这句算是清楚明白,而且应青莲还怕他不懂得朝他阴笑,他要想不明白就太对不起自己了。

当下面上什么表情也没有,冷冷的说道:“现在说什么都太早,妖界人才岌岌,不差我爸一个人。”

这话说的淡,意思却利,表明不把你那护国四将看在眼里,烈火本就是个桀骜不驯的人物,想拿这话来挤兑他,真是做梦,应青莲在一旁听烈火冷冰冰的一句回了去,不由暗笑。

白虎王何等人物,烈火的话他在听不懂就妄为王位这么多年,当下眉头一皱,一股怒气爆发出来训道:“你小子别给本王不知好歹,妖界一皇两王还没下作到需要做这些的地步,本王今天说这些话,看重的不过是烈青的人才,你小子的臭脾气少在本王面前摆,本王若不是真心实意来会你,这等冰族小事,还需要劳烦本王亲自前来,真是混账。”

烈火闻言顿时一皱眉,这若是遮掩着也就罢了,这挑明了出来说,这白虎王的话到也有三分可信,而且白虎王为人公正无私,是妖界掌管律法的人物,这般样说,到显得他小气。

一念思之,烈火抬头正欲说话,身旁的应青莲突然撞了他一下,烈火顿时朝应青莲看去,见应青莲眼光似有似无的看着前面大树上,烈火顺着他的眼光看去,一见之下立马停下脚步,脸色僵硬起来。

只见前方大树上光明正大的挂着一黑红色的球体东西,而这球体正是他们出门前从子雨手中看见的,这是什么玩意,烈火瞬间心中有数,当下与应青莲极快的对视一眼,各自站定不走,只白虎王慢悠悠的朝前走着。

“还不跟上,站那里干什么?”白虎王见烈火和应青莲脸色一瞬间各有变化,还以为是信了他刚才说的话,本来恼怒的心思顿时放了下来,面色放了下来朝二人道。

“我投,就我投。”他话音刚落,远处突然传来一声噪音,三人下意识的朝那方看去。

只见远处的小冰山上面,子雨和木无邪正抱住一大块冰晶边朝这边跑,边不停的争夺,俩人都脸红脖子粗的,争的那叫一个激烈。

“不行,我做的,就要我投……”

“亲爱的朋友……”

“不行,祖宗都不行,别说朋友。”子雨决绝的干脆利落。

“那,那一起投好不好,我先说这可是我最后的让步,你要不干,大不了我们一拍两散,我直接给你毁了去,你信不信。”

子雨被木无邪这话气得跳脚,还没见过这么威胁人的,自己的东西被别人拿着威胁,这木无邪真不是个好东西,却实在拿这有点神经质的木无邪没有办法,只好道:“好,一起投。”说罢,两人站定,抱着冰晶就朝偌大的树林上方投掷了过来。

烈火和应青莲一看冰晶朝他们头顶上空砸了来,顿时二话不说,直接一个转身,那叫一个速度的朝树林外奔了出去,那动作让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的白虎王,不由惊叹这两人的造诣之高,绝对是后辈中的佼佼者。

烈火和应青莲跑的快,那白虎王可是自持身份的,那会被一什么威胁力的冰晶吓得拔腿就跑,见此顿时喝道:“什么人?”手中却伸手一划,一股白光朝已经被扔过来的冰晶射去,不过是一块普通的冰晶罢了,真不知道烈火和应青莲跑什么跑。

轰,一声激烈的响声,那冰晶被白虎王锐利的妖力一下炸开,朝树林中四射而去,同一时间因为妖力震荡,碰触到了被子雨预先埋伏下来的炸药,只一瞬间,轰隆隆的声音震耳欲聋的炸响起来,白虎王刚才所站的地方,顿时黑烟弥漫,一股焦味和着火星绽放出来。

“有人?”白虎王那一声什么人,子雨和木无邪同时收在了耳里,两人顿时面面相觑的看了一眼后,睁大双眼看着已经开始测试的皇家园林。

砰,砰,砰,三声激烈的爆炸声响起,只见树木横飞,那是直接被炸成粉末,黑烟弥漫中,一声暴喝传出:“该死的,什么东西?”喝声中一道身影拔地而起,一个空翻就朝远处的树林落去。

此时已经跑出树林站在高地的烈火和应青莲,眼尖的看见一身王袍的白虎王,此时被炸得衣服破烂,面目全黑,虽然没有应青莲那天的狼狈,但是对方是白虎王啊,是妖界排名第二的人物,那可比应青莲级别高太多了,所以,两人对视一眼,齐齐松了一口气,还好,跑得快。

而子雨看见从树林中飞跃出的人后,顿时瞪圆了眼,嘴角抽筋的看着那人朝树林的一处落下去,满面的怜惜之色,那地方可是她刚才放的炸药最多的地方,这一下下去,后果实在不敢预料。

“上天保佑他。”木无邪虽然没有动手,但是他可是全程看了子雨的制作过程的,什么地方放有炸药,他可都是心里有数,此时见那人妖力强大的朝那方落下去,不由摸着鼻子笑得幸灾乐祸的道。

轰,一连串连环爆炸,瞬间那黑烟迷茫的什么都看不见,而这黑烟的上空,白光通天而起,正在纵横开阔,一声愤怒到极致的怒吼声传来道:“这到底是什么?”紧接着一道黑黑的身影破空而出,威武已经看不出,愤怒到是可以轻易的看出。

烈火和应青莲不由同时咳嗽了一声,眯着眼看着树林中正在帮助子雨测试炸弹效果的白虎王,乖乖,应青莲只吃了一颗就是那副德行,今天居然是连环爆炸,而且听那声音和力度,感情绝对比那天的还要正宗,算算已经炸响八九声了,厉害。

“果然是王字级别的人物,瞧瞧那身姿多么漂亮。”应青莲把玩着头发,说的一本正经。

烈火则双手抱胸,看着在树林中挪腾跳跃的白虎王,点点头道:“白虎王就是白虎王,出手利索,妖力强悍,不愧是个人物。”

应青莲笑容满面的道:“值得我们学习。”烈火面无表情的点头赞同,两人此时相当得意刚才他们跑的迅速,要不是见机快,此时在里面跟着跳的就是他们了。

轰,又是一声爆炸声,那硝烟弥漫中火焰熊熊,站在冰山上的子雨摸着鼻子,擦擦额头上的汗道:“我不是故意的。”

砰,又是一连串的炸响,子雨的脸色更加惭愧,而旁边的木无邪是看出兴趣来了,指手划脚的朝着树林中不停翻越的白虎王呵呵大笑,那神情叫一个兴奋的道:“子雨,你太厉害了。”

“那里,那里。”子雨顺口就是一谦虚的回答。

而此时树林中的白虎王已经快要发飙了,他的一切举动好像都被人算计清楚一般,每一个落脚点下去就有威力强大的东西在等着他,他的每一击都能换来更多疯狂的力量朝他攻击。

这力量不是妖界的妖力,也不是木界的,更加不是人界的,防不胜防,深不可测,害他下手的时候都开始犹豫,要不要妖力全开,好像妖力越强,触碰的越多,攻击他的力量越大,这简直要气疯他,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他哪里知道,子雨本就是算了这些方面的距离的,这一脚下去炸药会把对方逼迫到什么方位,什么方向弱点,看起来给别人放生,实则是把对手引到更厉害的地方,虽然无法做到完全精确,不过由于白虎王的主动攻击,引发他没惊动的炸药,所以就成了现在全面开花,攻击他的场面。

站在高处的烈火和应青莲本来还有点幸灾乐祸的看,因为白虎王是什么人物,就算子雨这什么炸药很厉害,也估计不会对白虎王造成什么威胁,顶多狼狈一点,所以心情还很好。

此时见白虎王每落下去就有爆炸声响起,那威力的越来越大,白虎王应付的是越来越吃力,不由都收了幸灾乐祸的神色,面上五颜六色的瞪着被炸的面目全非的树林。

“我现在非常庆幸我跑了。”应青莲看着偌大的树林越来越狼狈,甚至看上去已经受了伤的白虎王,相当正色道。

烈火眼也没眨的看着被轰炸的白虎王,点头道:“赞同。”

他们真没想到子雨的炸药这么厉害,而且还如此一串接一串,好像是不炸死里面的人不罢休一般,让他们从开始的好心情,到现在背心生寒,这也太厉害了吧。

吼,一声虎啸,只见一只白色小牛一般大小的老虎,突然破空而出,那雪白的皮毛上,血迹点点,虽然不多,但是那梅花映雪,让人看起来更加显眼,白虎王受伤了,白虎王发怒了。

子雨瞪大双眼看着那冲向天际的白虎,愣愣的道:“无邪,那是白虎?”

木无邪此时兴奋的不止一点半点,正手舞足蹈中听见子雨这么一问,当即回道:“我亲爱的朋友,你没看错,那是一只大老虎,好漂亮,不过我不喜欢,不可爱。”

子雨闻言咽了一口口水,转头就四下里扫视开来,见不远处烈火和应青莲站在山头看着场中,子雨顿时枉汗,这下完了,她知道里面被炸的人是谁了,与烈火和应青莲在一起,而且有这种身手的不用想也知道,除了白虎王没有别人,她居然把白虎王给炸了,天啦,以后她不要想在妖界生活了,呜呜,她会被妖界全民追杀的。

“我的老天,怎么会是他?这下我完了。”子雨抱头满脸哀怨。

木无邪转头见子雨满脸哀怨,不由大度的拍拍子雨的肩道:“不怕,不怕,你没完,是他完了。”边说边一指指向被炸了毛的白虎王,子雨闻言更加气苦,他完了不也就是她完了。

木无邪这边才安慰了子雨一句,那树林中被炸的已经发了真怒的白虎王,此时一声怒吼,身在半空,那庞大的妖力惊天动地的朝下方的树林中扫去,誓要一击毁灭整个树林。

子雨见此顿时一声哀嚎:“完了。”

只听见轰的一声剧烈的爆炸声中,整个树林都燃烧起来,而在白虎王那一击之下,子雨准备好的最后一击也派上了用场,只见这妖力激荡之下,被机关控制住的黑红色球体,瞬间被弹至半空,那白虎王一见之下,妖爪一伸一爪就朝那腾空的十几棵圆球击打去。

砰,剧烈的震响在半空中绽放,瞬间那一方天空灰扑扑的,那力量惊人之极,那爆炸绽放的能量,让离得如此之远的子雨和木无邪,烈火和应青莲都感觉到了,热浪扑面而来,恐怖的让人震撼,而同一时间白虎王庞大的力量和气息都感觉不到了。

剧烈的爆炸声后一片静默,连兴奋的分不清楚东南西北的木无邪也沉默了,子雨长叹一声闭上眼,实在不敢看最后的场面。

木无邪看着熊熊大火在几瞬之间,就把一切都焚烧干净,只剩下坑坑洼洼的冰晶,不由嘴角抽筋的转头看着子雨,慎重之极的握着子雨的手道:“我的朋友,从这一刻起我决定佩服你,把你作为我的偶像,你实在太让我震惊了,我亲爱的朋友。”

而子雨听到木无邪充满崇拜的话,不由欲哭无泪。

远处的烈火和应青莲无语了,应青莲呆呆的看着被毁灭的什么都不剩的皇家园林,半响深吸一口气道:“好华丽的秒杀,我现在心里平衡了,终于有人比我更倒霉。”

烈火机械的接话道:“我在一次感谢我自己,刚才没顾及风度,留着没跑。”

应青莲点点头道:“我同样感谢我自己。”

说罢两人终于有点恢复过来的对视了一眼,从对方的眼中都看见了震惊和庆幸,然后同时的伸出爪子,握手,革命的友谊在此时盛开。

半空中黑烟散尽,子雨,木无邪,烈火,应青莲,四个人八只眼睛齐齐看见半空中那诡异的场景,只见一头毛发全无的老虎,前肢朝前正在做攻击状态,后肢腾空,整个身体那叫一个流线型,而且没有那雪白的毛发,让整个形体更加流线。

雪白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身漆黑,连两个眼珠都没白的露出来,浑身正散发着焦烟,伤口众多,鲜血淋淋,僵硬的身体在一阵摇晃中砰的一声落在地上,任然保持着很完美的攻击状态,只是是死是活就不得而知了。

静寂,一片静寂,那本来绿色氤氲的冰族唯一的皇家园林,就这么被消失在空气之中,那可是占地不小的一片面积啊,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坑洼的冰晶,冰族历史上第一块绿色园林就这么被华丽丽的秒杀了。

“偶像,现在还需要做什么?有什么要我帮忙的,你尽管说。”木无邪很兴奋的声音传来,打破这一片寂静。

*

予雨一愣后顿时抓住木无邪就跑,给烈火和应青莲留下一个烂摊子,就这么溜了,让远处正看过来的烈火和应青莲气的头顶生烟。

入夜,在予雨的坦荡不安中,烈火和应青莲回来了,予雨见俩人脸色不好,不由小心翼翼的道:“怎么样了?”

应青莲满脸无奈的瞪着予雨道:“你说能这么样,白虎王重伤,皇家园林一根草都没剩,你说这样的场景我们能说什么,能怎么应付?你这不是害人么你,我说老婆啊,你就是对你老公不满,也不要拖累上我啊,我这么清清白白的一人,就这么被定位谋杀白虎王嫌疑人员,你说我委屈不委屈啊?

予雨一听这话顿时更加委屈的看着应青莲道:“我又不是故意的,谁让你们跑那里去的,我只不过是想测试一下效果,那里知道会搞成这样,我更委屈我。”边说边挪动到烈火身边,抓着烈火袖子,满脸委屈的威仪进烈火怀里,自动自发的拉过烈火的手,把自己给抱起来。

应青莲见此不由翻了一个白眼,烈火见予雨满脸委屈,叹了口气抬起予雨的头,瞪着予雨委屈的双眼道:“为什么我跟你在一起,背黑锅的总是我?”

“因为你是我老公,你不背,谁背。”予雨回答的挺溜。

烈火闻言不是知道是气好还是不气好,恨恨的道:“那现在怎么办?你弄出来的,你想办法。”

“三十六计,走为上。”予雨立马一句话甩了出来,这可是她一下午胆战心惊中早想好的。

烈火闻言顿时一挑眉,应青莲接过话看着烈火道:“走还是不走,走、这嫌疑背定了,不走,就不是嫌疑犯而是罪证确凿,明天就可以绑妖都,直接杀了。”说罢又狠狠瞪了予雨一眼。

烈火也不是什么好人,什么慷慨赴死,大义凛然,但就问心无愧,这些是不会做的,明哲保身这才是上策,当下什么话也没说,手一挥,作势闪人,让予雨好生激动的抱住烈火,同时朝木无邪道:“走”。

木无邪立刻转身提起两包袱,烈火和应青莲见此齐齐摇头,感情予雨什么都准备好了,就等着他们答话,估计他要是不说走,肯定会被予雨一拳头敲昏了,拉上走人。

是夜,整个冰族还陷入在喜悦和焦急及震撼当中的时候,烈火,予雨,应青莲,木无邪四个人就溜出冰城,在一片黑暗中跑了,四人那一个都是一等一的高手,这不惊动任何人离开,还是一点问题都没有,来的时候轰轰烈烈,走的时候偷偷摸摸,这简直差别和待遇太大了。

五六日飞速的赶路,那是离冰城越来越远,就算有发现他们跑前来的追兵,估计也没人能追上他们。

“够刺激,我喜欢。”应青莲神态飘逸的在冰面上滑动。

木无邪闻言一挑眉道:“变态,那有人喜欢被追杀的。”

应青莲顿时怒目看着木无邪道:“没人让你跟来,你看不顺眼好啊,这云冰原这么大,随便你走那边。”

木无邪一本正经的看着予雨道:“我跟着我的偶像,又不是跟你,你这人还真奇怪,自作多情。”

应青莲顿时被堵的一句话说不出来,烈火在一旁哈哈大笑道:“你要与他计较,是你的错误。”

应青莲狠狠白了木无邪一眼,点点头道:“的确,是我的失误,人与白痴是不能对话的。”

木无邪顿时怒了,瞪着应青莲道:“不准你侮辱我的朋友。”

一旁正在喝水的予雨顿时一口水喷了出来,呛的治咳嗽,她招惹谁了她,一句话没说也能扯到他身上来。

烈火和应青莲同事无语,如此正气磅礴,大义凛然的怒斥本来是自己,却被看成是别人的错误,只有木无邪这个人能都做到,实在是强悍。

“我说,没有王令我们怎么出云冰原?”不想他们在争执白痴这个问题,予雨咳嗽好后,直接换了一个话题。

当时走的太快了,这王令还在白虎王娜里,他们根本没来得及去拿,他不知道放在什么地方,是个什么样子,现在都走到云冰原边界来了,却没有王令,这下怎么办,难道在回去偷?

她不提还好,一提出了木无邪,烈火和应青莲都同时瞪了她一眼,予雨见此顿时转头狠狠瞪了木无邪一眼,反正也有木无邪的份,要有罪同当。

“出云冰原?我记得出了着云冰原,就是木界的地方,你们要去木界?”烈火还有回答予雨的问题,木无邪突然出声道。

予雨闻言挑眉看着木无邪道:“有问题?”

木无邪茸茸肩膀道:“问题到是没有,不是我喜欢妖都,我是没去过,朋友,你先带我去妖都玩玩,然后在去木界好不好?”

予雨嘴角抽筋的看着一本正经看着她的木无邪,开什么玩笑,此去妖都百万里远,先带他去妖都玩,简直就是做梦,当下很直接的道:“不,我要先去木界。”

木无邪见予雨神情坚决,不由喃喃自语道:“木界有什么好玩的,那里………”后面的话音实在太小,让三个人凝神都没听见,反正就是很不满予雨这个决定,但是为了这个朋友,又不想离开,执意要跟着的不满抱怨,直接被三个人忽视。

“我想……。”

“瞧,云冰原的结界。”烈火的话才开了个头,应青莲突然出声,朝四人示意前方的结界。

予雨,烈火,木无邪等顿时转头看去,只见一道七彩光幕好像从天边垂帘下来的一般,在阳光下散发着七彩的光芒,看上去透明晶莹,实则对面的情况也看不见,给人一种朦胧感。

“怎么现在才来,动作这么慢,真实的,害我好等。”四人才被云冰原的结界吸引了眼球,一道跋扈和声音突然响起,听上去很不满。

予雨顿时转头朝发声处看去,只见不远出小云和晓风的爷爷,两人站在光幕一旁的冰丘上,一人微笑一人不满的看着他们。

“小云,你闷怎么在这里?”予雨微微奇怪的朝俩人走去。

小云一跃从冰丘上跳下来,叉着腰瞪着予雨道:“平日还夸自己怎么怎么厉害,赶个路这么几天都没来,你们的速度呢,简直比蚂蚁还慢,没用,真没用。”边说便鄙视的看过应青莲,烈火,木无邪等人。

予雨顿时无语,依靠他们为逃脱追杀,全力赶路的情况,居然晓风的爷爷和小云能赶到他们前面,这实在是有点神奇,不由真没办法回啃。

烈火则不管那么多,上前一步,一拳头就朝小云而去,小云吓的立马跳回晓风爷爷的身边,满脸戒备的瞪着烈火,烈火见此页不追过去,只挥舞着拳头在空中挥了几挥,无声的威胁。

应青莲则优雅的一笑,看着晓风爷爷道:“水族能缩地成寸,这冰族王族自然能在冰雪中比我们快,这不是每一族特长而已。”

一直没说话的晓风爷爷顿时点头微笑着道:“不错,你们虽先走,我们要赶在你们前面到达这里,并不是难事。”予雨闻言顿时很很瞪了小云一眼。

烈火则点了点头后道:“谢了。”

晓风的爷爷见此笑道:“不需言谢。你们的大恩我们无以为报,这点小事情自然要为你们办好。”边说便伸出手来,只见其掌心中一枚小巧的冰晶令牌,正是冰族的王令。

应青莲眉色不动,好像也知道半笑了笑道:“那白虎王怎么样了?”

老人听应青莲如此一问,不由笑出来,看着予雨呵呵笑道:“看来实验室成功了,连白虎王都载上面了,现在正在冰宫里养伤,伤的不轻,这两日正勃然大怒,冰宫中的气压低的可以再结一层冰,呵呵,以后要是见到,估计你们遥远点走。”说道这顿了吨后笑的弯了眼睛。

予雨见没有发生人命事故,担忧的心一下就放松下来,摇摇头道:“看来威力够。”

老人顿时大笑起来到:“还不够,你没看白虎王那个惨状,他遇上你们,真是倒了霉。”这说话的木无邪,烈火,应青莲等都笑了起来。

小云此时从老人的身后走出来,满脸不情愿的道:“笑什么笑,出了云冰原就是木界的地界了,拿出可没我给你们带路,要想活着滚回来,就自己小心,哼别丢了妖界的面子。”说罢,扭过脸去一脸的不爽。

予雨听之顿时笑了起来,走上前扭住小云的两边脸颊,笑眯眯的道:“多谢小云的关心,我一定活着回来欺负你的。”

小云顿时怒了,被予雨扯着脸含糊不清的道:“谁个关心你们,我是为了要给爷爷一个交代,才跟着晓风爷爷过来的,要不然爷爷是说我办事不牢靠,关心你们,别想,你给我放手,听见没有,放手,你个老妖婆。”予雨听着这话更加**着小云。

老人此时点了点头也道:“要走就快点走吧,记住到了木界以后,事事慎重处理,千万小心。”

烈火闻言正色道:“多谢关心。”边说边拉过予雨,与应青莲,木无邪站在一起。

老人见此手中的王令一弹,贴上那七彩的琉璃屏幕,只见一道金光闪过,裂开一道可容纳一个人经过的空间,透过被软化的空间,几乎可以看见结界外,绿意盎然,花开灿烂,好一个春色满园的世界。

予雨见此握了握烈火的手,对着烈火一笑,烈火牢牢的握予雨,昂首就朝结界外走去,应青莲满脸浓厚兴趣的跟上,木无邪则是很不满却又不愿意离开的跟了上去,四人过后,结界消失,眼前已然不是冰雪世界,而是一草木皆春的人间乐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