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爆妖夫

第89章1 刺杀木皇

“还敢跑,本王看你们往哪里逃。”夜色下四人两前两后的追出了皇宫,落脚在皇宫边上一僻静的树林里,那木界双王见子雨和烈火不跑了,顿时一左一右包抄过来。

“说,你为什么会在这里?你是怎么进入木界的?你三更半夜潜入皇宫是想干什么?”追上来的一比较高的木王怒声看着烈火道。

那矮一点的木王冷哼一声道:“谁跟他们废话,先杀了在说。”

烈火脚步一停根本不于理睬他们的问话,直接手中火剑横空一划,二话不说的就朝两攻击过去,同一时间子雨手中黑鞭一挥,又快又狠的跟着烈火的攻击打了出去,她受的本是小伤,疼是疼到极致,但是并不伤筋骨,所以恢复起来也快。

那木界一高一矮两王,见两人一上来什么话也不说,直接动手,下手都是又狠又辣,尤其是烈火的火剑,居然是他们的妖力,不由又惊又怒,暴喝一声,双双暴起就迎上烈火和子雨两人的攻击。

一时间烟雾弥漫,妖力纵横,四股强悍的妖力在半空中不停的碰撞,烈火和子雨为求快,那更是一身妖力逼到极致,完全的挥发出来,而木界双王却也不是软角色,两人各有一身通天的本事,就算烈火和子雨拿出全副家当,也只不过是个平手而已。

这一探测到虚实之后,子雨心中不由一凛又是一松,还好刚才在木皇宫殿外面忍了,要是动起手来,肯定没有活路可退,这木界双王都已经是这副德行,那皇宫中藏龙卧虎更多。

“老木,各自一个。”那矮点的木王一声怒吼,手中妖力一变,完全把子雨的攻击接了下去,那高点的木王一声喝声,手中妖力更加提升起来,就朝着烈火疯狂的攻击。

子雨手中攻击不慢,她的攻击还是那种不防守只进攻,这样来对付一个对手,实在是占好处,子雨不是笨人,这矮子的木王一开口,她就明白了他们的意思,分开进攻,烈火的妖力是他们的克星,而她的则不是,两人想的是先拿下她,然后在全力对付烈火,这可打的是好算盘。

当下子雨一声冷哼,这算盘打的她,可惜打错了,她身上什么东西没有,那炸弹可多的是,她不会滋生火焰的妖力,但是她有这个东西,要放火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一念转之,子雨二话不说一边狠狠的挥鞭,一边就朝着她的对手就是几炸弹,顺便还给烈火那边那人吃了一个。

轰,轰,轰的爆炸声,在她对面响起,子雨一声冷哼,冲进一片黑烟中,毫不留情的就是追着那被炸的莫名其妙,浑身冒烟的木王攻击。

子雨手中的炸药可是专门研制出来对付他们的,这下一炸一个准,立马就把对方两王给弄了个手忙脚乱,狼狈不堪,浑身冒烟,到处着火,一边要应付子雨和烈火的攻击,这子雨和烈火都是一等一的高手,他们要是一个防备不到,那今天就要直接交代在这,一边还要灭火和应付那莫名其妙的冲力,那瞬间就落了下风。

“杀。”烈火一点都不手软,跟着就是一通强悍的攻击。子雨这边是一边挥舞着黑鞭,一边朝着那两个人扔炸弹,看炸不死你。

那木界两王也是能耐人,更加是聪明人,一见今天在烈火手里讨不了好去,本来两人虽强,却也不能在片刻之间就叫他们如此狼狈,但是那炸药实在是有点威力太厉害,让两人心志有点乱,十成本事在火焰面前,没有发挥到八成,这哑巴亏是吃定了,当下一个闪身,转身就想溜走,虽然他们木界两王的名声重要,但是命更重要。

“想跑,没那么容易。”烈火和子雨瞬间追了上去,手中攻击阻断住两人的退路,情况顿时倒转琮来。

木界两王顿时怒火冲天,高个子的吼道:“好狂妄的东西,居然敢要我们的命。”两人一看烈火和子雨这样的架势,立刻就明白这是要他们的命。

烈火一声冷哼,手中剑高高举起当空一划,一道火红色的火焰,力量惊人的冲了过去,一边冷冷道:“是你们自己找的。”

惊人的杀气和妖力,把两准备不足的木界双王,齐齐打的口喷鲜血,当空飞了出去。

子雨见此手中黑鞭一挥,跟着就追了过去,同时快速道:“快,好像有人赶过来了。”远处隐隐约约的声音传来,定是刚才她这么大动静,让皇宫里的人察觉了,他们必须速战速决,要是等人赶过来,就更加不好脱身了,而且天快亮了,烈火变身的时候快到了。

那木界两王也是听见了隐隐约约的声音,顿时暴起身形就朝那边冲去,期待与赶来的人会合。

烈火见此面色一沉,手中火剑更加炙热巨大起来,小臂长短的火剑拉伸到整个手臂那么长,威力更加惊人起来,连不远处追过去的子雨都 能感觉到。

“让开。”烈火一声暴吼,子雨手中的攻击已经递了过去,听见烈火的吼声,什么也没想飞速的一个转身朝后跃开,把前面奔跑的两王让给烈火。

烈火眉眼中一片愠怒,手中火剑骤然高举,横向就是一划,只见一道疯狂的火焰成一片光幕,力量惊人的朝前方飞速奔跑的两王攻去。

只听见一声砰的一声撞击声,火焰过去,什么东西都没有留下,那当空奔跑的人影就那么消失在原地,子雨见此顿时一挑眉,满脸笑容的朝身后的烈火看去。

却见到烈火身体一晃,火剑瞬间消失在他手中,那斜斜倒下去的身体子雨看的清楚,已经是女体了。

子雨顿时心下一惊,飞速的冲上去接住烈火下倒的身体,暗自汗了一声,要是烈火在晚一步,这后果简直无法可想。

“快走。”女身的烈火倒地子雨怀里,低声道。

子雨二话没说抱着烈火就跑,远处的人声已经近了,他们要是在不走,她一个人可对付不了赶过来的人,几个纵跃间就消失在黎明的第一缕晨光中。

丞相府,木无邪围着女身的烈火,摸着银发道:“看不出你小子还挺厉害的吗,什么时候打一架。”边说边揉了揉拳头,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