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爆妖夫

91章1

信息的速度那叫一个传播的快,飞速之间整个木界都知道木皇被刺杀,在无法置信之后,等来的就是木界的全民追杀,那传说中的一容貌俊朗头发火红的男子,和一风华绝代的妖媚男子。

在木界的轰然震动中,子雨,烈火等人已经顺着木无邪的老鼠洞,偷偷摸摸的出了木界。

水痕的速度快,他们跑路的速度更快,何况还有木无邪这个本地人,虽然这人是个严重的路痴,但是人缘好啊,一路上只要一报地名,那是条条大路都通那老鼠洞,让几人完美的在重重追杀中,出了木界,成为刺杀木皇之后,成功逃脱的第一人。

“哈哈哈哈,我木无邪又出来了,妖都,我来了。”仰天一声狂笑,让子雨,烈火,应青莲同时黑线,就连一向以严肃为面孔基调的烈青,都忍不住的摇头微微一笑。

“我说朋友快点,快点。”木无邪满脸兴奋,拽着子雨就往前方云冰原的结界走去。

“不走那里。”烈青,烈火,应青莲同时出声道。

木无邪顿时转过头,很是不解的道:“不走这里走那里?”子雨也很疑惑,近路不走,那要走什么地方?

烈青见此看了烈火和应青莲一眼,沉声道:“白也他们肯定会来找我,我估计他们应该走不了幻海和云冰原这个地方,只能从另一条路来,当日我们吵了一架,我不让他们冒险帮我,不过我想依他们的脾气,那日没追上,肯定会千方百计来木界的。”这话没说完,不过其中的意思也很明白了。

子雨天听言微微一思索就明白过来,难怪自从那日起就没看见白也,飞语等人,不过他们也没那个心思去找他们,现在依烈青这么一说,几人对他如此忠心,那自然是要与他们会合。

烈火当下什么也没说,直接瞪着木无邪,从木无邪手中把子雨给拽了回来,他不想走云冰原,原因很简单,这次没想如此顺利就杀了木皇,虽然是他们本身乱了,出了问题,才给了他们可下手的机会,但确实是很顺利,顺利的几乎没耽搁什么事情。

而云冰原上,白虎王伤成那样,走没走还不知道,要是没走,这一下去碰见了,那当日把他炸成那般样子的事情,估计还真不好说,还是绕道的好。

应青莲呵呵直笑,与烈火是一样的心思,那没了毛的白虎王,估计很不好惹,还是避其锋芒再说。

子雨看见二人对她的示意,顿时明白过来,当下一把抓过木无邪,手指直接朝另一个方向指去,神色相当坚定的道:“走那方,那方近。”

木无邪顿时连连点头,满脸兴奋地道:“好,好,那条路近我们就走那条路,啊,我的妖都,我想死你了。”

烈青听烈火低声与他说了前后关系,顿时连连摇头,笑也不是,怒也不是,只好跟在子雨拽住木无邪朝前走的身后,这条路近?这条路近什么近,这条路就是最远的,亏子雨面不改色的骗人。

偏远小镇,几人不赶时间,自然走的是那叫一个悠闲,花了十几天时间,才走到距离木界结界最近的一个小镇,而赶时间想去妖都的木无邪,很不幸的遇上无良的子雨等人,只好直接被忽视那种急切,反正走了多少路他木无邪也不知道。

偏僻的小镇上,谈不上什么繁华,更加说不上什么大气,有酒楼有住宿的地方算不错了,乡村的味道比较浓,虽然不若子雨见过的现代社会的那种乡村,不过与之妖都比,简直就是十万八千里的距离。

五人走在大街上,见来往的人一脸淳朴笑容,看上去到比妖都那些外表华丽,内心冰冷或者急功近利的人顺眼多了。

“春乡楼。”子雨满脸灿烂笑容的看着眼前规模不大,也不见精致奢华的酒楼。

“啊,终于有吃的了,太好了,我快饿死了。”木无邪眼冒金星,瞬间扔下子雨,就朝酒楼里冲,妖界的食物啊,他可是想很久了,这么些日子就喝点这样水,那样露,他快要成干牡丹了,历史上第一个被因为没有吃肉而饿死的牡丹花,绝对会成为天方夜谭一般的笑话。

子雨看见木无邪瞬间身影就消失在酒楼里,不由连连摇头,这个家伙一路上不离开她左右,让烈火牙齿都已经磨平了,现在一见酒楼居然扔下她就跑了,这个见食忘友的人,她居然比不过食物,悲哀啊。

“走了,走了,我也好久没有没吃东西了,想的紧。”应青莲边说边慢条斯理的走了进去,那风华简直不说了,迷人啊。

子雨见此拉着烈火和烈青就欲进去,还没跨入门槛,烈火突然顿时脚转过身看着子雨道:“谁身上有钱?”吃过一次霸王餐,烈火是学乖了,一进门先想起钱这个问题,要在来遇见应青莲那次的情况,那脸可丢大了。

怨念,子雨很无辜的眨眨眼,耸了耸肩膀,她这一路上身上就没有什么时候有过钱过,当下转送看着烈青。

烈青见此咳嗽一声,很严肃的道:“你们从什么地方觉得我应该有钱。”

子雨听了这话不由点点头,被绑架的人,怎么想也不会想到绑票还会给被绑架的人钱的,更何况木界的皇宫需要什么钱,这个人选去掉。

走在前面的应青莲听烈火这么一问,不由戏谑的转头看着门槛上的子雨道:“老婆,我说还是跟着我好,瞧瞧,你老公根本就养不活你,来,我的怀抱和金钱随时为你敞开着。”边说边去身边摸钱袋。

烈火闻言顿时很冒火,而子雨则满脸笑容呵呵笑道:“这个可以考虑。”烈青听着两人的对话,则皱了一下眉头,看着子雨没有说话。

应青莲哈哈笑道:“考虑什么,老婆,来,我??????”话声突然停顿,子雨见应青莲摸着钱袋,东摸摸,西摸摸,脸上本来绝对得意的笑容,渐渐的被微微的尴尬取代。

子雨不由夸下脸道:“不是吧,你没钱了。”

应青莲面色很尴尬,但是那尴尬的面色都让他看上去那么俊雅,应青莲满脸无辜的伸出双手道:“没钱了,全用去打辕黑了。”

烈火一听顿时满脸冷哼一声,冷笑道:“刚才是谁说的那么得意的?我看现在你别说养活别人,就是养活你自己都成问题。”

应青莲则瞪首烈火道:“这都还不是怪你,当日你们要是不跑,我至于就带这么一点钱就出来追人。”

“哈,还怪到我头上了。”烈火怒。

应青莲不怒,很自然的点头道:“不怪你怪谁。”

子雨眼见烈火又要冒火,忙一把把烈火抓在身边,垮着脸道:“那现在怎么办?没钱难道吃霸王餐。”些许一出,那一直站在门口迎接他们的老板,顿时脸色一变,唰的转过去大步就闪人,只差拿扫帚扫几人出门了,当着老板的面说吃霸王餐,真还霸王了。

“也许木无邪身上有。”应青莲说的很不肯定。

“他。”子雨抬高了声音,当初木无邪还找她吃饭呢,钱,他要是有钱就对了,木无邪可以直接无视。

“喂,我说你们怎么还不上来。”在上面等急了的木无邪,冲到楼梯口冲着子雨等人吼道。

“没钱,要吃把你抵这里,你干不干?”子雨很好心的问着木无邪。

木无邪一听那兴奋的脸瞬间垮了下来,一步三回头的走过来,满脸不情愿的道:“你们怎么出门不带钱,朋友脑子不好不知道也就算了,你们两个怎么也这么笨,真是的。”

这话一出顿时把烈火和应青莲气了个不清,他这个什么都不带的,还敢说他们带了的,简直是可杀。

木无邪见烈火和应青莲杀气腾腾的瞪着他,不由很聪明的躲到子雨身后,满脸哭丧的道:“朋友,肚子饿。”

子雨随手抓住木无邪就朝外拽去,一边黑着脸道:“我肚子也饿。”

虽然说起来,他们的妖力到这个地步,十天半月不吃肉食,喝点水饮点水果一类的东西,绝对死不了,不过习惯一天吃三顿的子雨,和对妖界的食物有着浓厚兴趣的木无邪,都很伤脑筋。

五人神色各异的走在大街上,子雨拽着木无邪袖子上的玉佩,灿烂笑容的看着木无邪道:“无邪,我们把这东西当了吧?”

木无邪很稀奇的看着子雨道“当?什么是当?”子雨顿时详细给木无邪解释当铺这个东西。

“妖界没当铺。”烈火简短的五个字,打破了子雨的幻想,怨念,真不是个现代化的地方,居然连当铺这种先进的东西都没有,落后,落后,太落后了,子雨很愤怒,同时滋生了她的事业心,一定要在妖界开个当铺,让这些妖精妖怪的见识一下,什么叫人类的智慧。

“快,小水,你怎么还在这,比武快开始了,还不去凑热闹去,快,快。”子雨正怨念

中,边上行人匆匆而过,话声随风飘过。

什么东西?子雨从来就是大方的人物,当下转身就欲去了解个清楚,没想到木无邪比她还要能干,此时已经半路抓住一个女子,问起来,这人真的是太自来熟了。

子雨见那女子满脸红晕的看着木无邪,话都说的结结巴巴的,不由挑了挑眉,这木无邪这个祸害,没事情长那么好看一张脸,这次跑到妖界来,不是来祸害妖界的少女么。

“比武招亲。”木无邪回头简单的说了四个字,让子雨顿时高兴起来一把拽住烈火道:“走,走,我还没见过比武招亲这个事情。我要去瞧瞧。”边说边拽住烈火就往那人流聚集的地方走去。

比武招亲,电视上看见过,真实世界中她还没见过,没想到这小地方居然有这样的事情,难怪一进城镇路上的人,都朝一个方向兴冲冲的前去,那这个热闹肯定要凑。

烈火恢复了真正的男身之后,心情也很好,见子雨高兴也不反对,随着子雨就都必须那方走去,烈青见子雨和烈火的关系如此亲密,不由柔和的一笑,先应青莲的话还在他心里堵了堵,此时见三人之间的形势,已然明白不过就是占点嘴上便宜,当下微微笑着跟了过去。

应青莲则摇摇头道:“老婆,真没见过世面,一个比武招亲有什么好看的?”嘴里不满,脚下却优哉游哉的走了过去。

木无邪见此满脸的不情愿,比武招亲有什么好看的,食物比较重要,他喜欢食物,他就觉得什么烤兔子,烤鱼很好看,这人有什么看的,却见子雨等都朝那边走去,不由满脸愠的跟上,那绝色的容貌就是郁怒也好看的离谱,成功让来凑热闹看比武招亲的女子们,直流口水。

“还有谁要上来?”一声清亮的声音响起,子雨拽住烈火走到那围的水泄不通的擂台边时,就听见站在擂台上的人发话道。

子雨抬头一看,顿时楞了,台上的人一身黑衫正迎风漂摆,身材不胖不瘦高矮适中,手中握着一把长剑,一头漆黑的短发,人长和很清秀,是个美人,但是为什么是个男的?这男的比什么武,招什么亲?

“我来。”这男子话音刚落,擂台下一清脆的声音响起,接着一道苗条的身影跃了上去,子雨定睛一看,女的,一长的还过的去的女的。

“我的老天,这什么跟什么?”子雨咽了一口口水,呆楞中,不都是女的摆擂台,男的来打么,这什么意思,男的摆擂台,招女的么?这,这是什么意思啊。

“老婆真没见识。”应青莲见子雨一脸呆相,不由嘴角带笑的道。

子雨摸摸额头,头一次对应青莲奚落她的话不于反驳,她真的没见识,所以必须得承认。

烈火见此握着子雨的手,低声道:“这便是男子甘愿入赘女家。”

入赘她懂,只是要入赘就入赘,何必搞什么比武招亲,要一个把自己打败的老婆,这男子脑袋有问题是不是,谁不想自家老婆温柔,可人,这男的肯定是个受虐狂。

烈火见子雨眼中光芒连闪,那面上神情很是古怪,心中所想都露在脸上,烈火见此顿时没好气的拍了子雨一巴掌,低声吼道:“你想什么东西?你又不是不知道,妖界男女双方谁的妖力更强,后代就会是什么原型,要是女子不强过他,那还谈什么入赘不入赘,这跟娶老婆有什么分别,我看无邪说的对,你真是个笨蛋。”说罢又伸手狠狠的揉了子雨头半天。

原来无邪真有先见之明。“应青莲凉凉的插话进来。

子雨顿时狂法汗,原来是这个样子,她就说嘛,怎么有人天生喜欢被虐待,喜欢比他强的女人,汗,她今天又丢脸了。

砰,擂台上男子一个挥手,那先前呼上去的女子被打下擂台,擂台上的男子顿时再度出声道:“还有谁要上来。”

“哎,小洋这么厉害,估计真没人胜的了他。”(本书转载1⑹K文学网 www.⑴6.)

“是啊,是啊,我就想要这么个儿媳妇,可是我家女子不争气,打不过小洋啊。”

“我还不是想小洋入赘我们家,要知道他嫂子狠的很,不过就是那么点破家财,就要小洋入赘,虽然同情归同情,不过,我还真想小洋入赘我们家,真是要人才,有人才,要实力有实力,这么好的人选那里去找。”

“就是,就是??????”

叽里咕噜的说话声不停的在边上响起,子雨很无语,这小洋在这偏僻小镇上算强,但是在她眼里,真个只能算弱,这真是个眼界的问题。

“朋友,朋友。“子雨正看着那擂台上的小洋,木无邪突然挤了过来,把头从子雨和烈火两人间伸了过去。

烈火顿时一皱眉头,反手就朝着木无邪脸就是一巴掌,木无邪反映快速的一个转身,就跑到子雨另一边,满脸兴奋的道:“朋友,有钱了,有钱了。”

木无邪指着刚才被小洋打下台的那女子处,小声道:“你瞧,被打败了,有医疗补偿,我刚看见了,有很多,绝对够我们用到妖都,朋友,你快去挣钱。”边说边就要把子雨朝擂台上推。

子雨顿时道:“开什么玩笑。”边说边瞪着木无邪。

木无邪满脸期望的看着子雨,与子雨咬起耳朵来道:“朋友,你不愿意去吗?你想想这一路上我们都没钱,不能吃好的,不能喝好的,这去妖都那么远,我们估计要被饿死在半路上,朋友,你难道就不想吃好吃的?”

动摇,子雨支援了,不为木无邪可怜兮兮的表情,只为那句好吃的,呜呜,她有很多天都没吃过肉了,话说,她不是草食动物,她也是个肉食动物的说。

“你为什么不去?”子雨旁边的烈火听的真切,顿时怒瞪着木无邪。

木无邪满脸正经的道:“我要是女的,我肯定去,为了吃,我豁出去了。”那叫一个大义凛然,让子雨、烈火、应青莲都无语。

决定了,不就是上去求个败么,当年孤独求败求一败而不可得,她要求的话,容易的很,话说这年头,跟谁都可以过不去,就是不能跟钱过不去,为了以后的平坦大道,她要献身冲锋去。

“烈火,我给你去挣钱去。”子雨顿时一拍烈火的肩膀,兴致勃勃的道,嘴里说挣钱,实则是心情大好,玩心大起。

烈火顿时就要发话,木无邪飞速的闪到烈火身边,一抱把烈火给死死抱住,同时朝应青莲就使个眼色,应青莲自然是听见了他与子雨的交谈,此时见此,笑的兴奋的也就伸出手来,狠狠把烈火按住,不让烈火动弹,一边道:“不过就是弄点钱吗,烈火,你要知道变通,变通知道不?”

“就是,就是,朋友这是为了大家的利益,所以,你必须支持。”木无邪说的那叫一个正气磅礴。

烈火则是被气的无语,不过他现在的心情好,子雨要是想玩他也不反对,反正他也不是什么好人,弄点钱大家好走路,求胜不容易,求败还不容易,当下气归气,却也不喧是气这两个按住他的家伙。

“烈火。”子雨见此撒娇的叫道。

烈火狠狠瞪了应青莲和木无邪一眼,低声喝道:“放开。”应青莲见此对木无邪使个眼色,两人顿时放开。

烈火见此咬牙看着子雨低声道:“要做就给我做干净点,要是出差错,你小心你的皮。”

子雨闻言顿时呵呵笑起来道:“我就知道烈火和我是一路人。”说罢转过头朝台上那什么小洋叫道:“我来。”边一个飞身就跃了上去。

烈青见此不由摇头无语,他生性严谨,凡事一就是一,二就是二,那里会生出这们的想法,此时见这几个小辈出的馊主意,不由暗叹胡闹,好在经过木皇事件后,他对烈火的疼惜更甚,见几人胡闹,也就站在一边观看,却也难得的没有产几人。

那台上的小洋见子雨如此容貌的女子上得台来,不由微微一怔,小镇太小有什么人大家都见过,如此出色的女子,形容好陌生,看来是外来人物。

“子雨,加油。”木无邪兴奋的就是一嗓子,眼前浮现鸡鸭,烤肉满天飞,马上就可以吃到了,真好。

子雨笑的志在必得,对台下的木无邪比了一个胜利的手势,台下的众人见子雨如此自信,又是如此容貌,不由都叽叽喳喳起来,那知道子雨和木无邪所说的根本不是胜利这加速。

不过,那被打下台能得几个医疗费用?既然这小洋的嫂子如此狠,这医疗费用可想而知那是少的可怜,也是这木无邪眼睛严重有问题,能供应一路五个人的花费,不知道要多少金币,这里那有那么多,简直就是异想天开,这木无邪实在是用钱的能手,赚钱的白痴,就他一句话把子雨给卖了。

而子雨则是不清楚妖界的规矩,不知道这赔偿费用是多少,烈火听过没见过,那知道具体情况,一概听木无邪说,应青莲倒是个明白人,不过好戏不看白不看,乐的什么都不说。

而此时台下的人闻声见着烈火,应青莲、木无邪、烈青等四人,顿时眼冒红星,那台上的小洋与之相比之下,顿时有了泥与云的差别,小镇还从来没有如此出色的人才经过,瞬间功夫,小镇所有人全部被迷倒,就差没流口水的看着烈火等人。

烈火,应青莲那是见多了这些目光,根本一点动摇都不可能,直接忽视边上所有的红星和爱慕,而木无邪,更加不用说了,周围的男人女人在现在的他的眼眸中,不比一只烤免来的好看,直接屏障,烈青那就更不用说了,什么场面没见过,这些,小意思,无视,四人眼光一致的看着台上的子雨。

台上,子雨风度翩翩的朝小洋一挥手,大侠气度十足的道:“请。”

小洋微微一怔后便回过神来,转头看了眼台下烈火等人,面色平淡的道:“请。”边抓起了长剑。

子雨风采绝佳的一笑,根本不用手中的黑鞭,那是直接一拳头就朝小洋击打去,只要拳头一接触小洋,她立马来一招口喷鲜血,狂飞下台,医疗费用立刻到手,真是个赚钱的好方法。

“来的好。”小洋一声大叫,抓起剑就朝子雨吹去,眼见剑尖还没接触到子雨身体,小洋突然又是一声大叫,砰的朝后飞去,跌落在擂台下,一手捂胸口,那模样说不上的痛苦,一边看着台上的子雨低声道:“你赢了。”

静寂,顿时四下周围一片静寂,这么多人的现场硬是一点声音都没有,这声胜利来的太快了。

台上的子雨瞪着双眼,还维持着拳头朝前的进攻状态,有没有搞错,她的拳头离那小洋都还有十万八千里,怎么就飞出去了,这做戏做的也太假了吧,子雨不由嘴角抽筋起来,终日打燕,这回被燕啄瞎了眼。

“啊,恭喜,恭喜小姐,我们家小洋的终生就托付给小姐了。”一声破锣声骤然响起,接着就见擂台后那发医疗费的胖女人,一个健步冲上来,满眼媚笑的把手中一团大红的纱巾给愣怔中的子雨挂在身上。

“小姐贵姓,啊,小姐真是一表人才,瞧这衣料,瞧这装扮,肯定是大富人家,哎呀呀,我们小洋可是有福气,找到你这么一位如花似玉的娘子.....”那破锣嗓子的恭维,实在让人不敢恭维。

“恭喜,恭喜……”

“小洋,恭喜啊…… ”缓过劲来的小镇人民,顿时对着高台上的子雨恭贺起来,那叫一个真诚。

“骆……子……雨……”一声河南狮子吼,烈火脸色铁青的瞪着高台上,披红挂绿的子雨,那浑身的杀气那叫一个氤氲。

子雨看都不敢看台下的烈火,她委屈啊,这年头怎么会遇上一个比她还会做戏的人,她想哭,她真不是故意的,冤枉,天大的冤枉啊。

应青莲看着台上子雨那一身新郎打扮,和那满脸的委屈,再看看身旁铁青个脸的烈火,顿时哈哈大笑,那模样说有多开心就有多开心。

木无邪则很失望的看着子雨摇摇头,喃喃自语道:“我的朋友,你真让我失望,怎么这么点事情都办不好,我是让你去赚钱的,不是让你去挣个新郎官回来的,你这脑子真笨啊。”

烈青则无语的看着神态各异的几人,头疼的抬头看天,这到底是个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