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爆妖夫

第92章 烈火英雄

“你给我下来。”烈火一个飞身冲上擂台,两把撕了子雨身上披着的大红大绿,抓住子雨就给提了起来。

“你是谁?居然抢我们小洋的新郎。”那胖女人不依了,一把拽住子雨袖子就是不松手,好不容易找到一个能够把她弟弟嫁出去的人选,怎么可能轻易放弃,死也不松手。

烈火顿时双眼冒火,也不见他作势,二指为剑朝着胖女人拉扯着的子雨的袖子就是一划,顿时让那胖女人使力过度,一跤摔倒在地上。

“抢人了,抢人了,光天白日抢人了,大家快来评评理啊。”那胖女人实在是个人才,一跤摔在擂台上后,顿时不起来了,在地上又滚又嚎,那阵势典型一个泼妇。

那围观的小镇居民们,到是全民团结,顿时围住子雨和烈火,不让烈火带子雨下台,声声讨伐抢人的烈火,把那烈火气的脸色铁青。

应青莲见到如此场面,不由心情好极了的哈哈大笑,站在人群中鹤立鸡群一般,笑的旁若无人。

木无邪依旧是满脸沮丧,瞪着没出息的子雨,好生不满,烈青则背负着双手,巍然不动,如此小事烈火都处理不好,那就枉费是他烈青的儿子,何况知子莫若父,他知道烈火有的是手段。

烈火被这小镇居民气的七窍生烟,瞪着扮无辜的子雨,一声冷喝道:“等会我在收拾你,笨。”一边脚下一使劲,一道妖力击发,瞬间从烈火的脚下一道裂痕产生,直接贯穿整个擂台,瞬间把擂台分成两半。

那台上叫嚎的胖女人,和台下喧闹的小镇居民,顿时寂静了,脸上的神色叫一个惊诧,悄无声息就毁坏了整个石头擂台,这个好强悍。

站在台上的烈火怒眼冷冷的扫过台下的小镇居民,那眼光到处,所有围堵在前面的人,顿时感受到强大的杀气,立马让开一条路来,那叫一个整齐,烈火见此微微一哼,抓住子雨就朝下走去。

“烈火,是不是烈火?”烈火正走下台,远处突然传来一声惊诧极了,夹杂着兴奋的叫声,烈火顿时站定,抬头看过去。

只见几到人影如飞一般冲了过来,烈火定睛一看,居然是白也,飞语,黑沙,黄亦,秋亭等几人,脸上愠怒的神色顿时收了,心情畅快的道:“几位叔叔阿姨来了。”

“烈火,子雨,你们怎么会在这里?”当头的黑沙旁若无人的冲过来,看着两人目光中满是激动。

“自然是为我而来。”旁边的烈青不等烈火开口,微笑的看着白也,飞语等人插口道。

“大人。”几人侧头一看居然是烈青,飞语一声惊叫后,顿时激动起来,抓着白也的胳膊,使劲的掐着,生怕是在做多一般,眼角都红了起来。

白也是青将府的管家,跟着烈青最久,也最是沉着,此时强自控制着自己激动的心情,目光热切的连连道:“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烈青见此上前拍着几人的肩膀,语气平淡的道:“是火儿,子雨,与他们的朋友救人出来的。”语气虽然平淡,但是脸上激动的神情却一览无余。

秋亭一听,顿时一巴掌拍到烈火的肩膀上,满脸激动的道:“好小子,我们没白疼你。”

烈火闻言龇了龇牙,这是本事和运气好不好,关他们疼不疼他有什么事情,感情这几个人真的是高兴的糊涂了,不过,能见到他们,烈火心情也是很好,不跟他们计较这个问题。

旁边的子雨见各人神情具是激动,不由微笑着站在一旁,这似仆人似兄弟的情谊,实在是难能可贵,居然百万里路程真的前来要救烈青,这等情分委实难能可贵,看在眼里心情也觉激动。

几人旁若无人的叙述着别来之情,把整个震惊住的小镇居民都扔在了一旁,应青莲见此不由失笑道:“换个地方如何?”

烈青生性稳重,只是此时骤然见到前来救他的兄弟们,心情不免激动,此时听应青莲这么一说,立马控制住心神,笑着朝白也等人示意,白也等人顿时齐齐大笑,他们也有如此失态的一天。

当下黑沙,秋亭,黄亦,白也,簇拥着烈青就走,飞语则是抓住子雨,那叫一个亲密,扔下烈火,应青莲,木无邪三人无人搭理,三人见此也不为意,跟着走上。

“请问是青将和烈火英雄么?”一声苍老中夹着绝对激动的声音,在几人身后传来,几人顿时停住脚步,朝后看去。

只见一上了年纪的老人,满脸兴奋的看着烈青和烈火,那神情叫一个激动,让几人都有点摸不清楚头脑,青将之名随着烈青被捉去木界,应该早已经就没有了,为什么现在还有人喊青将,而且烈火英雄又是什么东西?

“我是烈青,老丈有何事?”烈青看着神情激动的老人,满目威严的道。

“真的是青将和烈火英雄,有福了,有福了,烈火英雄亲自到了我们小镇,快,快,禀报妖皇,青将和烈火英雄回来了。”那老人显然有点激动的语无伦次了。

子雨凑过身站在应青莲和烈火身边,低声朝烈火笑道:“烈火英雄?你什么时候成什么英雄了,我怎么不知道?”

烈火神色一点不变,沉声道:“我也不知道。”

应青莲则挑眉给子雨和烈火示意了一下,刚才还愤怒的小镇居民,此时都满脸崇拜和激动的看着烈火,那模样好像要把他吃下去一般的兴奋,让烈火直接打了一个寒战,恶寒。

“我是小镇的镇长,青将大人和烈火英雄这边请,这边请。”

“我是小镇的……”

“快,青将大人和烈火英雄先到我们洒楼去歇息一下……”

“我家好,去我家……”

“快,快去送来上好的美酒……”

一时间整个小镇激动了,兴奋了,纷乱了,然后子雨,烈火等人更加莫名其妙了,就连白也人路赶来,一直在妖界行走的几人也糊涂了,这什么跟什么。

木无邪看见此等情况,不由连连摇头道:“怎么都跟朋友一样,脑子不好使,说的话简直乱七八糟,都什么人。”

在七嘴八舌,镇长,村长,洒楼长,服务长等等长的众口一词下,子雨等终于归纳出了这些人说的主要意思。

妖皇不知道怎么得到了木界的信息,居然在第一时间就知道了木界木皇被杀,立刻把这在木界被追杀的烈火,捧为了英雄级的人物,迅速传遍整个妖界。

当日烈青被木皇擒拿,知道是木皇出物的人少,但是知道这件事的妖界人可不少,信息的传播让妖界几乎所有人都知道,木界针对他们的青将大人,居然越界来追杀,这等公然在妖界都城妖都杀人放火,无视整个妖界的做法,让所有妖界人愤怒。

而现在在妖皇的大力宣扬下,青将入木界而毫发无伤的再度出木界,这简直就是一个奇迹,顿时所有妖界中人都对青将烈青万分崇拜,入虎穴不死而全身而退,高手,不愧是妖界的护国四将之一。

至于那刺杀木皇得手的烈火,那简直就是被所有人崇拜成了神一般的人物,这已经不是一个奇迹,而是一个神话,一个妖界无名小卒杀死木界龙头老大的神话,太给妖界涨脸了,这种人就应该是妖界的英雄,就应该被所有人崇拜,他就应该是妖界的神。

所以妖皇下令,若有见到烈青和烈火的城镇,快速上报两人的踪迹,特别是靠近木界的这几个地方,一定要严密的注意这点,要让妖界的英雄受到真正英雄式的迎接,致使有了先头这一幕,而一直只顾着赶路的白也等人,消息闭塞,居然不知道。

子雨见自己被那兴奋的小镇居民从烈火身边挤开,不由很不满的站在应青莲和木无邪的身边道:“我也有份参与,为什么我不是英雄?”

应青莲凉凉的道:“你还好,我还被木界追杀,到这别说英雄,狗熊都没一个,我都不冤你冤什么?”边说边凉凉的摸摸鼻子。

子雨一听应青莲这话,顿时心里平衡了,她好歹还没被木界追杀,这应青莲可是和烈火一样,衩列为了木界第一追杀榜上的人物,追杀有份,英雄没份,她很平衡,很平衡了。

木无邪先是很惊讶的看着态度骤然转变的小镇居民,此时听明白此种缘由后,摇摇头鄙视的道:“真没风度,我至少也因该有一个小英雄的名,真是的,这妖皇一点也不大方。”

子雨闻言顿时呵呵笑看着木无邪道:“那你愿意在妖界受封赏,在木界被追杀?”

木无邪一听这话立刻摇头,满脸紧张的道:“那还是算了,那地方可是我的大本营,虽然我喜欢打架,但是不代表我喜欢被追杀,要成为整个木界的叛徒,那后果是很严重的,我这个人还是很有大事大非的观念的,小错可犯,叛国罪绝对不犯。”

子雨见木无邪很正色的声明,不由呵呵笑着摇头,连木皇也敢帮忙杀了的人,还有什么大事大非的观念,不过转念一想,也许木无邪真的有大事大非的观念,这个木皇已经没那个能力做木皇这个位置,选择推倒,在让更好的人上来,也许是对木界更好的做法。

有了木无邪大智若愚这个想法后,子雨就不在那么小瞧木无邪了,这个人行事虽然颠倒,不过也许含着更深一层的意思也说不定,当下只是笑笑却不在取笑木无邪和反驳。

当下子雨,应青莲,木无邪三人慢条斯理的跟在被簇拥着的烈火,烈青等人身后,朝前去。

“等一下。”一声清亮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子雨听其是那小洋的声音,不由转头看去。

那个叫小洋的站在被破坏的擂台上,看着子雨满脸正色的道:“你赢了我,我自然跟你走,有这么多父老乡亲作证,你不得抵赖。”当下从擂台上直跃了下来,几步就跟在了子雨身边。

“骆子雨。”烈火的大吼顿时传来,快的让子雨还没来得及有什么想法。

子雨见此连忙对前面停脚瞪着她的烈火,灿笑着道:“我处理,我会处理。”还说烈火没看她,这那里是没看她,简直就是随时随地的关注着她在,烈火听子雨这么说,不由狠狠的瞪了子雨一眼,转头怒气冲冲的朝前走。

子雨见此转过头来,见对了小洋的眼眸中几不可见的闪过一丝戏谑的笑意,顿时眉眼一转,立刻明白这小洋是借她脱身,家里有那么恶的嫂子,这小洋也不容易,当下笑了笑道:“你要跟就跟吧,什么时候要走,说一声就是,不过想我娶你那是不要想了,我估计你也没想我娶你。”

小洋见子雨很明白他的想法,也不觉得诧异,低声笑道:“我敢跟烈火英雄争老婆么,我还不想被打死。”边说边抬头看了眼烈火的方向,那熊熊的杀气穿越人群,笼罩在他身上,估计要是他说错一句,那家伙就要开杀戒了,顿时笑的更加清亮起来。

应青莲满面微笑的点了眯头,朝小洋道:“有眼光,够聪明。”

小洋顿时点点头笑道:“当然。”如暮春风的笑容,让这小洋清秀的脸颊更加增添几分帅气,却是刚才打擂之前没有的,想来能离开那凶恶的嫂子,对着小洋来说是天大的好事情一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