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爆妖夫

第93章2 子雨女王

一招就击飞菱雀,瞬间让围观的众人哑了,不由都呆呆的站在原地看着,姿势没变的子雨,这难道就是她的实力?还是菱雀太弱了?

“好厉害。”飞虎挑了挑眉满脸震惊。

赫连也是惊讶不已的道:“难以想像。”他们可是知道子雨的真实实力的,一软脚虾,怎么变成面前这个高手中的高手了?应青莲听到这话不由微微挑眉,却什么也没说的站在原地。

决斗场中的子雨负手站在原地,缓缓扫过周围各种各样的脸色,一字一句道:“今天还有什么人要决斗,我骆子雨奉陪。”

没有人回答,叽里咕噜的声音和审视的眼光,大家都在琢磨她的实力,子雨见此微微一笑,高声道:“要想跟我争烈火的,我今天给你们机会,过了今天在找上门来,就别怪我不客气,来一个杀一个,来两个杀一双,我数到十,若没有……”话未说完,不过意思很明确了。

“一……二……”

“我来。”

“我来。”同时两声清脆的叫声响起,两条苗条的身影,从两个方向朝子雨冲了过来,子雨见此眉眼一挑,手中黑鞭突然抖动,居然一人分攻两人,但见黑鞭在空中两闪,两道妖力撞击后,那两女子被子雨一招同时击飞。

“我来……”子雨这话一放出,叫声前仆后继的响起,子雨嘴角一直带着淡淡的笑容,下手却越来越狠辣,出手绝不留情,一招必伤对方,不过子雨下手有轻重,伤敌却不杀敌,也不重伤,不过是狠狠给个教训,横刀立威。

“好不知趣。”子雨见来人一个接一个,居然不知道退缩,当下黑鞭骤然变长,眉眼带刹,妖力凝聚,一鞭子横扫所有同一时间提出决斗要求的女子,以一对九,不但不显弱势,反而越发妖力激昂,那强劲的力量纵横开来,刮的远处的人几乎都面颊生疼。

但见黑影一片,瞬间笼罩九女,一股杀气氤氲。

轰,一声妖力碰撞的剧烈震动,但见几个方向同时飞出九女,个个口喷鲜血,神情委顿,而中间站立的子雨黑鞭在手,当空狠狠一挥,地面瞬间被砸出一条大裂缝。

“还有谁?”冷酷中夹杂着不耐烦的声音,子雨执鞭横指众人,鞭子所到之处,无人应声,寂静一片。

“我再问一次,还有谁?”清脆却远远传出的喝声,响彻在帝都学院上空,换来寂静一片。

“真彪悍。”应青莲摇头微笑。

“这就叫气质。”赫连微笑着接口。

木无邪指手划脚,满面赞赏的大叫:“打的好,打死他们,我的朋友你真给我争脸。”

“这说的是什么话?”飞虎微微皱眉瞪着满目兴奋的木无邪。

而一直没有说话的烈火,眉眼中带着绝对的骄傲和得意看着子雨,这么出色的女子是他的老婆,是他一个人的,虽然够彪悍,够凶,不过,他喜欢。

“没人出声,我就当没有了,如果以后在来,就别怪我不客气。”说罢,子雨手中长鞭当空狠狠一击,那皮鞭击空的声音,清脆而响亮,却又带着绝对的杀气和强大,让所有人禁声。

“走吧。”子雨慢条斯理的走到烈火面前,歪着脑袋对烈火一笑,烈火伸手握住子雨的手,微一用劲拉过子雨抱在怀里,低头就吻了上去。

木无邪一见顿时摇头道:“真奔放。”

应青莲斜眼看着木无邪道:“真没见识,这就叫奔放。”木无邪顿时不依,与应青莲拌起嘴来。

而此时远处一直观看的帝都学院校长,轻笑了笑面色震惊的几长老道:“江山代有人才出,一代新人换旧人,我们啊,都老了。”说罢拍了拍副校长的肩膀,当先走了远去。

在爱慕,震撼,敬仰,种种情绪和目光中,子雨,烈火等一行开拔到席穆所在的小阁楼。

“你个臭小子,这下长脸了,还知道回来。”迎面迎接他们的就是一个硕大的水球,和席穆那嚣张的叫吼声。

子雨和烈火速度那叫一个快,瞬间闪让过去,跟在他们身后的木无邪没想到烈火的老师,一见面不是什么亲人的拥抱和恭维,而是一个攻击性水球,没子雨和烈火反映快,顿时水球扑面冲来。

好在木无邪也是个人物,顿时一招移形换影,一袖子把水球给拨了开去,席穆的攻击快,木无邪击开的速度更快,那早知道席穆脾气因而让的远远的赫连和飞虎,一个避让不及,顿时迎上木无邪击打过来的水球,瞬间从头到脚那叫一个淋的完整,好像两只落汤鸡。

子雨顿时一点良心也没有的哈哈大笑,烈火一本正经的看着瞪着眼的赫连和飞虎道:“孺子不可教。”

“席穆老师。”

“木无邪。”两声愤怒的声音顿时让小阁楼热闹起来,席穆见误伤其他人,不由嘿嘿笑着倚老卖老,私钥傻装楞,不过赫连什么人物,那管你装傻,直接一个手刀就朝席穆老师扔来,飞虎则对上了木无邪,瞬间功夫,席穆找了烈火做帮手,木无邪见此感觉好玩的抓了应青莲同甘共苦,小阁楼前打闹成一团。

唯独空闲在边上的子雨,见几人玩的高兴,不由边笑边偷偷摸摸,装做不经意的下了小阁楼地底,去找白衣去了,几人见子雨进阁楼,以为去拿什么东西,都没放在心上,唯一知道点内幕的烈火,却也没什么反对。

溺水上,白衣依旧淡漠的坐在那,双眼望着漆黑的头顶上空,不知道在想什么,整个人给人一种无法说出的沧桑和神秘感,那冷漠下的绝色容颜却越发的出类拔萃了,而他身边那小兔娃娃,则正躺在白衣怀中睡觉。

“我回来了。”子雨从溺水中冒出,笑容满面的看着白衣。

维持着兔子形状的娃娃,被子雨这一声惊醒,抬头见是子雨从水中出来,顿时惊讶的睁大了眼,半响一声欢叫,猛的就扑了过来,跃入子雨的怀里,紧紧抓住子雨的衣服,满面依恋和惊喜的叫道:“姐姐,姐姐回来了。”

子雨抱着小兔妖,见小兔妖这些日子没见,也没见怎么长,还是那么大的个儿,不过动作到是灵敏多了,往她怀里一扑的姿势就感觉的出来,当下笑容满面的抱着娃娃道:姐姐回来了,娃娃想不想姐姐?”

小兔妖连连点头道:“想,想,想,死娃娃了,娃娃好担心姐姐和哥哥。”连说边红红的兔子眼睛氤氲出一丝晶莹的水色。

子雨顿时抱紧娃娃亲了亲,笑呵呵的道:“姐姐也想娃娃,别哭鼻子,大孩子不话哭鼻子,姐姐回来可是高兴的事情,来,给姐姐笑一个。”边说边捧起娃娃,边看着满面笑容的小家伙。

小兔妖挺乖巧的,听子雨这么一说,顿时连连点头,硬把眼泪给逼了回去,道:“娃娃是大孩子,娃娃不哭,姐姐,亲。”边说边跳到子雨肩膀上,抱着子雨的脖子,小嘴不停的亲子雨的脸颊。

子雨顿时轻笑了起来,摸着娃娃就朝已经看过来,却什么话也没说的白衣走支。

白衣低头对上子雨的双眼,眉眼中微微闪过一丝惊讶,淡淡的道:“你们杀了木皇?”子雨顿时满面笑容的点了点头。

白衣见此不由微微皱眉后道:“木皇是个人物,如此轻易得手,是他出了什么事,让你们趁了好时候吧。”淡淡的如叙述一般的语调,却把事情猜测的八九不离十,几乎如他亲眼所见一般,若说木皇是个人才,这白衣真不知道是个什么才了,子雨暗自挑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