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爆妖夫

第100章 婚宴惊变

见白衣眼神有异,子雨等待半响以为白衣有话要跟她说,却见白衣什么也没说,脸上的表情片刻后就如常起来,扭过头去不再理会她,不由耸耸肩膀,转身如溺水而去。

三日时间一晃而过,戌晨三日,这确实是一个好日子,宜婚宜嫁,青将府门前锣鼓喧天,人来人往,好像整个妖都妄城的热闹,都聚集在这一处一般,鞭炮声,喧闹声,声声震耳。

妖界各名流那是个个登门,收到请帖的来了,没收到请帖的也乐呵呵的上门来讨一杯酒水,这般盛况,却是妖界很多年没有的了,上至妖界三王,下至富贵平民,人人道贺。

这不光是给了烈青面子,更重要的是给了更重要的是给了烈火和子雨面子,谁让子雨在烈青寿筵上的一番表演,震撼住了整个妖界的权力核心人物,连带的传出去震慑了普通的民众,这般的风头,又加上这般的人家,气势不掀天怎么可能。

青将府内子雨一身大红衣裙,短发并不做过多的修饰,天然披撒着,天生丽质更加不用修饰,那眉间的浓浓情意和笑容,就已经抵的过任何的胭脂水粉,不繁琐的衣着,让整个看起来更加明艳动人。

“老婆,你还有机会说不?”应青莲看着子雨,勾人的笑容中,凉凉的抛出这句话。

子雨顿时大笑道:“我还不想挨揍。”

应青莲不由失效的摇摇头道:“可怜你将错失我这么好一个极品老公了。”

子雨这边还没答话,旁边的木无邪抬脚就朝应青莲一脚踢去,应青莲一个转身挑眉看着木无邪,木无邪很有正义感的道:“不许调戏我家的朋友。”

咦,子雨和应青莲齐齐盯住木无邪,这家伙今天难道正常了?这话怎么可能是从他嘴里说出来,他应该会说的只有,快调戏,我看好戏,这样的话语才对,这人不正常。

木无邪见两人齐齐看来,不由一挑眉满脸正色的看着子雨道:“朋友,我今天会好好保护你不被这个狐狸调戏的。”那蹲在他肩头的小兔妖娃娃听木无邪这么说,顿时狠狠的一点头,表示正确。

应青莲闻言闲闲的眯着眼道:“烈火给你什么好处?”

“我今天可以吃所有好吃的,外带十天由我点菜。”木无邪顿时满脸兴奋的吧烈火出卖了。

子雨闻言哈哈大笑,吃,真是木无邪的弱点,应青莲则似笑非笑的低声道:“白痴。”

“朋友,他叫你。”木无邪朝子雨指指说话的应青莲,子雨和应青莲立马无语。

“吉时到,新郎,新娘拜天地。”一声高吼声传来,打断了三人的嬉闹,正午的时候到了。

“老婆,祝你幸福。”应青莲收起玩世不恭的笑容,上前给了子雨一个拥抱,诚恳的道。

“朋友,结婚后生个大胖狗给我玩。”木无邪也上前一步,伸手把应青莲和子雨都给拥抱了起来。

“谢谢。”千言万语汇聚在这两个字中,子雨满面灿烂笑容的应声道。

应青莲的正色也不过一瞬间,立刻就与木无邪开起玩笑来:“怎么试大胖狗,我说是狼,老婆不比那红毛狗弱。”

木无邪很无邪的思考了一下后,点点头道:“没关系,狗和狼都不错,朋友生的,我一定会喜欢。”应青莲听着顿时大笑,拉着子雨的手臂,招呼为子雨打理衣装的飞语,几人就欲从后院出来。

而子雨先是满腔高兴,此时突然听应青莲和木无邪这么一说,心里一下就惊了起来,狼、狗?她是人不是狼,这要是结合后会生出个什么东西?应青莲和木无邪不说笑,她还没想起这个问题,现在突然听见,不由惊出了一身冷汗,她好像没有跟烈火说过她是人,她不是存心骗烈火,她根本就是忘了这点。

“老婆,怎么了?你不舒服?”子雨额头的汗一下渗了出来,应青莲与子雨离的近,顿时察觉到子雨的异样,不由停脚问道。

子雨心下微微惊慌,惊慌的不是人和妖这个问题,而是这等于欺骗了烈火的问题,烈火曾经给她说过,什么事情都要说给他听,什么事情都不能隐瞒他,她虽然不是有心的,但是这么天大的秘密,没说就等于隐瞒,她虽是无心,现在或许就成了刻意。

“可不可以先把烈火找过来,我有话对他说。”子雨微微镇定了一下,朝应青莲道,有些话最好还是先给烈火说了的好,没想起是一回事,想起了不说,却就是另外一回事情。

应青莲还没说话,边上一直呵呵笑着的飞语,一把拽住了子雨笑道:“小两口有什么话还需要这会说的,吉时可就这么一会,错过就不好了,有什么亲密话等玩撒还能够关了门,你们想怎么说就怎么说,现在快点拜堂去,别叫烈火那小子等久了。”边说便拽住子雨就朝门外走。

木无邪也很正气的道:“就是,我还等着开席呢,磨蹭什么,走了,走了。”边说边帮飞语一把,抓住子雨就推了出去。

应青莲是个七窍玲珑心,一见子雨色变,就感觉不大对,眉眼中闪过一丝诧异和深思后,面色不定的跟了上去,虽然疑惑却也没说什么。

青将府大厅,烈火一身黑底大红的袍子,人本长的就俊朗,再加上狂傲的气势,一身黑底红袍更显得他风采过人,那傲然的眸子里,浓浓的喜悦和开心毫不遮掩的散发出来,一点也不避忌我就是很高兴结婚这个含义,让大厅上满满的宾客,都笑了出来。

“新娘到。”赞礼的鹰后微笑着看着飞语带着子雨走过来,高声奏报道。

烈火一见子雨跨入大厅,很自动自发的上前拉过子雨的手,让所有宾客顿时都哈哈大笑,那有这样心急着娶新娘子的,还一点也不避讳他们这些宾客,真是个肆意妄为的小子。

长辈位置上的烈青见此,难得的摇头失笑,这小子把一腔心意一点不漏的从肢体上表达出来,看来真是爱惨了面前的子雨,不过,对于子雨,他这个做公公的也喜欢得紧,所以,轻浮和浓烈就让他去吧,人生能的一心之所系的人相守,这是福气。

子雨见烈火拉着她的手,耳边听着众宾客善意的笑声,却顾不上害羞,反手握住烈火的手,示意烈火靠过来后低声道:“我有话跟你说。”

“吉时到,新郎、新娘,交拜天地。”鹰后的声音再度传了过来。

烈火闻言掩饰不住笑容的道:“等下再说,我们先拜堂。”边说边拉着子雨走上前去,跪倒在早就准备好的蒲团上,子雨见此虽然心中着恼,却也知道此种情况下不好在坚持,只好跟着就跪了下去。

掌礼的鹰王见此,满脸微笑的高声道:“一拜天地。”

烈火拉着子雨的手,两人齐齐的拜了下去,大厅外鞭炮礼花瞬间炸响,厅中的众人都满面微笑的看着两人,无不一脸灿烂的笑容。

“二拜高堂。”

烈火拉着子雨转过身,双双朝烈青跪下,烈青见此不由微微红了眼睛,折腾了十八年的儿子终于成亲了,而且还是子雨这般好的女子,老天纵然磨练他半生,却也没亏待了他。

当下满脸灿烂笑容的朝烈火和子雨道:“好,好。”

烈火没有漏过烈青眼中的微红,那样的心情,他懂,不由紧紧的握住了子雨的手。

这么多年他爸为他几乎也是操尽了心,今日他也有了家事,以后自然会好好侍奉他爸,绝不让任何人欺负到他爸头上来,当下对这烈青坚定的一笑,那笑容中的含义,让烈青笑的更加灿烂,连连点头。

“夫妻......”

“哈哈,本皇但愿没有来晚。”鹰王赞礼声才出口,一道仿若龙吟一般直逼九天的威严声音突然响起,众人只觉眼前一花,一道紫色的身影骤然出现在庭院中,满目苍然的笑容,缓缓朝众人走来。

“龙皇,是龙皇到了。”

“龙皇陛下。”

顿时所有宾客都齐齐站了起来,朝着来人躬身站立,就连白虎,朱雀,玄武三王也恭敬的站了起来,满目谦卑的朝来人拘礼。

“不用多礼,今日是烈青儿子成亲的大日子,他才是主角嘛,本皇可是来观礼的客人,怎么能喧宾夺主。”说到这微微一顿后,龙皇接着笑道:“烈青啊,前两日寿辰本皇有事不能前来,今日,本皇就来凑个热闹,你可欢迎?”说罢哈哈大笑,听声音甚是爽朗。

烈青早已走下主位,听龙皇如此一说,不由恭敬的道:“有龙皇陛下光临,是我儿烈火和子雨的福气,烈青就是请都请不来,怎么会不欢迎,龙皇陛下请上座。”

“好,各位也做,别拘束。”说罢也不客气的朝上座走去,在妖界他就是天,别说是父母才能做的位置,他比父母还大。

烈火和子雨两本背对着龙皇跪着在,此时龙皇转到上座坐下,子雨不由挑眉看去,只见上座之人,一头淡紫色的短发,面容看上去十分刚毅,五官就如刀雕斧刻一般而成的样,堪比大卫的完美,也勾勒出一股铁汉阳刚之极的气质,整个人只往那一坐,什么叫霸气天成,真正才子雨见识了,这才是真正的王者霸气,无敌无双。

而与烈火交好的人,则也是十分高兴,自己朋友能得龙皇如此赏识,这是天大的好事,那笑却是真心的。

于是整个大厅气氛更加浓烈和和睦,那喜气几乎要直逼云霄,妖界众人本就直接,不若人类的复杂,也当真不因为龙皇在这就拘束,各自嬉笑,悄声谈论着,不见任何小心翼翼。.电脑看小说访问.16.

鹰王见龙皇坐下后与老玄武王说话,也不等龙皇专注跪着的两小,便直接道:“夫妻对拜。”吉时要紧。

烈火当下握住子雨的手,拉过来两人面对面,子雨见烈火的眼中全是笑容,一点也不掩饰他的高兴,不由微微提起的心也落到了实处,打不了就是被烈火好好教训,她相信烈火对她的感情,她相信。

两人的头缓缓的低下,靠近,周围的喧闹声渐渐起来,大家都开始要为一对新人喝彩了。

龙皇也爽朗的笑着转过头朝下方站立的烈火和子雨看去,一眼扫到子雨身上,龙皇嘴角的笑容一僵,眉头瞬间皱了起来,那脸上本来的笑意荡然无存,一股冷意唰的射出来,冷声喝道:“你是人类。”

冰冷的带着杀气的四个字,让一众本来齐齐准备道贺的妖界群臣瞬间僵在那里,整个大厅一瞬间什么声音也没有,静的几乎连呼吸都能听见,而此时刚好放响的鞭炮声,在大厅外响了起来,映照着里面悄声无息的场面,无关喜庆,却隐隐绽露一丝寒意。

龙皇的怒喝声响起,子雨瞬间一惊,抬头就朝对面的烈火看去,那手腕上骤然的一紧,让子雨心下不受控制的一跳。

“怎么会,龙皇你是不是看错了,我的儿媳妇怎么可能是人类,她是我一个好朋友的女儿,她......”烈青第一个从震惊中反映过来,满脸惊讶的连声寻着不可能的地方。

但是越说越心慌,这次去请子雨的家人,他的朋友,却发现那里早没有人居住了,什么东西都没有剩下,原先还以为云游或者搬家了,现在看来也许,这个也许却也许不下来了。

“哼,本皇还看不出来她是人是妖。”龙皇一声冷哼,眉眼中杀气一漏,也不见他作势,五指临空一划一道紫色的妖力就朝子雨笼罩过去。

子雨专心看着眼前的烈火,外人的眼光她都不在意,她只要烈火的态度,根本没注意龙皇骤然击过来的妖力。

而低着头还没抬起的烈火,突然手腕一翻,一个使力就把子雨朝他拉过来,同时手下一挥就接上龙皇的那击。

但是龙皇是谁?百千年的修炼烈火怎么会是对手,只见龙皇的妖力直接穿透烈火的红光,快如闪电的击中在子雨的身上,一瞬间,子雨只觉得身体一震,身体内部血液翻江倒海一般涌动,就好像有一层壳一样的东西,在这一击中碎掉,裂了开来。

“人类,居然是人类。”

“好你个人类,胆敢欺骗我们......”

“混账,居然是人......”

大厅中本来和睦的气氛瞬间变异,满嘴奉承,喜笑颜开的众人一瞬间就如变了个脸一般,来势汹汹的跳了起来,那愤怒和鄙视从四面八方朝子雨射来,一点也不留情,比那刀子还要厉害。

烈青一屁股坐到主位上,眼中难以置信和愤怒,让他几乎控制不住身体的颤抖,鹰王,鹰后,老玄武王等人也都是震惊大过一切,虽然没出言辱骂和愤怒,却也脸色很难看的瞪着子雨。

小云,晓风两个也很震惊,不过孩子只在乎好人坏人,敌对意思还不太强烈,见此两人都呆愣到那里,什么话也没有,小鹰则更加什么都不懂了,睁着大眼睛,满脸莫名其妙的看着徒然变换的气氛和凶恶的众人。

自从看见龙皇来临,就跑到边角上躲避着的木无邪,和应青莲面面相觑后,微微皱眉就欲走出,应青莲见之微微一拉木无邪,缓缓的摇摇头,目光中的诧异并不如众人来的深,无声的示意木无邪,稍安勿躁,木无邪当下转了转眼,捂着小兔妖的嘴巴,站在一旁。

而与烈火站的最近的赫连和飞虎,则齐齐皱眉对视一眼,飞虎是很直接的满脸愤怒,就想朝子雨冲过去,而赫连心思细,先看了看烈火的脸色,手快的一把抓住飞虎,静站在一旁。

“说,是谁给你掩饰本来身份的?”龙皇出奇的满脸愤怒,一拍桌子唰的一声站起来,氤氲的杀气直直的笼罩住子雨。

子雨被龙皇一击解开白衣的掩饰力量后,止不住的倒退一步,好在龙皇并不是要伤她,那一集只是要揭开这力量,子雨还没受伤。

退去一步后,子雨立马又上前一步,紧紧的抓住烈火的手,看着烈火看过来的,夹杂着愤怒和复杂的情绪,却看起来深不可测的双眸,子雨急忙道:“烈火,我不是有心骗你的,最初我没把你当回事,没想过要说,后来,我既然真心对你,并不觉得我是人,而你是妖有哪点不好,所以,真没把这当回事请。你别生气,我真不是想骗你,我也是刚才才想起来这个问题,烈火,你相信我。”子雨微微焦急的快速解释道,一边紧紧的握住烈火的手,根本不理睬龙皇的问话。

“混账,你个不要脸的人类,居然勾引我们青将的儿子,罪不容诛。”

“对,杀了她,好大的胆子。”

“居然敢跑来我们妖界,一定是有所图谋,该杀。”

顿时一连串的怒喝声响起,有的刚才还在说着恭喜的话的人,现在满脸杀气,就要准备取子雨性命,那青,白,黄色的妖力从几面朝子雨击打过来,一点也没感觉自己是在越过主人动手,有何不对。

因为妖界和人界的敌对,致使两方见面就是杀戮,谁强谁救活,谁也不觉得杀死一个人类是件什么不好的事情,看见了,就要第一时间杀。

子雨察觉到了攻击,却什么也不说,直直看着烈火,根本没有做出要躲避和还击的动作,只是定定的看着烈火。

轰,火红色的妖力在几道力量袭击过来,突然从烈火中爆射出去,子雨顿时笑了,甜甜的笑了,她就知道她的烈火不是那样的人,她就知道她的烈火是真心待她的,即是真心,是人是妖有什么分别。

“这是我的事情,谁也不准插手。”一声暴喝从烈火嘴里吼出来,配上那狰狞的怒容,和狂飙的杀气,几个擅自出手的人都静了下来,整个大厅中本来喧闹愠怒的声音也都静了下来,所有人都皱眉看着看着大厅中间站立的烈火和子雨,包括龙皇,众人都在看烈火如何处置欺骗他的人类。

“我说过不准你隐瞒我任何事情,我现在在给你一次机会解释,为什么?”烈火黑红的双眼定定的望着子雨,从牙缝中崩出来。

子雨看着烈火微微咬牙后低声道:“我忘记了。”

静等子雨解释的众人顿时齐齐怒哼一声,如此强的力量掩盖住本来面目,肯定是有大问题,这就是存心隐瞒,哪里是什么忘记,撒谎也不撒个比较靠谱的出来。

烈火见子雨满脸不自然和羞愧,这种表情很少在子雨脸上出现,或者说根本就没在子雨脸上出现过,他的子雨从来就是满腹自信,那会有什么羞愧的神色,这样的说辞在旁人看来是假,在他看来却是真。

烈火当下脸色微微好看了点,盯着子雨怒声道:“你个白痴,这种事情也能忘,你还有什么事情忘了?”说到最后一句,声色又重了起来。

子雨连忙摇头乖巧的道:“没了。”至于她的来历,私下的时候在跟烈火说。

烈火剑子雨回答的很干脆,不由哼了一声后,伸手对这子雨的脑袋就是几巴掌,恨声道:“不长记性的白痴。”

这动作虽然是打,这话虽然是骂,面色虽然严厉,却并未真怒,万全不像是被人欺骗,而且对象还是深恶痛绝的人类,应该表现的愤怒情绪和动作。

“烈火,你这是什么意思?”边上一大臣看不过去,皱眉怒声问道。

烈火拉着子雨的说,双双站在大厅正中,抬头看着脸色苍白中夹杂着愤怒的烈青,烈火一咬牙一字一句道:“子雨是我明媒正娶的妻子,不管她是人也好,是妖也罢,我烈火认定的妻子就是她。”

这话一落,顿时满厅大哗,愤怒,震惊,诧异,种种声浪和情绪都表露了出来,妖界从来没有人这么说过,也没有人敢这么明目张胆的做过,对这妖界最有权威的众人,居然不卑不亢,掷地有声的如此表态,这烈火还是妖界第一个,那坚决的神态,那决然的高扬的头,让所有人不怀疑这话的坚定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