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爆妖夫

第101章 烈火的爱

而听着烈火如此坚定的一丝迟疑的表示都没有的子雨,也震惊了,歪着头看着烈火,那眉眼中的惊讶和情意一点一点的氤氲出来。

她有想过烈火不会对她翻脸相向,因为她能够感觉到烈火的真心,也熟悉烈火的本性,那样直率的把任何的爱恋都摆明的烈火,爱的真正是她这个人,是这个叫子雨的她。

所以,她赌了,不抵挡攻击的赌烈火是不是真的爱她,会不会再度出手保护她,而她没有看错人,没有许错心,她的烈火真的是真正爱她的,就在骤然知道她是人类的时候,还是出手维护她。

明白烈火的额心意,也清楚烈火的性子,本以为这隐瞒一事烈火肯定会大发雷霆,就是不当众剥了她的皮,估计也要狠狠揍一顿才能解恨,她都有准备让烈火好好教训一顿的心理准备了,却没想到烈火就这么轻易的就原谅了她,轻易地在妖界众人面前许下了这么重的承诺。

“烈火。”子雨紧紧的握着烈火的手,眉眼中明媚的笑容中,夹杂着点点的晶莹,几不可见的水汽氤氲在那灿烂的笑容中,让这只能算俏丽的容貌,一瞬间绽放出万般的光华。

对亲情失望,对友情伤心,现在在爱情上获得了救赎,子雨的笑是从心底散发出来的笑,在那样充满杀气和愤怒,恶毒的眼光中,肆意的笑容看起来那么耀眼,也那么目空一切。

“哼。”烈火听见子雨叫他,低头看了眼子雨那满脸浓浓爱意和笑意,烈火重重的哼了一声,一把扯过子雨站在他背后,一声多余的话也没有说的挺身挡在子雨的身前,虽什么话也没说,但是刚才那样斩钉截铁的表态,和现在无声的动作,已经把他的态度表现的很明确了。

一瞬间大厅中有片刻的寂静,妖界群臣真没想到有妖界的人会如此维护一个人类,而且还在明显受到欺骗的情况下,如此毫不追究,毫无异样坚定的维护,让所有人在愤怒的同时都有一瞬间的震惊。

在妖界从来没有听说过这样的事情,妖精和人类不是敌人吗?为什么眼前的半大小子,居然一点迟疑都没有的站在那对方的那边,维护他们共同的敌人,这是在无视他们所有人,这是在挑衅妖界的权威,这是在藐视妖界的律法,藐视千百年来的铁律。

“因为爱,所以不顾一切,不计较一切?”应青莲知道子雨的人类身份后,一瞬间脑海中想过千百种烈火的反应,唯一没想到的就是如此的坚决和毫不迟疑,不由神色一瞬间有点复杂起来,那深深的眼神第一次充满了疑惑的震惊和不理解,以及另一种说不上来的情绪。

“好狂妄的口气。”冰冷的,带着绝对肃杀的冷酷声音响起,龙皇高高的站在主位上,眉眼中是一点也不遮掩的杀气和愤怒,那氤氲的杀气瞬间笼罩了整个大厅。

龙威的力量和威慑,让妖界众臣都说不出话来,就连白虎,朱雀,玄武三王也都各自皱眉,龙皇的实力深不可测,这般只外露的杀气,就可伤人于无形之中了。

龙皇的妖力岂是等闲可比的,虽然还没下手,但是那针对子雨的妖力,已经浓重的压了过来,子雨虽强,但是在怎么也强不到与龙皇交手这个界面上,光是气势就被压的脸上微微变色,人与妖本就是天生敌对的种族,两方的力量都是各自克制的,这强弱顿时可见。

烈火见此脸色平静,但是那瞬间从身体上升腾起来的红色妖力,却把子雨整个包围了起来,牢牢的保护着她,与龙皇硬对硬的对峙上。

烈火再强也才那个年纪,而且天生种族虽然不低下,却绝对无法跟天生就是上上族的龙皇比较,那就万全不是一个层面上的,两人中间差的不是一个级别,那时几个级别,这一个对峙上,大厅中的气氛更加迥异起来。

没有人是傻瓜,就算妖界的人在怎么直接,也没有人会去做那明显不敌的事情,烈火对上龙皇那时千分之一的胜算都没有,但是现在烈火却为了他身后的那个人类的女子,为了他拜堂的妻子,就这么义无反顾的对上,就这么决然坚定的连脸色都没变一分。

如此情景,要放其他人身上,铁定被妖界的人笑是白痴,是傻瓜,典型的自己想找死,但是眼前的是妖界最前途无量的后起之秀,有了最盛的名声,最强健的风头,最无人可及的前途。

重重情况都说明眼前的人不是一个脑袋糊涂,只凭一时冲动办事的人,而他现在选择这样做,大厅中的众人,除了与烈青,烈火没什么交集的人外,知根知底,或者有些交情的都不由深深的皱起了眉头,脸上神色高深莫测。

“放肆,你好大的胆子,还不给我过来,居然想跟龙皇动手,你疯了是不是?”

烈青虽然是最震惊的一个,但是护儿心切的心思,和比较熟悉龙皇性格和脾性的人,此时见龙皇动了真怒,虽然并不知道为什么情绪不那么外露,很多年都没发过火的龙皇,为什么一见子雨就真个愤怒了,但是那杀气石绝对毋庸置疑的,他只有这一个儿子,绝对不能看着他找死。

烈火没有看高位上的烈青,紧紧咬着的嘴唇什么话也没说,只是更加使力的握住了子雨的手,那严密护住子雨的样子,已经不用多说什么了。

烈青见此不由微微着慌,却又更加愤怒,唰的一下站起来怒喝道:“她是人,是欺骗你的人,你什么人不好护去护她,你还不给我过来,这明显就是一个骗局,从一开始就是,她就是一个骗子,你还这么护着她干什么,给我过来,听见没有。”说到后面已经声色俱厉。

龙皇高高的站在主位之上,满身杀气的扫了烈火一眼,冷冷的道:“念在你为妖界曾经立下一大功,又是被欺骗的,本皇可以饶你一命,再不让开,本皇就不念情分了。”冷酷的话没什么情绪的说出来,但是让人完全不用质疑他的话的可信度。

烈火握着子雨的手,嘴角缓缓勾勒出一丝坚定的笑容,转头看着烈青,眉眼中闪过一丝歉然,却绝对不悔的神色,掷地有声的道:“我早就知道她不是妖精,她不算欺骗我。”

这话一出寂静的大厅顿时大哗,所有妖界群臣无不面面相觑,那脸色叫一个好看和转换的快速,烈青脸色更加难看得很,颤抖着嘴唇半天只吐出了几个你字。

子雨站在烈火的身后,虽然看不见烈火的表情,但是她却听得见,此时不由微微一震,有点惊讶的看着烈火的后背,早就知道她不是妖精,这怎么可能?妖界几王都不可能看穿她的伪装,烈火为什么会知道?

烈火好像知道她的疑问一般,淡淡的道:“你的血不同于妖精的血。”没头没脑的一句话,让所有人都有点微楞。

子雨听着这话不由快速的眨眼回想,她的血跟烈火等的没什么差别啊,烈火为什么会这么说?在抬头扫了远处的应青莲,木无邪,鹰王等一眼,见他们都微微皱眉,眼带疑惑显然也不知道,有什么情况是烈火会发现而他们都不会发现的?

“妖精的血浓,人类的血淡。”一旁的赫连见子雨满脸疑惑,微微皱了皱眉后,突然出声道。

而子雨此时的血液味道闻着还是那么浓,若不是伪装被揭开,还真不能万全靠着气味来评定子雨是人还是妖怪,这要是烈火发现子雨是人,肯定是在最早的时候。

血液?子雨听赫连这么一说,不由微微一挑眉,她能够感觉到自己的血液变化,原来在现在社会受伤流血是深红,血腥味道很腥,现在她身上受伤流血几乎接近黑红,气味,她不是妖精没有那么灵的鼻子,分辨不出来,但是这血液什么时候开始变化,她却是知道的,就是在吃了老玄武王灵药的时候,那烈火要发现,肯定是在更早的时候。

最早......一想到最早两个字,子雨突然脑海内灵光一闪,对了,那次她与烈火去鹰王所在的地方,被那条什么蛇给击中,烈火给她治疗的时候,神色有一瞬间的僵硬,当时她并没怎么注意,这个时候回想起来,只可能是那时候就被烈火发现了她不是妖精,可是为什么烈火当时什么也没有说?

看着烈火的后背,子雨突然更加灿烂的笑了,原来烈火喜欢上她的时候,有那么早,想到此种观念,子雨不由更加握紧了烈火的手,笑的灿烂起来,难怪烈火并没有怎么教训她,因为他知道。

烈火抬头看着上面脸色难看的烈青,一字一句的道:“爸,我爱子雨,不管她是人是妖,我爱的就是她这一个人,这个灵魂,我没说出来,是在想等她什么时候自己告诉我,因为我告诉过她不许瞒我任何事情。”

说到这烈火突然转头看了子雨一眼,眉色中展现出一丝无奈和愠怒,微怒的道:“但是我没想到她居然给我忘了,把这么重要的事情给我忘了。”子雨顿时脸色微红,握住烈火的手满脸乖巧的笑着。

烈火复转过头去看着脸色越加难看的烈青道:“但是我也很高兴,应为这说明她是真心爱我的,若不是真心,我不认为她会忘记这么重要的事情,相处的日子能够这么毫无戒心,爸,你说过一辈子能拥有一个爱自己,自己也爱的人不容易,要好好珍惜,所以,我不会放手的,不管子雨是人还是妖,我都不会放手,这辈子,我要定她了。”

说到这烈火浑身上下红色的妖力更加鲜艳了,整个人神采飞扬,那脸上微微扬起的笑容,说不出的满足和幸福,也让人更加无法忽略那抹坚定,那抹面对所有妖界权力核心的人,却巍然不动的决然神色。

子雨听着这话什么也没说,只紧紧的抓住烈火的手,微微低下的头上,嘴角勾勒出一抹精美的,决然的,让人为之倾倒的笑容,有这话,她就是跟着烈火上刀山,下油锅,也值了。

大厅中的众人闻言面面相觑,鹰王,老玄武王,赫连,应青莲等人,脸上神色很复杂,也很多彩,各种各样的表情都演绎了出来。

“畜生,畜生。”烈青气的整个脸色完全苍白的不像话。

龙皇听到此话却很冷很冷的笑了,那眉眼中的锐利如刀一般射出来,冷冷的道:“自甘堕落。”

“对,简直丢我们妖界的脸......”

“我还以为他无辜,原来是同流合污......”

“简直就是大错特错......”一些无烈青,烈火交情的官员们,顿时符合起龙皇的话来。

烈火一听这话,头一扬眉眼中闪过一丝愤怒,怒声道:“什么叫自甘堕落,我只不过是爱我的老婆,我爱她有什么错?凭什么就是自甘堕落?她不过 就是人而已,她杀了你们的祖宗,还是灭了你们全家,错,我们错在什么地方,这不过是我们两个人的事情,轮不到你们来这里说三道四。”

“对,这本来就是我们两个的事,我们相爱要在一起,你们管我是人还是妖,烈火都没多说什么,你们有什么资格在这里辱骂我?”

子雨先没说话,那时她插不上嘴,也可以说是不知道烈火的态度,要怎么处理,现在烈火那么说了,给了她无比坚定的答案,子雨顿时什么疑惑和犹豫都没有了,唰的从烈火身后站出来,直直的站在烈火身边,牢牢的握住烈火的手,高扬着头怒视着大厅上的众人。

同生死,共患难,烈火都不怕,她有什么好怕的,打不了就是一条命,虽然她从来就很珍惜她这条命,但是气血上来了,那就抗争到底。

“你个人类还有脸说......”

“我为什么没有脸说,我爱的是烈火,想要加的也是烈火,我又没有想嫁你,我又没有勾引你祖宗三代,我凭什么没有脸说?我是人也好,是妖也罢,我的老公都没意见,你们有什么意见?你们凭什么有意见,我又不靠你们吃,不靠你们穿,别一个个蹬鼻子上眼,你们没那资格在这里叫嚣。”

论口舌,子雨要说第二,估计妖界也没几个能算第一,那本来在市井中打滚过来的,有什么话不敢说,有什么词不敢吐,加之子雨本来就是玲珑人,现在她上阵,不骂,不哭,不闹,就要占那三层上风。

“好个刁钻的泼妇......啊......”一坐在最末的妖界人物,龇牙咧嘴的吐出一句话,话还没有说完,烈火突然抬手就是一火剑,顿时见血,那人被这一击击的倒飞了出去,剩下的话骤然转变成一声惊呼。

“我的老婆泼不泼只有我能说,你算个什么东西。”烈火本就是个狂妄的人,他的子雨就只能他欺负,他要想骂白痴,天天骂都行,就是沦落不到你外人来说个一句半句,听一次打一次,管他是什么人。

“好,好,还真没把本皇放在眼里。”冷酷的话声冷冷的响起,整个大厅一瞬间降下几度温度来,飕飕的好像各处都在冒着冷气,什么叫冰冷的杀气,什么叫绝对的威严,在龙皇身上一览无余。

子雨见龙皇看着她的双眸,隐藏着很浓的鄙视和愤怒,那杀气几乎连小鹰这样的孩子都能够感受到,她到底做了什么事情让龙皇如此怨恨,怨恨的一见面就如此狂怒?

子雨是个机灵人,与烈火坚定了心情,坚定了阵线后,那心思就急速的转了起来,硬拼不是对手,别说什么置之死地而后生,命只有一条,她还想跟烈火白头到老呢,哪怕有一点机会,他也要抓住。

只是龙皇的杀气太让她心惊,一个人类就能引起他这么大的杀气?子雨自认不可能,若是这样的话,他大可以冲到人界去把所有的人类灭了,这绝对是迁怒,但是他这是把针对什么人的情绪给迁怒到他们身上来了。

一念思之,子雨立时想了起来,应青莲不是说过吗,龙皇和一个人争他娘媚无姬,他娘和那两情相悦的人因为身份有问题,被龙皇强行分开,身份有问题,一想到这,子雨瞬间有点福至心灵的感觉,除了人类,有什么事能够用身份问题被分开的。

那妖界第一美女要是喜欢的是妖界中人,哪怕就是乞丐,只要她自己喜欢,尊重个人选择的妖界能有什么话,能有什么把柄落在龙皇手里,被强行分开,而木界被封印起来,不能出入,母皇跟那媚无姬显然没交情,那绝对会是人类。

一想到此子雨立马明白了,原来龙皇一见她是人类,那杀气和愤怒立刻就爆发了出来,这绝对不应该是一个妖皇的行为,感情是她代人受过,被龙皇迁怒了,看来当年媚无姬的事情,这龙皇到现在都还没有走出来。

子雨这厢才有点明白,龙皇为什么对她这个人类身份如此愤怒的时候,耳边突然一声大喝,子雨眉眼一挑,就见龙皇金色的瞳孔一眯,周围的空气突然产生波动,而什么攻击和力量都感觉不到,但是身边的烈火却骤然一声大喝,手中火剑一迎,迅速舞个圆圈,浓烈的妖力瞬间把他们两个包围起来。

子雨与烈火可是配合很默契的,当下想也不用想就知道龙皇肯定攻击了,手腕上的黑鞭,瞬间暴涨,一鞭子就朝龙皇所在的地方向攻击过去,一攻一守,配合速度之快,力量之强。

“雕虫小技。”龙皇冷漠的声音阴森的传来,几乎不见他作势,周围空气的波动更加剧烈了。

“龙皇,请手下留情,我的儿子......”站的与龙皇最近的烈青,知道龙皇的厉害,此时一脸难看神色的急急出口。

只一瞬间,烈青的话还没有说完,子雨只觉得一股大力,从烈火的防守圈中透了过来,一击狠狠的击中胸口,子雨一个承受不住倒飞了出去。

“子雨。”烈火顿时变了色,他知道龙皇强,但是还以为他和子雨有一拼的力量,却没想到只一招就落败,龙皇实在是太强悍了,当下一个飞身想也不想的倒纵了出去,伸手就朝子雨抓去,龙皇的攻击太有针对性,居然破他的防守,却没攻击到他,只生生伤了子雨。

“哼。”龙皇见此淡淡的哼了一声,一点意外或者说喜怒都没有,慢步朝厅外走去,应青莲,赫连,烈青,鹰王等人齐齐随后跟了出去。

厅外庭院里,龙皇这一击生生把子雨击飞好远,烈火一个飞扑过去触摸上子雨的身体,还没来得及问好坏,子雨突然一转手腕一把抓住烈火的手,低声道:“走。”边说边强提一口气,空中一个转身,抓住烈火就朝外飞奔而去。

烈火听子雨这么一说,一挑眉什么也没多说立刻反映过来,一把搂住子雨的腰,两人如飞一般的朝青将府外冲去。

子雨花花肠子多,见龙皇连袖子都没有动一下,就破了烈火的防守伤了自己,如果在纠缠下去,死的绝对不是龙皇,而且她这被迁怒的身份,和妖界公敌的对象,想短时间内要龙皇不迁怒,妖界人不下杀手,那是绝对不可能,今天硬拼绝对没好下场。

当下趁着龙皇这一击,纵身就朝远处落去,算准了烈火会第一时间追出来,龙皇那些自持身份,或者说根本不把自己两人放在眼里,定然不会第一时间追出来,有这个时间空隙,他们能离开时最好,不跟气头上的人对阵,这是子雨的座右铭。

龙皇等人走出厅外,见两人没了踪迹,龙皇顿时脸色更沉,怒声道:“天性狡诈的人类。”说罢一甩袖袍,话语还飘荡在空气中,人却已经没了踪迹,找烈火和子雨逃跑的方向追了上去。

跟出来的烈青,鹰王,木无邪这些人,顿时对视一眼,二话不说齐齐朝后追了上去,一时间在府外道贺的人,都莫名其妙的看见大批的妖界群臣,从房檐上飞纵而去,快如闪电。

“怎么回事?”白也正在府门口接待普通百姓,此时一见脸色难看到极点的飞语冲了过来,又看见如此同意的行动,不由预感不好的快声问道。

飞语三言两语说了个清楚,顿时白也,秋亭这些人都蒙了,也不说话,手下东西一扔,就也朝着那方向追了上去。

飞奔中的子雨和烈火,全朝着大街小巷的钻,比速度,他们肯定快不过龙皇,要出了妖都妄城,那就一片官道,还不是直接给追的人落下踪迹,在人流转动的大街上奔跑,有这么多各色的气息,估计龙皇一时半会的也追不到。

“忍住。”烈火见子雨脸色苍白,嘴角隐隐有血迹渗透出来,不由更加搂紧了子雨的腰,沉声喝道,一边快速的超繁华的大街上跑。

“shit,我怎么没想到,快,往学校跑,找白衣。”子雨胸口越来越疼,但是这疼却让她脑袋更清楚,刚才没想到的,现在就如闪电一般从脑海中闪过,她怎么忘了白衣那个大boss,若说这个时候还有谁能够救他们,除了白衣她想不出来谁还有那么大的本事。

烈火听子雨这么一说,双眉一挑还没来得及转换方向,眉头又重皱了起来,沉声道:“来不及了。”

帝都学院和他们现在跑的这个方向,完全就是背道而驰的两个方向,而且他能够感觉到龙皇的气息近了,龙皇并没掩饰自己的气息,那时真正的把他们不看在眼里。

子雨一听不由咬唇,还没来得及动脑子,烈火突然开口道:“去皇宫,那里有隐藏结界,能够消除你的气息。”

子雨顿时一点头什么话也没多说,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就朝你龙皇的老巢里去。

两人速度展到极致,眼看着皇宫就在眼前,只要冲进去,那结界就会屏障所有的气息,有个时间缓冲,龙皇想要在那么容易的抓到他们,哼,也要点时间,两人不由紧紧握紧了手,快如闪电的冲过去。

“本皇的皇宫,岂是你们能进的。”眼看金色城墙就在眼前,身后突然一声冷喝,两人还没来得及停住势头,一道紫色的妖力破空而来,给两人躲避和喘息的机会都没有,狠狠的击打中烈火和子雨的身体。

噗,两人同时身形一顿,控制不住的一口鲜血喷了出来,子雨顿时身体一软就朝地上摔下去,烈火连忙手一使劲一把抓住子雨,一个空翻从半空中落下来,把子雨推到身后,一袖子擦去嘴角的鲜血,手中火剑已经聚集了所有的力量,吞吐着对上前方缓缓行来的龙皇。

龙皇一头紫发在风中飞扬,刀雕斧刻的五官此时更加的冷冽,那浑身上下的愤怒和杀气,让他整个人看起来危险万分,自动自发的让周围被震惊住的妖都居民,让开大道,杀气,越发的汹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