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爆妖夫

第111章-兴师问罪

赶路的日子过的很快,一晃十几天时间过去,子雨和傲苍寒从千里之外赶了回来。

京城,皇宫大院,子雨和傲苍寒才从房梁上落下地,就被早就等候在此的众人们围了个正着。

众师兄姐们,一拥而上,直接把刚落下地的子雨给包围了,连旁边一向很有威严,规矩很大的傲苍寒,第一次给完全的无视。

“我的老天,这是小师妹?”温柔的七师姐望着黑如黑碳的子雨,满脸的震惊,要不是听阈回来说了,跟在傲苍寒,他们大师兄身边的绝对是小师妹,她再有想像力也想不到这样。

“咳,咳,我的老娘。”九师姐直接捂着额头,脸皮抽筋。

咚,善良的,天生胆子最小的五师姐,很直接的给子雨翻着白眼昏倒了,也不知道是激动的过了头,还是被子雨这一张煤炭脸给吓晕了,反正没人理会,一向相当好的师兄姐们的关系,第一次被所有人忽视了她。

子雨见此不由嘴角直抽,龇牙咧嘴的暗道:“至于么?”

一向不太爱说话,比较内敛的十一师兄,第一次开口了,看着子雨满眼震惊的道:“你这样的光荣回归,实在是让十一师兄做不到沉默是金。”

三师兄点点头,拍拍十一的肩膀看着子雨道:“小十一,难怪师傅会收小师妹,瞧瞧,这就叫天分,这就叫与众不同,多有特色啊。”

四师兄嗯了一声,目光一闪不闪的看着子雨黑漆漆的脸,风度翩翩的挥舞着折扇,慢条斯理的道:“小师妹,江湖传闻久已,你四师兄我早就做了相当好的心里准备,不过见到小师妹后,四师兄还是要甘拜下风,这黑的叫一个精华啊,以后晚上别来拜访你四师兄我,我胆子小,怕吓。”

靠在老四身边的六师兄,则满脸正色的看着子雨道:“小师妹,我听说后就给你准备了好东西。”边说边从身后提出一小桶,一边递给子雨,一边道:“刷刷,我想可能就白了。”

子雨按过来低头一看,黑线和狂汗已经不能形容,庐山瀑布汗啊,桶里什么东西,这不就是那油漆嘛,白色的油漆,果然是好想法,刷刷也许真的会白,以后也不要黑碳了.直接白无常算了。

“看你六师兄多疼你,来,你十师兄我太过震惊后,没想出怎么,不过我可以带你刷刷,动手算你十师兄的。”那长的小乖小乖的十师兄很厚颜无耻的朝子雨笑。

子雨的手在颤抖,心在咆哮,脸在抽筋,提着个油漆桶,咬牙切齿的朝着众人,一字一句道:“我……是……不……是……要……说……谢……谢……。”只要他们敢说,她就敢把手中的油漆泼过去。

“咳,都给我收敛一点,别欺负小师妹。”一直很严肃,很有大哥风范,很正直的二师兄发话了.众师兄姐们顿时齐声道:“我们没有欺负小师妹。”

二师兄没好气的扫了一眼众人道:“那你们这算什么,守了这么多天不回各自住的地方。”

子雨听着二师兄为她说话,虽然她就没跟他说过话,连见面好像都没大见面,完全不认识,不过此时有个帮她说话的人,多好啊,激动中,顿时跑到二师兄身边,满脸可怜模样的看着他,那二师兄见此,微笑着伸手捏了捏子雨的煤炭脸。

“二师兄不是也没回去?”老四挥舞着折扇反驳的挺快,众师兄姐们立刻齐齐点头,枪口一致对外。

二师兄见此,收回捏子雨脸的手,再看看自己的手指头,很有风度的道:“因为我也想看看我的小师妹,如何的绝代风华,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不过,小师妹,我也同你四师兄一个想法,以后有什么事情白天随便你找,晚上切莫出现在我身边一里左右,切记,我讨厌鬼。”

子雨听着这话双眼微眯,杀气,浓重的杀气,她现在想杀人,她看错了,这些就没有一个是好人,白衣的徒弟都不是人,她要杀人。

短暂的一瞬间沉默后,庭院里顿时惊天动地的大笑声狂放出来,“这么多天没睡觉守这里,值了。”小十在一片狂笑中大声感叹,引的众人又是一阵嚣张配合着欢悦的大笑。

“你们欺负人。”子雨见就连温柔的七师姐都笑的流眼泪,不由老羞成怒,一摔袖子就要走人。

一直站在旁边靠在柱子上的傲苍寒,见此一伸手五指一扣,把子雨给拉了过来,一边沉声喝道:“够了。”

不大的声音,冷冷的两字,让一片暴笑瞬间静寂下来,看来老大的威严是什么时候都存在的,特别是对于傲苍寒。

停下笑声的众人,见傲苍寒拉着满脸黑线的子雨,一个个对视一眼后,都又各自微笑了起来。

二师兄当头对傲苍寒一躬身后,笑道:“恭喜大师兄,贺喜大师兄,这可是我们众兄弟姐妹中第一件好事,我们可是第一时间等着恭喜大师兄和小师妹。”边说边满脸暖昧笑容的扫了傲苍寒和子雨一眼。

在这守这么久,第一为看子雨黑成什么模样,第二,也就是最重要的,是等着看傲苍寒呢,这么多年人界的第一单身男子汉,对人求婚了,这可是人界第一的大事情,听阈回来说的时候,众人那叫一个震惊,誓死也要第一时间观看这样的好戏去。

“那是,我们盼望这一天可好久了……”

“就是,就是……”

本来离子雨就近的众人,这下又一窝蜂的围了上来,一人一句恭喜,一人一句道贺,夹杂着乱七八糟的问话,和询问两人感情怎么发展的这么快,她如何擒拿这钻石级别的单身汉的秘诀,那一个七嘴八舌,不敢去吵傲苍寒,就对着她说话,子雨瞬间功夫就被弄了个头昏脑胀。

“停,停,我什么时候说要嫁大师兄了?”忍无可忍的子雨,一声河东狮子吼,整个喧闹的场面终于寂静了。

“小师妹,别害羞,我们大师兄可是绝对专一的人,这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温柔的七师姐捂着嘴,笑的温柔又暖昧。

“对啊。”引来一连串赞同的声音。

子雨觉得一个头两个大,傲苍寒专一,不用七师姐说她都知道,人都不认识,还说什么外遇,肯定专一,不过,她消受不起。

耳边听一群师兄师姐们又开始叽里呱啦了,子雨不由捂着额头,她这么日夜赶路回来,难道就是面对这么一群三姑六婆,任凭她一张能舌灿兰花的嘴,怎么说的过十张能把死人说活的嘴,这年头群攻的力量是相当强大的,子雨的有理说不清,算是领教了。

“大师兄和小师妹回来啦。”正喧闹间,远处一道身影如飞一般朝众人冲过来,子雨斜眼一看,不由拳头握着咔嚓做响,就是这个该死的家伙,这个八婆,听话听一半就跑的家伙造成今天的事情,她要灭了他。

听阈飞速的冲到傲苍寒身边,双眼放光,无比兴奋的摆弄着手里的东西,朝傲苍寒身上比划道:“瞧,京城最好的店铺做的新郎衣服,我硬逼着他十几天没睡做出来的,绝对第一流的品质,绝无仅有的手工,大师兄,快穿上瞧瞧,要是不合适我再拿去让他改,一定要做到最好,这可是我们整个人界的大事。”听阈语快如珠的一连串道。

“小十二真是有心,是说这几天怎么没见人。”三师兄很赞赏的朝听阈点了点头,余者更是连连称赞听阈有心,听阈听在耳里那是眉开眼笑,兴奋无比,子雨看在眼里,是要把听阈挫骨扬灰也不解其恨。

傲苍寒倒没什么情绪的伸手,准备接过那新郎袍子看看,没想旁边的子雨伸手一把就扯了过去,听阈见此满脸灿烂笑容的朝子雨道:“小师妹啊,新娘子的比较繁琐,还在给你做,这件是大师兄的。”

“笨,小师妹帮大师兄看,多正常的事情。”老四一扇子敲过来,顿时让听阈翻幡然醒悟,连连道好。

子雨抓着新郎袍,脸上笑容很灿烂的看着听阈,很平静,很温和的道:“这件事多少人知道了?我的十二师兄。”

听阈见子雨问的温柔,连忙掰着指头算了平晌后道:“该知道的都是知道的,不该知道的我想可能也知道了,我回来给很多人都说了的,这么大的好事,肯定要所有人都知道。”听阈说的很兴奋。

子雨嘿嘿笑着,那笑容叫一个灿烂,那眼神叫一个犀利,那杀气叫一个氤氲,边上几个比较腹黑的师兄,顿时对视一眼,几不可见的朝后闪了闪身。

子雨看着听阈,笑的很温和道:“我有老公的。”一句话落,众人顿时面面相觑,齐齐震惊的无语。

“不过,大师兄说他见到了就杀。”子雨还是很温柔的道,众人沉静下去的心又松了起来,这才是大师兄的作风嘛。

“大师兄做的好,我支持你。”听阈慎重的朝傲苍寒挥舞着加油的拳头。

子雨见此笑笑道:“也许你不知道,小师妹我到这里来第一跟我动手的就是十二师兄,这在我心里很独特呢,在众人的心目中,你是第一个刻入我心的人,怎么办呢,我那老公的位置……”

杀气,很锐利的杀气,听阈一瞬间感觉到了,从傲苍寒身上散发出来的,朝他笼罩过来的杀气,听阈顿时变了脸,看着对自己笑的很温柔的子雨,连连挥手道:“这个,小师妹,我对你,我怎么敢跟大师兄争。”

“不用争,你的位置……”

“小师妹,你别害我啊。”子雨温柔的话还没说完,听阈被傲苍寒冷冷的眼光一扫,瞬间僵硬后,突然一个爆发朝后就跑,一边大叫着,远远的跑了。

“我不害你,我害谁。”子雨暗自磨牙,该死的听阈,该死的大嘴巴,知不知道她想要的是低调,低调,这么一来,她本来就已经不怎么低调的名声,在京城恐怕高调到了顶点,她不好好教训他,实在是气不过。

“还有谁还要在这准备让我好感的?”子雨问的很轻声,很温柔。

“今晚月亮好圆,我要回去赏月。”老四溜的最快。

“我要去补眠。”老六紧跟着。

“我也还有事。”

“我也有……我也有……”一瞬间功夫众师兄们溜的一个不剩,就连几个师姐也怕子雨好感她们,跑的也无影了,就剩下一个二师兄。

子雨见此一眼扫过去,还没开口,二师兄先开口了:“我可没想要小师妹你的好感,我只是想告诉你和大师兄,明天正殿上会处理神医谷那件事,该怎么处理,你们自己拿主意。”说完,不等子雨和傲苍寒有反应,如飞一般走了,一刻也不多留。

子雨见此狠狠的松了一口气,看也不看傲苍寒,挥挥手道貌岸然:“明天见。”转身就走了,傲苍寒也直接,一声不吭就闪人了。

第二日,大殿上,众朝臣和白衣都到了,子雨起晚了,等冲过去的时候,众人已经等了她半天。

一进殿门,子雨还没说话,就听一声尖刻的冷哼传来,紧接着一尖锐凉薄的声音传来道:“好大的架子,好无理的东西,让大家等你一个,还真是丑人多做怪。”

子雨顿时朝发声处看去,一眉清目秀,看上去满脸风流的年轻男子,坐在白衣的下首,身后站着一美艳形的女人,人倒是长的人模人样的,不过却说不出的邪气和刻薄像,让人见之完全生不出亲近之意,可惜了这副好面相。

“皇帝陛下在上还没发话,是谁敢在皇帝陛下之前发言,不知道是什么人如此藐视王法,蔑视皇帝陛下就是篾视整个人界,好大的胆子,是不是想北面为尊,妄想为帝,不知道这是个什么东西?”子雨话速很慢,很正色的看着白衣道,眼角都不扫那尖刻男人一眼。

这话一落,本来静寂无声的大殿,顿时起了一阵空气嗡嗡声,虽然没人说话,但是那气氛已经不对了。

“你敢诬陷本神医?”那男子再嚣张,也抗不起子雨扔过来的这么一大顶大帽子,顿时怒指子雨吼道。

本神医,看来这个就是那个叫疯医的家伙,果然.有那种徒弟,自己本身绝对不是一个好人。

“大殿之上不得喧哗,三岁小儿都知道,你这不叫藐视叫什么?”子雨神色严肃的转头看着那疯医,有理有由的喝道。

“正是,大殿之上不容任何人喧哗,违者,废黜三层功力,藐视皇帝者,一律斩立决。”执掌刑法之大臣厉声喝道,小小一个疯医,不管有多大来历,人皇何等厚爱,若不是想看这寒门小户的子雨出丑,谁容的了他在这叫嚣。

那被刑堂大臣喝了一声的疯医,咬了咬牙狠狠的扫了子雨一眼,把话忍了,一转口吻朝白衣道:“皇帝陛下,还请给我个交代,我神医谷没犯上作乱,没草菅人命,你徒弟纵火行凶,杀我四个徒弟,这事情天下皆知,今日主犯已到,陛下给我神医谷主持公道。”

这话说的那像是一个草民,与一个皇帝的对话,估计朝堂上的群臣都不敢这么与白衣说话,这人求情是假,威逼是真。

白衣淡淡的扫了那疯医一眼,手中慢条斯理的摸着怀中的小兔子,那眼神淡的几乎什么意思也没有,不过子雨懂白衣那眼神,就如自己曾经问他和媚无姬是什么关系一样,白衣认为不是对等的人物,他根本看不上眼的人,他的情绪完全不会传递出来,他没把这人放在眼里。

扫了眼白衣的表情,再看见白衣手中的小兔妖娃娃,见娃娃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己,那表情硬是没转变过来,小小的嘴巴张的大大的,若不是大殿中的人都被她吸引了目光,保准看出这小兔子有问题,子雨见此不由瘪瘪嘴,至于么,看大殿上其他人表现的多好,不愧是朝廷重臣,神色拉制的多到位。

“子雨,怎么回事情?”白衣淡淡的问了声,话里话外没一点质问的感觉。

子雨见白衣给她机会造谣,顿时把前因后果,再加油添醋的说出来,那把自己说的是一个完美的为天下人造福的降临者,把神医谷说的是人界大地狱,一番话说出来,把那疯医气的脸色铁青。

“皇帝陛下,她这是一派胡言,我神医谷早就立有规矩,不符合条件的就是不救,这是我的自由,这个丑女如此诋毁我神医谷的名声,是可忍,孰不可忍,我要她给我四个徒弟赔命。”疯医铁青个脸怒声道。

“你算个什么东西。”一句满含不屑的声音突然传来,子雨不由望过去,见站在白衣身后的第一位的傲苍寒,眉眼冷酷的看着疯医。

“人皇,你这是纵容你弟子……”

啪,一声清脆的耳光声在大殿中响起,疯医的脸上顿时出现红红的一个巴掌印,高台上的傲苍寒慢条斯理的收起手来,冷冷的道:“子雨是我师傅的徒弟,这事天下皆知,你一个小小的医者的徒弟,居然敢要我师傅的徒弟,为你偿命,你也不称称你有几两重。”

“神医,外界尊你一声神医,那是外界,你别忘了这是什么地方,容得你放肆,居然敢拿人皇的徒弟与自己的相比,哼,不知天高地厚,今日这事,是非曲直,天下人自有公断,你少在这嚣张。”二师兄满脸严肃的看着疯医,口气相当不好的道。

子雨听着这两人一番话,不由觉得那叫一个爽啊,这种人就该打,就该这么教训,简直就是欠揍,心里顿时凉幽幽的,舒服。

那被傲苍寒打了一巴掌,被二师兄厉声训斥了几句的疯医,人虽狂傲,什么人该惹,能惹还是知道的,傲苍寒那就是一个不讲理的主,拳头硬就是王道,惹上他,别说说理,杀了你还得自己认了,谁敢得罪他就要有死的觉悟。

至于那二师兄,辅助人皇处理朝政,朝中上上下下,大权是握在手,敢惹他,别说一个神医谷,就是十个,给你摆平了,你说不定都还要谢谢他,给你留了一命,同样也得罪不起。

两个惹不起的,疯医他不敢惹,不过子雨这个寒门小户出身的,根本就没听说过的,就成了疯医发作的对象,刚才话及人皇逆无天,他再狂也不敢把自己提到人皇的高度,是他自己没理,不过这怨恨却要归到子雨身上。

当下疯医咳嗽一声,整了整情绪后起身朝白衣行了一礼后道:“刚才是我说话有欠思考,望请皇帝陛下海涵。”

说罢,转过头看着大殿正中的子雨,厉声道:“不过,这个人皇帝陛下一定要给我个想法,我神医谷也不是好欺负的,这么多年对皇帝陛下是忠心耿耿,虽然她是皇帝陛下的徒弟,这事出也有因,但是我谷中人没杀人,没做恶,她如此坏我神医谷千百年声誉,害死我徒弟,我神医谷这仇也不能不报。”

说到这顿了一下,不等任何人接口,再度转身看着白衣道:“陛下念情,当年一药之恩记到现在,厚待我们神医谷的人,我神医谷也不是不知道好歹,若不是这女子做的太过,我能忍自然就忍了,毕竟我们两家渊源极深,不能伤了和气,不过这事她实在是做的太绝,还请陛下还我一个公道。”

子雨听这疯医如此说来,不由暗赞一声厉害,这话可扣住了几个要点,第一,他们没杀人,只不过是见死不救而已,这不是死罪;二,抬出了和人皇的交情,明里褒扬,暗里就是不能偏袒自己,这话说的真水平,连子雨都想不出来要怎么反驳。

说白了,别占理,没杀人,但是她却把他的地盘毁了,把他的弟子杀了,放那去都说不过去,这只听表面,怎么都是她的错,虽然大家都知道那些人杀了并不无辜。.电脑看小说访问.16.

这要真针对她这点,她还真不好说,要供出那些真正动手的人,这不做考虑,这疯医看来就是凶狠人物,要跑去杀了别人一家,这事多半做的出来,没必要牵扯那几十人.反正天下人都知道是自己挑了那神医谷,这事情就不牵扯他们了。

不过,现在把自己给陷入两难的局面,子雨有点不满意,微微挑眉看上面的傲苍寒和听阈,为什么三个人去,就只认定一个她,凭什么,她考虑是不是要把他供出来。

“你亲眼看见我杀的?”想归想,子雨这话却问的刁钻。

疯医一声冷哼道:“别妄想狡辩,我神医谷的九宫八卦阵,若不是皇帝陛下的徒弟,谁能破的了,那主屋的结界,若非一样的力量,怎么可能烧毁,你……”

“我问的是你是不是亲眼看见我杀人,我没问其他。”子雨一声轻喝,沉着脸看着疯医道。

“你什么意思。”疯医脸色一沉,怒气迸发而出。

子雨冷冷的道:“没什么意思,我只知道捉贼提脏,拿人拿双,道听途说就诬陷到我身上,就算你跟我师傅有交情,就算我师傅给你面子,你也不能委屈了我。”

说罢转头看着白衣道:“师傅,我冤枉,有谁看见我亲手杀人了?有谁看见就站出来,当面跟我对质,要是有,我二话不说认了,要是没有,这天大的冤枉就不能落在我身上,我子雨虽然是寒门小户出身,但是现在再怎么说也是师傅的弟子,想诬陷我,就是不给师傅你面子.师傅,你要替我做主啊。”

什么叫唱做具佳,这就是,站在高台上的老四,几不可见的对子雨竖了个大拇指,什么是人才,这就是。

“再说了,九宫八卦阵,出自师傅这里,并不表示就师傅的徒弟能破,这天下能人多了去了,文无第一,武无第二,谁知道是什么人,而且就退一千步来说,师傅还这么多弟子呢,你知道是那个?”

子雨边说边朝旁边气的脸色铁青的疯医看去,哼了一声道:“道听途说就能信,可惜,人长的好.不过是个绣花枕头,里面是一包草。”说她两次丑女,她可没忘。

白衣一直没什么表情的听到这里,嘴角微微的勾了起来,他就知道这女子牙尖嘴利,这事情让她来担,绝对比那两一狂一傻的小子好,果然,连他听的都觉得她委屈。

“有没有人证?”一直没出声的白衣淡淡的开了口,四下一片静寂,谁看见了,看见的人在他身边,那就同流合污中,疯医见此脸色几乎气黑了,但是他没人证,真没人看见,只是听说。

白衣扫了一眼众人.目光最后定在子雨的身上.淡漠的道:“既然没人证,那就算了。”子雨顿时欣喜。

没想白衣接下来道:“不过背了一个名,神医也算你的前辈,就代当事人陪个不是,医者父母心,别忘记了。”淡漠的话却蕴涵着深意。

子雨转过头朝疯医看去,见其脸色铁青的看着自己,摆明了不服,却又无法再反驳,心里明白白衣这话在给她铺路,她的脸还要靠别人来医治呢,医都父母心可不是给她说的,当下委委曲曲的走上前去,朝疯子行了一礼,心中却暗道:“这一礼,迟早是要还回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