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爆妖夫

第一百一十三章 来人

“哈哈,笑死我了,笑死我了。”一阵大笑声传来,黑黑的子雨从大树后闪了出来,笑的弯着腰说不出话来,她本想要疯医身败名裂,给众人面前一裸奔,什么名声都没有了,所以才把这么多人引来,没想到她七师姐来的还速度,二话不说,找一理由就开打,硬让这王八蛋关监牢里去了,比她还狠,看着那疯医那副想说说不出的样子,她就想笑。

“七师姐你太强悍了。”子雨边笑边走了过来。

七师姐闻言看着子雨似笑非笑的道:“还不是为你这个家伙。”要不是看这疯医居然敢欺负她的小师妹,外带态度还那么嚣张,她哪会一见面二话不说,逮一失误就下手,本来早就想给他好看的了,现在子雨提了个头,给了个机会,那还不弄死他,才怪。

“我的七师姐是好人。”子雨笑眯眯的巴到她七师姐的身上。

老四见此折扇一摇,怒道:“难道我们就是坏人?”其他几师兄师姐齐齐点头赞同,瞪着子雨。

“好人,大大的好人。”子雨立马给于高度评价和肯定,众师兄姐们配合默契,根本不需要她煽风点火,起来闹事,就一股脑的把那疯医给收拾了,动作比她来的快,手段比她来的狠,个个都 是人精级别的,确实是大大的好人一个个,呵呵。

“不过,我的小师妹,你还是先擦擦你那嘴,深更半夜的看见你那脸就觉得很毛骨悚然了,别一血盆大口,看着讨厌。”胆小的五师姐昼不看子雨,望着月亮道。

“很恶心。”子雨嘿嘿笑着还没说话,就听身后一冷冰冰的声音传来,一道身影从宛游阁的方向传来,不用回头也知道是傲苍寒。

“大师兄。”整齐而划一的声音。

傲苍寒面色冷淡的走上前来,扫了一眼子雨冷冷的道:“去洗手。”

子雨听到这话不由一楞,这什么跟什么,洗手,洗哪门子手去,她手上又没有什么脏东西,不由挑眉看着傲苍寒。

见傲苍寒脸色冰冷的看着她的手,那脸上闪着几不可见的嫌弃之色,子雨微一皱眉瞬间明白了过来,感情她到这宛游阁的时候,傲苍寒就已经在这里了,看见她摸那疯医的**,所以才会嫌恶的看 着她的手,子雨一想明白此点,不由暗叹一声,这人好厉害,她一点都没察觉到此处还有人的说。

子雨当即笑呵呵的道:“回去就洗。”她也嫌恶心。

“敢在我们的地盘欺负我们的人,也不瞧瞧自己有几两重,哈欠,大半夜的起来看场没什么身材的裸奔,伤眼睛,回去养眼去。”三师兄骤然插进话来,慢条斯理的哼了一声后,打了个呵欠,二话不说直接走人。

二师兄也睡眼朦胧的道:“我讨厌鬼。”走人。

老四也很直接的挥舞着折扇道:“我说过,小师妹,请你晚间离我一里远。”边说边快速的闪了开去。

紧接着各人借口不一,但是目的一致的齐齐走人了,把静寂的夜空,浪漫的情调,让给了傲苍寒和子雨两人共享,当然,一鬼魅脸的子雨,和一脸冷酷的没什么表情的傲苍寒,这浪漫实在是没对位。

“大师兄,我去洗手,洗脸去。”子雨见此一个招呼朝傲苍寒扔过去,跟着就溜走了,这些个师兄,师姐的真不是好人,干嘛有事没事的制造什么单独见面,约会的气氛,她和傲苍寒哪跟哪啊,也不知道这些人什么眼光。

傲苍寒冷冷的哼声,当做是回答,也不阻止子雨离开,自己也脚步不停的朝他所住的地方走去,如此夜晚正好睡觉,既然疯医这么边的事情已经这样了,那也没什么好在探索的,睡觉去。

远远走出,却又通通折返回来站定在远处观察的众人,见两个人就一句话就分道扬镳,不由齐齐摇头,这两个什么人啊,难得这样的月下独处,这样的美好时光,都不知道要约会一下,实在是浪费了给他们两制造的单独时光。

“算了,大师兄要是懂得浪漫和约会,他就不是我们的大师兄了。”小十摸摸头得出结论。

老四一挥扇子点点头道:“所以给你们说这样没用,特殊人物要特殊对付,要看大师兄和小师妹约会,估计我们要别出心裁才行,走了,走了。”当下男男女女唧咕着远去了。

第二日,黄历上不是什么好日子,但是对子雨来说,确是一个好的不能在好的日子,疯医终极判决出来了。

人界不比妖界,对两性关系看的很淡薄,这里纵然不保守,但是绝对不宽待,疯医与那女人,无夫妻名分,暗自么通,此罪其一。

昨日在皇宫大内,众目睽睽之下裸奔,伤风败俗,破坏皇家规矩,此罪二。

满口鬼力怪神,迷乱人心,此罪三。

三罪并发,押入天牢,五十年囚禁,并召告天下,天下第一神医名号取消,疯医一生英明,从此散尽。

这不得不说二师兄动作来的太快,昨晚才押入大牢,今天一早上朝就给了罪名,管你服不服气,皇家天牢,不怕你逃狱,要逃更好,全人界通缉,抓住就是一个杀,来的那叫一个爽快利落,让子雨充分认识到了人界的办事速度,当然,这也是有后门关系。

而且这些还在其次,最让子雨觉得心神舒爽的,乃是昨晚一下大牢,疯医就疼的不行了,碍于人道主义,天牢官员可以安排医治,然后今天一早得到一消息,那**被扭的凶了,医药不用,从此这家伙不能人道,听到这点,子雨那是笑的前仰后合,就差五体投地,报应啊,报应,这就是一句话,不是不报,时辰未到啊。

“我说小师妹,做人要厚道,别笑别笑,要同情弱者。”四师兄手挥折扇,满脸怜悯之色的从远处朝子雨走来。

子雨见此哼了一声后,笑道:“多谢四师兄指点,哎,这人多可怜啊。”边说边满脸同情的哀怨了一声,成功让那老四浑身颤抖了一下。

“走了,走了,师傅找你。”四师兄被子雨那诡异的同情眼色骇住了,抖了抖身子扔下一句,闪人的那叫一个快,子雨见此,哈哈大笑的跟上。

白衣找,也没多大的事不过是小兔妖娃娃听见昨夜的动荡,要来找子雨,白衣便把她找了过去,从头到尾没问她一句,这事在白衣的眼里,真是小事,小的不能在小的小事了。

接下来的日子,子雨天天与傲苍寒外出,京城里的名医一个一个的挨着拜访,医学一途总有高人,还都不相信了,没有个疯医,这人界就不能解她的毒了。

而且,要是人界解不天,还有妖界,妖界不行,还有木界,反正她三界都找得到人,不怕,在说了,脸上的毒刚好到一个临界点,也就是说目前伤害不到她,所以子雨的心情还是愉快的,没把这黑脸当多大一回事,反正她自己又看不见,吓别人又不吓自己,不过,最好还是尽快解毒的好,所以,子雨跑医馆处也勤快。

十几二十几日一晃而过,这日,子雨正和傲苍寒欲去一个很僻静的堂子,拜访那里的医者,走至皇宫门口就被老二给拦了回去,医谷来人了。

站在白衣所住的大殿里,子雨默不作声的看着与白衣说话的白胡子老人,一脸祥和,容貌并不惊人,不过看上去气质很好,很有点神仙一样不食人界烟火的味道,通身的世外高人模样。

老人说话很客气,也很婉转,白衣与之对话,也不像是平日对所有人那样,高高在上的感觉,而是很淡漠的优雅,就如对他们说话一般,没摆什么谱,看来这老人面子不小。

医谷来人,原来这才是真正的医谷中人,子雨静站在旁边,听两人一番话下来,终于明白,感情这医谷才是神医谷身后的靠山,神医谷不过是医谷在外的一个住 点,每隔不长时间医谷中就会派年轻一辈中的医疗高手,前去坐镇医谷,延续这天下第一神医的名号,而这天下第一,根本不是一个人,子雨现在才知道,说的是一个谷的医学世家。

而此人来的目我也很简单,一边是赔罪,一边是想提人回去,自己看管,处置,话说的很客气,也很严厉,绝对不姑息如此作风败坏之人,比之那疯医气度,言辞,何止高了百倍。

“既然你们想自己收押,便随你们吧。”白衣淡淡的开口道。

那老人满脸祥和的笑容,站起身来朝白衣鞠了一躬后,满脸正色道:“多谢皇帝陛下成全,老朽倚老卖老,让陛下为难了,以后我们绝对严厉约束小的一辈,还请陛下到时候一定不要手下留情,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一定在严加教训,有陛下出手,是我们医谷的荣幸。”

白衣闻言微微的点了点头,抚摸小兔妖娃娃,神色平淡的波澜不惊。

子雨听到这,不由暗叹一声,果然姜还是老的辣,听听这话说的,那点那丝都是明理清楚,听着舒服的,比那狂妄的好像天下都是他的了的疯医,不知道高出了多少倍。

那老人见白衣点了头后,温和的笑首转过头来,看着子雨满脸慈祥的道:“这位就是小子雨吧,做的好,我们这些做长辈的一般不出谷,这些小子们仗着陛下的宠爱,就胡作非为,教出那样的弟子,的确该杀,这番回谷,我们也绝对会严厉惩戒,决不轻饶。”

子雨闻言客气一笑,还没答话,那老人接着道:“你脸上的章鱼毒,确实很少见,老朽出来的急,身上没带什么药草,不若,子雨与我们一起回谷,谷中众人自然会全力为你解毒,你放心,一切包在我们身上,定然还你一个漂漂亮亮的模样。”

子雨听到这顿时笑了,等了这半天,等的就是这句话,白衣叫她来,想来也就是要这句话,这老人果然识相,是个聪明人。

当下子雨满脸堆笑的道:“那就麻烦你老了。”

“哪里,哪里,举手之劳而已。”老人笑的真正的慈祥。

“我也去。”冷酷的三字直接插入子雨和老人的对笑中,一旁一直没出声的傲苍寒,突然道 。

“当然没有问题。”子雨还没说话,老人到答应的很是爽快。

子雨见此也就没有反对,她和傲苍寒之间本来没有什么,不过就是一句另类求婚而已,这些天傲苍寒的样子,好像忘记的差不多了,一点异样也没有,自己犯不着太小气,生分了,虽然也没多熟,而且早点让傲苍寒看见她恢复了,也就没那标志性的让他好认的出发点,当下,子雨点头赞同。

白衣根本就不理会这点,直接挥了挥手,表明没意见,几大弟子和那老人带来的两人,见此都齐齐退了下去,唯独子雨正欲走出的时候,小兔妖娃娃突然从白衣怀里跳了过来,扯着子雨的衣服不让走,这么一停顿,便只剩下子雨和白衣两人了。

“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子雨抱起娃娃,看着白衣道。

白衣抬眼望了眼窗外的翠竹,淡淡的道:“这开启幽明莲花的天珠之一,风珠,在医谷大长老手上,这次去,带回来。”

子雨听言,感情有这在后面等着在,难怪白衣答应的相当痛快,当下也不迟疑直接点了点头后,突然眉眼一动看着白衣道:“为什么你不去?”这一点早在取那什么水珠的时候,她就想到了,只是没时间问,这什么珠子的,怎么说他也比自己取来的快吧。

白衣看也不看子雨,伸手一挥,从子雨怀里收回小兔妖娃娃抱在手里,低头对娃娃很不满的红眼睛,冷声道:“去就去,哪来这么多废话。”子雨见白衣声音转冷,顿时很有自知之明的转身走人。

白衣点了头,那医谷的老人自然是越快离开越好,子雨也是想越早医治好自己的脸越好,几人一拍即合,第二日就北上而去,离开了京城。

一中北上,疯医被老人带的两个年轻人,早早的压制着走了,留下子雨,傲苍寒,老人等三人,一路不快不慢的行来。

但见风景比之上次去那什么十弯海域,完全不一样,十弯海域沿途很是热闹,大城小城的,那叫一个繁华,而这次走来,过了京城边的几个繁华城镇后,就比较荒凉了起来,说荒凉也不对,应该说是比较天然起来。

三秋桂子,十里荷花,与老人一路行来,子雨断然想不到,这越是靠近医谷,景色越是绝美,用如诗如画形容丝毫不假。

翠鸟在河边翻飞,红鲤在荷花堂中游曳,白鹭悠闲自在的慢步,孔雀对着溪水开屏,兰花开的漫山遍野,清香从空气中传来,令人如痴如醉,好一个人界仙境。

“好地方,真是懂得享受。”子雨不由夸口赞叹。

老人闻言笑道:“过奖了,不过天然而已,不加雕琢,反生趣味。”

傲苍寒则没什么表情的冒一句:“一般。”

引的老人人震撼的看着他道:“还请指教。”

“味道不好。”很干脆利落的四个字。

老人一口口水呛了满脸通红,不停咳嗽,子雨则一眼诧异后,嘿嘿笑了起来,什么叫焚琴煮鹤,这就是,美景当前横加指责翠鸟,孔雀肉不也吃,这人,实在只有一个强字形容。

傲苍寒见此,面色不动,理不理反映剧烈的两人,一甩袖子当前走去,不过他这性格,人界皆知,老人平息了咳嗽后,满脸摇头的看着傲苍寒,子雨则笑的阳光灿烂。

医谷,三人站在高高在山谷顶上看去,一弯流水围绕着腹地中的精美华舍,在耀眼的太阳光下,反射的光芒几乎耀花了子雨的眼。

雕龙画壁,飞檐走拱,巍峨大气,精美之处居然比白衣的皇宫还要更甚,这眼前的屋舍,那里像是一个隐居的幽谷,这简直就是一皇宫别苑,比皇宫还要精美,还要奢侈。

子雨看到这顿时微微皱了皱眉,白衣为何会允许这样的地方存在,凌驾与皇宫之上,就算有恩,也不能这样。

老人好像看出了子雨的想法,微笑着道:“谷中第一代长老,乃是人界至尊,当今陛下的师傅,退隐后居住此地,未免奢华了点。”

子雨闻言扫了身旁傲苍寒一眼,见傲苍寒没什么表情,这话看来是不假了,难怪白衣处处对这什么医谷留情,原来有这样更深的关系存在,他的师傅,原人界的人皇,谁敢不给他面子。

“那子雨真是有幸,可以……”

“死了。”子雨话还没说完,傲苍寒突然冒了一句出来,老人还有点莫名其妙,子雨却是听明白 了,不由暗叫一声幸好,她刚正想说,她还真有幸能够见见白衣的师傅,上一界的人皇,还好傲苍寒这句插的好,要不她这脸今天又丢大了。

“贵客远来,快请,快请。”声音开处,一个同样头发胡子都白了的老人,笑容满面的迎了上来,相当热情的欢迎子雨和傲苍寒。

“这是谷中的大长老。”老人微笑着对子雨和傲苍寒介绍道。

子雨一听来的居然是关键人物,不由好好打量了一下对方,须发皆白,气息稳重,热情却不失礼节和身份,是个人物,当下笑的甜甜的道:“大长老何必亲自前来,这简直是折杀我们两个了。”

“哈哈,真有礼貌,来,来,我们进去,这谷中可是很多年没有客人来了,今儿也热闹一回。”边说边拉着子雨的手,朝傲苍寒一示意,大长老看似很豪爽的拉着子雨朝前走去。

谷中人各做各事,并没前来迎接子雨和傲苍寒,不过两人近前,都停下手中事情,微笑着打招呼,老老少少,一身气度,温和而有礼,让人感觉热情而不过分,矜持而又和蔼。

子雨见此,不由直觉这疯医真是个异数,难道多年红尘把人宠成那样的无法无天了?有可能么?是真的这样,还是眼前的一切并不是她所看见的这样呢?

子雨一转念,笑眯眯的拉着傲苍寒,缩短两人之间的距离,傲苍寒扫了子雨一眼,没什么异样的任由着子雨,相当自然 。

与谷中人寒暄过后,几大长老齐齐看了子雨的章鱼毒,面面相觑下也道算个奇难杂症,不过要医治也应该不太难,只是需要时间。

时间,子雨目前大把的有,而且真要那么快长治好她了,给他们来个送行,她真还不好意思说不走,这风珠还没到手呢,当下,嘴里说的谦虚,快快乐乐的在医谷住了下来。

白日里与傲苍寒在医谷游荡,配合长老们医治,晚上暗中察看,日子过的还真不无聊。

不过那被早早就押回来的疯医,她却没有在看见过,就算她把这谷中里里外外都查找了一个遍,还是没有看见这个人,不知道是习惯这个人几十年不在,还是怎么一回事情,子雨到是觉得有点奇怪。

几日观察后,子雨见谷中人真的很平和,看起来所有人都 是好人,谦虚有礼,气度不凡,难道真是自己太小人了,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让一颗老鼠屎,怀疑了整锅汤。

信夜,子雨再度搜查了一遍大长老所住的地方,没发现一点有像风珠的东西,正悄无声息的溜回,骤然发现大长老和几长老,深更半夜的朝后山而去,子雨到处找不到东西,一见有可能发现,立刻追踪了上去,有白衣教导的伪装,这些人就算本事在高,也发现不了她。

后山一墓碑,子雨藏在衰草连天的山草中,见大长老按了墓碑几下,墓碑下面好像开启了什么地方,几人齐齐走了进去,墓碑没有合拢,依然敞开着,子雨见半晌后没有动静,不由身体一缩,就朝草原处闪去。

还没闪过去,后劲一生寒,子雨想也不想反手就是一掌,却被来人悄无声息的挡了过去,随便抓住她衣领,把她提了个面对面,原来是傲苍寒。

“干什么?”子雨瞪着傲苍寒无声的问道。

傲苍寒神色冷沉,微微一摇头提着子雨就欲往回走,子雨见此顿时一挣扎,这个时候怎么能回去,那墓碑她又不知道怎么开,这个时候不乘机进去看看,还有什么时机去。

“这地方诡异。”傲苍寒见子雨挣扎,顿时皱眉沉着脸压低了声音道。

“我知道,可是必须得去。”子雨做了个口型。

“你到底在找什么东西?”

子雨听傲苍寒这么一问,也没慌张,她的行动傲苍寒要是都没发现,就妄自是她神出鬼没的大师兄 了。

“风珠。”全山谷都找了,除去这个地方没找,子雨想不到还有什么坟可以去搜查,而且,她有点不放心这几个长老,疯医是那样的人,没道理这里的人都一个个和蔼的好像菩萨,此时几人半夜三更的聚在一起,定然是有目的,她不太放心让他们医治她的脸。

傲苍寒听子雨这么一说,不由皱起了眉头,而子雨眼中透露出的担忧,他也接受到了,迟疑了一两秒后,转身提着子雨就朝洞口走去。

子雨见此顿时阻拦着傲苍寒,无声的道:“我一个人去,你在这里守着,要是他们出来关门,你要么给我记着怎么打开的,要么就阻止他们关门,我可不想闷死在里面。”

先是碰巧看着这几个人走这里来,没有时间通知傲苍寒帮忙,此时傲苍寒跟踪她,正好,可以帮上大忙。

傲苍寒闻言眉头一挑,一下就冷沉了下去,双眼无比锐利的盯着子雨摇头,子雨见此,明白傲苍寒的意思,他下去,让她守着。

这个问题她早考虑过,她没傲苍寒那么大本事,要是真撕破脸阻止关门,她打不过这几个老家伙,她守门没用,而且下去后,谁知道下面有什么,傲苍寒不奈毒,她可不同,等闲的毒拿她没办法,最重要的是,傲苍寒他适合抢,他不适合偷,而她很适合。

所以这是最稳妥的办法,当下飞速的与傲苍寒说明观点后,子雨也不容傲苍寒反应,直接推开傲苍寒,飞快的朝那墓碑跳了进去,时间不多了,不能这么浪费。

一入洞穴,早以做了万全准备的子雨,骤然发现这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斗室,空空四壁什么都没有,两条通道,一明一暗的通向两个方向,子雨不由微微一挑眉,眉眼一转就选择了那条明亮的通道,疑心生暗鬼,这等环境多心人自然走暗,更多心则走明,子雨属于后者。

明亮的通道很短,尽处一斜斜向下的阶梯,子雨快速却保持着慎重的走上去,一入阶梯一半距离,子雨突然感觉身体一重,全身的力量瞬间被消弱了一半,好像进入重力加重状态一样,疏不及防的子雨一个头重脚轻,从阶梯上直接摔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