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爆妖夫

第一百三十四章 路痴的下场

白衣一听这话就知道有假,傲苍寒那边绝对没这么快,他走的时候解药也还没出来,就算他走之后马上研制出来,也没那么快就传播过来,治愈所有的人界人。

更加不用说傲苍寒带什么四十万人来,现在人界哪有那么多兵马,而且计算时间,就算傲苍寒那边完成的顺利,这会也还在几十万里以为,哪能带兵过来,这就是一谎言。

不过白衣相当了解他的这个二徒弟,心眼是一等一的,当下白衣也不反驳,反而微微一点头表示知道,并没说话,不过脸色却深深的和缓起来,而他身后的那些个士兵们,听着这话,那喧闹声,那其实叫一个足了,四十万兵马来了,这下谁怕谁。

妖皇离白衣最近,这话是听的清清楚楚,不由深深的一皱眉,以四十五万对十万,可是他吃亏了,当下仔细扫了一眼二师兄和老三,两人脸上都是无比的兴奋和愤怒交织,把那情绪发挥的是完全恰当,观其神色那是一丝疑惑的痕迹都看不出来,真正就是那么一回事情。

二师兄见白衣没说话,脸上的神色虽然看起来平静,但是以他们的熟悉程度和距离,能感觉到白衣的气息不稳,而对面的妖皇又是满身狼狈,二师兄顿时明白,这是交手过了,眉眼快速的转了过来。

眼角间见妖皇冷冷的扫了他们一眼,那目光让他一阵发寒,二师兄目光一动,当下不退反进看着妖皇,冷冷一笑高声喝道:“来而不往非礼也,尔等听令,今日一定要叫来犯我边界的妖界宿敌,一个不留,放开手脚给陛下冲,后面马上就有四十万大军接应我们,杀。”这话越到后面那语气更激昂,最后一个杀字几乎传遍敌我两届兵士。

“杀,一个不留。”人界的士兵激动了,齐齐高升嘶吼着,蜂拥的开始朝前方阵地冲杀过来。

“妖皇陛下,情况不好,我们是不是?”妖界那副将一看如此情况,立马皱起了眉头,飞快的朝妖皇请示起来。

目前妖界的后援部队还没有赶上来,现在人界又是如此模样,看来想打落水狗是不太可能了,这个时候正面冲突,有大损伤的绝对不是人界的人,他们现在绝对讨不了好去。

妖皇面色相当狰狞,看着一言不发气势慑人的白衣,有点吃不准刚才那一下,白衣到底受了多重的伤,虽然白衣神色未动,但是以他对白衣的了解和对自己能力的信任,绝对不会像他表面那个样子平静。

但是就是摸不清楚底细,要是白衣还有那个能力开一次四弓,他们这放就只有送命的份,当下妖皇怒虽怒,却有点迟疑。

沙沙沙,正在这个时候远方扬起大片的尘雾,铺天盖地,蜂拥而出,看模样是那人界四十万兵马来了,妖皇苍龙一见此等模样,双眼一凛,满面怨恨的瞪了白衣一眼,抬手一挥沉声喝道:“退。”

妖界副将等的就是这句话,战场不是儿戏,兵力不足对方,又要想在对方大本营攻击,这绝对不是上策,此时人界大兵压境,趁着对方兵力未足的时候退,才是正理。

“退。”副将当下一个返身回奔,传令下去,整个妖界压在两届边界上的军队,开始迅速而有次序的退去。

苍龙看着白衣,眼中怨恨的神色更浓,血红了双眼恶狠狠的道:“这次算你走运,下一次绝对没那么容易。”交代下话,妖皇一个转身身形几闪便退了个无影无踪。

人界的兵士见妖界的人一个个都退了,先被欺压的这么惨,这个时候怎么能够让他们这么容易就退,不由齐齐呐喊一声跟着就冲了上去,反正身后有几十万大军支援,不怕。

那二师兄见状立马高声命令道:“停下,不准去追,原地待命。”

“这个时候时机正好,我们……”那副将见二师兄如此命令,不由发出质疑声来。

二师兄闻言脸色以沉怒声道:“我命令你停就停,??率裁础!蹦歉苯?挥晌⑽⒅迕迹??呱厦挥兴祷暗谋劝滓驴慈ィ?髑蟀滓碌拿?睢?

而一直屹立不动的白衣,此时面色骤然血红,一口血箭喷了出来,身体朝后就倒。

二师兄和老三靠的他最近,顿时齐齐变色,一把就朝白衣搀扶过去,同时急道:“师傅,伤到哪里了?师傅。”一边急忙的把法力输送到白衣身体里去,为白衣疗伤。

那副将见此不由大骇,心下惶恐,却反应相当稳重的立马颁布下二师兄的命令去,而白衣周围的几员大将,第一时间齐齐的围上来,把白衣和二师兄,老三等三人给包围在里面,里面的情况一丝不往外露,以免动摇军心。

二师兄二老三见白衣脸色血红中透着苍白,看起来好生怪异,二他们的力量居然无法为白衣疗伤,明明察觉到伤势,却无能为力,这让两人急的,面都赤红了起来。

半响白衣微微睁开了眼睛,轻轻的摇了摇手,几乎无声的道:“无事,回宫。”他的伤势他自己知道,龙族的绝招不是那么容易抵挡的,他伤妖皇伤在外面,妖皇伤他伤在内里,表面无事,实际比妖皇伤的还重。

但是刚才那情况他若不撑下去,这人界的大门就等于敞开了,实在容不得他露一口败像,所以只有把那力量硬接了,还好老二老三来的及时,就知道他现在只虚有其表,实在是支持不住了,万幸。

二师兄和老三顿时对视一眼,白衣的情况绝对无法说无事这两个字,不过白衣这么说,自然是知道自己的深浅,当下二师兄对老三飞速的道:“这里你指挥,我带师傅先走。”说罢转身抱起白衣几个飞跃就去的远了,白衣的伤势太重,需要立刻治疗和恢复。

那副将一脸紧张的看着白衣和二师兄远去,一边也算镇定的看着老三沉声道:“那后面的四十万大军……”

话还没说完,老三便满脸严肃和担心的摇摇手,低声道:“只有一个小队,没人。”那一个小队都带着大量的树枝,在远处拖着乱奔,马匹什么的跑远了不成,这么短距离奔跑却无妨,树木拖地制造出的尘土飞扬之态,看起来隐隐有十几万人的姿态,其实不过几百人而已。

这是他和二师兄在来的路上的时候想的,两人在得知妖界犯边,白衣一人前去周旋,傲苍寒等人都不在,不由好生担心,脱了手上的事情,昼夜兼程跑了过来,否则哪里会有这么快。

好在这障眼法不错,妖皇在白衣手上吃了亏,又被表象蒙蔽,先行退去,若要是不退,硬拼起来,那他们绝对无一丝胜算,这只能说是兵行险招,出奇制胜。

那副将听老三说了后面的情况,不由一时间脸都有点白了,还好妖皇慎重,要是妖皇是个有勇无谋的人,就这么死拼,今天这些人都得交代在这里,还好,还好,第一次他们由衷的佩服妖皇是个人才,有大眼光。

当下副将和几大将领都马上去部署任务和防备,妖皇现在退去,谁知道会不会反映过来再来,不过只要时间多拖两天,人界这边底气一恢复,那根本就不惧怕妖皇再犯,这个时候那空城计可要做好,一时间整个五万兵士比先前还要忙碌。

边界上一时半会的消停了战火,再说这子雨这边,三人一行依靠着烈火和应青莲的气息感应,追着追着居然跑到了十弯海域的外海,几乎要与世隔绝的海岛上,子雨,烈火,应青莲直叫一个无语。

三人一路追上去,还好,离他们真不远,虽然在十弯海域的外海,不过也实在是有点距离,大方向是对了的,估计是感应着烈火和应青莲的气息在走,不过就是偏离的有点离谱,居然出海了,虽然那出海的方向是正对着他们的,但是他们要过去,还得陆地上饶一周,这是个什么事。

十弯海域外海的海岛上,子雨等下船上岸,看着眼前草长莺飞,空气清新,野花遍地,浪花拍打着海边的沙滩,阵阵海风的味道吹来,无比的舒服,不由点头赞美道:“无邪还真会选地方。”

应青莲听着这话,很优雅的笑了,慢悠悠的道:“这家伙还真离谱,居然出海了,谁告诉他十弯海域需要出海的?”

十弯海域分内海,外海,源头和源尾,从京城到十弯海域源头,需要几乎绕个半圆才能到位,因为外海隔在中间,而木无邪显然走的是直线,而这走直线的效果就是,隔海对望,方向没错,而地利位置就是在差的有点远,这十弯海域外海可不像内海,烈火等功力高强的是能够飞渡的,外海那距离至少几十万里了,飞渡,老鹰估计都不能飞渡。

烈火咧嘴一笑,搂着子雨边走边道:“至少方向没错,难得了,应该表扬。”

子雨一听这话顿时哈哈大笑,靠在烈火身上笑道:“确实应该表扬。”

应青莲也觉得有趣的笑道:“这家伙就不能让他一个人上路,走个陆地居然最后会出海,我也不得不对他说一声佩服。”边说边竖起了大拇指。

“啊,我亲爱的朋友。”应青莲话声才一落,一道欣喜到极点的声音突然响起,子雨等寻声望去,就见浑身上下只穿了条小裤子的木无邪,满身还在滴水,头发乱糟糟的,满脸激动的朝她扑来。

烈火一见下顿时搂住子雨腰部的手一扣,一个后退就旋了远去,开玩笑,等于是**的木无邪,居然敢抱他的老婆,想死了差不多,顺便一把捂住了子雨的双眼,那紧贴在身体上的小裤子,实在是完美的的遮挡了腿形和其他形,这等于暴露的形象,绝对不能给子雨看。

子雨一眼扫之早看见了,不由被烈火找动作笑弯了嘴,这放现代,泳装男人多的是,到处都看的见,当下也不说也不反抗,只那么乖乖的趴在烈火肩膀上,被烈火捂住双眼不准看,一边笑的直发抖。

木无邪见抱不到子雨,当即转身就扑向应青莲,应青莲那可是个狡猾的家伙,早在烈火抱着子雨闪开的时候,就已经溜到了一边。

木无邪见此那不干了,腾身就朝应青莲追求,看模样誓要抱抱应青莲才想的通,应青莲哪会让他抱着,当下起脚就躲,木无邪速度在快,他起脚快,两个半斤八两,一时间一个跑一个追,总有距离在中间。

子雨见此不由呵呵直笑,烈火很鄙视的看着眼前的场面道:“两个白痴。”

“不许你说我朋友的坏话。”木无邪听到这话顿时不追应青莲了,叉腰很正色的瞪着烈火,义正严词的道。

子雨正笑的欢欣,一听这话那笑声噶然而止,在烈火的手掌后,瞪着木无邪的方向,想怒有没道理,想不怒,可又实在不太心甘情愿,半响只有委屈的转头靠在烈火怀中寻求安慰,这木无邪总在无形中欺负人啊。

“解药。”烈火倒还先知道正事,没做其他说辞,先要解药。

木无邪闻言一摸身上,滑溜溜的就没个东西,当下一摸头发转身就跑,一边道:“等下。”就不见了人影。

子雨,应青莲,烈火见此不由齐齐摇头,他们碰上木无邪真个想不老成都不行,二子雨则飞快的召唤金鹰,离十弯海域源头太远了,用金鹰送解药会快速很多。

眨眼功夫木无邪抱着大团衣服不像衣服,倒挺像破烂的东西跑过来,见烈火双手都没空,便递给应青莲,同时不好意思的抓抓头发道:“进了点水,不过绝对能用,反正也是放水里用的。”

应青莲听见这话不由打开瓶盖一看,里面就一大瓶子海水,不由似笑非笑的一边看着木无邪,一边招过子雨唤来的金鹰,把解药绑了上去,顺便写了两字,就放飞了远去,边道:“还挺重。”

木无邪听应青莲这么一说,接过话道:“那没办法,谁叫你们要跑到海那边去,我这已经很小心了,它要进水我可没办法。”说罢双手一摊,表明真的很无辜。

“把你衣服穿上,这成什么样子。”烈火此时插进话来,很不满的看着木无邪。

木无邪抖了抖抱着的衣服,满脸委屈,烈火和应青莲一看,顿时一个皱眉,一个狂笑,那衣服哪还能称为衣服,破烂的东一个大洞,西一个大洞,勉强能够遮挡住三点,还是那种稍微一用力,就驾鹤西归的品种。

子雨透过烈火的指缝看去,不由哈哈大笑,这比现代社会的乞丐装还乞丐装,街头的乞丐都比他这一身遮肉的多。

子雨当下边笑边道:“我说无邪啊,你这是上山砍柴了,还是下海打鱼了?或者在路上遇见强盗,你被打劫了,乖乖,这什么人啊,居然敢打劫你,我要去拜他为师,强人啊。”

应青莲听了这话一边笑一边道:“我也想见识见识,人才啊,不过,我怎么看怎么觉得这衣服撕这么烂,有那个**的味道,我说木无邪,难道有那么强悍的女强盗,我定要见见。”

子雨被应青莲这话给雷住了,一时间趴在烈火胸膛上,笑的眼泪都流出来了,烈火也被这应青莲的话给逗的弯了嘴唇,看着瞪着应青莲的木无邪,一边抱着子雨为子雨顺气,一边很正色的道:“我也想见见。”

木无邪被三人找几句话气的不轻,狠狠的瞪着三人道:“还不是为了快点给你们送药过来,我可是逢山过山,逢水过水,结果来到这鬼地方,飞跃了几次都掉水里,只能游回来,没被鱼吃了算我跑的快,哼。”

烈火见木无邪狠狠的瞪着他们,一脸委屈的样子,不由笑的弯了嘴角,顺手脱下自己身上的外衣,就给木无邪扔了过去。

木无邪见此喃喃自语的道:“还是你够朋友。”

子雨听见木无邪这么说,顿时做解衣状,很严肃的道:“我也很够朋友的,来,我脱了给你穿。”

烈火顿时咬牙切齿的瞪着子雨,那厢木无邪却大叫道:“别,别,我不穿你那个。”引得应青莲和子雨哈哈大笑,子雨穿的可是女装,木无邪能穿么。

应青莲此时在旁边微笑着双手抱胸,看着木无邪邪邪的一笑道:“你还没说完呢,继续。”

木无邪一边穿衣服一边很正经的道:“没了,我多辛苦啊。”一边抬头望天,就是不对着应青莲这边,他可不想说他出了见山爬山,见水过水外,还见挡着他的房子就拆,硬生生拆了N多条街道才过来的。

但是这可不能怪他,他不过就是说了句挡我送药的路了,那些热情的民众,二话不说就给他铲平了挡路的房子,给他开了个光辉大道,让他畅通无阻的走,可不关他的事,虽然他也觉得这样好,多方便啊。

应青莲闻言嘿嘿一笑也不追问,真当他们过来的时候没听说么,这一牛人,只认准一条路,挡他路者全灭,管它是什么,除了没把当道的山给毁平了,其他的都做了。

不过这算不算他的进步,至少知道走一条直线,虽然这直线的代价有点太恐怖了。

“走了,走了,我已经被憋了几天了,真无聊。”木无邪穿着烈火的衣服,很友好和激动的准备走人,结果回应他的是三个人站在原地不动弹。

“干什么,怎么不走了?”木无邪挑眉看着三人。

子雨看看天,看着海,很深沉的冒了一句:“未污染的海水是好啊,烈火,我们住几天再回去。”

“随你喜欢。”烈火很是直接,边说边两人悠闲的就朝前面踏青去了。

木无邪瞪着子雨和烈火的背影,这未污染是个什么什么东西?这海水再好能有妖界的好,能有木界的好,这人什么眼光,边想边扫了一眼应青莲,见应青莲漫不经心的看了他一眼后朝前走去。

木无邪顿时摇头道:“至于么,不想打仗就明说吗,这什么糟糕借口,真是的,我的朋友,你这个话说的很不高明。”说罢磨磨蹭蹭的也跟了上去。

走在前面的子雨听言,不由弯起嘴角一笑,就知道这木无邪该懂的时候一定懂,不该懂的时候也比谁还糊涂。这个时候回去干什么,没的烦心,不如好好在外游荡两天,该避则避。

浪花阵阵,水声哗啦,凉风送爽,风月飘香,小小的海岛没什么好逛的,一炷香时间就走了个头尾相接。

“我说老婆啊,烤条鱼来吃吃,我很怀念你的手艺。”应青莲坐在礁石上,对子雨笑的很耀目。

木无邪一听这话顿时高声兴奋道:“我去捉鱼。”话还飘荡在空中,人已经一个猛子扎进海水里面了,这外海的水没毒,鱼类到是可以放心吃。

子雨坐在烈火怀里,笑着到:“好久没那么悠闲了,这样的日子若是一直过,也不错。”

烈火闻言搂住子雨的腰,低声道:“等把那家伙的人情还了,日子我们想怎么过就怎么过。”

子雨顿时转过头来,对着烈火露齿一笑,那笑容的甜蜜和温馨,让烈火看的一阵心痒,也不顾应青莲在旁边,俯身就吻了上去。

应青莲见此很风凉的道:“当我不存在是不是?红毛狗。”没人回应他,不过应青莲也没想那两个陷入甜蜜中的两人能回答他,笑着转头看向木无邪入海的地方。

哗啦,海面一阵水声,木无邪托着抓住的鱼就挑了出来,应青莲一见顿时瞪大眼睛,嘴角抽筋的笑也不是,不笑也不是,一连串的咳嗽起来。

亲热够了的烈火放开子雨,子雨睁眼一看正好从烈火肩膀上看见上岸的木无邪,本连温情脉脉的眼光,瞬间冷了个十七八度,烈火见此转过头去,那脸色顷刻间黑了不止一点半点。

只见木无邪很轻松的一手托着一条鲨鱼,三四米长的身躯,白森森的牙齿还在一张一合,尾巴也在不断的摆动,这条鱼能烤?

“奶奶的,我这两天被这家伙的种族欺负惨了,今天就要把它烤了吃了,以解我心头之怒,我的朋友,看你的了。”木无邪说的那是一个咬牙切齿和得意,笑眯眯的扛着鲨鱼跑子雨身边。

子雨面对着这条庞大的鱼类,她也深知十弯海域中这鲨鱼的恐怖,不过要把这家伙烤来吃了,是不是太考验她的手艺了,但是在木无邪期待的眼神中,子雨很哆嗦的准备开始烤这条鲨鱼吃。

夜晚的凉风中,篝火燃烧的很愉快,围着篝火而坐的四人,吃的也很愉快,特别是木无邪,几乎吃了半头鲨鱼下去,那肚皮看着的往上鼓,好吓人。

“真稀奇,原来除了我们这个世界,还有其他的空间。”应青莲挑了块烤鱼满脸惊讶的看着子雨,而木无邪不用说,在听见子雨给他们讲她的来历和出身的时候,已经彻底的呆掉了。

难得四个人有清闲的时候,子雨便把自己的来历和怎么来的,给他们几个说了,此时见三人的表情,子雨呵呵直笑,她当时知道有个另外的世界,有另外的人,而且还是妖精,那打击可不比他们今天听着的小,好歹她还是人不是。

“乖乖,我的朋友是天外来人,难怪我看你顺眼,我就说嘛,我怎么会看中一个头脑不那么灵光的人做朋友,原来我的品味还是到位的。”木无邪惊讶了半天后,相当正色的看着子雨。

子雨顿时翻了一个白眼,这个牡丹花什么人这是,可恶。

应青莲挑着手中的鲨鱼肉块,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后,很向往的道:“会在天上飞的铁壳子,电视,音响,汽车,轮船……真是个神奇的世界,我真想去瞧瞧。”边说边摸着下颚,一脸沉思状。

木无邪见此一巴掌拍到应青莲肩膀上道:“一定要带上我,我也想去。”

子雨见应青莲和木无邪轻易的就接受了她的来历,不由微笑起来,就知道他们不会介意她从哪里来,果然没让她失望。

想到这,子雨转过头看着一直没出声的烈火,低低喊了一声,不是担心烈火不接受,却是没明白烈火在深沉什么的道:“烈火。”

烈火挑眼看了子雨一眼,伸手把她拉到怀里坐着,抱着子雨的腰看着子雨的双眼,突然沉声喝到:“不准回去。”

子雨有想过烈火知道她的来历后的千百种反应,唯独没这一条,顿时眨巴着眼看着烈火,没大懂着是什么意思,回哪里去?

烈火见此,加重语气吼道:“听见没有?”

子雨被烈火一吼,反射性的点了点头道:“听见了。”

烈火见子雨答的模糊,顿时皱起了眉头来,扫了眼远处木无邪这两天住的山洞,突然出手一把把子雨扛在了肩膀上,恶狠狠的道:“你是我老婆,不管你从哪里来,现在,以后,都不准回去,有能力也不准回去,哼,我们已经是夫妻了,还没洞房,今天就要你完完全全称为我的人,去他的神奇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