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爆妖夫

第一百三十八章 幽明山谷

两正无声对视间,两人身前的木无邪突然动了,子雨和烈火只觉得眼前青光一闪,原来木无邪所站的地方骤然变化,子雨和烈火一眼见之,顿时齐齐傻眼,嘴角抽筋的看着木无邪所站的地方。

只见原本木无邪所在的地方,此时已经由一株庞大的,娇艳万分的牡丹花取代,海碗那么大的牡丹花上,紫色镶嵌着金边,一层一层层层叠叠开放,诱人的香味骤然飘来,好香。

那支撑着金贵的牡丹花的枝干,却若烧焦了一般,黑漆漆的,上面一片枝叶也没有,枯枝上盛开的牡丹,微风吹来,那花朵还一瓣一瓣的轻轻颤动着,好一个柔媚,极品啊,极品。

而这碗口大的牡丹花旁边,几根枝干托着小兔妖娃娃,小兔妖娃娃见木无邪骤然变化,身边的人变成了一株美艳的牡丹花树,不由一双黑眼睛骨碌碌的,满是震惊的望着牡丹花,一边忍不住伸爪子去碰触那艳丽的花瓣。

“兔兔。”木无邪无奈的声音,伴随着这声音,是那几条枝干微微移了移,把小兔娃娃往边上挪动。

是人都说牡丹为花中之王,极是富贵人家的象征,这年头流传下来的人咏颂牡丹的诗词也多不胜数,都说其娇艳,华丽,此时子雨和烈火近前相看,果然是华丽、华丽的大牡丹啊。

“哈哈,哈哈,牡丹,无邪,你真娇艳啊。”从最初的楞怔中醒过来,烈火顿时狂笑出声。

子雨知道木无邪的本体是牡丹,不过在她的想法中,木无邪就算是牡丹花,也是干脆利落型,的彪悍型的。

从来没想过木无邪的本体,这么的。。。。。。怎么说呢,娇媚,柔美,这。。。。。。这实在是与好战的木无邪,有太大的差别,当下脸色想笑又觉得不太好,不能嗤笑她的朋友,但是,这。。。。。不笑也实在是有点控制不住,不由整个面孔极度扭曲起来。

“不准笑。”木无邪的声音传来,那碗口大的牡丹花瞬间转过来,对着子雨,那木无邪式的愤怒,从花中很直接的传递过来。

“不笑,不笑。”子雨忍的很辛苦,烈火却不管他那么多,张狂的大笑着,一手伸过去搭在牡丹花树的枝头上,狠狠的拍打着木无邪的枝干。

木无邪见此很气愤的道:“就知道你们要笑,又不是我想做牡丹花的,哼,还走不走了,要不是为了进这鬼火莲瘴,我用的着露出本体,你们不感激我也就罢了,居然还笑,在笑我不去了。”

威胁,赤??的威胁,子雨见此一脚给烈火踢去,一边满脸扭曲的朝木无邪灿笑道:“要去,要去,我的朋友,你是最好的。”

木无邪当即一声冷哼,一道青光包裹住子雨和烈火,木无邪虚空移动着就朝瘴气里面走去。

这火莲瘴气乃是瘴气中之王,连他也不敢小视,若他一个人进入,那还不用回归本体,但是要带三个人进去,特别是小兔妖娃娃,那就只能显露出本体,利用木界草木的独特气息,带三人进去。

烈火笑归笑,却也真没挖苦木无邪的意思,不过就是觉得两者的差别太大了点,有点超乎了他的料想。

此时见木无邪升腾起护体神光来,烈火便知道这什么火莲瘴气不能小视,以前可从没见木无邪用过护体法力,当下正色起来,一拉子雨紧紧护卫在怀里,同时运起木界的力量,在木无邪的防护圈里,在添加一一层防备,跟在木无邪身后就朝茫茫不知的前方走去。

粉红,入眼全是一片粉红之色,艳丽极了。

子雨紧紧握住烈火的手,跟在木无邪的身后,眼之所见全是粉红,不辨东南西北,那本来在瘴气外围闻的香味,此时变的极淡,却更加的缥缈和香甜了,几乎要甜到心里面去,很舒服,很勾人,子雨不由深深的吸了几口。

“不要闻。”烈火见此手掌一动,一掌捂住子雨的口鼻,沉声喝道。

木无邪也在第一时间道:“别闻,这瘴气破坏精神力。”

子雨听之不由神色一凛,破坏精神力,换句话来说就是对神经系统造成伤害,这什么火莲瘴气还真是厉害,好在她深深闻了几口后,也不见有什么反映,还过还是小心为妙,当下无声的对烈火点了点头。

越深入瘴气里面,粉红色来的越浓重,子雨感觉不到外面的变化,也感觉不到危险,只能够看见本来娇艳欲滴的牡丹花,此时微微有点萎靡的症状,子雨暗自一皱眉,这瘴气这么厉害,居然木无邪的本体都有点受到了影响。

她却不知道,这处本就是妖皇和人皇联手设立的地方,其中一切就算是妖皇或者是人皇单独前来,都进入不去,设置这山谷的时候,一切就按照的最厉害的方式培植,不求最高,只求更高。

而此时木无邪能带着他们三个人进入这火莲瘴气,只本体萎靡,已经算是难得中的难得,要不是这处的设置,本来就只是针对人界和妖界的人,并不针对木界的人,还根本就做不到,也算是钻了空子。

子雨见木无邪抵挡的吃力,烈火也是全峰凝重,木界的力量蜂拥着去帮助木无邪,而她却没什么能力帮忙,当下眉头微皱,突然想起白衣对她说的话,她得到的麒麟的力量是治愈型的。

治愈,这应该是可以疗伤的力量,子雨想归想,却也不知道该怎么做,身体里的那股力量太陌生了,也太缥缈了,根本感觉不到,正要用的时候,它不知道在哪里,不用它的时候,它又突然出现,这实在是气人的很。

当下子雨也没多余的办法,试探着专心的看着木无邪的背影,缓缓伸手搭在木无邪的肩膀上,为木无邪治疗。

“你做什么?”烈火见子雨如此动作,不由疑惑的道。

而应他话音落下的一瞬间,本来萎靡的木无邪,突然之间青光大盛,整个精神抖擞起来,好比吃了充足的雨水,欣欣向荣起来,周围隐隐约约浓厚起来的香味,在顷刻间就淡了下去,几乎什么味道也没有留下,整下结界里的空气清新而纯正。

“我的朋友,你真是太棒了。”木无邪高兴极了的高声赞美道。

烈火则一瞬间惊讶过后,反映过来,眉眼中也是一片笑容,紧紧的握了握子雨的另一只手。

子雨见此高兴的直笑,那嘴几乎笑弯到了耳边,她只专心的想着治愈,为木无邪治疗身体上所受到的伤害,却没想真的成功了,原本这就是麒麟所谓的治愈的力量,这莫名其妙的力量果然好用。

“不过,我不喜欢。”烈火高兴半响,脸色一沉恨恨的道,子雨闻言不由脸色微红,这个烈火。

当下三人快速的朝前走去,火莲瘴气这三界至尊毒素的东西,被三个人完全的藐视了。

雾开气散,不知道朝前走了多久,眼前粉红一片的景色,突然间开朗起来,整个粉红色彩一瞬间消散开,幽明山谷的本来面目露了出来。

子雨和烈火一眼扫之,不由齐齐顿住脚步,而带头的木无邪身形一晃,变回人来,抱住小兔妖娃娃,三人站在原地,看着眼前的浩瀚景色,都掩饰不住的吃惊。

眼前那有什么山谷,入目一片火红,眼前只有一朵盛开的火莲,层层叠叠的花瓣盛开着,整个山谷只有这一朵火莲,也可以说这朵火莲就是整个山谷,目力所及之处,根本看不见花惊扰另一面的花瓣,火红的花瓣静静的盛开着,那美,夺人呼吸。

三人微微一楞后仔细看去,才发现,这火莲的花瓣整个是一朵朵的小火莲组成的,一朵一朵千姿百态的开着,远远看去,浑然一体,造就出这举成无双的庞大火莲花。

而这火莲也是个稀奇品种,离的它远了,有致命的瘴气,现在离它近了,反而什么事情都没有,空气中一片清新。

“乖乖,好壮观,这要几万朵火莲啊,难怪那么厉害。”木无邪满眼震撼的喃喃自语道。

“感情这幽明山谷就是朵莲花?”烈火双手抱胸,语气听不出来他是置疑,还是怎么着。

子雨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庞大的火莲,一边道:“我也没想到,还真给我开了眼界。”

木无邪听见烈火说出的地名,微微顿了后转头看着烈火道:“幽明山谷?这名字我怎么这么熟悉?”边说边伸手揉了揉头发,面露思索的道。

子雨听言转头看着木无邪道:“你熟悉这里?”

木无邪眉头紧皱,边思索边道:“听过,我只听过这地方,只是一时间想不起来在哪里听过,感觉挺重要的。”木无邪很费神的在想。

子雨听木无邪居然说听过这地方,而且还挺重要,她可是知道木无邪是什么样的人,不是顶顶得要的事情,他是绝对的肯定的记不住,而这山谷就一个名字,木无邪居然有映象,那她是不是要重新估计这幽明山谷里的东西了。

“好好想想。”烈火此时也沉声道,子雨与他说过白衣要什么东西,这地方又是些什么人特在守卫,他是没听说过这什么幽明山谷,幽明莲花的,若木无邪知道,那也好给他们点东西参考。

被木无邪抱着的娃娃,见子雨和烈火都望着木无邪,而木无邪正绞尽脑汁的在想,当下好乖巧的爬到木无邪的头上,伸爪子轻轻帮木无邪按摩,以便他早点想起。

木无邪使劲揉了揉脑袋,摇摇头,满脸无奈的看着子雨和烈火道:“想不起来。”

子雨和烈火见此,齐齐摇头,就知道记性这个东西,实在是不能靠木无邪,看来这地方还要他们自己来。

“什么人,敢擅闯两界禁地?”木无邪的话音还没茫,远处一声厉喝突然传来。

子雨,烈火,木无邪,同时转头朝发声处看去,只见空中几道身影闪动,落在庞大的火莲花上。

三人目光追着身影落下,保见远处那火莲的盛开的花瓣中,靠近花蕊的一花瓣上,一全身漆黑,着紧身衣的男子,手中握着一把长剑,正站在花瓣上,眉眼中又是惊讶的又是威怒的喝道。

那花瓣何其大,一人站在上面,居然占据不到它的二十分之上,还是接近花心的小花瓣。

此时骤然见着这个人,子雨和烈火飞速的扫视了一眼周围,只见这个男人的身边,几处相领的花瓣上,各站了三个男人,都是一模一样的黑色衣服,冰霜脸。

而与他们相对的,巨大的火莲心对面的四片瓣上,或坐或站的立有同样四个男人,一身白衣,面色也是冰冷,此时都齐齐的朝他们三人看来,那目光中全是惊讶和杀气。

观此情景,子雨即刻明了,这应该就是白衣所说的,护卫着幽明山谷的人界四大护法和妖界四大护法。

子雨设想过千百种遇见和对撞,为自己和烈火设计了很多的退路和假设,本来把准备工作做的很齐,但断然没想到这所谓的幽明山谷,居然是这个样子,这八个护法,如此泾渭分明的同处在一处地方,把她想的逐各击破的想法,完全的没了用处。

“好大的胆子,居然敢闯这里,你们是人界还是妖界的,报上名来。”站在最接近花心的一片花瓣上一白衣男子,眉头紧销,冷冷的朝子雨等喝问着。

就凭他们几个人的实力,居然看不出来面前这三个人,是人界的人还是妖界的人,两种气息都有,又好像都没有,而且还隐约有木界的人的气息,和着一种说不上来的气息。

这是怎么回事,他们在这镇守了几百年,还没遇见过气息如此复杂的莫辨的人,三界本极单一,断然不可能有,又是人界人,又是妖界人的人出现,所以第一时间居然没直接下杀手,而是追问。

“说,是哪一界的?”同样站在最靠近花心一花瓣上的黑衣男子,满脸阴森和戾气的吼道,他们也觉得奇怪。

烈火闻言顿时脸色一沉,他不吼人就算好了,那容的别人来吼他,当下根本不多话,直接手中火剑一闪,透体而出,身形一闪就朝那八人所相对的集中的地方扑去,火焰般的力量横空出世,谁跟你多话,直接打。

“好狂妄的东西。”那八个隶属两界,生性不合的居然同时吼了出来,这到是默契的很。

“那又怎样。”烈火一声大喝,手中的火剑一点余力也不留,当空一个横扫过去,连着就是六个圆圈画出,直接把八个人同时当作了进攻对象。

那八个人哪一个不人妖两界,曾经的泰山北斗,称霸两界的高手,此时见烈火一出手居然是对上他们八个人,不由齐齐一声冷笑出来,面色中透露出完全的鄙夷之色。

“想以一敌八,你还不够资格。”白衣人中一人冷笑一声道。

“是你自己找死,明年今天就是你的忌日。”黑衣人中一人满脸冰霜,手中铁黑色的镰刀横空对上烈火的力量,只一瞬间就消融了下去,几乎连抵抗的空间都没有,烈火的力量反射性的就朝他冲了过去。

这黑衣人本来冷酷中夹杂着绝对藐视的目光,顷刻间收敛了起来,脸色一变,身殂如奔雷一般,飞速的朝后一退,手中镰刀快速的挥动,几道黑色的力量不分前后的朝烈火攻击过来的力量抗击去过,同时一个临空翻身,避开烈火攻击力量的尖锐,退到了另外一瓣花瓣上。

这一进一退不过是瞬间功夫,而烈火全方位的大攻位,也并没有停止朝其他七人而去。

那本来满脸鄙夷目光的其他七人,见烈火一招间就生生的逼退了妖界的一护法,虽然这有托大的关系,但是那力量绝对不可小视,而且那不过是个防守反击,并不是针对。

当下七人齐齐站起,面色都严肃了起来,眼见烈火的全方位攻击朝七人袭击来,七人各自凝神,挥手,一瞬间八种光芒骤然齐聚,朝着烈火的攻击就对撞过去。

疯狂的火焰肆意的侵略着,映照着几人身下火红的火莲,更加的张扬,那鲜艳的色彩几乎要飞了出去,整个一片山谷中,都是火般的明亮与娇艳,相映成辉。

而那八人此时正面对上烈火,各种力量疯狂的对撞当中,在也无人说烈火以一敌八,不够资格,那本来还微微有点置疑的神色,在与烈火正面对撞后,整个收敛了起来,取而代之的是谨慎,冷酷,及嗜血和兴奋,各种情绪混杂在了一起。

而此时还站在庞大的火莲边上的木无邪,早抛去刚才还让他头疼,为什么知道这幽明山谷的名字这个问题,而是一脸兴奋摩擦着拳头,嘿嘿笑道:“这家伙今天发什么疯,一人对八个,也不给我留点?”

站在他旁边的子雨,听着木无邪这话不由无语,她可是知道烈火发什么疯的,一是主动比被动好,反正是要对上,不是他死,就是我亡,那肯定要先下手;二是,那股子气还没消呢,现在正撒在这八个人的身上,可怜的人界妖界八大护法,居然沦落到撒气的工具了,当然,前提条件是要有烈火这么强才行。

“我说,欲求不满也不是这个样子的吧,这家伙真忍不住。”木无邪一边挽袖子准备参战,一边笑着扫了子雨一眼。

子雨听见木无邪这话,顿时转过头来狠狠的睑了木无邪一眼,感情这家伙什么都明白,什么都知道,还跟她揣着明白装糊涂,子雨当下二话不说,一脚就朝木无邪踢去,对上木无邪就不要怕羞,否则,肯定收拾不下来这个脸皮比高山还厚的家伙。

木无邪嘿嘿笑着一个转身,让开子雨这一脚,扫了一眼一对八的战况,眉眼一沉的道:“为什么这家伙又变强了,这是怎么回事情?”

子雨转头看去,见烈火的火光整个已经包裹住了他,这个时候正一寸一寸压过去,这不能说是那八个人弱,只能说烈火又变强了。

“看来龙皇的力量果然不是盖的。”子雨自言自语的赞叹了一句,烈火本来就厉害,前几天又吸收了妖皇一点点力量,显然居然又提升了一层,看来龙家的东西,果然是好东西啊。

木无邪听着这话不由满脸气愤的道:“该死的家伙,为什么便宜老是去找他?为什么不来找我?我那点不比他好了,比他长的好看,比他聪明,比他温柔,比他有人缘,比他。。。。。。”

一连串的比他下来,让子雨都几乎觉得要不是烈火太失败,一点优点也没有,要不就是木无邪太完美,一点缺点都没有,话说这无耻也是门艺术,这人能无耻到这个地步,实在只能说个极品二字。

本来严肃,血腥的场面,硬生生的被他给说的一点气氛也没有,子雨实在是无语了。

木无邪发泄了一通后,两把挽起袖子,把娃娃往怀中一放,好好保护好,一声高吼道:“分给我两个,我也要战斗。”一边飞扑向烈火而去,坚决而充满热血的加入了战斗。

顿时只见一片青光在烈火身后升腾起,瞄准四个目标,也不管他的目标这个时候还在跟烈火对峙,就是一阵狂轰乱炸起来。

子雨见木无邪的力量从烈火的力量里面穿透过去,避开烈火的攻击,朝他的目标而去,两人之间一点也不障碍,一点也不避忌,那力量好像很熟悉对方似的,从容的犹如一体,子雨不由暗自点头.

三人见面后,她一直没见过他们联手是什么样子,上一次应青莲在海岛上,烈火在下,也看不出来,今天才真切了看了一回,默契度居然这样的高,如此的恐怖。

当下身开有一闪避开战场中的十个人,朝这十人身后的火莲花心奔去,白衣说过幽明山谷最中心的地方,就是幽明莲花存在的地方,那这庞大的火莲花蕊肯定是最中心,此时烈火和木无邪牵制住那两界的八大护法,她正好趁这个时机,却取幽明莲花,两处同时下手。